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六十四章 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六十四章 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天临湖边,苏云调动元气,他已经无法感应到自己的黄钟,气血也不如从前强大。     但是他面对这些士子,锐气丝毫不减!     自从他在葬龙陵经历了六觉剥夺,临深渊而行之后,他便有着他人难以想象的自信。     “你打伤了圣公子,还折辱我们!”     那个名叫邵军的士子越众而出,走上前来,冷笑道:“先前你在平台上说的话,现在给我重复一遍!”     苏云脚步一动,如蛟龙般移动,下一刻便出现在他面前,手掌按在他的左脸上,一招白猿挂树,只听嘭的一声大响,邵军士子的脑袋和半个身子被他按得栽在地底,只剩下双腿在外面!     苏云缓缓直起腰身,拍了拍手上的灰尘,淡淡道:“我揍你,与你何干?”     邵军士子身躯变淡,只听嘭的一声,邵军便突然消失无踪,古怪的是天临上景图的地面也恢复如初,并没有出现大坑。     苏云惊讶万分:“这就是十锦绣图的作用吗?我还担心一不小心打死了人,打死得太多会被各大学宫除名!有了十锦绣图的保护,我还有什么顾忌?”     他的笑声让在场所有士子毛骨悚然:“自从与猿三祖师一战之后便进了城,总是担心会失手打死人,我好久没有痛痛快快出手了!”     “哤咕——”     苏云气血震荡,猛然间身后浮现出长着三颗头颅的蛟龙,蛟龙一变,又化作三头六臂的金猿,随即金猿双臂一振,化作火焰熊熊的毕方围绕他飞舞,速度如电!     苏云哈哈大笑,身形如同蛟龙出渊,又像是蛟龙翻滚,人旋转着向他们扑来。     诸多士子各自准备,纷纷催动毕方神行养气篇,施展出拿手绝学毕方变,准备在半空中便将他格杀。     突然,苏云身下神鸟毕方飞来,垫在他的脚下,苏云踩在自己的气血所化的毕方神鸟背上,一跃腾空。     下方诸多士子纷纷仰头看去,上空正是天临上景图的太阳,阳光耀眼!     许多士子忍不住闭上眼睛,有些士子强行睁开眼睛,但被阳光所伤,视线中有一个光斑。     “不用管他在哪里,一起向天上进攻!”不知谁大喝一声。     所有士子纷纷施展出毕方变,齐齐向上攻去。     然而,苏云却没有落下来,而是在他们的第一招刚刚过后,这才轰然落地,伴随着苏云落地的是一头气血金猿,身高丈余,将四周士子砸飞!     苏云则是站在金猿宽厚的背上,纵身一跃在半空中追上一个被砸飞的士子,一招白猿挂树,扣住那士子脑袋,砸向旁边另一个士子的脑袋!     那两个士子头颅相碰的一瞬间,突然嘭嘭两声,从天临上景图中消失。     苏云身形尚未落下,体内的功法已经从仙猿养气篇化作洪炉嬗变养气篇,胸腔龙吟震荡,雷音滚滚,身后的金猿化作一股气血蜂拥而来,还未来到他的身前便化作一条昂然长吼的蛟龙。     那气血蛟龙长达两三丈,在地面腾挪变化,向四周的士子痛下杀手。     苏云落在龙头之上,蛟龙吟三十六散手施展出来,让那气血蛟龙宛如长了四五颗脑袋,十几个龙爪的魔龙!     蛟龙身法展开,冲入人群,只听一声声重物击打肉体的爆响不绝,一个个士子被掀得飞上半空。     苏云气血猛地一收,从洪炉嬗变养气篇化作毕方神行养气篇,身后气血涌出化作毕方神鸟冲上空中。     嘭!嘭!嘭!     天空中一个个士子化作一团团云气消散,却是受到致命威胁被天临上景图送走。     苏云身形旋转冲向其他士子,双臂如翼,一招长空展赤翮,气血化作一道道毕方火羽,从体内飞出。     正面他的一个士子来不及躲闪,只听嗤嗤嗤的声音不绝,眨眼间那士子头脸上便插满了火羽,火羽熊熊燃烧。     那士子嘭的一声消失。     苏云振臂而起,双臂如毕方神鸟的火翼,火翼如双刀,在空中连翻带滚,两口火翼刀嗤嗤嗤向下砍去!     毕方变第五招,丹霞蔽日行!     下方两个士子也自向后翻去,施展出丹霞蔽日行这一招与苏云对抗,却骇然发现他们的气血修为要比对方差了一大截,他们的火翼双刀根本够不着苏云,而苏云的火翼双刀已经劈在他们身上!     那两个士子身中十几刀,心服口服的化作云气散去:“他的丹霞蔽日行比我们出刀的速度要快了许多倍,而且气血所化的刀芒,也比我们的刀芒长了一倍多!”     苏云还未落地,功法又自换做仙猿养气篇,身后金色暴猿徐徐站起身来,抬起右臂一弹指,杀来的一个士子招法还未施展出来便见那指力所化锋芒来到眉心!     “在筑基这个境界上,我还未曾见过有谁比我更强。”     苏云侧身,从容避开另一个士子的毕方变的第三招毕方鹤一足,抬手便是毕方变的散手,将那士子格杀。     在他眼中,这些官学士子都像是没有穿衣裳站在他的面前。     他们的起手式尚未施展出来,他便已经知道他们要施展什么动作,从而或者破解击杀,或者从容避开。     这些官学士子,没有裘水镜那样的名师指点,不知道如何把死板的招式分解为一个个灵活的散手。     他们同学之间较量尚可,看不出彼此的高下,但是遇到苏云这种将散手炼得烙印在性灵神通之中的人物,便高下立判。     高下立判的结果只有一个,就是死亡!     天临上景图下方的平台上,邵军士子出现,苏云那一击的力量实在太强,将他打入地底,让他窒息。     幸好天临上景图乃是罕见的性灵神兵,这才保住他的性命,但那种无力抗拒的恐惧,还是压迫得他喘不过气来。     有西席先生急忙奔来,却见他神色呆滞惶恐,却没有受伤,这才放下心来。     邵军士子呼呼喘着粗气,眼神中满是惊恐。     平台四周,一个个西席先生仿佛对此早已习惯,正在抬头张望,记录着天临上景图中各个士子的战绩,没有人看他一眼。     唰。     又是一道光芒从天临上景图中洞照下来,光芒中一人出现,也是在即将死亡时被送出天临上景图,那士子也如邵军士子一般,瞪大眼睛,眼睛里满满的惊惧。     那个西席先生走到跟前,在他面前晃了晃指头,摇头道:“又是一个被死亡吓傻的。”     他话音刚落,突然平台上一道道光芒闪耀,此起彼伏,诸多陷入昏迷的士子不断出现!     那西席先生也不由看直了眼,只见有人出现时捂住脸,惊恐大叫,有的伸手乱挥乱舞,有的跪地大哭,甚至有人直挺挺倒在地上,口吐白沫昏死过去!     唰!唰!唰!     平台上不断有士子出现,都是在濒死的状态下被天临上景图送出,不知道天临上景图中发生了什么事,导致了大批士子集中死亡,被淘汰出图!     “那家伙,是人魔吗?”一个记录战绩的西席先生额头冒出冷汗,仰头看着天临上景图,喃喃道。     他目光所视之处,是山、湖、天三体一色的美景,而在湖边,苏云时而如同长有多头的蛟龙,时而仿佛三头六臂的暴猿,时而又像是身着烈火的毕方,向四周士子痛下杀手!     同时,他的气血显化,化作蛟龙、毕方和暴猿,与他自身的招式相配合,精妙难言。     围攻苏云的士子有百十人,但在湖边一战,不断有人倒下,几乎难寻一合之敌!     能够接下苏云一招的士子,都是凤毛麟角!     即便有人能接下他一招,也接不下第二招!     他的招式完美到寻不出任何破绽的程度,精确到即便是各大学宫授课的西席先生也无法企及的程度!     不仅如此,他每一招每一式运用的力量和气血都恰到好处,多一分则刚,少一分则柔。这正是当初裘水镜第一次见到苏云的大黄钟时,预测过的景象!     当时裘水镜预测苏云在战斗时,必然每一招每一式都无比精确,不会浪费半点体力!     而现在,苏云便完美的把裘水镜的预测变为现实,以至于给观测的西席先生以人魔的错觉!     最后一个士子尖叫,仓皇逃窜,苏云纵身一跃,人在半空,双手抱拳狠狠砸下!     猿公决第四招,老猿抱钟!     那士子腰身陷入地底,还未被他锤杀,便径自消失不见。     苏云落地,向前方的山林走去,他的身后传来咚的一声,一只金毛暴猿从空中落地,震得地面抖动不休。     他的身后,湖边一切恢复如初,百十位士子,悉数被他格杀,送出天临上景图歇息去了。     “朔方城士子,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苏云战意滔天,仰头看向山顶:“不知道圣公子在哪里?我想用拳头,格一格他的日月叠璧养气篇!还有那个人魔,是否已经进入图中?还是去山上看看,山上看得远……”     湖边山顶,十多个士子拥着一个衣着华贵的少年遥遥向苏云看来,那华贵少年猛地拍手,笑道:“好嚣张的气焰!他刚刚杀了百十人,蓄成气势,想来挑战我!”     其中一个士子低声道:“叶落公子,这个小子很强!强的有些离谱!但是他不知道大考的规则,空自消耗自己的气血在这些弱者身上。现在的他,就是最为虚弱的时期……”     叶落公子哈哈大笑,露出一对小虎牙:“所以本公子便留在山顶,以逸待劳,捡他这个漏!”
推荐阅读: 《异界之狂龙逆天》 《魔经鬼谭》 《天痕猎人》 《谁与争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