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四十六章 誓分生死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四十六章 誓分生死

    李牧歌落地,身后便传来轰隆一声巨响和当的一声钟鸣,苏云和猿三祖师正面碰撞,两人脚下的木楼顿时咯吱作响!     李牧歌看到自己身边呼啸而过的白猿和一条条飞舞的蛟龙,不由心头一跳:“这个猿三祖师是个力大无穷的大怪物,所以,苏云士子的原形,也是一个体壮如山的大怪物吗?他是野牛妖还是河马?”     他心中纳闷,能够与白猿这等异兽抗衡的,自然是野牛、河马这等天生神力的家伙。     李牧歌顾不得多想,只见夜空之中一只只偃师傀儡穿着破破烂烂的衣裳在空中飞行,向这边冲来。     破败的衣裳下,是一具具白骨骷髅,在性灵的驱使下变得异常狰狞。     陆地烛龙还在前进,对此恍若无觉,它是巨型生物,与人类只是一种相互利用的关系,它带着人类赶路,人类提供给它食物。     偃师傀儡对它没有任何威胁,它也并不负责人类的安全。     它的背上八十栋小楼,只有李牧歌所在的这栋小楼上没有了灯光的守护,成为了那些偃师傀儡的突破口。     李牧歌在小楼的楼台上疾行,握住自己的性灵神通所化的宝剑,展开自己所学的剑术,每一剑刺出,便伴随着一口口长剑从神通中射出,在空中飞舞,每一口长剑都会施展出他磨砺多年的精妙剑法!     他身前身后,左左右右,上上下下,到处都是流光的剑影,让他宛如八臂剑客一般。     一只只偃师傀儡被他以强大的剑术神通直接斩杀,剑法之精妙,之炫目,令人叹为观止。     想要修成剑术神通极为困难,需要精诚于剑,不但每日练剑,脑中所观想的也是剑,性灵所念也是剑,修炼的时候带着剑,洗澡的时候带着剑,甚至睡觉的时候也要抱着剑入眠。     如此日日夜夜,所念精诚,金石为开,性灵便会把剑的烙印化作投影,映射到脑海中。     待这烙印与自身的元气结合,便会化作性灵神通,有了威力。     李牧歌便是这样一个剑痴。     然而,那些偃师傀儡被他斩杀之后,很快便会自我重组,再度飞上空中向他扑来。     剑术神通尽管犀利,但是对付偃师傀儡这种老无人区的古怪生物,还是有些困难,不如那些灯笼。     李牧歌皱眉,下方的车厢内,已经传来琉璃破碎的声音和人们的尖叫,显然有偃师傀儡已经破窗,进入车厢!     就在此时,车厢里传来震荡的龙吟,车窗陡然炸开,只见一条气血蛟龙缠绕在一个偃师傀儡身上,用力转动身躯,将那偃师傀儡绞碎!     “是那个带着狗耳朵帽子的小家伙!”李牧歌略略放心。     车厢中,花狐所化的少年只有寻常人腰间那么高,却在车厢里如蛟龙般来去如风,时而出现在车头,时而出现在车尾!     他时上时下,如蛟龙攀附在车顶、厢壁上,游走如飞。     他的体内气血运转,爆发出一声声雷鸣,但凡有偃师傀儡冲入,还未来得及对惊恐的乘客下手,便立刻被他以蛟龙吟格杀!     而在另一栋小木楼中,狐不平、狸小凡和青丘月人的个头更加矮小,然而却更灵活,一声声奶声奶气的喝声传来。     “龙游曲沼!”     “鳄龙翻滚!”     “龙战于野!”     ……     这三个小家伙每次出招,都要中气十足的大声呼喝,让车厢里的乘客既是担心自己会被偃师傀儡抓走,又觉得很是有趣。     三个小娃娃的一招一式充满了野性,力量也是大得出奇,将那些闯入的偃师傀儡打得粉碎。     但偃师傀儡破碎之后便会重组,闯入车厢中的数量也是越来越多,狐不平等人愈发吃力,这时李牧歌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坚持住,陆地烛龙翻越这座山便离开了老无人区,只要过了这座山,偃师傀儡便会自动退去!坚持住!”     陆地烛龙还在攀山,山路陡峭,烛龙背上的木楼也跟着倾斜起来。     李牧歌心中紧张万分,陆地烛龙即将登上山顶,偃师傀儡的攻势也越来越猛烈,让他根本无暇去看苏云与猿三祖师的战况。     烛龙上山下山,这段时间极为关键。     倘若猿三祖师在这段时间格杀苏云,便可以立刻冲来,将李牧歌等人统统杀死,甚至屠了这辆烛龙撵上的所有人!     倘若苏云可以在猿三祖师的攻势下存活下来,烛龙离开了老无人区,李牧歌便可以腾出手来去帮助苏云,围杀猿三祖师!     胜负,甚至生死,就决定在这上山下山的时间!     李牧歌闷哼一声,感觉到体内的元气有所衰退,同时对抗这么多的傀儡偃师,他的修为损耗之快,有些超出他的预计。     他尽管是蕴灵境界的灵士,有蕴灵境界的功法,但是他的元气修为却并不强,不仅比不上猿三祖师,也比不上苏云。     猿三祖师和苏云都没有蕴灵境界的功法,但两人一个得天独厚,是暴猿,天生气血雄浑,一个则是跟着野狐先生学了六七年的旧圣经典,无人教导的情况下三年练成独一无二的性灵神通。     苏云在将洪炉嬗变养气篇修炼到第六重时,元气修为便超过了大多数同境界的士子,他没有满足,又去修炼仙猿养气篇,让他的身体更加强健,气血深厚如妖魔一般!     苏云力量上不如猿三祖师,看似本事稀松寻常,但那是和猿三祖师相比。     倘若是换做李牧歌这样的灵士,其力量在猿三祖师面前简直是不堪一击,其气血深厚程度,也没有与猿三祖师抗衡之力。     只有妖怪,才能对付妖怪。     苏云就是这样的妖怪!     楼台之上,苏云双脚不断后退,脚掌如同锋利的龙爪,扣住木楼的楼顶,将猿三祖师的力量卸去。     猿三祖师轮动混铁棒,只听当当当当一声声爆响不绝,苏云头顶的大黄钟不断震荡,黄钟迸发出一圈圈光晕。     那是黄钟卸去猿三祖师招式的力量时迸发出的光晕。     这口黄钟有着奇特的作用,能够卸去别人攻向苏云的力量,增加苏云的承受力。     苏云自己也不知道这种奇特的作用从何而来,他刚刚能够动用性灵神通的力量,没有经过官学的系统教导,对蕴灵境界和性灵神通几乎一无所知。     随着黄钟旋转,忽刻度上不断有蛟龙、白猿飞出。     同时控制六只白猿或者六条蛟龙,是苏云的极限,但是这一次,苏云没有一股脑的控制六只白猿或者蛟龙,而是控制一条蛟龙和一只白猿。     因为,倘若气血烙印所化的蛟龙或白猿被猿三祖师打碎,他便会气血大损,战力陡降,不如索性只控制两只,既可以增强自己的实力,又可以提升应变能力。     每一只白猿或者蛟龙,都代表着不同的招法散手,不同招法组合,会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而且,他会在每只白猿或蛟龙招式使出之后,便立刻收回黄钟的忽刻度中,化作烙印。     这是一个节省气血的技巧。     他与猿三祖师一战之后,对性灵神通的领悟也越来越多。     当!     苏云再接猿三祖师一击,被那白毛暴猿一棍扫下楼台。     他人在半空,突然两只偃师傀儡一左一右飞来,破败的衣裳下各有两条白骨手臂伸出!     少年临危不乱,头顶黄钟旋转,一条气血蛟龙飞出,在空中游走搏击,将那两只偃师傀儡格杀,随即又返回钟内,化作黄钟忽刻度上的一个烙印。     苏云脚下一沉,身形向下坠落,恰恰是落在烛龙飞速向山顶攀爬的身躯上。     那陆地烛龙的身躯上覆盖着桌面大小的龙鳞,随着烛龙奔走,龙鳞相互摩擦,爆出一串又一串火星子。     从脚下的触感,便可以感觉得出这龙鳞下的肌肉蕴藏的力量是何等恐怖!     猿三祖师咚的一声落下,几只偃师傀儡向他扑来,被他混铁棒中飞出的白猿打得粉碎,碎骨和破衣向山下坠落,但又在风中汇聚在一起。     猿三祖师皱眉,抬手手摸了摸胸膛,巨型鬼怪给他留下的伤又裂开了,鲜血流了出来。     苏云抖了抖有些酸麻的双臂,头顶大黄钟突然有蛟龙游出,盘绕在黄铜大钟上,又有一头白猿纵身跃起,蹲踞在大钟的钟鼻上,盯着猿三祖师。     “少年,你是个厉害的人。”     猿三祖师肌肉绷紧,强行压住伤口,声音沙哑道:“你学东西非常快,我很欣赏你。若是平日里你路过袁家岭,我会请你上山做客,一起做拦路的山大王。”     苏云一言不发,催动洪炉嬗变养气篇,这个时候,他发现还是洪炉嬗变养气篇能够让他快速的弥补损耗的气血,仙猿养气篇刚猛有余而绵力不足,没有洪炉嬗变那么强的后劲。     猿三祖师也在努力催动仙猿养气篇,让自己的气血恢复,沉声道:“我袁家岭三十七户人家,一百八十口人,其中四十二口青壮,其他都是妇孺老幼。四十二口青壮,有十四个是死在你的手中。”     苏云双腿微微曲蹲,随时准备发力,面容平静道:“他们追杀我,被我反杀,天市垣没有别人来杀你不许你还手的规矩。”     “你可以还手,可以杀他们。”     猿三祖师淡漠道:“但作为一村之主,我也必须要为我的村民报仇。我不能养伤,我必须今晚除掉你,因为你的进步速度太快,我怕我伤势好了之后,便再也不是你的对手!”     他把自己的心迹剖析一番,向苏云表明自己不死不休的决心,苏云也不禁对他肃然起敬。     这是一个心志坚韧到令人敬佩的对手,他已经下定了这一战必杀苏云的决心!     苏云同时也做出判断,那就是必须在这一战中,将猿三祖师格杀!     因为,倘若他有任何迟疑,都会死在猿三祖师之手!     “哤咕——”     陆地烛龙悠长的龙吟传来,这条巨龙终于来到了山顶,伴随着这一声震荡的龙吟,苏云的胸腔中也响起了长长的龙吟,与烛龙共鸣!     他脚步错动,第一次反守为攻,向猿三祖师攻去!     今晚,誓分生死!     宅猪:周一,求推荐票啦,有的没的给两张呗~读者:下次,下次一定~~
推荐阅读: 《楚天孤心》 《魔经鬼谭》 《武符》 《灭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