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六十三章 同学少年别,相逢鬓染霜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六十三章 同学少年别,相逢鬓染霜

    “城中真有一条毒蛟龙!”     神仙居中,四大学宫的西席先生纷纷惊呼,向窗外看去,他们却没有看到毒龙头上的少女。     那少女,像是从未存在过一般!     有人失声道:“毒蛟龙出现,难道左仆射的消息是真的?”     “不可能!蛟龙是何等厉害的神兽,毒蛟龙更是千载难逢的异种,怎么取全村吃饭这种古怪名字?”     “直接叫他一声不就知道了吗?”     有西席先生推开窗棂,飞身出去,站在檐台上,高声道:“全村吃饭——”     正在与涂明和尚、闲云道人厮杀的毒蛟龙逼退两人,一个洪亮清晰的声音如同惊雷,在神仙居前炸开:“何人呼唤本座乳名?”     那雷音震得神仙居百十个窗户剧烈抖动,窗棂洞开,哗啦啦作响,气浪竟然直冲过来!     几个西席先生抬手按在窗户上,只见窗棂上各种奇异纹理浮现出来,逐渐明亮,神仙居的抖动顿时停止。     ——朔方城的楼宇,本来便是按照性灵神兵的规格建造,据说倘若气血足够深厚,甚至可以把楼宇当成灵兵祭起。     “看来是我们误会左仆射了,竟然真有蛟龙名叫全村吃饭!”檐台上那个西席先生笑道。     他的话音未落,突然一道剑光飞至,直奔他袭来。     那西席先生本事非凡,立刻纵身而起,避开剑光,只见那剑光所到之处,檐台轰然炸开,乱石纷飞。     “连朔方的楼宇也能炸开,这一剑的威力惊人!”那西席先生心中一惊。     他还未来得及松一口气,突然剑光从尘烟中飞出,闪电般刺来。他急忙催动性灵神通,身后出现一口炼丹炉,丹炉中火光呼啸涌出,围绕周身形成一个厚重的烈火罩!     那剑光嗤的一声洞穿烈火罩,但被烈火罩挡了一下,速度变慢,那西席先生侧身躲过,却被伤到了肩部皮肤,心道:“这点小伤……有毒!”     他立刻感觉到半边身子失去知觉,再也控制不住气血和神通,一声不吭栽了下去。     神仙居中有西席先生冲出,将那位西席先生接住,只见那西席先生已经脸色乌黑,奄奄一息,不由失声道:“好烈的毒!快请医师来!”     另一边,各有几个西席先生打开窗棂,一跃而出,脚踩楼檐边,用力纵身一跃,落在天临上景图的背面,向那毒蛟龙冲去。     天临上景图此时已经将这个平台的三千士子纳入图中,这幅图如同一面朝下的陆地,冉冉升起。     那几个西席先生在陆地的背面奔行,速度极快。     突然剑啸声从他们身后传来,那几个西席先生急忙转头,只见那道剑光却是一口中空的骨剑。     因为更轻的缘故,骨剑飞行速度要比一般的性灵神兵快了许多倍,空气从中空的剑体中穿过,便发出尖锐的啸声。     那几个西席先生留下两人对付骨剑,另外两人继续冲向毒蛟。     留下的两人各自催动性灵神通,一个应该是儒士,身前浮现出一卷金书,金书唰的一声展开,那儒士取出一杆两尺长短的大金笔,金笔一挥,只见金灿灿的文字一并涌出。     那些文字化作金戈铁马,在空中奔腾,诵念之声大作,化作车马喧哗,杀气盈霄,迎着骨剑而去!     另一个西席先生身后砖瓦齐飞,梁柱立起,亭台楼阁飞速形成,一座宝楼从空中斜斜向下坠落,准备镇压骨剑!     他们两位西席先生本事皆是非凡,但是骨剑速度太快,在他们神通尚未完全爆发之时便呼啸而过,避开两人的神通!     “糟糕!”     两人顿知不妙,同时翻身而起。     那儒士如同凌燕飞渡,展开衣袍大袖,在天临上景图上飞掠而过,随即中剑,闷哼一声便栽倒在地,在图上滑行了十多丈才堪堪停下。     另一个西席先生翻身而起的一瞬间,周身砖瓦齐飞,形成一个密不透风的囚笼,把自己捆在里面。     那骨剑叮的一声打在囚笼上,没能刺穿囚笼,剑光轻轻绕了一圈,呼啸飞去。     那西席先生松了口气,散去囚笼。     他刚刚收回神通中的气血,突然脸色大变:“气血中有毒!”     他的脸色顿时变得乌黑,一声不吭仰面倒下。     神通是以气血来催动,适才骨剑刺在他的囚笼神通上,骨剑中的毒也落在囚笼神通上,他收回神通中的气血,便是把毒收入自己体内,不中毒才怪!     就在这西席先生倒地的一瞬间,他的目光余光瞥见前方的那两个西席先生也在剑光中各自中招倒下。     神仙居中一片哗然,众人纷纷来到窗边,这短短片刻,便有五位西席先生倒下,那毒蛟果然有让全村吃饭的实力!     只是,涂明和尚与闲云道人的实力也令人吃惊,他们二人在朔方城的学宫之中名声不显,并非是久负盛名的高手。     但这两人却可以逼出那毒蛟,与毒蛟战斗到现在,看起来依旧从容,像是出工不出力的样子。相反其他名气比他们大很多的西席先生,面对毒蛟的剑却没有抗衡之力。     可见这两人的实力要比他们的名声大了很多倍。     “我见过这条蛟龙!”     朔方学宫仆射童庆云身边,一个儒士低声道:“仆射,这条毒蛟龙,便是我在天市垣无人区中遇到的那条!那条蛟龙,也被无人区的妖怪称作全村吃饭。只是当时他的实力,远没有现在这么强。”     那儒士正是曾经以文字化作神通,追杀苏云的童轩。     童庆云皱眉,望向窗外,只见那黑色毒蛟在骨剑飞出之时,被涂明和尚与闲云道人压着打,骨剑飞回,涂明和闲云居然撒腿就跑,不再理会这条毒蛟。     “这两人的来历可疑……”童庆云心道。     “全村吃饭的实力,提升了十倍不止!”     儒士童轩继续道:“他的实力提升这么快,莫非他被人魔夺舍了?”     童庆云目光闪烁,低声道:“并非如此。他应该是得到了人魔的指点,修为大增。人魔这时候还没有夺舍。人魔需要一场献祭,死的人越多,人魔的实力越强。看来,朔方城中真有人魔,而且就在附近……”     突然,文昌学宫仆射左松岩高声道:“诸位,现在停止大考还来得及!让所有西席先生,立刻停止祭图!”     文立芳和田无忌有些迟疑。     童庆云冷哼一声,站起身来,给人一种强大的压迫感:“区区人魔,也想在朔方放肆?左松岩,你太保守了。现在停止大考,只会打草惊蛇,被人魔逃入城中。城里的人何其之多?那样只会造成更大的破坏!相反,倘若人魔进入十锦绣图中,反倒容易搜寻!”     诸多学宫的仆射纷纷点头。     人魔倘若离开这里,附身到城市其他地方的人身上,那便如大海捞针无处可寻了。     童庆云环视一周,沉声道:“把人魔留在这里,留在十幅锦绣图中,对我们来说是瓮中捉鳖,手到擒来!诸君,你们去擒下这个全村吃饭,其他人密切留意锦绣图中的变故。”     一个个西席先生纷纷纵跳如飞,向毒蛟焦叔傲杀去。     左松岩大皱眉头,这时,裘水镜起身来到他的身后。     左松岩早已认出他,不由自主身体绷紧,淡淡道:“东都天道院帝师裘水镜,水镜先生,或者我应该叫你学哥才对。我已经变老了,而你却驻颜有术,还是这么年轻,没有变老的迹象。”     裘水镜悠悠道:“左松岩,我不是你的学哥。当年你我一起去考天道院,我第二天便被通知考上了,而你考了五年还是没有考上。你我不是同校同学,不必称学哥学弟。”     左岩松白发抖动,不知是气得还是被风吹的,咬牙切齿道:“老子是听闻你离开了元朔留洋他国,于是老子便不考了,老子也去留洋,否则以老子的资质也能考得上!你说气不气人?你费心费力的考天道院,为的就是留洋,老子不用考天道院,也照样去留洋!”     裘水镜丝毫没有被他气到,微笑道:“我听说了这件事。我留洋时,去的是色目人最好的学宫,在各个学宫之间游学,学习色目人最好的知识,东都大帝负责这一路上所有开销。你留洋时,好像是一边给别人刷盘子一边求学。”     左松岩吹胡子瞪眼。     “但是我很佩服你。”     裘水镜由衷道:“你的天资天分都不如我,但是你以勤补拙,成就不在我之下。”     左松岩怔了怔,突然有一种释然的情绪从内心中释放出来,笑道:“能听到裘水镜一句佩服,我不枉此生。”     他们当年都是朔方的士子,经常一个第一一个第二,当然,裘水镜第一,左松岩第二。     左松岩对裘水镜向来不服,一心要超越他,拿一次第一,从他口中听到一句佩服。     因此裘水镜去东都参加天道院大考,左松岩也去了,裘水镜考上天道院,他却一连考了五年也未能考上。     天道院也就成了他一生的执念,以至于时至今日也未曾彻底了结这个执念。     但裘水镜一句佩服的话,让他的执念消失,只觉心境开阔起来,道心通明。     “水镜,你对人魔怎么看?”左松岩问道。     “这个人魔目前的实力并不强,但是更加棘手。它应该不是一个刚刚出生的人魔,而是存在已久,它拥有智慧,故布疑阵,企图用全村吃饭绊住我们。”     裘水镜目光落在正与诸多西席先生厮杀的蛟龙焦叔傲身上,只见焦叔傲已经杀到天临上景图上,蛟龙奔走如飞,同时对抗十多位西席先生,丝毫不落下风。     左松岩脸色大变:“你的意思是……”     裘水镜低头看向下方的天临上景图,目光闪动:“它知道自己需要杀戮,需要更多的血来凝练肉身,因此它需要掀起一场大动乱来提升自己的实力。不过在此之前,它需要一具身体。”     “它的目的,是挑选出一具最强身躯,最有潜力的身躯,让自己重生。”     裘水镜眼中有不明意义的光芒闪动,轻声道:“击败三万士子,最强的那个人,就是它的目标。它重生之后,才会展开杀戮,让自己变得越来越强。”     “三万士子中的第一人?”左松岩面色凝重,脑海中不由浮现出苏云的面庞。     天临上景图。     苏云站在湖边,收回仰望的目光。     在他面前,上百位士子堵住他所有的去路,只剩下背后的天临湖。     “我也有被封印修为境界,不得不与这些低我一个境界的士子交手的一天。”     苏云有些无奈:“该怎么让他们知难而退?算了,还是直接打死他们罢。”
推荐阅读: 《阿鼻地狱》 《异界之狂龙逆天》 《狩猎在地球末日》 《武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