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九十六章 剑断劫灰山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九十六章 剑断劫灰山

    那广场上一头头负山兽沿着被开垦出来的道路狂奔,一个个矿工也纷纷现出原形,变成一只只妖怪,一边哭喊,一边疯狂逃遁!     上空黑暗毕方振翅杀来,却不是杀向他们,而是抓起负山兽背上的一块块巨大的黑色石棺,将石棺抓到空中,扔了下来!     嘭嘭嘭!     一个个黑石棺砸在地上,石棺裂开,石棺中被封印的劫灰怪呼吸到空气,一个个飞速苏醒。     嘭嘭的声响不断传来,石棺相继炸开,劫灰怪破棺而出,振翅飞上空中,对那些逃窜的矿工、童家灵士出手。     时不时有人被抓住,手舞足蹈的飞上空中,被啃噬了一身血肉,带血的骨架被丢下来!     甚至连负山兽这等庞大的巨兽也往往被三五个劫灰怪抓起,带入空中,没多久便被吃光!     童庆罗哈哈大笑,疯狂的催动黑暗毕方向广场上其他黑棺抓去,破坏这些石棺,释放出更多的劫灰怪。     “杀死所有知情人,我便还是大兄器重的二当家,我便还是童家的罗二爷!”     童庆罗如同一个魔王,魔性越来越重,越来越疯狂,声音凄厉却充满了快意:“所谓污点,只要没有人知道,便不算污点!”     苏云站在少女梧桐身后,沉声道:“梧桐,你见多识广,你一定知道如何才能杀死他,对不对?”     少女梧桐身躯僵硬,感受到苏云体内传来的杀意,显然,她若是不说出如何杀死童庆罗,那么苏云一定会对她下手,将她铲除!     苏云来自天市垣无人区,是在妖怪堆里长大的,绝对不会坐视这些矿工妖怪被劫灰怪屠杀一空!     但是苏云倘若去杀劫灰怪,那么童庆罗一定会向他出手,所以苏云要解决这次危机,必须先除掉童庆罗。     少女梧桐噗嗤笑出声来,悠然道:“苏士子,你知不知道,我为何一直带着焦叔傲?我的实力虽然不强,但是焦叔傲的实力却很强!”     焦叔傲站在苏云背后,龙牙剑握在手中,指着苏云后脑勺,淡淡道:“你动她,你死。”     “焦叔,我们是同乡!”     苏云咬牙道:“这些妖怪,也是我们的同乡!”     焦叔傲面无表情。     突然,他身后的那堵墙中有尘沙涌出,化作一只大手将他捏住!     焦叔傲又惊又怒,急忙以气血催动龙牙剑,龙牙剑呼啸飞出,向苏云刺去,苏云手中尘沙浮动化作一口木剑,抬手一挥。     铮!     龙牙剑断裂,跌在地上。     “臭小子又断我剑!”     焦叔傲气极,猛地化作毒蛟龙,张开血盆大口,嘴里少了几颗龙牙,四下里漏风,怒道:“等回乡之后看我怎么收拾你!”     “焦叔,这件事与你无关。”     苏云控制着尘幕天空,淡淡道:“梧桐,你我之间再无阻碍,我那一剑的威力再加上手中的木剑,是否能将你斩杀?”     少女梧桐笑道:“你却杀不了童庆罗那样的天象境界大高手。天象境界与蕴灵境界之间,相隔着元动、骊渊境界,即便你催动尘幕天空,你所能催动的威力也是有限。”     苏云缓缓催动气血,体内的气血开始狂暴,少女梧桐感受到他的凛冽杀意,这才道:“但是童庆罗已经陷入疯魔之中,他的心境出现了极大的破绽,劫火便是针对崩坏的心境所诞生的破灭之火。”     苏云心中微动,身后的墙壁突然向两旁分开,露出暗红色的古老神殿。     少女梧桐没有回头,吃吃笑道:“我感受到了上古神王的气息。这里面果然镇压着一尊神王,呵呵,你用神王身上的劫火点燃劫灰,洒在童庆罗身上,别说他是天象境界,就算是征圣境界,也难逃一死!”     苏云当机立断,袖筒中的劫灰飞出,被他碾碎成粉末。     他控制尘幕天空一部分尘沙裹挟着劫灰粉末飞向童庆罗。童庆罗此时已经陷入疯狂之中,身后的魔火中一只又一只黑暗毕方振翅飞出,将一口口黑棺砸碎,他浑然没有注意到自己身上已经沾染了劫灰。     这些劫灰是苏云斩杀大劫灰怪之后得到的劫灰,落在他的魔火之中,立刻被点燃,但却是黑色的火焰。     古怪的是,劫灰被正常的火焰点燃时会让人感觉到元气修为疯狂提升,但是被劫火点燃时,却是另一番景象。     童庆罗身遭魔火熊熊,直冲上方的劫灰山,对山中广场上的所有人大开杀戒,就在此时,苏云已经控制尘沙将劫灰神王身上的劫火引来!     那劫火一路顺着劫灰不断燃烧,烧得劫灰嗤嗤作响,很快来到童庆罗身后!     唰——     童庆罗突然惨叫一声,身上劫灰顿时被点燃,劫灰燃烧,他的元气也跟着燃烧,紧接着这股劫火一下子烧到他的灵界之中,烧到他的元灵身上!     童庆罗冒出眼耳口鼻中恐怖的劫火,整个人如同透明的一般,在广场上狂奔。     苏云看着这一幕,心中也不禁骇然。     他也曾借助劫灰燃烧时散发出的强横元气帮助自己战斗,却没想过劫灰被劫火点燃时竟会是如此恐怖!     童庆罗这样的天象境界大高手,竟然被烧得惨叫连连,毫无抵抗之力!     几个呼吸过后,童庆罗终于不再奔跑,噗通倒地,化作了一堆燃烧着的黑色晶体,赫然是一堆劫灰!     而那些扑杀众人、摔烂黑石棺的毕方魔鸟,早就在童庆罗被劫火点燃时便径自崩塌,消失不见。     苏云松了口气,立刻操控尘幕天空,在他元气操控下,只见尘幕天空所化的墙壁中一头头神兽杀出,应龙、毕方、开明、穷奇、饕餮,还有一条条蛟龙。     毕方和应龙在空中搏杀劫灰怪,开明、穷奇、饕餮则在地面扑杀劫灰怪。     以苏云自身的实力,对付一两只刚刚复苏的劫灰怪尚且罢了,对付几百只劫灰怪,那就不可能了。     但是站在尘幕天空所化的墙壁前,掌控着尘幕天空这件大圣灵兵的力量,他同时对抗那数百只劫灰怪丝毫不在话下!     不仅如此,他还有余力控制更多的尘沙,扑杀那些向他们冲来的劫灰怪。     这些劫灰怪只是小劫灰怪,并非是神殿中的大劫灰怪,倘若是大劫灰怪,哪怕只是一只,都需要全神以对,否则随时可能阴沟里翻船。     很快,劫灰山中的劫灰怪便被他纷纷格杀,但还是有不少劫灰怪逃出这座山,冲入劫灰城。     今晚,注定是劫灰厂不安稳的一夜。     苏云散去尘沙,放开焦叔傲,向外走去,沉声道:“梧桐,焦叔,你们尽快离开这里。我要埋葬这条通道!”     少女梧桐快步跟上他,笑道:“你把通道埋起来又能如何?童家的人还是会挖出来。你埋不了人心中的欲望。这劫火,终究还是会把世间点燃!”     苏云不作答,快速从通道中走出,一路上他身后狂沙滚滚,如同滔天浪潮不断向前涌动,化作各种神兽形态,将那些受惊受伤的矿工卷起,送到外面。     终于,他们走出这条山中通道,苏云左手持剑,手中木剑被他狂暴的元气灌入其中,无数细小的木块被元气激发,彼此之间相互碰撞变得更加紧密!     木剑铮铮作响,发出一股股奇异的剑啸!     与此同时,山中的尘幕天空所化的墙壁之中,尘沙四起,组成一口巨大的宝剑,宝剑的一端在墙壁中,另一端则顺着通道来到苏云的面前!     “姓苏的!”     少女梧桐咬牙,气急败坏道:“你!”     她刚刚说出这个“你”字,苏云左手中的木剑已起,同一时间,尘幕天空所化的巨剑也在做出相同的动作!     苏云挥剑,舞动,自下而上,施展出那一招剑法!     传说中的仙界、长生世界中的剑法!     这一剑自下而上撩起,随着苏云的身体旋转,剑光也在升起的途中围绕苏云转了一圈!     咔嚓!     咔嚓!     一声声天崩地裂般的巨响传来,少女梧桐和全村吃饭焦叔傲呆呆的看着那一幕,无比壮观一幕!     只见尘幕天空所化的巨剑从山体之中探出,一路切割,竟然从山地的通道,围绕着山体从地到上,切了一遍!     那剑光从剑体内渗透出来,剑芒耀世,甚至将这地底劫灰城照得雪亮!     苏云收剑,左手微微颤抖,他的身体强度还是难以承受仙剑斩妖龙这一招的气血冲击。     山体中的剑光也自散去,无数尘沙纷纷回到那四面墙中,依旧镇压着上古时代的神殿和殿中的劫灰神王。     “姓苏的,你永远也不要低估人们的贪婪和人心的魔性!”     少女梧桐咬牙,转身走去:“叔傲,我们走!”     焦叔傲连忙跟上她,只听轰隆一声巨响传来,那座劫灰山突然向下坠去,无数山石将通道填得满满当当!     灰尘扑面而来,将苏云和少女梧桐、焦叔傲等人淹没。     等到灰尘渐渐散去,苏云四下看去,只见少女梧桐和焦叔傲已经不见了踪迹。     他放下心来,手中的木剑化作一个小方木盒子飞入他的袖筒中,劫灰城中依旧一片混乱,劫灰厂的矿工在逃命,还有不少劫灰怪在半空中飞来飞去,搜寻活人。     城中还有不少灵士,除了童家的灵士之外,还有来自朔方学宫的士子,进入这里平乱。     然而劫灰怪已经吃了不少人和负山兽,实力越来越强,实力最高的,已经可以媲美元动境界的灵士!     以童家和朔方学宫的实力,平息这场动乱不在话下,但是负责镇守此地的朔方学宫士子实力都不是太高,真正实力高明的灵士多数被童庆罗杀死在四面墙中!     苏云心中一沉:“倘若被这些劫灰怪冲到外面,在朔方城中大开杀戒的话……”     “阿弥陀佛——”     突然,苏云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从一处矿洞中传来,正是涂明和尚的笑声:“发财了,这次我们释迦院发财了!这件事,童家没有堆积如山的青虹币,绝对摆不平!阿弥陀佛,我们他娘的发财了!诸位师弟,随我杀光他们,善哉善哉!”     一众文昌学宫释迦院的僧人鱼贯涌出矿洞,佛光大放,向劫灰怪痛下杀手!     “涂明大师来得倒巧得很!难道他一直跟在我屁股后面,等着这次发财的机会?”     苏云松了口气,眨眨眼睛:“或者说,他是那个伪装成矿工的大帝上使?有这个可能!等回去遇到他,一定要试探一下!”     他抛起神仙索,飞上空中,在神仙索上疾行,目光闪动:“那么,童家到底将藏着劫灰怪的黑石棺运往何处?童家又有什么目的?”     远处,一道佛光照来,照在苏云疾行的身形上。     涂明和尚仰望空中的苏云,面带笑容,宝相庄严,低声道:“不愧是老瓢把子看中的人物,做事实在太利索了。老瓢把子让我查劫灰厂,我查了半年都没有查出头绪,而他半个晚上,便把劫灰厂连根拔起……”     他长舒一口气,看向劫灰城,低声道:“闹出这么大的事,现在童家无法再把持劫灰厂了。”     宅猪:两章连更哦,这是第一章,待会放出第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