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九十三章 人性的闪光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九十三章 人性的闪光

    苏云正在翻看楼班书,对照画壁先生的神通,却见画壁先生的无头尸体摇摇晃晃,扑到在地。     “他娘厮贼的……”苏云合上书,乡下少年禁不住爆出一句粗口。     画壁先生尸体倒地时发出的声响将众人惊醒,一位童家灵士尖声道:“画壁先生死了,谁带我们出去?”     另一个童家灵士嚎啕大哭:“我们都要死在这里了!”     少女梧桐大怒,反手便是一巴掌扇在他的脸上,厉声呵斥:“闭嘴!不要哭哭啼啼给老娘添乱!”     那童家灵士被她扇了一巴掌,停止哭啼,捂着脸道:“前辈教训的是。”     他根本不知道少女梧桐是谁,也不知道是谁把她请来的,只知道此人可以信赖。     至于其他人对少女梧桐的印象也是如此,至于少女梧桐长得是什么样子,是男是女,就无人知道了,他们只知道有这么个以可以信赖的人。     这才是人魔梧桐的可怕之处,让你根本不会去怀疑她。     “前辈说得对!”     童庆罗这位大高手也在不知不觉中被梧桐迷惑,高喝一声,镇住全场,沉声道:“诸君,你们都是精修楼班书的灵士、先生!画壁先生会的,你们也全都会!画壁先生能做到的,你们也能做到!现在不是哭哭啼啼的时候,打起精神来,破解这尘幕天空!”     一个灵士颤声道:“画壁先生死了……”     “等一下!”     一位西席先生朗声道:“你们发现了吗?这座大殿藻井在轰杀画壁先生之后,并没有变化,大圣灵兵的威力也未曾催动,这让我想起一件事情!”     众人安静下来,纷纷向他看去。     童庆罗鼓励道:“宗先生继续说下去!”     那位宗先生继续道:“我想到了献祭。在古代人们打造新城时,都要杀死战俘、奴隶或者死囚,埋在城下,然后在尸体上建城。这叫献祭。楼天师的尘幕天空乃是大圣灵兵,我们的本事难敌画壁先生,自然难以破解大圣灵兵。因此想要走出尘幕天空,最简单的办法便是献祭!”     他面色森然,环视一周:“这也是唯一的办法!尘幕天空每变化一次,我们献祭一人,用他的血让尘幕天空变化而成的灵兵不会爆发。”     童庆罗和众人的眼睛渐渐明亮起来。     那位宗先生数了数,道:“我们现在有四十六人,也就是说,我们可以撑过尘幕天空的四十五次变化。四十五次变化之后,倘若最后一人还是没能走出尘幕天空,那么便会全军覆没。”     另一位朔方学宫的西席先生道:“我刚才计算过,画壁先生带着我们走入墙中,共经历了二十三次变化。我们只需要往回走,献祭二十二个人,便可以活着走出尘幕天空!”     童庆罗眼角抖了抖,声音嘶哑道:“倘若我们继续前进呢?”     那几位朔方学宫的西席先生摇头道:“这就不知道要经历几次变化了。有可能下一步就可以走出尘幕天空,进入上古大殿,也有可能我们死得只剩下一人,也没有走出去……”     众人沉默下来,没有人说话。     往回走,献祭二十二人。     献祭的这二十二人是谁?     谁心甘情愿站出来献祭自己?     恐怕在场没有人愿意站出来牺牲自己!     至于向前走还是向后走,反倒没有那么重要了。     苏云打量周围的人,心中默默道:“这又是一个葬龙陵案,大雪封山,人性相互厮杀,人魔在阴暗中滋长……可是,这次人魔就在我身边,根本没有去蛊惑这些人,为何还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突然,童庆罗满面笑容,环视一周,哈哈笑道:“在场有我们童家的灵士,也有学宫的先生,还有请来的三位前辈。”     他的记忆已经被少女梧桐篡改了,只当苏云三人是请来的前辈。     “那么我们便以实力为主,实力最强,最有用的人,保留下来,实力弱的,没用的,先献祭出去。”     童庆罗脸上的笑容更多,几乎像是绽放的花朵一样挤出来,笑眯眯道:“教土木建筑的西席先生最有用,自然要留下来,三位前辈也有用,也要留下来。那么就先从我们童家的灵士开始献祭……”     童家那二十几位灵士悲愤欲绝,一个童家灵士高声道:“二爷,我们是一家人啊!我们应该团结起来,用学宫的先生血祭……”     童庆罗一手探出,抓住他的脖子,面带青气,森然道:“闭嘴!你吵吵嚷嚷的,便先拿你献祭!”     他将那灵士掼在地上,言语之中杀气腾腾,冷冷道:“你们有学宫的先生有用吗?你们能破解尘幕天空吗?不能的话,就给我闭嘴!”     一位童家灵士随声附和道:“二爷说得对!你们都给我听二爷的!你们更应该担心,你们能否排到最后!”     其他童家灵士纷纷拍童庆罗马屁,对其他同族中人却充满了敌视和不信任。     少女梧桐向苏云道:“你觉得童庆罗是打算往外走,还是打算往里走?”     苏云不假思索道:“自然是往外走。往外走死二十二个人便可以走出去,还有一半的生还者。往里走,则是拿着所有人的命去冒险!”     “错了。他会往里走。”     少女梧桐露出笑容,笑容里藏满了讥讽,轻声道:“他往外走,便要背负起二十二位童家灵士之死的罪名,出去之后身败名裂。但是往里走,倘若能够走到上古大殿,得到楼圣人的大圣灵兵,死多少人都是值得的。他出去之后,别人还会夸他英明神武。”     苏云怔怔道:“这些同族人的性命……”     少女梧桐突然高声问道:“二当家的,咱们现在应该往外走,还是应该往里走?”     童庆罗呵呵笑道:“自然是往里走。”     苏云脑中轰然。     “呵呵,一百五十年前的葬龙陵,我便见过同样的一幕了。”     少女梧桐瞥他一眼,低声笑道:“此子的心肠,比人魔如何?我虽是人魔,但我却不对自己人下手。焦叔傲被俘,我还亲自杀往牢狱,将他搭救出来。”     她没有继续说下去,但苏云明白她的意思。     童庆罗的做法,还不如人魔!     人魔不对同伴下手,而他却巴不得所有同伴都死在这里,无人知道他的作为,而他却可以踩着同伴的尸体,得到大圣灵兵,为自己扬名立万!     少女梧桐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轻轻柔柔的,充满了魅惑:“小瞎子,总有一天,你会对这个世道失望,与我一样变成人魔。”     苏云眼前浮现出天门镇,北海,水柱,天外世界,还有仙剑。     少女梧桐红衣如火,铺满了天门镇半个天空,她像是占据他心中的魔,向他轻声蛊惑:“你的童年充满了悲剧,多是苦难折磨,为何还要心存善良,为何不与我一起堕落?堕落,未尝不是飞升。”     “因为……”     苏云仰起头,看着天空中的少女,红衣如霞,铺了半边天空,乡下少年露出一丝灿烂阳光的笑容:“因为有人把我从黑暗的坟墓里拉出来,教我如何在黑暗中活下去。也因为野狐精怪们没有因我是人而歧视我,反而教我读书识字。”     “还因为天市垣的妖魔鬼怪不因我是瞎子而欺辱我,反倒让我结识了许多朋友,真心的朋友和一个窗户下的同学。还因为有些人即便早已死亡,即便做了鬼,也在暗中保护我。”     “更因为有人在黑暗中为我打开了一扇窗,让阳光可以照下来!”     “我得到了这么多照顾,为何要和你一样化身为魔?”     苏云脸上的笑容突然消失,面色冷漠,性灵爆喝:“梧桐,从我的眼中滚出去!”     少女梧桐嗤笑一声,红衣一卷,从他眼中消失,声音悠悠传来:“说得好!不过你我之间的半年赌约,你还是输定了!”     苏云哼了一声,心中却有些不安。     他的眼中发生的事情,外人一无所知,根本不知道少女梧桐如此恐怖。     童庆罗与那些位西席先生已经开始动手,其中一位西席先生以自身的性灵神通触动这座大殿的藻井,但见整座大殿立刻发生改变,建筑剧烈震动,形态飞速变化!     众人趁着形态尚未确定之时向前赶去,等到尘幕天空的变化停止,那是一件新的性灵神兵形态,如同一座高塔。     众人站在塔下,只见高塔层层亮起,即将绽放威能将他们轰杀!     宗先生喝道:“二爷,血祭!”     童庆罗不由分说便将刚才与他顶嘴的那个童家灵士击杀,那灵士一身鲜血被泼向塔身!     那高塔被鲜血滋润,一层层已经被点亮的塔身渐渐黯淡下来,宗先生大喜,哈哈笑道:“有用!有用!”     童庆罗狂喜,哈哈笑道:“果然有用!我童家灵士,死得其所!”     一位童家灵士抚掌笑道:“还是二爷英明!”     众人欢声笑语,却没有人去关注那地上的尸体。     苏云皱眉,抬步向高塔走去,他脚步刚动,便被童庆罗等人发现,连忙道:“前辈且慢!”     苏云身上的蛟龙流转,化作无数尘沙流入他的右手掌心,化作一块木头盒子。     苏云轻轻一推,木头盒子与塔身融合,他的面前,木塔立刻发生变化,出现一道门户。     他走入门户之中,后方众人纷纷冲来,试图闯入门户,却见那门户已然合拢。     少女梧桐心中凛然:“他像是与尘幕天空融合了!是了,刚才那个小木头盒子,一定是那个盒子的作用!那个盒子,是开启尘幕天空的钥匙!”     她心中对苏云更加忌惮:“此獠老谋深算,心机深不可测,实在太可怕了,比领队学哥还要可怕!我居然还想拉拢他!”     她这个人魔甚至都有些不寒而栗:“他一直都带着钥匙,一直都在冷眼看着我们一步一步走向绝境,而他则在阴暗的角落里露出狰狞的笑容!”     “他比我还像人魔!”     她突然想起天门镇剧变的那天,仙剑袭向天门镇的那一幕,不由打个冷战:“那么多鬼神般强大的存在都死了,肉身全无,为何他活了下来?难道说他已经死了,他的性灵依附在自己的尸体上,他其实也是个人魔?”     宅猪:有点想感冒,鼻子堵,发痒,正在拼命喝水。
推荐阅读: 《战魂啸》 《阿鼻地狱》 《逆天邪神》 《语啰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