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七十章 邪里邪气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七十章 邪里邪气

    苏云目光扫过十锦绣图奇丽壮观的景色,这种灵界让他心旷神怡,甚至连气血也似乎变得异常活泼起来。     “三万士子中选拔出来的二十位最强者!”     他瞥了瞥身边的双马尾辫子少女,心道:“十九位最强者!打死其中十八位,我便是最强的那一个!左仆射的托付,我便算是完成了,小凡月儿和不平他们,都可以安安心心的上学读书!”     虽然朔方城只有四大学宫,虽然文昌学宫在四大学宫中排名第四,但是有个求学的地方,有个肯接纳小狐狸们的地方,总比没有要好很多。     苏云固然想选择一个更好的学宫求学,但眼下文昌学宫还是他们的最优选择。     他们来自天市垣的无人区,没有身份,涂明和尚与左仆射左松岩等人为他们伪造了身份,其他学宫不可能做这种事情,只有文昌学宫才会。     “而且他们误以为我是东都的大帝派来查案的上使,尽管我连东都在哪个方向,东都大帝是谁都不知道。但是只要他们相信,那么我便会做好这个上使钦差!”     苏云微笑,迈开脚步走上湖中长桥,他的气血一动,身后蛟龙显化,跟随他在桥面走动两步,忽然纵身一跃跳入湖中,翻起很小的浪花。     而湖中的方圆墅景中,那一男一女两位士子对视一眼,也各自向外走来。     这二人身后各自浮现出浓烈的气血,化作两条鳄龙。     他们是裘水镜悉心教导的士子!     李竹仙连忙纵跳如飞,冲上浮桥,追上苏云,兴奋的握紧小拳头:“这就是二十强之战的威风吗?而今我也是二十强了,我哥那家伙以前总是向我吹牛他参加过二十强战……”     哗啦——     那条气血蛟龙当先一步从水中跃出,来到湖中小岛上,蛟龙晃动头颅,抖动身躯,把身上的水抖落。     苏云和李竹仙稍稍落后,但也来到岛屿上,恰恰躲过蛟龙抖落的湖水。     李竹仙观察这一幕,心中有所领悟:“这就是哥哥所说的观想中的形神兼备。虽然明知道这蛟龙是观想出来的,以气血显化而成,但在小云哥的心中却是真有这么一条蛟龙。”     她的悟性也是极高,若有所思道:“想要自己的观想达到这种程度,便需要细心观察,捕捉蛟龙的形态细微之处的同时,也要捕捉蛟龙神态的细微之处。”     苏云已经踏入方圆墅景的庄园之中,大步向前走去,而那蛟龙则是翻墙而过,龙爪扣住墙面,翻上高墙,长长的身躯在墙头走了几丈远近,这才一跃跳下。     李竹仙正欲走入方圆墅景,突然墅景中龙吟传来,剧烈的气血动荡让少女眼皮乱跳,从方圆墅景中传来气血太旺盛,压迫到她的眼部神经,导致肌肉跳动。     她感应到三股极为强大的气血!     朔方无论城里还是乡野,大部分士子修炼的都是毕方神行养气篇,这门筑基功法强于招式的多变和灵动,但是在气血上的造诣并不高。     同样修炼到第六重,修炼洪炉嬗变的士子,其气血要比修炼毕方神行的士子深厚倍余。     因此李竹仙才会感受到异乎寻常的压迫感,因为气血修为差距太大。     轰!     方圆墅景中传来剧烈的震动,李竹仙担心苏云被两人围攻,正要冲进去,突然急忙站定。     一头狰狞凶恶的蛟龙两条前爪抓住门框,对着她张口怒吼,龙吟声震荡,让少女的衣衫和秀发向后飘摇,眼前一片黑暗,看不到东西。     李竹仙心头怦怦乱跳,这时苏云温和的声音传来:“竹仙,你走的太近,我以为是外敌入侵,所以反应有些过激了。”     李竹仙眼中有了气血,视线恢复,苏云已经从她身边走过,走出了方圆墅景。     她连忙探头往方圆墅景中张望,却没有了那两位士子的踪迹。     方圆墅景中只有战斗留下的痕迹,有两株树木倒下,地面还多出一个大坑,除此之外有一栋宫殿的墙壁上多出一个人性印记,深达半尺。     宫殿前的铜柱上还有着龙盘过的痕迹,除了龙盘痕迹之外还有拳头留下的拳印和蛟龙抓痕,仿佛当时有蛟龙把一人勒在柱子上,另一人拳头轰击对方的脑袋,打偏了之后留下的痕迹。     李竹仙吐了吐舌头:“或许没有打偏,而是即将把那士子的脑袋打穿的时候,锦绣图把那士子救走了。”     她慌忙冲出方圆墅景,只见苏云已经踏上浮桥,正在沿着浮桥向天空中的另一景。     他的目标是下一处空中浮桥上的华灯丽景。     他身边的气血蛟龙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头金猿,手攀浮桥,在桥下纵跃而行。     李竹仙追上苏云,低声道:“刚才那两个排名前二十的士子,被你几招便送走了?”     苏云点头:“他们应该算是我的师哥,我们都曾在一个先生门下求学过。他们的招法还是按照先生教的那样,没有变化。而且他们修炼的功法少了几种精要,没有练到家,能在我手下走过两三招,已经算是了不起了。”     这时,下方的檀香林和森林里的田园之中的战斗已经结束,两个士子一前一后来到湖边,沿桥而上。     李竹仙看向前方,只见云雾缭绕之中华灯点点,那里也有高手对决爆发出的雷音,极为响亮。     突然,一人手舞足蹈从天空中掉落下来,即将被摔成烂泥时身躯透明,消失不见。     李竹仙皱眉,看了看身后,又看了看前方。     他们前后皆有士子,将他们夹在中央。     “无妨。”     苏云面色平静道:“他们都是我的师哥。杀别人不敢说十拿九稳,但杀师哥我最是在行。”     他走上前去,来到云雾缭绕的长桥上,这里的长桥被雾气笼罩,看不到桥面,只有一盏盏灯笼表明下面是桥面。     不过,倘若有人使坏,故意挪动灯笼的位置,那么依照灯笼来判断位置肯定是必死无疑。     苏云行走在云雾之中,云雾中传来阵阵隆隆的雷音。     李竹仙紧张得有些发抖,突然,空中一股风吹来,把云气吹得更浓了。     李竹仙连忙停步,只见苏云已经消失在密云之中,她回头看去,也到处都是白白的云雾,根本看不到空中的长桥!     云雾中的灯笼,像是一个个泛着红光的眼睛,眼睛后面仿佛有巨兽张开嘴巴,正静静地等待着她自投罗网。     云雾中传来猿啼,冲击雾气,隐约间李竹仙仿佛看到有鳄龙在雾气中翻腾,青青滑滑的身躯从她不远处游过,鳄龙背上是一头金色暴猿,按住龙嘴,正在暴打。     接着,骨骼断裂的脆响传来,然后一切声音平息。     突然,一道火浪从少女身边飞驰而过,俨然是一只毕方神鸟御火而行,速度极快。     李竹仙站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只听下方传来轰隆隆的雷音,毕方惊空般的啼鸣贯穿她的脑海,让她脑中一片空白。     这时,苏云的声音传来:“竹仙,已经解决了。咱们继续向前。”     李竹仙明明听到苏云的声音,却看不到他的踪影,突然醒悟过来:“他在桥下!”     李竹仙壮着胆子向前走去,她行走在桥面上,而苏云则在桥下行走,两人一个头上脚下一个头下脚上,几乎是同时起步,落步,脚步声也重叠在一起。     李竹仙紧张得手心里都是冷汗,继续前进,突然她看到前方一个士子不知从何而来,一出手便是三十六散手,如同长着多头多爪的鳄龙魔怪,凶恶无比!     就在此时,桥下一头暴猿一跃而起,抱起那士子便向桥下纵去。     “啊——”桥下传来悠长的惨叫声。     李竹仙额头冷汗津津,强撑着走出云雾区,抬头看去,只见长桥来到凤栖越景的凤巢前。     云雾散去。     十锦绣图中的这株梧桐树高的不可思议,树的枝干如同一条条粗大的道路,长桥便穿梭在树冠之间,在树枝中穿梭。     凤巢处在树冠中,巢中有宫殿,苏云从桥下走到桥上,又一次走到李竹仙前面。     李竹仙稍稍放心,回头看去,但见梧桐树高达一两百丈,向下望去,湖面也显得袖珍起来。     而在凤巢的旁边,还有一道虹桥,是七彩的虹,一端搭在凤巢边缘,一端则连接着海市蜃楼。     那片海市蜃楼正是十锦绣图中的塞外漠景图!     通过这道彩虹桥可以进入塞外漠景,而想要进入龙蟠山景,则需要从塞外漠景纵身一跃,跳到龙蟠山上。     在龙蟠山上一座高楼耸立云霄。     苏云与李竹仙来自天临上景,经过方圆墅景、行云天景、华灯丽景等地,又有几位来自田园风景、檀香御景的士子跟在他们身后,也被苏云除掉。     现在,便只剩下了眼前的凤栖越景、塞外漠景、龙蟠山景和天楼秀景。     苏云在凤栖越景的凤凰宫中走了一圈,摇头道:“里面没人。”     李竹仙跟着他跳上彩虹桥,这桥梁是由色彩组成,走在上面软绵绵的,令人啧啧称奇。     现实中的彩虹肯定是不能走在上面的,不过这里是十锦绣图所形成的灵界,人的梦境就是发生在灵界中的事情,因此走在彩虹桥也就不离奇了。     两人走过彩虹桥,进入大漠,前方沙丘连绵,红日西斜,挂在沙丘的上空。     苏云停下脚步,捻起一缕沙,若有所思。     “竹仙,你有没有尝试过以气血来控制沙子?”他突然道。     李竹仙微微一怔:“以气血来控制沙子?”     苏云起身,气血化作蛟龙,黄沙也被卷入其中,粒粒黄沙与气血蛟龙相融合,化作一条黄色的蛟龙!     李竹仙上前打量,用手用力戳了戳,一粒粒在气血的作用下浮空的细沙随着她的手指向内缩去,随即又弹了回来。     李竹仙惊讶道:“好像比纯粹的气血要坚固一些!纯粹的气血,虽然攻击力很强,但很容易被打碎。”     苏云点头,有些兴奋:“用黄沙或者流水,应该都有加固气血显化的效果。不过消耗的气血也比寻常多出一些,对我来说还可以接受。”     李竹仙试验一下,她没有修炼洪炉嬗变,没有苏云那么强大的气血,因此感觉到自己的气血修为消耗飞快。     “这不就相当于半个性灵神兵吗?”     这女孩突然呆住了,猛地一拍手,把苏云吓了一跳,兴奋道:“小云哥,性灵神兵是依据性灵神通,用各种炼宝的材料炼制而成。利用黄沙,相当于有了半个性灵神兵!”     少女激动得走来走去:“或者也可以储存一些淬毒的沙子之类的东西,与人交手的时候用出来,打不死对手也可以毒死对手!对了,还可以放火!”     她眼睛亮晶晶的:“气血与火焰混在一起,提升招法威力!还有还有,还可以把青虹币磨成刀片混在黄沙中,让人防不胜防!”     她越说越兴奋,都是些阴招损招,而且越来越下三滥。     苏云眨眨眼睛,心道:“牧歌的妹妹,好像有些邪里邪气的……”     突然,两人身后黄沙动了起来,一条黄沙组成的鳄龙在沙漠中潜游,向他们接近。     “哤咕——”     雷音轰动,鳄龙一跃而起!
推荐阅读: 《子虚》 《修真之美女攻略》 《阵仙》 《重生蜜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