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五十章 从不走眼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五十章 从不走眼

    劫灰怪堵在矿门前,涌向矿门的人们不管是人还是妖,都被吓得哭喊连天,转过身又向矿厂内跑去。     后面的人却看不到劫灰怪,还在往前挤,一时间人挤人人踩人。     李牧歌被挤在人群中,被人群裹挟,他努力的想往厂外冲,只是他若是动用修为,便会伤到四周的人们。     李牧歌焦急万分:“苏云师弟的伤势还没好!”     而在矿门前,人形劫灰怪双臂修长过膝,十指如同利爪,又像是锋利的骨刃。     “好高大……”     苏云仰头,看着前方的庞然大物,这劫灰怪的确是人形,但是要比普通人高出两三倍,居高临下很有威慑感。     它不仅仅是胸口骨骼外露,背后同样有骨骼,比胸口的骨骼还要奇特。     它背后的骨骼也呈车轮辐射状,比肋骨长,长出体外,每一根骨刺锋利无比,如矛一般。     它像是没有长任何肌肉,只有粗糙的皮肤和皮肤下的骨骼,而且骨骼构造极为怪异,与人和其他动物妖物完全不同。     “它的骨骼和我想的不一样,骨骼中不仅仅有血,还有他的内脏和肌肉应该也是生长在骨髓里或者被骨骼包住。也就是说,有了骨骼的保护,他的内脏极难受伤。”     苏云催动洪炉嬗变养气篇,气血运转,大黄钟在他缓缓浮现出来,黄钟各个刻度有条不紊的运转,少年压制不住兴奋:“真想捉住这种东西,格一格他!”     他的气血在体内运转时,便感觉到右臂极为疼痛,那是与猿三祖师一战留下的伤。     他以仙图中仙剑斩白猿的剑招,格杀了猿三祖师,那一剑中爆发的气血太强,气血冲击,给他右臂造成了极大的负担,让他的右臂十几天内都别想复原。     无法动用右臂,苏云的处境便极为凶险了。     那人形劫灰怪现在对他的兴趣,显然要超过对那些矿工的兴趣,恐怕会先对付他!     “我很想知道,它的骨头有多硬了。”     苏云左脚踩在倒在地上的那辆矿车的车把手上,左手抓住另一个车把手,用力一撕。     那矿车乃是钢铁所造,即便被劫灰怪撞了一记,又被苏云踢了一脚,却还能保持原状。     苏云用力一撕便将这辆矿车撕开,车把手与车体焊接在一起,恰恰形成一个三角头的大刀。     苏云拖刀向前走去,他的气血运转,一身筋肉从皮肤下浮现出来,龙骨猿肌,猿背蜂腰。——倘若不运转气血,他便还是原来的文静模样,但是运转气血之后,便如暴猿立于川,猛虎出囚笼!     他的头顶,大黄钟的忽刻度上,一只蛟龙烙印忽然实体化,化作气血蛟龙缓缓从刻度中游出,越来越大,趴在铜钟上。     另一边的白猿烙印中,一枚烙印中的白猿纵身一跃,跳到苏云前方,双拳疯狂锤打胸脯,敲得如同雷鸣,向那劫灰怪大叫。     忽然,劫灰怪纵身跃起,展翅飞上空中,猛然俯身向下,贴地冲来!     嘭!     白猿炸开,化作一团气血,直接被这劫灰怪抹杀!     “好快!”     苏云心头一跳,头顶黄钟之上蛟龙飞出,蛟龙长吟,迎着劫灰怪冲去。     与此同时,他脚步错动,如同一条蛟龙在大江中顺水遨游,给人一种难以形容的灵动之感。     他的身体后仰,游动的姿势是龙首在后龙尾在前,竟然是逆用龙游曲沼这一招,灵动之中又给人以无比荒诞的感觉。     但是他的速度却又极快,后发而先至,在劫灰怪撞碎他的气血蛟龙的同时,从劫灰怪的肉翅下冲过!     嗤!     他手中的矿车大刀从肉翅下划过,苏云被震得左臂酸麻,突然咔嚓一声,他的左臂被撕扯得生生脱臼。     苏云抓不住矿车大刀,不由自主的松开,劫灰怪翅膀挂着那口矿车大刀呼啸飞过,冲入夜空中。     苏云左手重重一拍地面,脱臼的左臂回到骨位上,这一拍击,让他的身形从地上翻起。     下一刻,他感应到那劫灰怪车轮状的气血在天空中折返,直奔他而来,只是飞行姿态有些不稳,应该是那一刀让它的肉翅破了一部分,飞行时没有从前那么自如。     苏云人在空中,尚未落地,劫灰怪已经到了他的前方。     他的身形即将落下,就在此时黄钟之中一条蛟龙游出,自动垫在他的脚下。     苏云脚下发力,纵身一跃,从劫灰怪上方跃过,心中暗道:“这倒是性灵神通的一种新的用法……不对!我应该早就想到性灵神通有这种用法!当初蛇涧时,童家的儒士便脚踩文字,杀上高空准备擒拿我!原理是相通的!”     他心中突然有一种明悟:束缚自己的不是把自己拉回地面的引力,而是自己的大脑!     大脑不够灵光,导致任何厉害的神通,厉害的功法,都有可能毫无用处。但脑袋够灵光,即便没有这些东西也有可能击杀强敌。     劫灰怪飞行不便,突然双翼一收,猛地停顿下来,肉翅上插着的那口矿车大刀顿时脱落,转身利爪如刀,向苏云扫去。     苏云翻身,铜钟上有白猿跃出,抓住他的双脚向上抛起,躲开这一击。     劫灰怪移动脚步,速度奇快,攻击更是让人眼花缭乱,空中到处都是嗤嗤的骨刃破空声。     然而苏云围绕着他的性灵黄钟移动,黄钟之中不断有蛟龙游出,白猿跃出,让他得以在空中借力,屡屡避开劫灰怪的攻击。     劫灰怪突然唳啸,背后车轮状的骨矛中有一根骨矛脱落,被它抓在手中,嗤的一声向苏云刺去!     这一击出乎苏云预料,让他还未反应过来,骨矛便已经来到他的眉心!     “左臂出剑的话,我左臂也会废掉!”     苏云咬牙,便要催动剑术,就在此时,一道光芒忽如其来照耀在劫灰怪身上,那劫灰怪如遭重击,发出尖锐的叫声,顾不得去杀苏云,振翅便走。     它的翅膀被苏云所伤,飞行吃力,摇摇晃晃的飞起,消失在黑暗中。     苏云松了口气,循着光芒看去,只见几个光头僧人各自左手挂着念珠,竖在胸前,从囿楼的方向迈步走来。     他们面前各有光芒汇聚所化的明镜,镜光仿佛藏在镜子里,含而不放,很是奇特。     “性灵神通?他们是佛门的灵士?”     苏云张望,天空中又劫灰怪再度扑来,直奔那几个年轻僧人而去,然而那几面镜子光芒一照,劫灰怪便倒飞而去,身上冒烟,凄厉的惨叫不绝于耳。     那种光,应该并非是普通的光芒,有些类似烛龙撵克制偃师傀儡的光芒。     那劫灰怪被打得连连后退,很快便退到矿洞前,那几个僧人面前的明镜一起爆发光芒,将劫灰怪钉在矿洞外的石壁上。     劫灰怪面容扭曲,惨叫,渐渐石化,变成了石壁上的一尊狰狞凶恶的石像。     苏云站在劫灰厂外远远望去,只见矿洞外的石壁上除了这个石像之外还有其他十几个石像,显然挖出劫灰怪暴动这种事情发生了不止一次。     “难怪叫劫灰怪,原来是石头所化,并非血肉之躯。”     他走上前去,捡起那口矿车大刀,却见矿车大刀已经卷刃,卷起的刃里面有东西。     苏云把里面的东西倾倒出来,不由轻咦一声,只见那卷刃里倒出的是一些细碎的劫灰,而刀刃上还有一些黑油。     “莫非劫灰怪的血是这种黑油,而他的肉是这种劫灰?”     苏云转头,向劫灰厂内已经化作石雕的劫灰怪看去,心道:“这种怪物,真的应该好生格他一格。可惜,被那几个大师打成石像了。”     他将那些劫灰包起来,想研究一下到底是什么东西。     远处,那几个僧人停下脚步,与李牧歌说些什么,其中一个僧人向这边快步走来。     那僧人眉清目秀很是俊朗,看到苏云居然这么年轻,也是微微一怔,见礼道:“小僧适才看居士身手不凡,用的招法仿佛是东都的招法,莫非是从东都来的?”     他目光锐利,落在苏云手中的矿车大刀上,待看到刀上有黑油和劫灰,不由瞳孔微缩:“他打伤了劫灰怪?”     这时,苏云背后的包袱中,几件东西滑了下来,却是苏云刚才与劫灰怪拼杀时,包袱被劫灰怪撕裂了。     苏云急忙弯腰去捡,那僧人目光落在其中一块玉牌上,不由脸色大变,低声道:“天道院!小僧猜得没错,居士果然是东都来客!洪炉嬗变,造化为工,天道院的功法果然俊得很!”     苏云有些莫名其妙,自己怎么就成了东都来客了?     他看到那僧人的目光落在自己手中的天道院令牌上,这才恍然大悟,心知这僧人误会了,他正要解释,那僧人已经急匆匆向另外几个僧人走去。     年轻僧人与另外几个僧人交头接耳说了几句,那几个僧人不断向苏云这边看来,李牧歌则在旁边挠头,不知与他们说些什么。     不过,李牧歌显然是认识那几个僧人的,而且对这几个僧人很是尊敬。     苏云向囿楼走去,心道:“先寻到二哥他们再说。”     李牧歌身边,那几个僧人却是脸色大变,年轻僧人低声道:“大帝的使者从东都而来,难道是为了调查劫灰怪?劫灰怪不至于要惊动大帝……上使入朔方,非同小可啊……”     其僧人面色凝重,均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乌云压城城欲摧的感觉。     东都天道院,天下第一学院,在元朔国的地位还在太学院之上,天道院的士子都是从元朔全国各地选拔而来的最出类拔萃的人物!     更为关键的是,天道院是直接听从元朔大帝的调遣,简直就是皇帝的钦差!     李牧歌忍不住道:“苏云学弟明明是从天市垣无人区来的,他多半是野牛成妖或者河马成妖,力气大得很,怎么会是天道院的士子?他更不可能是东都大帝的使者!几位老师,你们认错了吧?”     “他身上没有半点妖气,用的功法更是天道院的筑基功法,洪炉嬗变养气篇!”     那年轻僧人摇头道:“他既然是奉大帝之命入朔方,自然是要改头换面给自己一个新的身份作掩护,天市垣无人区的妖怪,无疑是一个极好的身份。牧歌,相信老师的眼光,老师看人,从来不会走眼!”     李牧歌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年轻僧人目光循着苏云离去的方向,淡淡道:“劫灰怪的事,还不至于让大帝亲自派天道院的士子前来。朔方城里的问题更多!”     他面色凝重,喃喃道:“看来朔方城,要发生大地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