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八十章 甘愿野蛮,不做上流人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八十章 甘愿野蛮,不做上流人

    “这个声音……”苏云心中微动,一颗石头总算落地了。     他的目光落在那高大灵士的身上,心中默默道:“朔方学宫的士子,林清盛,两年前的大考第一人……”     那高大灵士脸色微变,向那道走来的影子看去,谨慎道:“是哪位前辈说话?在下的确是朔方学宫林清盛,也是朔方林家的林清盛,奉武神捕之命搜查朔方城作乱的妖魔。”     “我当然知道朔方林家。如果不是因为你来自朔方林家,你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那个影子渐渐接近,却是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圆圆的脸,笑眯眯的眼睛,胖乎乎的手,手中拎着个木头箱子,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医师。     “现在城里很乱,到处都是妖魔作祟,朔方学宫的士子居然趁乱闯到底层的街上滥杀无辜,大约你们死在这里,也只是被人当成妖魔所杀。”圆脸医师眯着眼睛笑道。     这个医师正是苏云进入朔方学宫的第二天,涂明和尚请来为他医治手臂的那个“普通医师”,董医师。     董医师其貌不扬,但是医术却精湛得很,苏云手臂受损,天门镇罗大娘医治都需要十天时间才能治愈,但他只需要半个时辰!     那高大灵士林清盛瞳孔骤缩,更加谨慎,微笑道:“我们这些士子是假期时在武神捕麾下做事,赚些钱财,奉武神捕之命追杀老无人区的妖魔,也是为朔方城的安全着想。”     他笑道:“前辈请看,这街道上遍地妖魔,因此我怀疑他们来自老无人区,所以才有了冲突……”     “哪来的妖魔?”     董医师诧异道:“这条街上明明都是人,何来的妖怪?”     林清盛向四周看去,心头微震,只见刚才街道上那百十个无人区的妖怪此刻居然都化作了人的形态,一幅老实巴交的样子!     他旁边一个灵士取出哨子放在嘴边,正要吹响,林清盛屈指一弹将那哨子打得粉碎,微笑道:“前辈,这是个误会。我们也因为这场误会死了三个士子,都是朔方学宫的精锐士子,童仆射那里肯定少不了责备。不如这样,我们带着妖怪和士子的尸体回去交差,此事就算接过。前辈意下如何?”     他额头冒出细密的冷汗。     那哨子是官府特制的灵器,只要用气血吹动,便会响彻十多里,附近的官府差役便会闻声飞速前来!     但是在此之前,他们恐怕都要死在这里!     这个胖医师深不可测,而且他并非是一个人前来,还有一个擅长射箭的灵士隐藏在暗处。     所以林清盛不敢让那灵士吹响哨子,吹响了,便再无转圜的余地。     董医师也不愿意鱼死网破,他固然可以杀死林清盛等一众士子,但是官府来人那就无法收场了。     倘若林清盛等士子都死在这里,不但官府震怒,朔方学宫也会在盛怒之下血洗朔方底层一切妖怪!     到那时,朔方的底层恐怕血流成河!     董医师挥手道:“尸体你们带走。”     林清盛松了口气,命人把那三位灵士的尸体弄下来,几个灵士又去把那个被林清盛斩首的妖魔拖出来。两个灵士向苏云身边的牛妖尸体走去,苏云声音沙哑道:“不要动他。”     林清盛的眉头扬了扬,吩咐道:“这具尸体留下。”     那两个灵士退后。     林清盛看了看苏云,满面笑容,轻声道:“恭喜苏云师弟大考第一,考入文昌学宫。师弟在十锦绣图中一战,闻名朔方,将来定非池中之物。为兄痴长几岁,有句话还是要说一说。”     苏云脸色淡漠:“师哥请讲。”     林清盛微笑道:“一个成熟的上层人物,眼中是没有世仇的。我也是奉命办事,这才有所得罪,这是公事公办,并没有私人恩怨恩仇在里面。师弟,你懂我的意思吗?”     苏云漠然道:“请师哥明示。”     林清盛微微皱眉,耐着性子道:“你我之间并没有恩怨,只有公事的冲突,但是今晚过后,公事了结,你我说不定还有合作的机会,还有把酒言欢谈论风花雪月的机会。这才是成熟的上层人物该做的事情。你以为呢?”     “滚。”苏云面无表情。     林清盛面色一寒,转身走去,冷笑道:“乡下蛮子,幼稚无知!”     “两个月。”     他背后传来苏云的声音,林清盛停步,转头看来。     苏云举起两根手指,声音嘶哑,但却如苍雷,在这底层世界的肮脏街道上来回滚动:“我说过两个月,我就能超过你两年的成就!”     林清盛哈哈一笑,摇了摇头,向其他灵士道:“一个说梦的痴人。走吧。”     苏云声音在他身后传来,炸响:“两个月之后,朔方学宫门口,你我一战,我打死你为我同乡报仇。”     林清盛也不禁动怒:“乡巴佬,不识抬举!好,两个月后,学宫门前,分高下,也分生死!哼!”     他挥袖离去。     一众人等飞速远去,苏云喉头一甜,一口鲜血从肺里涌了出来。     “你伤到了心肺,还强行发狠话,让自己伤势更重。”     董医师提着小木头箱子走上前来,上下打量苏云,宛如打量一个宝藏,笑眯眯道:“你这个普通士子野得像匹无法驯服的马,我很喜欢你的个性。不过你做错了,你应该答应他。”     他取出一套银针,为苏云导出心肺处的淤血。     苏云终于舒服一些,声音嘶哑道:“先生,我是不是太不成熟?我应该答应他,与他化干戈为玉帛,日后好相见吗?”     董医师悉心诊治,道:“按理来说,一个成熟的上层世界人物,的确应该像他说的那样,不记仇,最低也要做好表面兄弟。但是,你若是答应了他,我便不会为你医治了,我会转身便走。”     他笑道:“我看重的不是圆滑世故,这世界上圆滑世故的人实在太多太多了。相反,像你这样有原则有坚持的乡下野人,就太少太少了。我也曾想像你一样。”     他导出苏云体内的淤血,微微皱眉,起身道:“你用了劫灰这种东西提升你的气血?你的血管和器脏被冲击得破损,伤势有些棘手……我在这条街上有一家药铺,去那里为你细细诊治。”     苏云称是,又看了看地上的牛妖尸体,心中一阵黯然。     他翻了翻身上,取出身上所有青虹币,交给毛二姐,低声道:“二姐,帮我把这点钱交给他的家人。还有,两个月后,请二姐带着他的家人去朔方学宫门口,看仇人伏诛。”     毛二姐默默的收下钱财,有些怯懦,低声道:“小云,回去之后别说我在城里做什么……”     苏云点头,跟着董医师走向街角的一家药铺。     “杏林医师,一定要治好他!”毛二姐大声道。     苏云抬头看去,只见那药铺的匾额上写着杏林药材铺几个字,走进去便是一股浓烈的药材香气扑鼻而来。     董医师屈指一弹,药材铺的劫灰灯亮起,他走入柜台里面,一边抓药一边道:“左仆射是个抠门的老头,靠着他给我的那点俸禄只能勉强糊口,所以我便在街里开了一家药材铺补贴家用。这条街上的人,基本都认识我。”     苏云心中微动,这里绝对不是一个舒心的地方,上层世界的车撵粪便落得满大街都是,到了夏天恐怕便像是住在粪坑边上。     而且,这里也绝非容易赚钱的地方,居住在这里的都是些苦哈哈,做苦力的穷苦人。     为这些人治病,恐怕赚不到什么钱,反倒要往里面倒贴钱。     以董医师的医术,绝对可以在朔方的上层世界打响名气,拥有万贯家私并非难事,甚至说不定可以住进神仙居那种地方去!     可是他却留在这里。     这位文昌学宫的普通医师,有着不普通之处。     “还有一件事,就是住在这里特别方便。”     董医师抓好药材,放在药箱里,胖乎乎的手掌在一扇药柜上轻轻一推,重重的门户咯吱转动,露出后面的密室。     董医师微笑道:“随我来。”     苏云走入柜台,跟着他走进这个药材铺的密室,只见这密室很是明亮,有着长长的廊道,廊道两侧是琉璃窗。     这里每隔几步便有一盏劫灰灯,将琉璃窗内的东西照得通透。     只见窗内是一个个大脑切片,切得无比纤薄,被两片琉璃夹在一起,可以看到大脑最细致的构造!     “你知道大脑可以切成多少片吗?”     董医师面带诡异的笑容,两只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不等苏云回答,他便径自道:“七千片。我得到了这个大脑,把它切成了足足七千片,封印在琉璃里,让其不腐,研究其构造。呵呵,只有解剖,才是格物致知的极致,其他的什么儒道佛,都是他娘的异端邪说!”     苏云打量,只见这廊道中挂满了大大小小的大脑切片,应该真有七千片之多!     “不用怕,这不是人的大脑。”     董医师在前面走去,道:“我在留洋的时候,便已经把人脑格完了。那时我们去刨坟,挖出那些刚下葬的死人……这些大脑,是老无人区的一个老魔的大脑,前面是他的神经,被我给剥出来了。”     苏云走上前去,看到树根般的神经体系,粗壮的神经连接着无数根须般的神经,成簇成丛,这些神经结合在一起,便像是一个长着四条手臂的怪物!     “无人区的老魔……到底是什么怪物?”苏云喃喃道。     “是老无人区。”     董医师纠正他道:“新无人区与老无人区比不了,老无人区里面都是些可怕至极的老怪物,有些甚至是随着天市垣一起从天外坠落下来的,不是咱们这个世界的物种。前面就是他的心脏了。”     苏云突然眼前一黑,急忙催动气血,这才恢复视力。     他的耳边传来咚咚的心跳声,强大而可怕的气血压迫让他有些喘息困难。     那是一套心脏血管体系,粗大的血管从心脏中延伸出来,连接着无数像纤毛一样的细微血管,甚至可以从这些血管系统中看到手足头颈肺腑等各处身体构造!     “这是一个人形的怪物!”苏云骇然。     那怪物的心脏居然还在跳动,血液还在循环之中!     “这个怪物生前一定极为强大,极为可怕……不对,他应该还没死!”     苏云心头怦怦乱跳,不住回头看向那心脏。     终于,他们来到密室的最深处,这里是建在这栋楼宇最中心的密室,占地约有四五亩,有着更多的琉璃窗,藏着更多不可思议的东西。     苏云看得眼花缭乱,这里的收藏有很多是妖魔鬼怪的肢体,以及他们的身体细微构造,他甚至还看到了一个偃师傀儡的骨架!     “你好像不怕这些东西。”     董医师诧异道:“你也不怕我。真是古怪,整个文昌学宫除了老瓢把子便没有不怕我董杏林的,其他士子听到我的名字,吓尿的不在少数。”     苏云笑道:“内经有云:若夫八尺之士,皮肉在此,外可度量切循而得之,其死可解剖而视之。”     董医师又惊又喜,跟着诵念道:“其脏之坚脆,腑之大小,谷之多少,脉之长短,血之清浊,气之多少,十二经之多血少气,与其少血多气,与气皆多血气,皆有大数!”     苏云正色道:“黄帝内经,是解剖学之起源。解剖为旧圣显学之大家!我看到先生的显学造诣精深,看到的是大道,是旧圣黄帝的莫大道理,我为何要怕?”     董医师哈哈大笑:“说得好,说得好!我原本打算把你解剖了格一格,现在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有些不舍得了!”     宅猪:学医的士子们来收藏啦,来投票啦!这章差点四千字,猪蹄子都要残了,泪奔~~~
推荐阅读: 《战魂啸》 《子虚》 《修真之美女攻略》 《无当神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