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六十五章 野得很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六十五章 野得很

    朔方叶家也是一个世家,朔方城的琉璃厂多是他们家的产业。     叶落公子身边的士子也是前来参加大考的,不过却是叶家安排进来,为他这次大考保驾护航和铺路的。     入学大考虽然看似公平公正,但其实里面有许多漏洞可钻。     这些士子负责保护叶落,遇到其他士子,便将那些士子打个半死,留给叶落淘汰对方。他们可以在十锦绣图中确保叶落取得足够成绩,倘若叶落的成绩不够,那么他们便是叶落的成绩。     叶落杀了他们,也可以取得足够的成绩考上最好的学宫。     叶落身边的士子们看着向山上走来的苏云,目光热切起来:“这绝对是一个大漏,我们只消捡了这个漏,便可以稳稳的考上朔方学宫!”     捡漏是入学大考中经常发生的事情,比如两个高手对决,两败俱伤,便有可能被人捡漏。     苏云在湖边一战淘汰百十人,成了强弩之末,绝对是一个难以想象的大漏!     叶落公子兴奋道:“这小子野得很,待会你们一定要狠狠的打,把他两条腿打瘸了,再打断两条胳膊!否则本公子可不敢近身杀他。”     众士子纷纷笑道:“公子尽管放心,这种事情我们做得多了。”     突然,他们热切的目光变得呆滞。     只见半山腰上,苏云纵跃如飞,速度极快,正在向他们这边赶来。     天空中骄阳胜火,天临上景图中的太阳的光线,向苏云头顶汇聚,在他上方形成红日照的奇观!     那轮小小的红日越来越明亮,围绕苏云旋转了几周,突然苏云身后的金毛暴猿张口,将那轮红日吞服入体。     金毛暴猿消失,化作浓烈的气血,气血之中龙吟不绝,一条蛟龙迈步走出,鬃须飘荡,跟随苏云的脚步,向他们这边走来。     苏云催动洪炉嬗变,造化为工,体内雷音不断,有如龙吟,在短短片刻便将红日炼化,气血顿时疯狂提升,消耗的气血很快复原,提升到巅峰状态!     叶落公子身边的士子们脸色苍白,一人颤声道:“公子,我们好像捡不了这个漏,还是赶快走吧……”     叶落公子脸色煞白,飞速道:“他的速度太快!你们逃得了,我可逃不了!诸位同学,我爹付给你们这么多钱,你们该拿出点诚意了!”     他催动毕方变的招式,向那些士子痛下杀手,喝道:“不要动!杀了你们,有了这些战绩,就算被他杀了,我也可以考上朔方学宫!”     他正要击杀第一个士子,突然一道火光袭来,只听唰唰唰一串轻啸,叶落公子背部便插满了锋利的毕方火羽。     叶落公子转过头来,气道:“谁伤我……”     他刚刚转头,便看见苏云遥遥挥手。     唰唰唰,叶落公子脸上插满了毕方火羽,插得满满当当,几乎塞不下一根针。     毕方火羽成簇成丛,火羽下勉强传来叶落公子的声音:“老子多半要考零分,我家老子能打死老子,你奶奶的腿……”     那些士子目光呆滞,呆呆的看着叶落公子变得透明,消失。     苏云迈步走来,面色和善的询问道:“诸位师哥,师姐,你们看到圣公子了吗?”     士子们痴痴傻傻的摇头。     苏云怔了怔,还是礼貌的点了点头:“谢谢。”     士子们看着他离开,有人回过神来,喃喃道:“叶家的钱,真难赚……”     又有人清醒过来,疑惑道:“我们也是参加大考的士子,他为何没有杀我们?”     就在这时,苏云又走了回来,脸上挂着礼貌性的微笑,道:“诸位师哥师姐,你们这么弱,我原本没有对你们下手的兴趣,怎奈我突然想起来,有人要求我在这场大考中必须拿第一。所以……”     他歉然道:“对不住诸位了。”     过了片刻,这些士子垂头丧气的出现在平台上,对视一眼,默默无语。     差距太大了,他们面对苏云,几乎没有抗衡的力量便被对方抹杀。     轰!     突然一声巨响传来,平台上的士子纷纷循声看去,只见远处一条蛟龙连翻带滚从天临上景图上空砸落下来,砸在一旁楼宇的檐台上。     那蛟龙巨大的身躯在檐台上滑行,把朱红色的琉璃瓦撞得四处乱飞。     又是嘭的一声巨响传来,那黑色蛟龙撞击在楼宇的螭吻上,将螭吻撞得粉碎,终于止住滑行之势。     那蛟龙勉力的爬起来,在琉璃瓦上狂奔如飞,突然纵身一跃,向另一座高楼跃去,爆发力打得惊人。     就在此时,又见一二十个各大学宫的西席先生在楼宇楼层见纵跃如飞,飞速赶来。     冲在最前面的一位西席先生一边狂奔,一边伸出左手,但见他的神通飞出,化作无数砖瓦石梁,在前方呼啦啦堆砌,顷刻间化作一道桥梁,连接两座高楼的檐台。     他的身后,那一二十位西席先生立刻冲上桥梁,桥梁不断向前延伸,那些西席先生一边狂奔一边准备神通。     其中一位西席先生修炼的是佛家神通,身后突然金光璀璨,跃出一尊半身大佛,探出金光灿灿的大手向半空中跃向对面的蛟龙抓去。     那黑蛟龙身躯扭曲,化作一个黑衣男子,手持骨剑,唰唰唰几剑,将大佛的手掌斩得粉碎!     又有一西席先生在桥上一边疾驰,一边施展神通,身后有一篇血色文章冲天而起,杀气腾腾,猛然那几千字红文化作千军万马从上空扑下!     千军万马驰骋杀伐,直奔蛟龙所化的黑衣男子而去。     那黑衣男子抛出骨剑,骨剑在空中发出咻咻的破空声,穿透千军万马,杀得那些文字所化的将士人仰马翻。     但那黑衣男子却身形不稳,撞向对面大楼。     他的身形又自化作毒蛟龙,四肢四下舞动,连抓带爬,连续滑下十几层楼,破坏了不知多少楼檐,这才稳住身形。     十多位西席先生从空中的桥梁上冲到对面楼宇,各自纵跃如飞,从一层一层的檐台上跳下,兔起鹘落,敏捷无比。     而那黑蛟龙则钻入楼宇之中,消失了踪影。     那十几位西席先生也冲入楼宇之中,只听一声声惊叫传来,楼宇中鸡飞狗跳热闹无比。     站在平台上,隐约间可以看到有蛟龙在长长的楼道中穿行,与那些追来的西席先生斗法,极是凶险。     这等狭窄之地,那些西席先生难以围攻,不断有人中招倒下。     突然,只听远处传来一声长啸,飞速向这边接近。     “武神通在此,妖龙还不受擒?”     平台上的士子们循声望去,不由激动非常:“朔方武神捕出手了!”     对面的楼层之中,只见一个高大魁梧的男子站在檐台上,对着对面的楼层躬身一拜。     唰——     他身后一道道锁链呼啸飞出,那是他的神通,铮亮的锁链在空中穿行,嘭嘭嘭洞穿对面楼宇的窗户,在楼道之中灵动如蛇,锁住那条蛟龙!     朔方的武神捕一出手,便展露出强大的本领,擒拿毒蛟,引来一片赞叹声。     那武神捕抓住锁链,用力抽回,慢慢的将那条毒蛟龙拖出大楼。     与此同时,天临上景图下,一位西席先生飞速来到神仙居,向四大学宫的仆射汇报,道:“天临上景,发现有人疑似人魔!三字时间,诛一百三十二士子!”     他展开一幅画,画中人物赫然便是苏云。     那西席先生道:“这位士子名叫苏云,天市垣林坪乡人,在林坪庠序中求学,官府那边回信,此人来历无差。”     左松岩听到苏云的名字,不禁露出一抹笑容:“不愧是天道院的士子,的确厉害得很,第一个被人当成人魔!他的身份,涂明和尚也做得天衣无缝。”     他瞥了裘水镜一眼,却见裘水镜微微蹙眉,显然认识苏云。     左松岩捋了捋花白胡须,心里很是开心:“看来我这位故人并不知道,大帝派他这个明使前来查朔方之后,还派来一个暗使。他更没有想到,这个暗使,居然只是苏云这个毛头小子!”     他心中颇为自得,自觉又胜了裘水镜一分:“别说他,换做是我也想不到。但幸亏我想到了!”     自从裘水镜主动来寻他之后,左松岩便不把人魔放在心上,他深信以裘水镜的实力和智慧,绝对可以轻松摆平人魔。     他们是斗了小半辈子的朔方同学,左松岩从未赢过,因此他对裘水镜的信心,几乎可比花狐对苏云的信心!     他深信裘水镜可以轻易解决掉人魔案!     “呵呵,朔方果然是有大案子,劫灰怪案,全村吃饭案,人魔案,一个又一个的蹦出来,看来朔方的水比我所知的还要深很多!”     左松岩又瞥了裘水镜一眼,心道:“他们两个上使一个在明一个在暗,在暗的苏云引出人魔,在明的水镜,除掉人魔,找出幕后黑手,配合起来端的是天衣无缝。大帝真是好手段!”     裘水镜浑然不知他的脑海里已经掀起惊涛骇浪,心道:“苏云?无人区的苏云?是了,按时间来算,他的双眼应该痊愈了。只是,这么短的时间内他应该没有这么强的实力才对。”     裘水镜即便有通天的手段,也没有料到左松岩这位故人,已经为苏云安排上天道院士子和大帝暗使的身份。     他也没有料到,苏云眼中的经历竟是那样奇特。     这时,又有人来报:“塞外漠景,发现有人疑似人魔!士子杨寒,四字时间杀四十八士子。”     “华灯丽景,发现有人疑似人魔!士子玉如是,四字时间杀五十二士子。”     “天楼秀景,发现有人疑似人魔!士子梧桐,四字时间杀一百六十六士子!”     ……     十锦绣图下记录的西席先生,各自有所发现,几乎每一幅图中都有一两个出类拔萃的少年强者,远胜其他士子!     这些士子都是被重点监控的对象,人魔如果要选择一个附身对象,肯定是从这些人里面选出一个最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