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四十七章 意乱青鱼镇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四十七章 意乱青鱼镇

    陆地烛龙开始下山,这里是山的南麓,连绵十余里,与北麓相比,南麓相对平缓,而且从山上向南看去,便可以看到城镇的灯光。     只要离开这座山,便是离开了老无人区,也离开了天市垣,进入朔方的范围。     烛龙背上,当当的钟声不断传来,只见一个小小的身影头顶浮现出一口大钟,正与挥舞铁棒的巨猿在烛龙背上疾行,不断碰撞。     这两个灵士一边交锋,一边移动,每次碰撞便爆发出一声洪亮的钟响。     车厢上的凉亭中,又有一个个守护烛龙撵的灵士紧张无比的催动灯光,照耀黑暗的夜空,将空中飞扑而来的那些偃师傀儡击退。     其中一个车厢上,叮铃铃剑鸣声传来,李牧歌竭尽所能对抗偃师傀儡的侵袭。     下方,偃师傀儡杀入车厢,花狐将乘客护在后方,拼死与一尊尊偃师傀儡厮杀。     另一个车厢中,狐不平、青丘月和狸小凡也到了最关键的时刻,他们所要面对的偃师傀儡越来越多,即将超出他们所能承受的极限。     当——     一声钟响传来,苏云和猿三祖师再度遭遇,全力爆发,苏云头顶黄钟之上,突然忽刻度转动,一只只白猿从钟内跃出,从四面八方攻向猿三祖师!     猿三祖师闷哼,这些白猿的攻击赫然落在他身上一处处旧伤之上,让他伤口炸开!     与此同时,猿三祖师一棒捣在苏云胸前,钟声大作,卸去这一棒的力量,然而就在钟声响起的那一瞬间,猿三祖师另一只拳头轰在混铁棒尾端!     钟声没有再响起,这一击的力量结结实实砸在苏云胸口,苏云喉头一甜,整个人向后倒飞而去。     他的身形刚刚向后飞出,大钟旋转,龙吟震荡不绝,一条条蛟龙从钟上飞出,齐齐轰在猿三祖师身上。     一人一猿,一左一右向后跌去,从烛龙撵上跌落下去,消失在黑暗中。     “哤咕——”陆地烛龙的吼声悠长,震耳欲聋。     这庞然大物长长的龙须像是飘带般随风飘荡,从黑暗中飘来,苏云单手挂在左侧的龙须上,嘴角血流不断。     另一条龙须飘来,猿三祖师面色阴沉,蹲踞在那根龙须上,两只脚和一只手抓着龙须,另一只手死死握住混铁棒。     啪嗒,啪嗒。     他身上的所有伤口都炸开了,血一股一股的往下流。     伤势这么重,继续打下去,他便会断绝生机,然而这头暴猿目光阴冷,丝毫没有退却的打算。     苏云呼呼喘气,嘴角都是血沫,他应该是伤到了肺,只觉胸腔里火辣辣的,喘气的时候喉咙里有回音。     他适才动用了黄钟七十二个烙印,现在气血亏虚,再打下去,他的招式威力必然大减。     陆地烛龙长长的龙须在风中飘荡,像是水中游动的大蟒蛇,就在两条龙须即将交汇的一瞬间,猿三祖师纵身跃起,舞动混铁棒向苏云砸下!     苏云向前一荡,身形在空中划过一个弧度,自下而上来到猿三祖师身后。     猿三祖师却仿佛早就料到他会有这一手,没有转身,而是混铁棒向后扫去,直指苏云头颅!     同一时间,混铁棒两端的铜箍呼啸旋转,六只白猿从铜箍中跃出!     他已经看出苏云的大黄钟的破绽。     大黄钟的防御的确很强,大概能够卸去他三分之二的力量,让苏云只承受三分之一的冲击力,但是这口黄钟卸力需要过程,需要时间。     而这个时间,就是大黄钟第七个刻度,忽刻度运转一周所需要的时间,一秒。     也即是说,只要在一秒的时间内连续攻击同一个位置,大黄钟便会来不及卸去第二次攻击,这攻击,会全部让苏云承受!     这一次,猿三祖师为苏云准备的不是两次攻击,而是七次攻击!     他要将这个少年生生打成烂泥!     当!     他的第一击已经落在苏云身上,黄钟传来一声巨响,大钟表面震荡,第七层刻度在旋转,三百六十个刻度很快便转动了百十个之多。     猿三祖师转过头来,露出獠牙,凶恶万分。     他的第二击第三击第四击第五击第六击第七击,会在忽刻度还未完成剩下二百多个刻度时,悉数落在苏云身上!     他的第二击会直接破碎这个少年的喉软骨,将他的七根颈骨轰碎成渣。     第三击会击碎这个少年的头骨,将他天灵盖打碎,大脑轰成浆糊。     第四击会拆掉他的一条手臂!     第五击……     猿三祖师在转头之时,脑海中还未完全想象出自己这七击落在苏云身上造成的效果,忽秒变化的一瞬间,他看到了苏云气血冲荡,听到少年的血液在血管中奔流发出海浪拍岸般的巨响!     他看到苏云的元气因为运行太剧烈,直接将其右臂所有衣裳撕得粉碎!     他还看到苏云的手臂突然间变得无比粗大,皮肤下粗大的血管突突跳动,他看到苏云的掌锋变得无比锋利。     少年承受了他一击之力,身子在扭曲旋转,旋转的时候,少年的右臂自下而上撩起。     那像是一招剑术。     猿三祖师看到苏云的手臂切开了六只白猿,直接将那六只白猿切成两半,打成气血状态,看到苏云的手掌几乎是毫无阻碍的切开了自己的性灵神通混铁棒。     混铁棒被平平分成两半,断面无比锋利。     他又看到苏云的手掌自下而上从自己的左肋下划过,从自己的右肩划出,掌锋处的剑芒飞出的一瞬间,他看到了自己滚热的血被剑芒蒸发,变成红色的雾气。     猿三祖师上半身飞起,在半空中赞道:“好剑术!猿三心服口服,死而无憾!”     他的下半身落在一根龙须上,站了片刻,这才失去力量,灵巧的猿足抓不住龙须,栽落下来。     苏云落下,险些从滑滑的龙鳞上摔下去,急忙伸手扣住木楼的支撑钢材,这才没有被抛下烛龙撵。     猿三祖师的半具尸体从他旁边滑落,落入黑暗的山林中。     苏云脸色黯然,这个猿三祖师虽然要取他性命,但是他对猿三祖师恨不起来。     两人之间之所以不死不休,只是从桥上多收十个钱而起。     “袁家岭做路霸,打家劫舍,谋财害命,即便不遇到我,也会遇到其他人,迟早会有这一天。”他心中默默道。     天空中一只只偃师傀儡呼啸,向他扑来。     苏云叹了口气,等待死亡降临,他已经没有力气抵抗了。     这时,陆地烛龙微微一顿,终于来到山下,那些偃师傀儡呼啦啦飞去。     “哈……”     苏云笑了一声,忽然又哈哈大笑起来,笑着笑着又剧烈咳嗽,连吐了几口血,气息萎靡不振。     “小云!小云!你在哪里?”花狐的声音传来。     “苏云师弟,听到的话应一声!”     “小云哥,已经安全了!你在哪里?”     苏云应了一声:“我在这里……”然而他的声音太沙哑,在风声中传不远。     “我在这里。”     苏云喘了口气,又重复了一句:“我在这里。”     另一个小木楼的亭台上有灯光照来,照在他的身上,接着烛龙撵其他楼台的灯光也纷纷照来,苏云怔了怔,露出笑容。     他第一次感觉到了陌生人给的温暖。     烛龙背上,花狐、李牧歌等人循着灯光快步奔来,过了片刻,几乎被冻僵的苏云被搀到小楼中,有陌生人脱下衣服,把他裹住。还有人烧了热水,让他抱着陶瓷杯子暖手。     李牧歌带着伤药,内服外敷的都有。     苏云心里暖洋洋的。     车厢里渐渐安静下来,苏云调动残存元气,催动洪炉嬗变养气篇疗伤,让元气催动伤药的药力,这门功法对于强壮脏腑很有益处。     窗外一片黑暗,田野上有着点点亮光,映照出一座不大的城镇。     李牧歌道:“那是青鱼镇。”     苏云微微一怔,不知为何,这个名字让他觉得有些熟悉。     花狐好奇道:“这里离海那么远,为何叫青鱼镇?”     “传闻这里的人,是六七年前从天市垣中搬出来的,他们原本便是北海的渔民。”     李牧歌道:“之后,那里发生了灾变,变成了无人区,只有这些迁出来的人幸存下来。”     苏云晃了晃头,头脑里嗡嗡作响,青鱼镇这个名字让他觉得有些熟悉,可是不知道为何他去想灾变之前的事情时,头脑里便一片空白。     他的记忆像是缺失了一大块,灾变之前的记忆,完全消失!     他越去想,头便越疼,嗡鸣声便越响!     他的脸色顿时变得蜡黄,忍不住捂住耳朵。花狐李牧歌等人急切的对他说话,说的是什么他也没有听清。     过了片刻,嗡鸣声终于消失。     苏云失神的呼呼喘着粗气,对花狐等人摆了摆手:“我没事,可能是伤势复发了。”     窗外,青鱼镇已经一晃而过。     “青鱼镇……”     他心中默默默默道:“这个地方,我一定要去看看!”     烛龙飞驰,虽然是夜晚,但沿途的景色却让苏云和花狐他们啧啧称奇。     路途中有大山,山脚下灯火通明,人来人往很是热闹。苏云询问李牧歌,被告知那里是矿山。     “还有些地方是窑厂。”     李牧歌道:“矿山采金银铜铁矿石,劫灰厂挖地底的劫灰,冶炼厂烧劫灰炼化矿石,窑厂烧劫灰炼砖瓦瓷器。除此之外,还有造琉璃的琉璃厂,炼钢的炼钢厂,祭炼的祭炼厂。而这些厂,都需要用到劫灰。”     花狐好奇道:“何谓劫灰?”     “就是地底的石炭。武帝的时候,朔方这边有灵士挖地千尺,发现地底有石炭,可以点燃,一小块便能燃烧一夜。”     李牧歌道:“武帝命人探查石炭来源,有圣佛说,这是上一个时代的劫灰。上一个时代,也有人,有物,有花草树木,不知怎么便爆发了大劫,被埋在了地底。”     宅猪:泪求推荐!
推荐阅读: 《狂妄武尊》 《战魂》 《仙佛无双》 《阵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