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四十五章 长夜牧歌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四十五章 长夜牧歌

    车厢晃动,陆地烛龙长长的龙须在窗外飘荡,它的速度渐渐提升,迈开腿脚载着背上的乘客,从两座大山之间穿过,喉咙中发出震耳欲聋的龙吟。     烛龙在穿过无人区,龙吟声威慑潜藏在无人区的妖魔鬼怪。     有人过来检查他们的玉片,苏云这才知道玉片应该是上车的凭证。     车窗下有两排座位,每排座位可以坐三个成年人,苏云的对面还坐着一个英姿飒爽的少年,剑眉星目,很是俊秀,充满朝气。     他身上的衣裳也是极为华美,衣领两侧有金凤刺绣,衽边也有金乌驾车拖着大日的刺绣。     “那些白狼,是天市垣无人区的妖怪,变化成人,进城打工。”     那少年像是在对他们说话,又像是自言自语,道:“最近几年,城里的妖物越来越多了,治安也是越来越乱。何时才能除尽这些妖魔?”     苏云疑惑道:“兄台,人有好坏,妖怪也有好坏,为何要除掉妖怪,而不是除掉坏人坏妖?”     那少年侧头不去看他,冷笑道:“你从无人区上车,身边带着四个小孩,可见也是妖怪幻化成人。倘若作恶的话,不要落在我的手中……”     花狐悄声道:“小云,这人肯定是刚从官学里跑出来的,满脑子都是降妖除魔的奇怪想法。”     那少年便脸色涨红,额头冒出青筋,嘴里翻来覆去就是那几句“降妖除魔”“除魔卫道”的话。     苏云看在眼里,微微一笑。     他旁边,狸小凡正伸出舌头舔窗户。     窗户是琉璃窗,冰冰凉凉的,而且通透,可以看到外面的景色。     乡下来的狐狸哪里见过这个?只觉舔着像是吃糖一样。     对面的少年终于忍不住道:“别舔了,那是琉璃,不是糖!”     狸小凡低头,委屈的坐在那里。那少年到底还是心软,把降妖除魔的念头丢到一边,在行囊中翻了片刻,找到几块糖,放在桌子上推给狸小凡,道:“吃这个。这是我从塞外羊城买给我妹妹的马奶糖,有点粘牙。”     花狐小声道:“还不谢谢哥哥?”     狸小凡、狐不平和青丘月三个小家伙唰的一下齐齐站了起来,齐齐躬身,异口同声道:“谢谢哥哥!”     那少年脸色又红了,手足无措,连声道:“哎,哎,快别这样……我妹妹若是像你们这么懂事就好了。那丫头简直是折磨人的魔王投胎!”     苏云、花狐很快就与那少年熟络起来,那少年叫李牧歌,朔方人,朔方文昌学宫的士子,刚刚成为灵士不久。这次去塞外历练,修行性灵神通,因为年关近了,所以便从塞外回家过年。     “那些白狼,是无人区的狼妖,去塞外羊城打工的。”     李牧歌道:“这些年妖怪变化成人进城做工,都是很寻常的事情,这种事在朔方也很多。先前官府还过问,后来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妖怪做工,工钱给的低,干活就像是拼命,官府也是乐意看到这一幕,没有驱逐他们。”     苏云放下心来,他答应过老苟夫妇,要在人类的地盘上保护花狐他们的安全,他原本担心城里人发现花狐他们是妖怪,会喊打喊杀。     花狐跟着他进城,其实是抱着必死的决心的。     这份同学情谊,特别感动苏云。     外面的天色渐渐黯淡下来,忽然烛龙张开大口,口中有龙珠飞出,悬停在口唇之间,龙珠火光如炬,洞彻前方数十里仿佛白昼。     苏云挤到窗户边看景色,只见烛龙行走在山峦之间,已经走出天市垣暴雪地带,前方大山影影幢幢,很是高大。     烛龙竟然一路攀爬而上,很快来到山顶。     烛龙扭动身躯转向的时候,苏云可以看到隔壁的车厢。     那些车厢有些是两层小木楼,顶楼凉亭中灵士站在那里,手中提着一盏极为明亮的灯,灯光像是刺破夜空的柱子,向四周照去。     苏云借着灯光看去,不由轻咦一声,只见黑暗中竟还有东西,在空中呼啦啦飞行,速度极快,向车厢扑来,但被灵士的灯光一照,便呼啦飞去。     那黑暗中的东西,不知是何物,苏云看了片刻也没有分辨清楚。     他只能看到一些破败的衣服在天上飞,但衣服下是什么却看不清。     “这里是老无人区的边缘。”     李牧歌道:“天上飞的是偃师傀儡,灵士死后,性灵倘若依附在自己死去的身体上不愿离去,就会变成这种奇怪的东西。那些破烂的衣服,便是他们生前穿着的衣服。据说,老无人区里死了不知多少灵士。”     狐不平打了个冷战,颤声道:“那么衣服下面是……”     “骷髅。”     李牧歌补充道:“会飞的骷髅。”     三个小娃娃抱在一起瑟瑟发抖,惊恐的看着窗外。     李牧歌笑道:“不用怕。烛龙撵上都会有灵士随车,那些凉亭中的灵士便是负责车厢安全的,他们的灯是性灵神兵,专门克制偃师傀儡。”     狐不平更加惊恐,指着窗外道:“猿三祖师!”     苏云心头剧烈跳动,急忙向窗外看去,只见一只丈高白猿赤身站在烛龙撵的一座小楼楼顶,手持混铁棒一棒子捣去,棒子旋转,三只白猿飞出,将旁边的凉亭打得粉碎!     那凉亭中的灵士提着灯笼正在对付偃师傀儡,所料不及,被他的混铁棒捣在胸口,抓不住灯笼倒飞而去,跌出烛龙撵。     那灵士发出一声凄厉惨叫,被一只只在暗夜中飞行的偃师傀儡抓住,拉入黑夜的夜空。     车厢中顿时乱作一团,厢内乘客一片慌乱,没有了灵士驱散偃师傀儡,只怕那些披着衣服的骷髅便会闯入车厢,他们都将葬身在偃师傀儡的口中!     从元帝开官学至今已有四十八年,但上过官学的人还是不多,大部分人都是学会识写文字,能够成为灵士的还是不多。     这车厢中也多是普通人,面对这种情形,一时间都没了主意。     “猿三祖师竟然又追杀上来!”     苏云心中一沉,站起身来,正要说话,李牧歌同时也站起身来,飞速道:“守车灵士死了,必须要有人守着灯,否则所有人都会被偃师傀儡吃掉!苏云学弟……”     苏云向外走去,沉声道:“牧歌学长,你来守灯。那暴猿,是来寻我的,我亲自解决!”     李牧歌怔了怔,急忙跟上他。     苏云走出车厢:“二哥,不平,你们来保护车厢里的人!”     花狐精神振奋,脱去外面的袄,沉声道:“小凡,不平,小月,你们守着这个车厢,我去那个没有灵士守护的车厢!一定不能让偃师傀儡进来,明白吗?”     “明白!”     三个小娃娃纷纷脱去外面的厚衣裳,狐不平和狸小凡守在车头车尾,青丘月守在中央。     先前这三个小妖狐化作的小娃娃冰雪可爱,还带着几分憨态,但现在却显得异常冷静沉着。     ——狐狸,也是一种猛兽。     现在的三个小娃娃已经进入了狩猎状态!     苏云翻身跳到车厢的楼台上,寒风袭来,车顶风声呼啸,冷风顺着他的衣领往脖子里灌。     “猿三!我在这里!”苏云高声叫道。     猿三祖师手持混铁棒,正在俯身趴在车窗前,往车厢里面张望,搜寻他的下落。     听到他的声音,这头老猿身体一震,转头看来,缓缓站直身体。     李牧歌跳了上来,向猿三祖师看去,不由心头一震:“这妖物好生强壮,很难对付!”     猿三祖师一身腱子肉,肌肉数量比普通人多出一倍有余,他的骨骼强度密度,心脏供血能力,气息悠长程度,也远超人类!     这就意味着,他天生便比人类强大,天生气血便雄厚得很,臂展更长,攻击力和爆发力更强,攻击范围更广!     这种类人型的妖物,还有着极高的智慧,更难对付!     “苏云学弟,你自己当心!”     李牧歌向猿三祖师快步冲去,忽然一跃而起,从猿三祖师头顶跃过。     就在他跳起的同时,猿三祖师用力一震混铁棒,三只白猿飞出,扑向空中的李牧歌。     李牧歌催动气血,他的性灵神通顿时得以显现,却是头顶飘着一口剑,剑柄处有着长长的缨穗。     那口剑被气血灌入之后才浮现出来,李牧歌抄剑在手,在空中施展剑招,剑光一动,便见剑尖处一口口长剑飞出,施展出不同的剑招,迎上那三只白猿!     李牧歌把自己的心思都用在剑上,因此他的性灵神通是剑的神通,他在筑基境界所修炼的武学也都变成了剑法烙印,烙印在他的性灵神通上。     伴随他的剑法施展,筑基时期的剑法武学也会随之施展出来,剑光刺出,一口口长剑从剑中飞跃而出,各种剑法挥洒,犀利非常!     李牧歌尽管挡住了那三只白猿,却被震得手臂酸麻,心中一惊:“这妖物气血太雄浑了!”     他还未落地,另一边,当的一声钟响传来,苏云已经催动性灵神通,黄钟浮现,身如暴猿,迎着猿三祖师大步冲来!
推荐阅读: 《狩猎在地球末日》 《不凡剑修》 《帝道独尊》 《星际垂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