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六十八章 排名第四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六十八章 排名第四

    天临上景图下,白月楼身形出现,面色蜡黄,肋骨与胸骨体脱落是极为严重的伤,他一动也不敢动。     剧痛传来,又让他疼痛难忍。     稍有不慎,他的肋骨便会脱落,那时胸腔便只剩下脊梁骨顶着。再有不慎,说不定连五脏六腑都没有依托,直垮垮的掉下去!     太强了。     他心中默默道。     苏云通过他与花狐一战,学去了他的日月叠璧的六招,转手用来对付他,最后一击险些将他格杀,幸好天临上景图在最后一刻将他救走。     一位医师走来,查出他身上的伤,不由脸色微变:“圣公子也被人淘汰了?什么人有这样的手段?难道有人没有被压制境界,施展出灵士的修为?”     白月楼疼得额头都是冷汗,声音嘶哑:“我遇到了一个极为可怕的人。”     那医师连忙为他医治,心中惊疑不定。     不远处,花狐身上多处负伤,被包扎得像个粽子,笑道:“圣公子,你被淘汰的速度,比我想象中要快一些。我同学本事如何?”     白月楼忍住伤痛,让那医师为自己接骨,嘶声道:“我原本以为他先前用蕴灵境界的修为偷袭我,在相同境界,我应该能击败他,将这折辱还给他。没想到,我还是输了。”     花狐笑道:“你用蛟龙吟对付他了?”     白月楼怔然:“你怎么知道?”     花狐得意洋洋:“你有争强好胜之心,从我这里学到一招两式的蛟龙吟,便肯定想炫耀一番,打击他的信心。但是你没有想过,连我的蛟龙吟,都是他教的!你从我身上学蛟龙吟,再去对付他,难怪败得比我推测中的还要快!”     白月楼张口结舌。     花狐一瘸一拐的走来,悠然道:“就算你学会蛟龙吟,也不应该施展出来。在他面前,蛟龙吟到处都是破绽。”     他不由自主的想起苏云在胡丘村一战,斩杀裘水镜弟子杨胜的情形。     那时的苏云只是筑基第三重,而杨胜已经是筑基六重圆满,杨胜被苏云以手为剑破去鳄龙吟的所有招法,差点被砍断脖子!     而在后来,花狐和其他三个小狐狸与苏云对练的时候,每次施展鳄龙吟都会被苏云轻易破去。     白月楼倘若是使用日月叠璧的招法对抗苏云,肯定会坚持更久一些,甚至说不定能让苏云受伤。     但他抱着炫耀的心态,用蛟龙吟去对付苏云,肯定“死”得无比利索!     白月楼叹了口气,低声道:“圣人教我戒骄戒躁,审慎而行,我总是忘记。”     花狐道:“少年心性,理当如此。你倘若老成稳重如我大爷,反倒失去了少年应有的锐气。”     白月楼肃然起敬:“敢问花兄的大爷是哪位前辈高人?”     “我大爷姓苟,平日里在乡下做一些小本生意。你若是想见他,等我回乡替你引荐。”     “多谢花兄!”     ……     天临上景图中,苏云基本上不再出手,而是指点狸小凡狐不平和青丘月三人修行,遇到其他士子,便指点他们如何战斗。     三个小家伙先前因为有苏云和花狐的照顾,虽然努力修行,但态度始终不端正。     直到这次大考,花狐为了苏云战胜圣公子白月楼,为了他们三人考上文昌学宫,而“壮烈赴死”与圣公子一战,这才让三个小家伙端正学习的心态。     这一路上,青丘月、狸小凡和狐不平学得飞快,先后进入筑基第五重,比起其他士子也是不弱。     尤其是毕方变的合击之技,三人练的炉火纯青,因此而击败不少士子,得了一些成绩,只是不知道能否考上文昌学宫。     时至下午,日头偏西,天临上景图中的士子越来越少,苏云带着三个小娃娃走了良久也没有遇到士子。     突然,青丘月三人身体渐渐变淡,慢慢的消失。     苏云停下脚步,四处看去,只见他又回到湖边,心道:“第一场大考结束,每张锦绣图中都会选出两人,准备第二场大考。那么天临上景图中除了我之外,另一个人是谁?”     他正想着,忽然听到湖面上一个熟悉的女声传来:“我留下来了?我居然留下来了!哥,你不是说我绝对考不上吗?你妹居然考进前二十名!”     苏云惊讶,向湖中看去,只见李竹仙站在湖中的小岛上,正在欢快的又蹦又跳,浑然没有先前的恬静模样。     “小云哥!”     双马尾女孩远远看到岸边的苏云,兴奋得冲他招手:“另一个人是你吗?我也考入前二十名,有资格上朔方学宫了!”     苏云向她招手,高声问道:“竹仙姑娘,你怎么过去的?”     李竹仙后退两步,猛地加速向湖水中冲去,眼看她便要落入湖中,这女孩施展毕方变,如同一只燃烧烈火的毕方神鸟,气血显化,化作羽翼,在湖面上振翅疾行,拖着长长的火浪,时不时双足点水,稍稍借力!     她竟然一路留下一串串涟漪,从湖面上飞速冲来,两条马尾辫在身后被拉得笔直。     下一刻,她冲到岸边,在苏云面前停下,强烈的火浪扑面而来。     李竹仙衣裙一展一收,火浪消失,俏生生的站在苏云的面前,脸蛋红扑扑的,胸膛剧烈起伏,稍稍喘匀了气息这才平复下来。     “毕方变还可以这么用?”     苏云惊讶,正要尝试一番,李竹仙连忙阻止他,道:“我身子轻,所以能稍稍点水便可以在水面上疾行,你身子重多了,肯定会掉入水里!我哥以前便掉到水里不知多少次!”     苏云按捺下尝试的冲动,好奇道:“李牧歌师哥也会掉到水里?”     “经常掉进去。”     李竹仙不无得意:“就在刚才,有几个士子追杀我,也尝试着从湖面飞过去,结果就掉到湖里淹死了!奇怪,圣公子呢?按理来说,应该他是前二十名的……”     “他被我淘汰了。”     苏云淡淡道:“但他其实很强,可惜用错了招法,我便把他打死了。”     李竹仙像看怪物一般看着他,过了片刻,试探道:“你打死了多少士子?”     “大约三四百吧。”     苏云也有些不敢肯定:“我没有细数。”     李竹仙吓了一跳,失声道:“我才三十四个,其中还有几个是掉进湖里,我趁机以气血化作飞羽把他们扎死的。”     “倘若二哥不与圣公子硬拼那一场,那么二哥或许会是前二十中的另一人吧。”苏云心中默默道。     花狐除了与圣公子白月楼硬拼一场之外,在此之前他还与裘水镜的另一个弟子血战一场,将对方淘汰,那紫衣少年也是一个狠角色。     李竹仙兴奋的走来走去,道:“我爹买的天临上景图的地理图,还是有用的,我打过几场之后,气血不足,便立刻躲入湖中的小岛上,待休息好了之后再出来继续打。算是撞了大运,竟然进入前二十,这次考上朔方学宫是十拿九稳,可以与小云哥同学了。”     苏云摇头:“我要报考文昌学宫。”     双马尾女孩瞪大眼睛,一脸吃惊的看着他,吃吃道:“文昌学宫?你有这成绩,为何要考文昌学宫?”     苏云不解道:“文昌学宫不是挺好的吗?排名前四的学宫,老师都很不错。”     “朔方总共四个学宫,文昌学宫当然排名前四!”     李竹仙气道:“你被我哥骗了吧?肯定是我哥骗你,回头我帮你揍他!我哥当初与我爹怄气,一赌气便报考了文昌学宫,我爹气得要与他断绝关系,我家祖坟都咕嘟咕嘟的冒黑烟,我爹说祖宗气得差点就从棺材里跳出来,他好不容易才把棺材板压住……”     苏云神色呆滞的站在那里,半晌没有回过神来。     “……后来我哥修成灵士,每次回家都会与我爹打一场,虽然每次都是挨打,但我爹私下里跟我说,我哥学得也不错。”     苏云只觉天旋地转,脑中轰鸣:“朔方总共四个学宫,四个学宫排名第四……我怎么向老苟夫妇和死去的野狐先生交代……总共四个学宫,我选了最差的那个,愧对野狐先生……”     “……文昌学宫但凡是有点分数的士子,都能考上,倘若是没有分数,自然是肯定考不上了。不过去那里求学的都是乡下人,而且都是像我哥那样的败类。”     女孩终于说完,抬头看天,露出奇怪之色,道:“小云哥,第二场大考是十锦绣图的十个灵界重叠在一起,化作一个战场,决出前二十名的名次。不过以往都是让士子休息一段时间,第二天才进行前二十名的对决。这次为何拖这么久?”     苏云还是没有回过神来,茫然道:“什么?”     李竹仙罕见的面色凝重,翘起脚趴在他耳边道:“我怀疑,外面出事了!”     苏云耳朵被她呼吸吹得痒痒的,这才回过神来,心中凛然:“难道是人魔出现了?”     神仙居中,四大学宫的仆射看着这次大考前二十士子的名单,各自皱眉。     左松岩到底还是善良,没有忍住,把人魔附身献祭的第三波告诉了他们,神仙居中气氛无比压抑。     今年的排名前二十的士子,多有出类拔萃者,但是人魔极有可能已经隐藏在这二十人之中,现在名单上的任意一人,都有成为人魔的可能。     “人魔必然藏在二十人之中,这二十人中的十九人,是人魔第三波血祭的祭品,最终只有一人能存活下来。这个人,便是人魔的本体。”     童庆云看了看众人,沉声道:“得到如此多的祭品,人魔将会极为强大,很难应付。”     田无忌大皱眉头,道:“这二十人必须要死吗?怎么才能保下他们?”     二十人中,有十七位士子是他出钱派去跟随裘水镜修行的,倘若这些士子死了,他血本无归倒还罢了,只怕陌下学宫还是只能在四大学宫中排名第二,无法爬到朔方学宫前头去!     这是他无法忍受的事情!     “有两个办法。”     文立芳突然道:“第一个办法是请圣人来,让圣人进入十锦绣图。圣人在图中诛魔!”     众人各自皱眉,田无忌断然道:“不可能!圣人进入图中,其灵界被封,以筑基境界的修为去对抗人魔,只是送死!文仆射,你想让圣人死吗?”     童庆云沉声道:“更有可能的是,圣人的灵界太强,直接将十锦绣图撕碎,让人魔逃出来。这个主意不可行,第二个办法呢?”     其他人点头称是。     圣人的实力接近元朔国四大神话,没有灵兵能够封印他的修为。     文立芳继续道:“第二个办法,是请出那位捐十锦绣图的老前辈,只有他才能动用十锦绣图的一切力量,来镇压人魔!”     “捐出十锦绣图的那位前辈,并未留下姓名。”     田无忌摇头道:“我们根本不知道是谁捐的。说实话,这么好的性灵神兵,换做是我绝对不舍得捐出来,留着自己用不好吗?除非我快死了才有可能捐出去。所以……”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但其他人也都明白,五十年前那位捐出十锦绣图的前辈,多半是已经死了,甚至可能没有后人。     文立芳面带煞气,鬓角的凤钗垂下的珍珠微微晃动,低声道:“请不来圣人,那位捐图的前辈又过世了,那么只有封闭十锦绣图,把那二十位士子活活饿死在里面,让他们与人魔一起陪葬。只死二十个士子,损失最低!”     裘水镜看了看左松岩,没有说话。
推荐阅读: 《神变》 《魔经鬼谭》 《仙佛无双》 《武斗仙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