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五章 八门朝天阙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五章 八门朝天阙

    “这口剑,难道就是天门镇灭亡的原因?”     裘水镜心头一颤,仿佛时间凝固在苏云的眼眸中,将天门镇毁灭前的那一幕烙印了下来。     然而事实却是,那时的苏云只是一个生活在天门镇的孩童,他是在长剑飞到这里的那一刻恰恰抬头,看向那口剑,将这一幕烙印在他的眼眸中。     而代价就是,他的双眼承受不住那口仙剑的锋芒和威力,变成了瞎子!     他的瞳孔被强烈的光芒压缩到极致,仙剑的烙印就这样堵在他的瞳孔之中,让他无法看到任何东西!     这恐怕就是野狐先生所说的变故。     “水镜先生?”苏云久久没有听到裘水镜的声音,疑惑的问道。     裘水镜定了定神,道:“我在。”     他的声音有些颤抖,还是难以压制住心头的震撼。     传说中的洞天世界,竟然真的存在!     这岂不是说,长生不死的仙人也存在?     他的目光继续扫视,突然又有所发现,只见那口仙剑下方的天门镇,与现在的天门镇有所不同。     天门镇中有八面阙,每一面阙都极尽精美,上面调绘各种神兽异兽,宛如性灵神通攀附在阙上。     “朝天阙!”     裘水镜眼角跳动一下,对照这八面朝天阙和天门牌坊的方位,心跳顿时变快。     “这八面朝天阙与天门形成一个奇特的阵势,定居在天门镇的高手,研究天门鬼市已经有所成就。这洞天长生世界,是他们,是他们……”     他脸色阴晴不定,猛地镇住心神,确定自己的猜测:“是他们自己打通的!”     他终于理顺了这里面的关系。     元朔国的大帝命国中高手来到此地研究天门鬼市,企图寻找出天门鬼市的秘密,从而满足大帝长生不死的愿望。     这些名宿来到了天门镇,与天门镇的镇民生活在一起,这些镇民之中就有苏云一家。     这些高手改造天门镇,把天门镇原来的房子拆掉,仿照了天门鬼市,重建天门镇。     他们的研究也有了突破,这突破便集中在八面朝天阙上。     他们以各自的性灵神通,加持在朝天阙上,一天夜里,他们终于打通了另一个世界的门户,将两个世界连通起来!     而之后的变故,便超出了他们的预计。     他们试图进入那个世界,结果遇到了那个世界的抵抗,一口仙剑从那个世界中飞出,将他们斩杀,同时杀死了天门镇所有人。     而连接两个世界的水柱从天而降,造成了北海的海啸,让天市垣死伤惨重,天门镇四周方圆百里,变成了妖魔肆行的无人区。     是天门镇的强者,造成了这场灾变!     “不过,苏云为何没有死?”     裘水镜大惑不解,天门镇所有高手都死了,无论人畜,悉数消失,只有高手留下了性灵。     为何苏云这个普普通通的孩童,没有死在这场变故中?     “或许是天门镇的强者觉得连累了这个无辜的孩子,因此在灾变中保全了他。”     裘水镜心道:“天门镇灾变过后,他们也因此对这个孩子多加照顾。”     这或许是一个解释,但不能让裘水镜满意。     还有一点让他想不通,那就是天门镇的高手倘若是被仙剑所杀,那么他们的性灵应该更容易被斩杀。     性灵是依附于肉身的,更加脆弱。     古怪的是,天门镇的高手们性灵却保留下来,他们的肉身却不翼而飞!     不可能所有人的肉身都被消灭,性灵却保全下来。     “这说明,我的猜测并非全对。当年肯定还发生了其他让我意想不到的变故。”     裘水镜目光闪动,天门镇的谜团并未全部解开。     还有那八面朝天阙的下落,也是一个迷。     他环顾四周,天门镇的建筑都还在,甚至包括天门也未曾毁在灾变之中,惟独那八面打通另一个世界门户的朝天阙消失了。     到底是谁取走了八面朝天阙?     “要么是东都的大帝,要么就是有人虎口夺食。有趣……”     裘水镜微微一笑,散去法力,那仙剑的投影又再度回到苏云的眼中。     “你并非真的瞎了,而是有异物堵住了眼瞳。”     裘水镜微笑道:“只要化去堵在你眼瞳中的异物,或者让它离开你的眼瞳,双眼便可以恢复。”     苏云激动起来,随即又黯然。     他该怎么化去眼中的异物?     他这几年来听镇里人的话,在集市上摆摊,期望有人能看上他的“宝物”,为他治疗双眼。可是,显然他的“宝物”不是真正的宝物,从未有人动心过。     “我拿不出这么多钱……”苏云嗫嚅道。     裘水镜笑了起来:“我也没说由我来治愈你的双眼。”     苏云低头,抿了抿嘴唇。     这是个有些倔强的少年,不愿意求人。     裘水镜笑道:“我只是传授你治疗你的眼睛的办法。治愈你的双眼,那是你的事情,与我无关。你治疗自己的眼睛,还需要给自己钱吗?”     苏云惊讶的抬起头来。     “不过我并非是学校庠序中的官学老师,而是私学里的先生,给贵胄公子补课的私学先生。”     裘水镜笑道:“所以,学费还是要收你的。你给我一枚五铢钱,我便教你。”     五铢钱是元朔国最小的钱,一枚钱重五铢,因此叫五铢钱。     苏云脸色涨红,手在袖筒里摸索了半晌,始终没有掏出来。     裘水镜疑惑:“你不会连一枚五铢钱也没有吧?”     苏云羞愧的点头,连忙道:“先生,我的那些宝贝儿……”     裘水镜哭笑不得。     苏云的那些“宝贝儿”其实是贫民的陪葬品,一文不值。     裘水镜是个脾气古怪的人,有着自己的原则,他一直认为知识是有价格的,自己可以教苏云如何治疗“眼疾”,但苏云一定要有付出,不能白给。     ——当然,他教给苏云的东西,远不止一枚五铢钱。之所以一定要收一枚钱,正是他的原则作祟。     他也是因为这种脾性,所以才在东都混不下去,只得辞官离开那个是非地。     “先生稍候。”     苏云连忙道:“我去寻野狐先生借一枚钱。”     裘水镜哈哈大笑,笑声震散天门镇的阴霾,让阳光照落下来,恰恰照在苏云的宅院上:“我随你一起去,传授你之后,我便回朔方了。”     苏云在前面带路,裘水镜又看到黄钟浮现了出来,不断旋转计时,心中微动,道:“苏云,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苏云微微一怔。     裘水镜道:“我的意思是,你双目失明之后,发生了什么事?”     少年继续前行,走出天门镇,道:“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只记得当时我睡了一觉,睡醒之后便发现自己被关在一个狭小的房子里,我就拼命的敲。是岑伯打开房门,把我放了出来。”     “岑伯?”     “就是住在柳树下的岑伯。”     苏云抬手指去,裘水镜又看到了那株歪脖子柳树,柳树下没有人,也没有房屋,只有一座荒坟。     “岑伯就住在我家旁边,是个古怪的人,不喜欢与人说话。他告诉我,我家被毁了,让我搬到镇里去住。于是我就住到了镇里,镇里的叔伯都很照顾我……”     裘水镜听到这里,四下张望:“你原来的家在哪儿?”     苏云抬手一指,裘水镜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只看到一个小小的坟墓,一口已经腐烂破败的小棺材。     裘水镜沉默下来。     这个少年那时六七岁,昏死之中被人当成死人装入棺材里埋了起来。     他醒来之后,应该是在夜里敲打棺材,惊动了不远处歪脖子柳树下的坟墓中的性灵,也就是“岑伯”。     岑伯将他从坟墓中救了出来,并且指点他去镇上居住。     苏云双眼已盲,根本不知道跟自己说话的不是人,更不知道自己所居住的天门镇,只有他一个活人!     宅猪:求推荐,不要“下次吧”“下次一定”,要这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