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七十六章 我有一座天道院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七十六章 我有一座天道院

    花狐对天道令也是颇为好奇,道:“适才先生说这东西是灵器,小云,灵器和灵兵有什么区别吗?”     苏云尝试着控制自己的气血,小心翼翼的流入天道令中,道:“我也不知。不过我猜测,灵兵应该是由神通形态炼制而成的宝物,那么灵器应该是不依据神通形态炼制而成,有着特殊作用的宝物吧。”     花狐仔细想一想,的确是这个道理。     倘若苏云想要炼制一口属于自己的灵兵,那么他便需要依照大黄钟的形态来炼制,他的灵兵必然无比复杂!     而日常生活中,有些时候并不需要灵兵这么复杂的武器,这时候便需要有着各种各样稀奇古怪功能的灵器了。     苏云的气血渐渐深入天道令,以自身气血滋养滋润这块玉质令牌。     天道令的上一个主人已经死了一百五十年之久,这块令牌早已没有了烙印,变成无主之物,裘水镜将它修复,但并没有烙印自己的气血。     苏云尝试烙印气血,发现轻易间便可以把自己的气血烙印在上面。     然而就在他催动气血,打算检查天道令的功用时,突然他的视线不由自主的切换到性灵视线中!     苏云惊讶无比,他抬起头来,看到自己的性灵神通大黄钟正漂浮在自己的头顶,而在自己面前,天道令变大了千百倍,化作一个两三人高的门户,漂浮在空中!     “天道令为何会化作这种形态?难道说天道令其实是座门?”     苏云移动脚步,来来回回打量,只见天道令所形成的门户与天道令几乎一样,这是一座洁白无瑕的门户,门楣上写着天道院三个字,门框四周烙印着云雷纹理。     苏云转到这座门户的背面,果然看到一卷半展开的书籍图案。     “天道令只是座门吗?”     他不禁有些失望,用力推去,那扇玉质大门咯吱一声向两旁分开,苏云脚下突然出现白色的玉质石阶,呼啦啦向远处铺去。     一株树木凭空里出现,接着绿树成排,绿草成荫,出现在石阶两旁,一片瑰丽的天地就这样出现在他的面前!     苏云惊讶莫名,后退一步,探头向外张望,外面依旧是自己的灵界,并没有这条道路,也没有这片奇异的天地。     “这是……门中有一片灵界!”     他抽回身子,行走在这片灵界之中,却见一片片学宫学殿凭空中涌现出来,许许多多士子、老师不知从哪里冒出来,行走在这片奇幻的学宫中。     苏云惊讶的往前走,有两人从他身边经过,议论声传入他的耳中:“寒烟先生,我觉得大天星元动功并不完美,还可以改一改,当从性灵元动这里开始,可以让丹元运行更快……”     苏云转头,却见那两个性灵渐走渐远,讨论得很是热烈。     “新学中的浑天论我重新计算了一番,找出几处错误,经过修正的浑天论可以用来确定天市垣群星的位置,查到天市垣这个地方的起源。”又有几人从他身边走过,边走边谈。     苏云神色错愕,道路上的士子说的东西他根本听不懂,他看向草坪上,那里有几位士子正在较量功法神通,神通威力让他眼睛发直。     “这里是什么地方……天道令,天道令……这里不会是……不可能!”     他一路来到前方的学宫,学宫极为庞大,气势恢宏,行走在这里,有一种肃穆庄严的感觉。     这里的士子行色匆匆,各有各的事情,苏云东张西望,不知自己身处何处。     他走到一处雕塑前,仰头看去,不由怔住,那是裘水镜的雕像,比裘水镜真人还要高大许多。     “水镜先生……”     这时,他又看到诸多雕像,他们有男有女,又老又少,被人供在大殿的两旁。     苏云一路看去,突然有人在身后笑道:“你是新来的?”     苏云转头,只见一个十三四岁的圆脸少年不知何时来到自己身后,那少年比他矮了半头,身上穿着黑红色衣裳,宽袍大袖,有着龙纹绣花图案,只是脸色病怏怏的,看起来并不健康。     苏云点头,道:“我第一天来。你是怎么知道的?”     “不是新入学的,谁会在这里看这些雕像?”     那病少年好奇道:“谁考核你的?”     苏云有些心虚,道:“水镜先生。”     “水镜先生?原来是裘水镜。”     病少年喘了口气,疑惑道:“他教的不好,不是被革职,回老家了吗?怎么还有权利选拔士子……你不知道这些雕塑是谁?”     苏云心里更虚,摇头道:“我头一次来,人生地不熟……”     病少年笑道:“那么你不知道我是谁?”     苏云眨眨眼睛,整理衣着躬身见礼:“在下朔方苏云,敢问阁下是?”     “我是定陶帝平……”     那病少年眼珠子一转,还礼笑道:“你叫我帝平就行了。”     “弟平?还有人姓弟这个姓的?”     苏云诧异,却没有多问,虚心求教道:“帝平……平兄弟,敢问这些雕塑都是谁?”     “他们是天道院历代帝师。”     病少年帝平背负双手,老气横秋道:“天道院历代帝师负责教授天道院士子,每一个人都有着无边的本领和知识。裘水镜因为得罪了当今的大帝,大帝说他教的差,天天整一些虚头巴脑没用的东西,便把他革职,撵回老家了。你这个士子来历有些不太正宗,裘水镜没有官职了……”     突然他剧烈咳嗽起来,苏云连忙帮他拍一拍后背,病少年帝平摆手道:“不用了,我这是性灵上的病根。”     忽然,一旁的大殿里传来读书声,苏云听去,微微一怔。     “且夫天地为炉兮,造化为工;阴阳为炭兮,万物为铜……”     他向殿内看去,却是一位先生正在给两个少年士子讲解洪炉嬗变这门筑基功法。     “洪炉嬗变养气篇,是天道院的筑基功法,那位先生在这里教导士子修炼天道院的筑基功法,那么这里是……”     苏云打量四周,露出难以置信之色,脑海中一个声音炸响,来回翻滚:“天道院!这里是天道院!我此刻身处天道院之中!”     他终于确定自己到底身处何处。     现在的他,就是在天道院之中!     天道院这个至高无上的官学学府,并没有建立在元朔国的国都东都城中,也没有建立在现实世界中的任何一个地方!     它没有实体,没有任何真实的学宫学院,因为,它是开辟出了一处灵界,建立在这处灵界之中!     无论天道院士子身处何地,都可以通过天道令进入天道院,与其他士子交流彼此的所得!     “苏云士子,你在发什么呆?”     病少年帝平神色不快,道:“我问你话呢!你这士子,恁无礼了一些。”     苏云回过神来,压下心头的震惊,笑道:“是我不对,走了神,平兄弟刚才说了什么?”     帝平听到他又叫自己为平兄弟,便不由得眉开眼笑,很是开心:“你来自朔方,朔方有个叫天市垣的地方你知道吗?”     苏云更加心虚,眨眨眼睛道:“听过这个地方。”     帝平来了精神,道:“天市垣有个地方叫无人区,那里很是神秘。”     苏云心里更忐忑,以为他看出自己的来历,正要溜走,帝平却抓住他的手,低声道:“无人区有个地方叫天门镇,那里曾经发生过一场变故……”     苏云心头怦怦乱跳,以为他猜到自己的来历,急忙感应天道令,收回天道令中的气血!     他气血收回的一刹那,突然他的身躯飞速向后退去,速度极快。     呼——     他的身形在一刹那间退出天道院的门户,出现在自己的灵界之中,而天道令形成的那道门户轰然关闭!     帝平伸手去抓,却抓了个空,失笑道:“跑这么快做什么?这小子,听到我说起天门镇便跑,肯定藏着些秘密。他是裘水镜招入天道院的,裘水镜被我发配到朔方,多半会去调查天市垣,难道这小子与天市垣有关?有趣,他居然不认得朕……”     这时,一个文臣从角落里一路小跑来到跟前,躬身道:“陛下,臣有话要讲。”     帝平皱眉,道:“陆太常,不要叫我陛下!就是因为你们陛下陛下的叫来叫去,害得没有人敢与我说话!朕想找个可以知心朋友都找不到!”     那文臣显然早就习惯了他的抱怨,径自道:“陛下是否还记得七年前天门镇剧变?”     帝平扬了扬眉毛,小圆脸上满是煞气,面色不快道:“自然记得。适才我与那个士子闲谈,被他唤起这段旧事,正想跟他谈论此事。朕记得,当年朕派你前去主办此事,你去办砸了。”     “陛下,那场剧变之后,臣率领南院前去调查,发现天门镇的曲太常等人都已经死亡,肉身不知所踪,只剩下性灵。”     那文臣陆太常跟在帝平身后,沉声道:“天门镇只有一具肉身,是个孩童,应该是附近村庄的,被连累了,没了气息。臣命人造衣冠冢,安葬曲太常诸君,并为那孩童造坟。”     帝平走出学宫,若有所思道:“后来你向朕汇报,说那孩童有些古怪,其他强者都没有肉身,唯独他有肉身。只是朕那时担心朝天阙的下落,没有搭理此事。你现在重提这件事……”     陆太常亦步亦趋,道:“曲太常他们造了八面朝天阙,这八面朝天阙可以打通仙界,原本八面朝天阙在天门镇,但是剧变之后便不翼而飞。这些年臣一直没有忘记此事,还在调查朝天阙的下落。”     帝平停步,不解道:“陆太常,你到底想说什么?”     陆太常停步:“陛下,臣没有找到那八面朝天阙,但是刚才,臣看到被臣安葬的那个孩童了。”     帝平身躯微震,目光锐利向他扫来,突然又开始犯病,大口大口喘气,像是无法呼吸一般。     过了片刻,他才恢复过来,声音沙哑道:“你看到了一个死在七年前的人?他在哪儿?”     “就是刚才与陛下说话的那个少年!”     帝平抽了一口冷气,站在那里久久没有说话。     朔方,云桥,凤撵,小楼摇摇晃晃,劫灰灯散发出明亮的光芒,照亮这栋不大的房间。     苏云张开眼睛,只见天道令漂浮在自己的手心上,突然落了下来。     花狐连忙问道:“小云,天道令里有什么?”     苏云定了定神,刚才天道院的经历还像是梦境一般,让他觉得有些不太真实,过了片刻,苏云道:“二哥,我如果说天道令里面有一座天道院,你相信吗?”     花狐脑中轰然,吃吃道:“你再说一遍,天道令中有什么?”     “有一座天道院!”     宅猪:有猜到的吗?猜到的来报个道!     另外模仿一下临渊行简介,来个段子:宅猪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不求推荐票的时候,你们一张都不会给他!他更没有想到,求了推荐票,你们也没给……5555,伤心去了。
推荐阅读: 《异界之狂龙逆天》 《武符》 《帝道独尊》 《阵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