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九十一章 与魔对赌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九十一章 与魔对赌

    少女梧桐和那中年矿工对苏云防备异常,苏云却浑然没有身为幕后大黑手的觉悟,他只是不得不冒充上使,若非涂明和尚“胁迫”,他才不会夜探劫灰厂来“查案子”。     ——他连自己要查什么案子都不知道!     他更未想过,自己会在这里遇到人魔梧桐和真正的上使。     这一切对少女梧桐和矿工上使来说是早有预谋,对苏云来说真的纯粹是巧合。     他只是初次进城的乡下少年,最多是心眼多一些,怎么可能有这么深的城府?     “四人之中我最弱,但好像他们都认为我最强,最阴,最坏,最让他们忌惮。”     他有些头疼:“我只是想在朔方立足,让二哥和弟弟妹妹上学而已……”     苏云定了定神,还是有些心虚,硬撑着心态,不让心态崩溃,莫测高深的问道:“那么上使这段时间还查到什么?”     那中年矿工瞥了少女梧桐和焦叔傲一眼,苏云硬着头皮道:“这里没有外人,就算有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你尽管说。”     少女梧桐很是妩媚的瞥他一眼,不胜娇羞,笑嘻嘻道:“人家逃不出你的手掌心?”     苏云稳如苟大爷,充耳不闻。     那中年矿工道:“童家试图寻找到这座地底劫灰城中封印在劫灰中的神王,他们算出神王所在的劫灰山,不料矿工在劫灰山里面,挖到了当今时代的建筑!”     苏云依旧是莫测高深的神色,少女梧桐则是一脸茫然,劫灰是上一个世界的灰烬,灰烬中怎么会有当今时代的建筑?     当今时代的建筑,怎么可能出现在劫灰之中?     一旁的焦叔傲黑着脸盯着苏云,口中毒牙所炼的新龙牙剑在气血中吞吞吐吐,似乎对其他东西没有任何兴趣,只对苏云有兴趣。     “那是非常古怪的建筑。”     中年矿工沿着这条中央大道向劫灰山走去,道:“我从未见过这样的建筑。童家自从挖到那里之后,已经死了几十个灵士,甚至不乏有元动、骊渊境界的大士,也未能将这建筑打开!”     苏云依旧是高深莫测的神态,心里却直犯嘀咕:“元动境界我知道,骊渊境界是什么境界?还有刚才他说的天象境界又是哪个境界?”     他刚刚入官学,幼年还是跟野狐先生求学,从未有人告诉过他境界如何划分。     他一头雾水,却又不好多问。     毕竟天道院的士子,而且还是大帝的钦差,怎么可能连境界是怎么排列的都不知道?     “童家原本连三十六殿都无法打开,不过这次官学放假,他们从西都太学院请来了太学院教授建筑的西席!”     那中年矿工沉声道:“那位西席先生传闻是楼班楼天师的徒孙,造诣极高,来到这里之后便破解了三十六殿,打开了三十六殿的封印!现在,这人正在为童家打开劫灰山中的中央大殿,中央大殿中极有可能有一尊被封印的劫灰神王!就是在那里,发现了那座当代建筑。”     中央大道的尽头,便是那座巍峨的劫灰山。     劫灰厂的矿工已经开采到大山内部,走了几步山石地带,便见地面变得平整起来,却是矿工挖掘出城中心宫殿外的道路。     而且越往里面,便越是平整。     突然,前方豁然开朗,广阔无比,约有百十亩地,许许多多矿工正在这里以斧凿雕琢劫灰,他们敲下一块块劫灰,渐渐的把一块块巨型黑石雕琢整齐,如同一口口黑色的棺椁。     这里,竟然有着千百个劫灰怪,被封印在劫灰之中,如同立在广场里的千百口漆黑的石棺!     这幅场面,哪怕是苏云也有些不寒而栗!     “这些劫灰怪……童家挖出这些劫灰怪,到底想做什么?”     苏云忍不住问道:“既然劫灰怪如此危险,那么为何童家还要清理出来?他们又是把这些劫灰怪运往何处?”     那中年矿工摇头道:“童家最近才开始运送劫灰怪的黑棺,运送到哪里我也不知。”     苏云看着那一尊尊高大巍峨的劫灰怪,心中不由得有些恐惧,倘若这些劫灰怪被释放出来,整个劫灰厂一下子便会被血洗一空!     倘若劫灰怪冲入城中,更是会造成莫大的杀劫!     他打个冷战,低声道:“童家,到底想做什么?涂明大师先前住在劫灰厂附近,难道说他也有所察觉?”     他的身边,少女梧桐悄悄打量这些处在封印之中的劫灰怪,目光闪动,嘴角弯起一道微小的幅度,形成少女迷人的浅笑。     不过在其他人眼中,她依旧是个矮胖黑壮的男矿工,丝毫看不出是个娇滴滴的红衣少女。     苏云瞥见她的笑容,心中一紧,低声道:“你敢放肆,便休怪我不讲同学情面!”     少女梧桐噗嗤笑道:“放肆?苏云士子,你觉得我需要放肆吗?有人挖出这些劫灰怪的目的是什么?只是为了摆出来好看吗?”     她冷笑道:“我此次来,的确想把这些劫灰怪放出来大开杀戒,制造动荡混乱,吸收了无数生灵死亡的怨念和力量,我便会飞速成长!但是现在看来,好像无需我动手了。”     苏云怔了怔,看着那一口口黑棺。     少女梧桐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你们把人魔想象得太恶了。人们只是喜欢把坏事堆在人魔的头上,而其实人魔真正做过的坏事并没有多少。那些杀戮其实只是人们的野心制造出来的,人魔乐享其成的同时,背负骂名而已。”     苏云深深看她一眼:“我不会被你蛊惑。”     少女梧桐嗤笑一声:“那么苏士子,我想与你打一个赌。”     苏云皱眉道:“赌什么?”     “我和你赌,我不做任何事,不蛊惑任何人,半年之内,朔方必有大动乱,大浩劫,有人比我这个人魔做得更甚!”     少女梧桐声音泛着森然的寒意,与她的红衣带来的热烈和温暖截然不同,冷冰冰道:“有人将会借助这次机会,借无数人的尸骨,让自己名动天下,夺得无上声望声威,进军东都夺帝!苏士子,要不要与我这个十恶不赦的人魔,赌一赌人性的善恶?”     苏云握紧拳头,低声道:“赌注是什么?”     少女梧桐目光闪动,道:“赌注就是,倘若我赢了,你欠我一条命,我若是落在你的手中,你不能杀我。”     苏云纳闷,这是什么要求?     这个赌注分明是少女梧桐认为,自己有败落在苏云手中的可能,甚至可能会死在苏云的手中,所以借此赌注求他饶命!     但是上次在十锦绣图中,苏云与少女梧桐交过一次手,那一战给他很大的阴影,当时的那种无力感依旧让他不寒而栗。     现在听少女梧桐的意思,她的心理阴影似乎也不小!     好像这个人魔对他有些胆怯,不敢与他正面交锋。     “这个女人给我造成极大的心理阴影,迫使我勤修苦练,试图炼成大一统功法。没想到,我被她吓到了,她也被我吓到了。”     苏云有一种荒诞无比的感觉,被少女梧桐打击到的信心立刻飞速恢复,心道:“原来在心中,我竟是这么强大。”     “好,我与你赌。”     苏云神采飞扬,即便满脸劫灰也遮掩不住,道:“不过这个赌注是相互的,倘若我赢了,将来我若是落在你的手中,你也不能杀我。”     少女梧桐也是微微一怔:“他为何要借此机会,求我饶命?难道说他认为我与他棋逢敌手,他没有十足的把握胜过我?”     她心中有些开心:“这次赌局的输赢有半年时间,半年之内他不会再对我下手。半年后我蕴灵境界恐怕已经修炼到第五重甚至第六重的程度,再加上朔方必有动乱,更是壮大我的实力!哪怕他有那一招可怕的剑术,我想弄死他也是轻而易举!不过……”     她心神又有些慌乱:“不过,他这么大度的放弃半年时间,莫非是因为他有足够的信心,认为我这半年来无法追上他吗?他真的这么强大吗?”     她不由回想起苏云那一剑,那恐怖无比的一剑,让她在噩梦中醒来的一剑!     她的真实目的,其实是为了拖延这半年时间。     苏云给她的压力实在太大了,不过即便苏云答应给她半年时间,她也没有足够的信心破解苏云那一剑。     苏云却不知道她想了这么多,他只是单纯的想保半年的平安而已。     “苏士子,既然咱们半年内不是敌人,那么或许可以做个朋友。”     少女梧桐小心措辞,免得激怒了他,给他留下不好的观感,斟词酌句道:“作为朋友,我要告诫你一件事:无论怎么赌都好,千万不要赌人性。否则,你会输得很惨!”     苏云微微一怔,深深看她一眼。     全村吃饭焦叔傲则是全程纳闷,心道:“梧桐前辈为何会对这小子如此客气?就是这小子两次三番斩断我的剑,何须与他客气,直接捅他一个透心凉便是!”     在他心中,少女梧桐就是真龙,无论谁也无法改变他的看法。     因为梧桐传授给他的,是真真切切的《真龙十六篇》,绝对没有虚假!     就在这时,有人高声道:“快点做工!把这些黑棺连夜装车运走!都给我小心着点!”     苏云心头大震。     少女梧桐淡淡道:“或许根本不用等半年时间,你我就可以分出赌局的输赢了。”     苏云喃喃道:“人性,难道真的不堪一击……”     少女梧桐嗤笑一声,向前走去:“人性何时坚挺过?这一点,我上上世便已经知道了。只有你这样的毛头小子还坚信人性。这些人做出杀戮,还会推到我的头上,对外人声称是我纵使劫灰怪屠杀民众,拿我的头去祭旗!”     焦叔傲连忙跟上她。     那中年矿工低声道:“我只能送你到这里了,前方深入劫灰山内部,我无法控制这人进入其中。我去调查劫灰怪被送往何处,你自己谨慎行事,不要连累到我!”     苏云默默点头。     那矿工突然精气神一变,茫然的挠了挠头,打量四周,浑然不知自己为何会在这里。     朔方城的上使用的是一种精神控制的法术,控制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上使不再控制,那矿工便会醒来。     苏云迈步跟上梧桐和焦叔傲,回头看向广场上正在装车的那一口口巨大的黑棺,心中默默道:“人性,经不经得起考验……”     宅猪:记得关注我B站号哦~
推荐阅读: 《战魂啸》 《阿鼻地狱》 《战魂》 《星际垂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