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八十九章 地下劫灰城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八十九章 地下劫灰城

    劫灰城上空,一道绳索笔直的漂浮在空中,一字拉开,苏云站在绳索上,穷尽目力,向下方的劫灰城看去。     劫灰城很大一部分都被掩埋在劫灰石块之中,这座地底城市的面积,恰恰与朔方城的面积相当!     如此辽阔的城市却被埋在黑石之中,令人着实震撼。     劫灰厂的矿工采掘,都是沿着城墙开采,寻找到城门,一路采进城。     劫灰城的外城墙已经被开采完毕,那是黑暗倾斜的墙面,冷冰冰的,像是黑色金属炼制而成,城墙表面有着巨大的轮形印记,与劫灰怪辐轮状的身体有些相似,不知道是劫灰怪所崇拜的图腾还是阵法或者符文。     “上一个时代的文明,留下的痕迹,有一种别样的壮观。”苏云心道。     他向朔方楼宇群垂下的铜柱群落看去,那里是劫灰城的城里,朔方城有多达三十六个楼宇群落,掌握在城中的世家大阀和官府以及四大学宫手中。     这些楼宇群落垂下的铜柱群落,恰恰是落在劫灰城极为重要的地方,因为那里是劫灰城中的一座座古老黑暗的宫殿!     劫灰城共有三十六座宫殿群落,都被铜柱群落镇压,无一例外!     “楼班摊友的确是在镇压着什么东西!不过,楼班摊友说小木块是一把钥匙,这是什么意思?既然是钥匙,那么一定要有锁才对。锁在哪里?”     苏云仔细打量劫灰城的布局,细细搜寻,只见劫灰城中的劫灰大部分都没有开采,矿工开采的主要是外城和内城的一条条街道,这些街道的排布很有规则!     苏云心头微动,这些街道通向城中的一个个宫殿,便如同劫灰怪的身体构造一般,形成车辐状的纹理!     从上空往下看,劫灰城的城市布局,恰恰像是三十六个大大小小的车轮,街道便是辐条。     矿工开采的目标很准确,就是劫灰城中的三十六座宫殿!     “而城中三十六座宫殿,应该也是一个个辐条,这些辐条是通往同一个地方。而这个地方,有可能便是楼班摊友所说的锁!”     苏云细细打量,倘若将三十六座宫殿连线的话,那么所有线条交于一点!     他的目光向城中的一座劫灰山看去,把三十六座劫灰宫殿形成的圆当成车轮,彼此相连当成辐条,中心点就是这座劫灰山!     就在此时,苏云看到已经有一条劫灰城的街道被开采出来,而这条街道,正是通往劫灰山!     劫灰城中的劫灰,足够朔方用几百年了,童家开办的劫灰厂完全没有必要挖掘内城的劫灰,仅仅外城的劫灰都足够百年用度!     之所以向城中心开采,显然是另有所图!     “也即是说,童家的人很早之前便发现了劫灰城三十六宫殿的秘密,他们已经在开采这座劫灰山,试图发掘其中的奥秘了!”     苏云突然瞳孔骤缩,只见这座劫灰城中除了普通矿车之外,居然还有负山兽!     城中十几个矿工用滑轮钢绳吊起来一个黑色的巨石,负山兽的背上则有用海碗粗细的木桩打造而成的大框,捆绑的结结实实,大木框里也有四五个矿工,把那黑石拉过来,放在负山兽的背上。     那些黑石远远看去,便像是一口口涂满黑漆的棺椁!     “难道是整块的劫灰?不对劲……”     苏云遥遥张望,但见负山兽背负着黑石迈开脚步,向劫灰城外走去。那负山兽的背上,居然还有一个灵士站在那里!     苏云之所以认为他是灵士,是因为此人把自己的性灵神通展现出来,那是一尊圆形神炉,有三条腿,四个风眼,风眼中有毕方神鸟正在振翅翱翔。     此时已经有几头负山兽走出了劫灰城,每一头负山兽的背上皆有一位灵士,监督着负山兽,很是谨慎。     古怪的是,这些负山兽并非是向劫灰厂其他矿洞走去,而是走向另一个方向!     苏云心中纳闷,劫灰厂的矿洞入口自然都是在一起的,不可能有其他入口,而童家的劫灰厂,偏偏就有其他入口!     这些负山兽,显然是挖取劫灰之后,从另一个矿洞偷偷运到其他地方!     “不过,劫灰厂是童家的产业,他们开采劫灰矿为何还要如此鬼鬼祟祟?”     苏云对劫灰厂更加好奇了,明明是自己家的东西,为何还要花费大财力,偷偷摸摸的运到其他地方去,生怕被人知道?     那些黑色巨石,到底是不是劫灰矿?     就在此时,突然一头负山兽脚下一个踉跄,想来是踩滑了,歪倒在地,背上木框里的黑石顿时滑落下去,砸在地上!     黑色巨石裂开,被摔成两半,巨石中,一只劫灰怪滚了出来!     苏云呆了呆,那巨石不是什么石头,居然真的是石棺!     埋葬劫灰怪的石棺!     但是出乎他预料的是,那劫灰怪的“尸体”突然动了一下,接着便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身后羽翼呼的一声张开,便要振翅飞起!     就在他振翅的一刹那,刚才站在兽背上的那个童家灵士已经反应过来,毕方神炉倒扣下来,将那劫灰怪扣在神炉之中。     那劫灰怪在神炉中左冲右撞,试图脱身,只可惜那灵士的实力也是非同小可,始终稳稳的压制他。     又有几个灵士奔来,高声叫道:“坚持住,不要放走了他!否则文昌学宫的秃驴又要趁机来勒索!”     那几个灵士也是童家的灵士,但却是修佛的,一道道佛光神通打入那毕方神炉中。     苏云看了片刻,只见毕方神炉散去,炉中的那劫灰怪已经变成了一尊石雕,没有了生机。     他站在高处听去,只听那几个灵士议论道:“可惜,死了一个劫灰怪,多半又要被责罚了。”     “这种劫灰怪什么都不怕,就是怕佛门神通,一照就死。”     ……     苏云微微皱眉,抓起神仙索用力一抖,神仙索立刻飞速缩短。     苏云顿时向下坠落,少年人在半空,气血催动金色小木钟,小木钟呼啦啦化作一对毕方神翼,插在他的背后,他鼓荡气血,涌入双翼之中,振翅飞去。     下方的那几个灵士听到羽翼扇动的风声,纷纷抬头看去,却什么也没看到。     苏云飞入城中,用木钟化作羽翼,维持飞行姿态,相当于一直催动着灵兵,极为消耗元气。     用灵兵来飞行,元气消耗极快,他也有些吃不消,继续消耗下去,他估计自己在滑翔到地面时,元气便会消耗得七七八八。     他催动洪炉嬗变,体内气血运转,洪炉壁上的四大神圣顿时变得清晰起来,与虚空中的四大神圣元气相连,相互交感。     苏云立刻察觉到四大神圣元气如同被蛛丝牵引,化作涓涓细流不断流入自己体内洪炉,转化为自己的元气!     如此一来,气血损耗速度便可以承受了。     就在他催动洪炉嬗变养气篇,感应四大神圣牵引四大元气之时,城中十几根巨大的铜柱环绕的一座大殿中,十几个灵士环绕着一位中年略显富态的男子,监督矿工们把一块块黑石棺拖出大殿。     突然,那富态中年男子惊咦一声,走出大殿抬头向天上看去。     “罗二爷,怎么了?”儒士童轩跟了出来,询问道。     那中年男子童庆罗抬头上望,道:“我感应到上空有异种元气流动,很是强烈。古怪,难道有人混进来了?”     他正要下令搜寻不速之客,突然只听劫灰城中一片喧哗,有童家的灵士高声叫道:“不好,劫灰怪出来了!”     童庆罗脸色微变,沉声道:“果然有不速之客!所有人,立刻给我搜,格杀勿论!”     大殿中,一个个灵士冲出,迎着那喧哗声而去。     此时,苏云又把神仙索铺在空中,站在绳索上,在空中借助城中劫灰灯的光芒看得分明。     只见红衣少女梧桐与全村吃饭焦叔傲此刻已经走入城中,劫灰城里的矿工和灵士,仿佛没有看到他们一般,惊慌失措,四散而逃。     焦叔傲身前飞出一口骨剑,在空中呼啸飞行,将一头头负山兽背上的黑石棺刺穿!     那些黑石棺被刺穿之后,棺中的劫灰怪吸到空气,便立刻活过来,震碎黑石棺,大开杀戒,四处抓矿工和灵士吞噬!     即便是童家的灵士,面对劫灰怪一不留神也会遭殃!     好在童家对劫灰城极为重视,城中除了童家的灵士之外,还有朔方学宫依附童家的士子,从城中一座座大殿中涌出,出手镇压这场动乱。     焦叔傲放出的劫灰怪越来越多,让城中一片大乱,矿工们飞速奔逃,还有的则干脆躲在城里的犄角旮旯里不敢出来。     苏云皱眉,那些劫灰怪时不时飞起,抓起人或者牛飞到空中,在空中便吃掉其一身血肉!     突然,一只劫灰怪吃了一头牛之后,瞥见站在绳索上的苏云,立刻振翅冲来,速度极快!     苏云不假思索,金色小木钟呼啦啦散去,化作他背后的一双金灿灿的羽翼,迎着那劫灰怪,直接施展出长空展赤翮!     随着他的招法催动,只听呼的一声,空中顿时火光无比明亮,只见苏云的双翼仿佛真的变成了毕方神翼,泛着熊熊的神火!     随着他的气血运行,他的双翼一根根火羽像是活过来一般,仿佛利剑组成的锯齿,旋转前进,与那劫灰怪轰然碰撞!     嗤——     那劫灰怪被他的羽翼生生劈开,黑血洒落,在空中形成一粒粒晶莹的劫灰!     苏云急忙转换功法,散去毕方神翼,免得触碰到这些劫灰。     这些劫灰非比寻常,稍有触碰便会炸开,极为猛烈!     而下方更是劫灰矿脉,不乏有巨大的矿山,若是被点燃了,劫灰燃烧,只怕整个朔方城都将化作火海!     “这种劫灰有大用!”     苏云催动气血,气血突然化作一头两丈长短的饕餮,长长一吸,将那劫灰怪洒出的所有气血吸入口中。     那些黑血遇到空气便化作一粒粒劫灰,叮叮当当落在一起,装满气血饕餮的腮囊。     与此同时,毕方神翼还原成金色小木钟,落在苏云手中,就在这时,苏云突然听到剑鸣声,不假思索小木钟化作一口木剑,挥剑向剑鸣声劈去!     剑鸣声消失。     劫灰城中,全村吃饭焦叔傲面无表情的收回自己的龙牙剑,只见龙牙剑只剩下一半。     “那人又把我的龙牙剑劈断了。”焦叔傲眼角抖了抖,道。     “那就不要惹他。”     少女梧桐对他这个死脑筋也有些无奈,道:“那人能够与你匹敌,自然是个可怕的高手。他也是来捣乱的,与咱们目标一致,何必招惹他?”
推荐阅读: 《神变》 《无上武修》 《诸天镇道》 《不凡剑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