临渊行 第九十七章 何谓大器?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九十七章 何谓大器?

    神仙索上,苏云纵身跃下,捏着绳头身形飞速向下坠去,突然他一抖神仙索,只见神仙索再度平铺在空中。     他落在神仙索上,继续疾行。     如此再三,没多久他便从劫灰城的城中心来到城外。     苏云停下,站在空中四下打量,地底劫灰城极为庞大,几乎与朔方城的面积相当,他站在高处搜寻良久,这才寻到那些运送黑石棺的负山兽。     此刻已经有不少负山兽已经离开了劫灰城,从地底另一条道路离开。     “听那位上使的意思,童家是最近才开始运送劫灰怪,昨晚全城捕杀老无人区妖魔,昨天肯定没有运送。劫灰厂外已经有十几尊劫灰怪石雕,这说明童家已经运送了十多次劫灰怪,每次都会有几只劫灰怪逃出去,造成动乱。”     苏云目光闪动,在空中脚踩神仙索疾驰,跟着那几头负山兽。     下方的那几头负山兽背上没有灵士坐镇,有几个灵士正在与劫灰怪厮杀,无暇顾及兽背上的黑石棺。     “上一次童家运送劫灰怪,应该是我刚进城的那天晚上,有一只劫灰怪从矿洞逃出。涂明大师也就在那次勒索童家几块青虹币。”     苏云顺着神仙索从负山兽上方经过,心道:“那么也就是说,童家是在最近一两个月才开始运送劫灰怪的。最近一两个月……”     他面色有些凝重,人魔也是在这段时间被人从葬龙陵释放出来的,而且更为奇异的是,那人是假全村吃饭焦叔傲之手来释放人魔。     那个人首先用真龙类的神通救走焦叔傲,把焦叔傲送到葬龙陵,人魔趁机蛊惑焦叔傲,让焦叔傲以为人魔就是龙灵。     人魔就此依附在焦叔傲的身上,指点焦叔傲破解了灵囚困天笼,之后便是人魔入城!     也就是说,释放人魔和童家运走黑石棺,这两件事几乎是同时进行的!     “难道童家与领队学哥有关?可是大考那晚,童家的表现很正常……朔方城的水,真黑,真混,而且深得很!”     苏云打个冷战,他发现,自己居然开始对这个案子有兴趣了!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下方,木桥盘旋,渐渐越升越高,负山兽驮着一块块黑石棺向上攀登。     那木桥两旁有着发出昏暗光芒的劫灰灯,每一盏劫灰灯都是朝向外的一半被挡住,朝向桥面的一半有暗光照出。     而且桥面上也被人涂满了劫灰粉,整个桥都是昏暗无比,显然是经过精心设计,不仔细观察,根本看不出这里有一道木桥。     负山兽便是沿着这道木桥不断向上,大约上行六十丈,苏云终于看到了那个隐藏的矿洞。     这矿洞外面有一片凸出的大石,如同檐台,恰恰将矿洞挡住,再加上木桥涂满了劫灰,从这里走根本不虑被人发现!     负山兽走到矿洞中,苏云也悄然落在其中一头负山兽的背上,站在黑石棺上,负山兽载着他沿着矿洞向外走去。     这头负山兽没有走多远,突然只听轰隆一声巨响,后方的矿洞坍塌。     “应该是刚才那几个童家的灵士用神通把矿洞打塌,遮掩住痕迹。想来那道涂满了劫灰的木桥,也会被他们破坏掉。”     苏云思索道:“经过这一夜的骚乱,童家已经不可能保住劫灰厂,今后也无法往外运送劫灰怪,劫灰厂多半会被官府和城中的大世家大势力把持。”     矿洞中,每隔几十步便是一盏劫灰灯,每走几十步负山兽便会转一次弯,地势极为复杂。     苏云脑海中浮现出裘水镜交给他的那张劫灰城地理图,与负山兽所经过的矿洞相互对照,计算负山兽经过的路线。     “水镜先生应该没有来过这里,那么他是怎么得到如此清晰的劫灰城地理图的?”     他脑海中突然冒出这么一个念头,好奇心便无法遏制:“这么说,那个上使要么是水镜先生,要么是找过水镜先生,把地理图给了他一份。也就是说,水镜先生肯定是认识上使!”     这时,突然他身后一个声音传来:“你是何人?”     苏云心头一突,转过身来,只见一个儒士纵身一跃,跳到另一头负山兽的背上。     刚才应该就是此人以神通轰塌矿洞,隐藏童家偷运黑石棺的痕迹!     苏云满脸憨厚笑道:“我是采劫灰的……”     “采劫灰的?”     那中年儒士冷笑一声,道:“几个月前,你在天市垣无人区采劫灰吗?你以为抹花了脸,便能瞒得过我?你脸上的劫灰,被你擦汗时擦掉了!”     苏云抬手摸了摸脸庞,脸上果然没有多少劫灰。     他刚才催动尘幕天空斩断劫灰山,用力过度,的确用衣袖擦了擦汗。     “你不记得我了?我叫童轩,童帆是我侄儿。”     儒士童轩身后文字飞舞,一个个文字大如盘,诵念之声渐渐响了起来,念诵声音中童轩声音传来:“天市垣无人区之行,我童家三人,都是去抓你的,没想到因此折损了两人。现在你看到我的神通,是否想起来了?”     苏云看到他身后的文字,目光落在“神”字和“象”字上,不由眼前一亮,笑道:“全村吃饭渡劫时,是你用儒学神通追杀我!我记得你,你是童家的学问不够!”     那中年儒士正是童轩,闻言面色一沉,冷哼一声,对学问不够这个绰号很是不快。     童庆罗进入尘幕天空前,命他护送黑石棺,因此他躲过一劫,没想到却在这里遇到苏云。     焦叔傲渡劫时,苏云在瀑布这边,儒士童轩在瀑布那边,月色昏暗,两人都没有看清对方的模样。     雷劫最猛烈的时候,雷光把山涧照耀得光明如昼,那时苏云正在窃取天地元气使自己的元气蜕变,并未看清童轩,但童轩却借着雷光看清了他的面孔!     虽然是惊鸿一瞥,不过再度遇到苏云,他还是将苏云认了出来。     只是苏云对他的印象却集中在他学问不够上,而且不仅是苏云,花狐、狸小凡、青丘月和狐不平都知道他学问不够!     苏云目光闪动,小木块从袖筒中分出,缓缓分裂,形成一口金色小黄钟。     他小心戒备,虽然儒士童轩的学问不够,但是儒家神通极为惊艳,令人叹为观止!     儒士童轩身后的文章是儒家大圣的《文心雕龙》,其文华丽无比,文章蕴藏极深的奥妙,只是儒士童轩学问不够,没有领悟到家。     但《文心雕龙》所化的神通,绝对非同小可!     负山兽开始向上走去,前方渐渐宽广,有巨大的铜柱从身后而来,映入他的眼帘。那是朔方城楼宇的定楼神针,也是楼班用以镇压劫灰城的灵兵。     这一队负山兽有条不紊的从几根铜柱之间走过,只见铜柱上阴刻着许多奇异的纹理。     “上次我要擒拿毒蛟,被你逃了出去。这次……”     儒士童轩杀气腾腾,突然身后文字化作洪钟大吕般的声响,在苏云耳边炸开!     “操千曲而后晓声,观千剑而后识器!”     一行文字从他身后飞出,飞速来到苏云面前,陡然间琴音响起,剑光乍现!     苏云急忙腾空向后跃去,只见一道道雪亮的剑光嗤嗤破空,刺在他的落足之地,他气血显化,化作龙爪,抓住矿壁疾驰,但见一口口飞剑袭来,相继插在他的身后,深入矿壁之中!     这些飞剑乃是儒学神通所化,一击不中便很快消失。     但是剑光实在太多,让苏云穷于应付,就在他不断沿着矿洞通道不断后退之时,琴声突然变得异常狷狂,一连串的琴音轰击在苏云身上,将他的步法打乱!     当当当当——     苏云头顶,小黄钟不断响起,震耳欲聋,只见苏云嘭的一声狠狠撞在一根铜柱上,身上的劫灰四散,宛如一片黑烟。     几只负山兽从那身边走过,小眼睛瞥了瞥他,突然嗤嗤嗤一连串剑光激射而来,眨眼间苏云便被千剑穿身,仿佛一个长满尖刺的巨大海胆,挂在铜柱上!     而苏云头顶,小黄钟当当当响个不停!     那几只负山兽吓了一跳,慌忙奔跑起来。     儒士童轩站在一只负山兽背上来到铜柱前,冷笑一声,悠然道:“你修成蕴灵境界,但是根本不知道何谓蕴灵。蕴有两重意思,第一重意思是蕴隆蕴积,第二重意思是器蕴。你空有蕴灵境界,却不知蕴灵为何意,在我手中一招就死,也是死得其所。”     他哼了一声,面色阴沉:“不学无术之辈,敢说我学问不够!”     “童轩师哥,蕴隆蕴积我懂得,是蕴藏积累的意思,但这个器蕴,我便有些不太明了。”     一口口飞剑下,苏云的声音传来:“敢请教何谓器蕴?”     儒士童轩怔了怔,急忙细看,只见那一口口飞剑竟然是悬停在苏云身前,并未将他刺穿!     苏云抬手,黄钟旋转,一口口飞剑噼里啪啦破灭,化作一股股气血消散。     苏云从墙上滑落下来,飞速后退,很快追上一只负山兽,纵身一跃来到负山兽的背上,与童轩遥遥相对,赧然道:“我没有上过官学,不知道蕴灵境界的诀窍,因此只好向你请教。”     后方,儒士童轩心念一动,身后一个文字轰击在负山兽的背上,他脚下的这只负山兽吃痛,发力狂奔。     童轩眼中精光一闪,唰的一声展开折扇,折扇翻飞,旋转着飞起。     “所谓器蕴,指的是灵士的度量、器量!”     那折扇是空白的扇面,没有一个文字,但见童轩身后华丽文章中一连串文字飞来,烙印在扇面上,扇面顿时出现一列列文字!     “器蕴指的是你心胸之蕴,你心胸的度量、器量有多大,你的神通才有多大!”     儒士童轩迈步杀来,扇面中“龙图献体龟书呈貌”八字光芒大放,忽然化作龙马背负河图从画面中一跃而出,马鸣龙吟,潇潇哤哤,直奔苏云而去!     那扇面中又是一头龙龟冲出,龟背陡然立起,龟背上浮现出乾坤洛书,洛书立起,向前呼啸而去。     童轩目光森然,纵身跃起,一排排文字出现在他脚下,童轩在空中疾驰紧随龙图龟书之后,沉声道:“而世间最大的心胸器量,便是儒,纳宇宙入情怀,藏家国于心中!”     “可惜你学歪了!”     苏云指着他哈哈大笑:“上次我便看到,你把圣人经典完全解错了,狗屁不通!”     童轩脸色铁青,猛然催动气血,神通爆发。     苏云催动洪炉嬗变,气血顿时狂暴,双掌连环穿插,步步进击,只见他头顶小黄钟之中三十六幅日月烙印相继浮现,日月叠壁,向外涌去,阻拦龙图龟书!     “你满嘴仁义道德,行动起来便是男盗女娼,尽干坏事!”     苏云叱咤:“所以你学问不够,做不到言行如一,如何谈心胸之器?”     轰!     三十六轮大日和明月轰然破碎,龙图龟书撞击在苏云身上,当当两声钟响传来,苏云高高飞起。     童轩从龙图龟书后一步踏出,身后文字垂丽,一发涌来,围绕空中的苏云团团飞舞!     只听当当当爆响不绝,苏云向后弹出更远,待到这一波攻击过后,少年落在最前方的一头狂奔中的负山兽的背上。     负山兽奔腾开来,突然轰隆一声将前方的铁门撞翻,冲入街道上。     后面一众负山兽跟着这头负山兽涌出,在街道上狂奔!     现在已经是下半夜,月朗星稀,街道上没有人迹,只有这七只巨兽背负着黑石棺横冲直撞!     头兽的背上,苏云抹去嘴角的血,突然喉头一甜,又是一口血涌出。     他的双臂伤势一直没好,无法将自身的战力发挥到极致,但即便发挥到极致,恐怕也无法抵挡神通。     童轩隔着几头巨兽与他遥遥相望,声音却清晰的传入他的耳中:“我的学问不够?打死你所需的学问,是否足够了?”     苏云摇摇晃晃站起,真正面对神通的时候,任何武学都使不出力量,这种绝望感一次又一次涌上他的心头。     “一直以来,我都有一种深深的自卑感。”苏云吐出嘴角的血痰,嗤笑一声。     巨兽狂奔,在街头转向,速度惊人,他却稳稳的站在那里,嗤的一声撕下一条衣襟。     他像是在对童轩说,又像是自言自语:“我一直怕自己重新变成一个瞎子,害怕别人叫我小瞎子、苏瞎子,我一直努力的睁大眼睛,嘿嘿,但我一直故意忽视一个事实。那就是……”     他把那条衣襟蒙在眼睛上,双手在后脑勺处重重系了一下。     夜晚,朔方的凉风吹来。     那条衣襟如同飘带在他耳边轻轻的拍打着他的面颊。     “那就是,眼盲状态下的我,才是最强的我!”     苏云伸出一只手掌,微笑道:“来,我让你见识一下何谓大器,再送你上路!”     宅猪:今天八千字已更!今晚凌晨零点上架,上架会直接更新两章,八千多字。中午晚上也各有更新!     今天下午四点,宅猪在B站直播,回答临渊行的一些问题,哔哩哔哩上搜索“宅猪01”,或者搜索直播间:21778395,即可。直播时长一小时,不要错过哦。     翻页,会有宅猪写的骚劲十足的上架感言,耶~
推荐阅读: 《神变》 《诸天镇道》 《逆天邪神》 《阵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