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四百四十三章 钟山洞天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四百四十三章 钟山洞天

    帝座洞天。     神君柴云渡遥望星空,但见星空中的群星仿佛流星般逝去,不断有新的星辰进入帝座洞天的夜空,即便是谪仙人的孩子,拥有仙人血脉的神君,此刻也有些茫然。     “星象如此紊乱,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自从两界合并以来,这怪事便一天比一天多了。”     他心中隐隐有些不安,武仙人出现之后,调解了帝座与帝廷的矛盾,尽管苏云杀了他,骗了他,还伙同盗匪南布衣盗走了柴家的仙家之宝,但谁让苏云是武仙人的儿子呢?     他忍了。     不过之后帝廷处便迸发出诡异的事情,如不久前,笼罩帝廷的雷劫之云,甚至连远在帝座洞天的他都清晰可见!     再如那突然出现的北冕长城,和广大仙宫,也映入他的眼帘!     甚至他还看到一只大手直接碾碎了雷劫之云,直接将北冕长城打穿,直接将那位假武仙打得跪地不起!     这些事情让他这位镇守帝座洞天的神君也不寒而栗,原本他还有打算投靠镇守北冕长城的那位假武仙,用真武仙的消息来邀功请赏,见此情形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这些事情让他为之恐惧的事情,显然与武仙人的“儿子”有关。     现在,天上的星象又如此紊乱,显然与武仙人的“儿子”、柴家的女婿脱不了干系!     “帝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心中微动,腾空而起,向天外飞去,过了不久,神君柴云渡的性灵站在帝座洞天的天外,久久无语。     星辰如梭,正在飞速逝去。     帝座和帝廷这两大宝地,正在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推动,驶向不可知之地。     因为没有了太阳,帝座洞天也陷入了黑暗之中。     但这并非是完全的黑暗,相反,夜空变得前所未有的明亮,因为时不时有一轮轮太阳接近,随即远去。     大地和天空不断被照亮,又不断陷入黑暗。     “我柴家的姑爷如果不是武仙人的儿子,一定会被人打死。”柴云渡心道。     他却不知,现在苏云已经不是“武仙人之子”了,而是前朝仙帝、而今的仙帝尸妖的“太子”。柴云渡倘若知道,一定又会惊诧起来,发出莫名的感慨。     而在宇宙中,一座座洞天在星空中被牵引,离开原来的星系,飞向不可知之地。     这些洞天有的荒凉无比,被劫灰掩埋,有的却如帝座帝廷一般,散发出勃勃的生机。其中也不乏有强大的存在,他们也在各自观察天象,探查异变来源。     雷池洞天中,一个红衣少女行走在茫茫无尽的劫灰之上,劫灰如海,将整个洞天覆盖,而在劫灰下便是浩瀚的雷池。     雷池已经干涸。     她的身后跟着一个高瘦的黑衣男子,两人在这片劫灰之海上行走,显得极为渺小。     一红一黑两个细小的移动的小点儿,给这片劫灰海增添了一抹色彩。     突然,梧桐停步,抬头看天,也察觉到天外的异变。     焦叔傲停步,疑惑的仰起头看着天外的走马灯般远去的星辰,甚至,还有一个蓝色的太阳填满了整个天空,倾泻其火力,霎时间无边热浪袭来!     好在雷池洞天的移动速度极快,那蓝色太阳一晃而去,没有造成多大的破坏。     “古怪……”     梧桐低声道,“天象瞬息百变,必有妖孽作祟。我们人魔出世,还只是千里降雪,这个妖孽连雷池洞天都被影响了。”     她闭上眼睛,细细感应一番。     这片劫灰天地没有任何生机,然而梧桐却突然眼睛一亮,指向前方。     焦叔傲立刻现出真身,化作黑蛟龙,将那片劫灰掀起!     雷池中的劫灰已经堆积如山,被他掀开之后,只见劫灰下是一座古老的祭坛!     “苏云娶的那位柴家姑娘虽然聪敏过人,但她看不出来雷池洞天中也有一座通往其他洞天的祭坛。”     焦叔傲道,“她远不如梧桐姑娘。我就想不通,那小子怎么会看上柴家姑娘?可见是瞎了眼。”     梧桐来到这座古老祭坛前,摇头道:“她能破解帝座洞天上的禁区,进入雷池洞天,已经很了不起了。我能超过她,是因为我能感应到此地的灵,并不是我比她更聪明。当然,我的确比她更聪明。”     她的手掌覆盖在祭坛前的一座石像上,道:“我与苏云并无你想的那种世俗的感情,我是人魔,我的性灵是前世的执念,怨念可以让六月飞雪。我不可能动任何情感,更不可能喜欢上人类。”     焦叔傲面容如木雕泥塑,没有任何表情,道:“我只是说你和柴家姑娘相比更加优秀,并未说你动感情。”     梧桐瞥他一眼,焦叔傲依旧木然。     那古老的石像缓缓张开眼睛,口中发出低沉的声音,用仙道语言开口询问。     梧桐同样以仙道语言回答,祭坛四周,一座座石像复苏,古老的祭坛也随之复苏,绚丽的仙道符文亮起,投影到空中,形成一面仙箓。     仙箓层叠向后退去,形成一条通道。     梧桐以仙道语言称谢,与焦叔傲一起走入通道,前往另一个洞天。     与此同时,正有不少来自元朔的生灵,行走在浩瀚星空中的飞升之路上。     天府洞天中,柴初晞仰起头,只见天空中有巨人推着太阳,追赶天府洞天,她不禁露出疑惑之色。     “天外的异象,仿佛整个天府洞天都在移动。”     柴初晞惊讶,思索道:“这宇宙中一定发生了什么大事,了不起的大事!说不定,会与仙有关。”     同一时间,飞升之路上还有许多正在赶路的圣灵,其中有些圣灵正是来自元朔,当然也有些生灵是来自其他洞天的强者。     他们在星空中建造了各种驿站,指引后来人沿着这条飞升之路赶往他们向往的仙界。     此时,岑夫子和楼班两位圣灵压下心头的兴奋,放下《禹皇书》。     “这座洞天离我们很近,要不了多久就可以到那里!”     楼班兴奋道:“钟山洞天!我们去拜见烛龙!”     岑夫子笑道:“楼班摊友,你们新学在心境修为上有些欠缺呢,你看我,我便八风不动。”     两人有说有笑,走出驿站,向钟山洞天而去。     “听闻火云洞天便在天渊之中,距离烛龙很近。”岑夫子道。     楼班道:“我也听苏云说过此事。他说火云洞天其实只是一个钟山洞天的碎片,虽然距离钟山很近,但是却无法接近。还说,第一圣皇便是在火云洞天观看天渊的九渊和钟山烛龙,才参悟出骊渊和骊珠,一举开创出元动和骊珠两个境界。”     岑夫子露出神往之色:“第一圣皇没有亲自去过钟山洞天,便可以开创两个境界,咱们亲自进入钟山洞天,一定可以将这两个境界完善!”     楼班叹了口气:“可惜,苏云去不了。这小子若是跑过去,说不定他就能得到我们的衣钵,尽得两大境界的真传。”     “可惜。”     岑夫子叹了口气,随即又笑道:“作为天门镇的苏狗剩,这小子的命本来便糟糕透顶,没有这个命是理所当然。”     两人哈哈大笑,对视一眼,化作两道流光,奔向钟山洞天。     天市垣,苏云心中有些不安,担心这次天市垣会在星空中流浪太久,导致元朔世界陷入长达数年的永夜之中。     天空中时不时有路过的太阳,可以提供光亮,但时间太短,恐怕难以让农作物存活。     等到董医师救治完众人,就连只剩下肉核的太岁,气色也好了许多。太岁是少数几个保留魔神烙印的神魔,只要烙印尚在,便可以恢复。     众人走出帝廷,苏云取出仙道蒲团,猛地将蒲团祭起,随即闭上眼睛,观想良久,但见蒲团中仙气化作一轮数百里大小的太阳,熊熊燃烧。     “有劳金吾兄!”苏云躬身。     三足少年金乌振翅而起,拖动蒲团所化的太阳飞出天市垣,沿着赤道上空,围绕元朔世界飞行。     苏云略略放心,道:“伊师姐,你立刻算出到底是哪个洞天在半年后与我们相撞,我们须得提前做好准备!”     伊朝华称是,道:“我须得有更多精通天文术数的人帮忙。”     苏云道:“元朔不是有监天司吗?”     伊朝华眼睛一亮,告辞离去,应龙道:“你去东都太慢,我送你过去!”     第三天,伊朝华从东都归来,观想出星图,向苏云道:“阁主请看,那个即将与我们相撞的洞天,便是天渊九渊旁边的钟山洞天。”     “钟山洞天?火云洞天旁边,便是钟山洞天!”苏云眼睛一亮,道,“这是三圣皇指点第一圣皇,让他前往的第一站!”     对于燧、伏羲和神农三圣皇,女丑等一些神魔了解得比较多,知道三圣皇并非是人,而是来自其他洞天的强者。第一圣皇轩辕,才是人族的第一位圣皇。     “钟山洞天,会有人生存吗?”苏云看向白泽。     少年白泽瞪大眼睛,眼中一片茫然,突然转换话题:“阁主,我去看一下青铜符节,这些小兔崽子研究青铜符节,可不要出什么乱子!”说罢,化作一只小白羊,拍动着两张小的可怜的翅膀艰难飞走。     莹莹在苏云耳边悄声道:“士子,我听闻白泽撒谎的时候,头顶的羊角会变成金色……”     苏云正要张望,看看白泽头顶的角是否会变成金色,突然那小白羊抬起利爪,噗地一声把自己头顶的独角拔下,不知藏到何处去了!     “是个狠人!”莹莹暗赞一声。
推荐阅读: 《魔经鬼谭》 《万世天主》 《逆天邪神》 《帝道独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