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七十九章 仗义每多屠狗辈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七十九章 仗义每多屠狗辈

    那高大灵士哈哈大笑,脸上却毫无笑容:“难怪有人怀疑你师从裘水镜,甚至怀疑你是天道院的士子。你胆气很足,但是实力却还差得远。”     突然一位女士子冲来,厉声道:“他杀了两位师哥,为师哥报仇!”     那女子气血涌动,神通爆发,手掌向前推去,身后赫然形成一尊六臂神人,高达丈六,长着三颗脑袋,每颗脑袋三只眼睛!     那神人便是她的神通,随着她的手掌,那神人三条右臂一起挥拳向苏云砸去!     苏云左手一翻,掌心光芒亮起,那是一轮气血所化的太阳!     日月叠壁养气篇,朔方圣人所开创的筑基绝学。     苏云所用的是日月叠壁的第一招,日月丽天,只是他偷偷加了一点劫灰。     “不好!”     那高大灵士看到苏云掌心的光亮,不由脸色剧变,急忙催动神通,琴声大作,将苏云轰得向后倒飞而去,狠狠撞在街道一间店铺的墙壁上!     而苏云在中招的同时,日月丽天的招式却已经递出,那轮气血所化的太阳迎上那女子的手掌和神人三只拳头,轰然碰撞!     那女子骇然的看到自己五指炸开,恐怖的力量侵袭而来,让自己的手臂不断瓦解,一块块肌肉被撕裂,崩断的筋被那股可怕的力量弹起,向后咄咄射去。     这股力量将她的手臂上的血肉撕开,让她看到自己的白骨,看到白骨在那力量的碾压下化作齑粉。     嘭!     她和她身后的神人神通一起弹起,撞在街对面的墙壁上,被嵌在墙壁里,眼神涣散,嘴角汩汩流血,头一垂,便没了气息。     苏云这一击根本不是普通灵士能够施展出的力量,而是带着劫灰的力量,让他这一击爆发出比性灵神通还要强大的威力!     若非那高大灵士出手及时,那女子恐怕连尸体也无法保存下来,会被苏云这一招日月丽天直接轰得粉碎!     寒风从街道上吹过,四周一个个灵士从街道两旁的楼檐上跳下来,默默的看着街道上的三具尸体,沉默无声。     他们斩杀那来自老无人区的巨型妖魔,也没有死伤一人,但是遇到这个明明看起来很弱,而且伤了一条手臂的灵士初学者,却被对方杀死了三人!     “咳咳!”     苏云从墙壁上挣脱下来,剧烈咳嗽,有气无力的笑道:“两年前入学大考的第一人,不过如此。这么多招神通你都不曾杀死我,看来这两年你没有学到什么东西啊。”     那高大灵士哼了一声,目露凶光,头顶一张古琴浮现出来。     这时,突然旁边的壁窗里传来一个惊讶万分的女孩声音:“小云!真的是你!”     高大灵士停步,向一旁看去,却是琉璃壁窗里面的猫妖在说话。     苏云抹去嘴角的血,向琉璃壁窗看去。那猫妖隔着窗户打量他,又惊又喜,笑道:“真是你!你长这么大了?”     苏云只觉这声音有些熟悉,似乎是小时候听过,努力回想,终于记起来了,咧嘴笑道:“你是毛家屯的毛二姐。我上次去荒集镇赶集,伯父说你在城里做工。”     琉璃壁窗中,猫妖羞愧道:“你回乡的时候,不要跟他们说我做什么。我做的工不好,我骗他们说我在城里的织布厂做工,你说出去我就没脸做人了……”     高大灵士冷笑道:“你不用担心了,他活不过今晚,自然无法回乡。”     那猫妖推开壁窗,向两旁门户紧掩的店铺叫了一声:“这是小云,天门镇的小云!咱们同乡!你们出来啊!都出来啊!”     高大灵士杀气腾腾,目光锐利无比,向街道两旁扫去,喝道:“贱民作死吗?”     “小云是咱们同乡啊!”     那猫妖还是有所不甘,大声道:“前后村的邻居!他从小就一个人,是天门镇的独苗啊!他要被人打死了,你们还不出来吗?”     高大灵士看着毛二姐目露杀机,淡淡道:“谁敢?”     毛二姐差点哭出声来,哽咽道:“小云考上文昌学宫了,考第一呢,咱们天市垣第一个在城里考第一的!他一天学都没上呢!他是我们老乡啊,他不应该死在这里啊——”     这时,街道上传来咯吱一声开门声,一个喝得醉醺醺的黑塔般的黑牛妖摇摇晃晃的走出来,肩上披着破败的大氅,站在毛二姐身边,瓮声瓮气道:“小孩子就该去上学。人心都是肉长的,有牛家庄的伙计没?出来啊!”     高大灵士哼了一声,正要说话,突然,咯吱咯吱的开门声传来,一间紧闭的店门开启,从店铺里走出来另外两个牛首人身的牛妖。     街道上被熄灭的劫灰灯又一个接着一个的亮了起来,一家家店铺点燃了灯,灯光中,一个又一个天市垣的妖怪推开了店门,默默的走出来。     阴暗的小巷里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有几个躲在角落里的人也走了出来。     他们都是来自无人区的妖怪,被朔方城的繁华吸引,来到城里打工打杂,从事着最低贱的工作,拿着最微薄的工钱,每天朝五晚九做工,吃的是最便宜的食物,住的是最狭小的房间,有人还睡在大街上。     他们是朔方城中最普通的人,最不显眼的人,生活在朔方城最底层的肮脏街道上,与上层生活的人几乎没有任何交集。     他们即使死在朔方城,也没有人会知道,除了亲友,没有人会关心他们的死活。     可是他们还怀揣着梦想,想攒钱把自己的孩子送到官学里读书,求学,想让自己的孩子摆脱自己日复一日重复劳作的命运,想让自己的孩子能够居住在城市的上层。     那里有明亮的房间,有阳光,有温暖,有更远大的前程。     在平日里,他们走过你的身边,你会觉得他们非常麻木,像是一具具行尸走肉。     但是现在,寂静的街道上,陆陆续续走出一两百人,默默的站在那里,手中抄着各种武器,都是菜刀板凳铁棒之类的东西。     他们并非是灵士,战力并不高。     他们只是在乡下跟随自己的父母长辈学了一些修炼方面的知识,或者在村庄的庠序里跟随妖怪先生学一些粗浅的武学,懂得一点变化。     同乡的情谊,还有对上学的渴望,让他们站了出来。     一只老妖怪颤巍巍道:“士子老爷行行好,乡下出来一个士子不容易,行行好……”     突然,那高大灵士哈哈大笑:“仗义每多屠狗辈,书上说的果然没错。市井之中没有文化的乡下人,果然都是些热血上头的仗义家伙,可惜愚蠢得很,只会白白送命。”     苏云眼圈一红,眼眶一片温热,大声道:“各位哥哥姐姐,叔叔伯伯,你们回去吧。我没事,真的没事,你们快点回去吧!”     街上没有人动弹。     那牛家庄牛头人身的牛妖压低着嗓音道:“小云,我们在这里,没有人敢动你!你放心!”     铮铮!     琴声响起,那牛妖突然倒飞而去,撞在墙壁上,脑袋一歪死于非命!     街道上妖怪们发出恐惧的低呜声,有些骚动。     那高大灵士冷笑道:“还不走吗?”     街道上那些看起来麻木的妖怪们没有人后退,依旧死死抓住手中的武器。     苏云眼眶里的热泪再难忍住,一下子涌了出来,只觉胸腔中热乎乎的血一股一股的往上翻。     他只是无人区中唯一的人类,并非是这些妖怪的同类,为了他而送命,值得吗?     这些妖怪平日里没有排挤过他,不把他当成异类,让他有一个还算正常的童年,对他来说已经是莫大的恩情了。     现在,还要为他送命吗?     “回去吧……”他呜咽道。     那高大灵士哼了一声,淡淡道:“他们谁也回不去了。他们是你的乡里乡亲,有亲情在,就算他们想回去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也是不可能了。若是他们把你死在我手里的事情说出去,文昌学宫肯定会除掉我。因此……”     他向站在街道上的灵士下令:“诸位师弟,斩草除根!这条街上所有妖怪,统统铲除,一个不留!尸体送到地火池中,不要留下痕迹!”     街道上诸多灵士纷纷低喝一声,各自性灵神通浮现出来,有的是刀枪剑戟之类的兵刃,有的是神兽神鸟,有的是钟鼎楼塔等器物,一个个散发出浓烈的气血压迫!     苏云咬牙,这些无人区的妖怪们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他并不想自己这些同乡因为自己而送命!     可是,他又能做什么?     以他现在的实力,根本不是那高大灵士的对手,非但自己会死,甚至还会连累自己的这些同乡!     他握紧拳头,拳头里面是几颗劫灰!     他疯狂提升气血,他的身后,气血形成的蛟龙扭曲,变形,然而他知道自己的力量根本不足以改变这一切!     他无法救自己,更无法救无人区的同乡!     那高大灵士举起手掌,街道上一位位灵士的性灵神通开始运转,有一位灵士的神通已然爆发,抢先一步向那些无人区的妖怪杀去!     就在那灵士动手的一刹那,一道箭光射来,贯穿他的胸口!     那道箭光威力惊人,竟然将那灵士跃起的身形给钉了回去,将他钉死在楼檐下!     其他士子毛骨悚然,不敢再动。     高大灵士猛然转身,厉声道:“谁?”     黑暗的街道上传来哒哒的脚步声,那是木履踩在地面上发出的声音,只见远处的街灯昏暗的光芒下,一个影子慢慢走来。     “朔方城五层楼以上,归富人和皇帝管。”     一个让苏云觉得有些熟悉的声音传来,传入所有人的耳中:“五层楼以下,富人和皇帝只要伸手,便会被砍掉。伸几条手,砍几条手。朔方学宫的林清盛士子,地下世界的规矩,你懂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