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四十四章 陆地烛龙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四十四章 陆地烛龙

    “三年前便已经成为了灵士?”花狐等人瞠目结舌,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     苏云把钱递过去,那老兵收了,给了他们五个玉片子,其中四个是半片,道:“在这里等着,还有四字时间。”     玉片打磨得很亮,只是苏云不知该怎么用,对着玉片看了看,只见自己的容貌竟然出现在玉片上,连忙悄声告诉花狐。     花狐从震惊中清醒过来,连忙也对着玉片照了照,只见自己的容貌也出现在玉片上。     几个守驿站的老兵瞥了瞥他们,很是诧异,小声嘀咕道:“快过年了还进城,而且还是第一次进城的土冒,被人卖了都不知道……”     驿站里暖和,苏云一边帮几个小家伙捂了捂手,一边把自己的性灵神通大黄钟展示给他们看。     青丘月、狸小凡和狐不平的小手很快便暖起来,脸蛋也变得红扑扑的,三个小娃娃爬到他的大黄钟上,翻来覆去的看。     苏云猜测道:“我觉得可能还是野狐先生传授给我们的旧圣经典的作用。先生虽然没有教我们任何功法,只教我们读书,但是旧圣经典还是无形之中影响到我们。所以我才能在三年前观想成真,修成性灵神通。”     花狐思索道:“从前你只有神通,而没有用法,水镜先生传授你洪炉嬗变养气篇,便是把用法传给你。”     苏云点头。     他是幸运的,遇到了两位对他影响至深的先生,一位教了他学,一位教了他用。     “二哥,你在野狐先生门下修行比我还久,可能你也在无形之中有了自己的性灵神通。”     苏云道:“旧圣经典,你比我懂得更多。”     花狐摇头道:“先生门下时每次考试,都是你考第一,我只能排在第二位。我没有你这份天分,肯定没有性灵神通。我只是喜欢在睡梦中背书而已。”     他瞥了瞥苏云,沉默片刻,还是说出心里话:“小云,其实我一直很担心你。”     苏云露出疑惑之色。     花狐迟疑一下,继续道:“我们担心你眼睛复明之后,看到天门镇的真相,看到无人区居民的真相,会因此崩溃。我还怕你觉得你是人,我们是妖,会被我们孤立。还怕你因此觉得孤单寂寞了……”     苏云笑了:“二哥,胡说什么呢?你们是我的同学啊,我怎么会感觉到寂寞孤立?”     他看着驿站外的雪山,面色平静道:“有那么一刻,我的确有些惶恐。想到只有我一个是人,我也觉得有些孤独。但是我看到你们,我便释然了。你们是我的同学,在一个庠序里学了好些年的同学!”     他站起身来,露出笑容:“同学,可能是父母亲人之外,陪你最久的人!我想通了这一点,你们是人是妖,是狐狸精怪还是鬼神,又有什么区别呢?”     花狐放下心来,看了看那几个老兵,低声道:“小云,你觉得他们是人是妖?”     苏云看向那几个老兵,摇了摇头,他猜不出来。     隆隆的响声从外面传来,大地在轻微颤抖,一声嘹亮至极的龙吟震得窗户哗啦啦作响。     苏云急忙趴在窗边看去,但见远处的雪山上,一个龙首怪物拖着长长的身躯,从雪山的官道上飞速爬来!     那龙首怪物速度惊人,从山上向这边冲来,速度在慢慢降下,但依旧很快。     怪物长长的身躯上,竟然长着一栋栋木楼,随着怪物的身躯在摆动。而那些木楼的窗边,竟然可以看到一张张向外张望的面孔!     怪物身上的木质小楼里,每一间都有很多人!     “陆地烛龙到了!”烤火的老兵们纷纷起身。     花狐个头较矮,在窗边翘起脚尖向外张望,狐不平三个则在他身后蹦来蹦去,试图看到那所谓的陆地烛龙。     一个老兵向苏云他们道:“可以出去了。等人下来,你们再上去。”     苏云还未来得及出去,狸小凡、狐不平和青丘月便已经抢先一步冲了出去,花狐较为矜持走在后面。     只见狸小凡、狐不平和青丘月站在外面,身体绷紧,胸膛挺直,紧张的攥紧小拳头,仰着头发出哇哇的声音。     “没见识的样子……”     花狐有些不屑,仰起头来看向那还未停止下来的陆地烛龙,立刻紧张得绷紧身体挺直胸膛,攥紧拳头瞪大眼睛,不由自主发出哇的一声惊叹。     那陆地烛龙身体表面,长着像是黄铜一样的鳞片,被磨得铮亮,龙口长长的喘息像是狂风向两旁吹过,把几个小家伙的帽子险些吹走。     花狐和三个小家伙慌忙齐齐伸手,按住头顶的帽子。     苏云走出来,只见陆地烛龙背上的木楼是用钢铁扎入烛龙厚重的鳞片中,因此会随着陆地烛龙的身体很有韵律的摇晃。     等到烛龙慢下来,摇晃的节奏也慢了下来。那些木楼有的一层,有的两层,第二层往往是一个八角亭,亭中坐着一个警戒的男女。     那陆地烛龙的龙爪也是异常粗壮,龙爪落下,扣在官道的山石地面上,火光四溅。     更为奇特的是,陆地烛龙长着几百条腿,一眼望去都是腿,很有韵律的抬起落下,不断前进!     苏云也不由瞪大眼睛,呆呆的看着这个庞然大物。     陆地烛龙口鼻中喷出长长的气流,发出低沉悠扬的吼声,虽然低沉,却震耳欲聋,让人胸腔也跟着共鸣!     它喷出的气流遇到冷空气,顿时变成长长的白烟,像是云雾一般四下飘散。     苏云正要仔细打量,忽然白色的云雾中,陆地烛龙长长的龙须沿着身体飘来,在雾气中抖动,极具美感。     这是一种苏云等人前所未见的生物,体长两三里,背上有八十栋小木楼,可驮载数百人,载重两千万斤,翻山越岭,如履平地!     驿站里,两个老兵上前,一个在官道左边,一个在官道右边,追着烛龙往前跑,忽然伸手抓住烛龙的两条龙须,奋力拉动。     陆地烛龙速度越来越慢,终于停顿下来。     那两个老兵把长长的龙须拴在驿站的柱子上,各自松一口气。     又有一个老兵爬到驿站旁的水塔上,丢下一根不知由什么怪物的肠子制成的水管,另一个老兵急忙拖着水管,对着陆地烛龙的龙爪冲水。     陆地烛龙因为长途跋涉,龙爪与地面摩擦,像是被烧红的烙铁,被水冲过便发出滋滋的声音,冷水直接被蒸发,化作浓浓的雾气。     而另一边,又有一个老兵奔到库房边,把重重的库房门推开,从里面拖出几具牛尸,丢在陆地烛龙的嘴边。     陆地烛龙开始进食,一口吞下一具牛尸,饭量惊人。     拴好龙须的驿站老兵则去搬来一个个大水桶,放在道路上,等到龙爪降温后,便把水放入大水桶中,让陆地烛龙饮水。     苏云和四个小孩看直了眼,哇哇惊叹。     这时,烛龙背上的房门打开,一个个绳梯被丢了下来,有人在房中喊道:“天市垣到站了!天市垣到站了!下车的赶快!”     苏云心道:“陆地烛龙拉的车,跟牛马拉的车不一样,牛马拉车,是把车厢放在后面,陆地烛龙拉车,是把车厢放在身上。”     正想着,其中一个房间里有几个年轻男女顺着绳梯走了下来。     这几个年轻男女身上穿着厚厚的衣裳,从衣服领子里露出白色的毛,身后背着重重的包袱。     他们应该是从城里回乡的年轻人,久别归来,各自舒展身子,耸动鼻子,贪婪的呼吸着凉凉的空气。     陆地烛龙背上,有人催促苏云他们上车,道:“天气冷,不能总开着门,快点上来!”     苏云抓着绳梯向上爬去,三只小狐妖跟在后面,花狐在最后。     苏云登上车厢,转过身俯下身子,伸出手,把四个狐妖一个接着一个拎上来。     他正要关上门,只听刚才下车的一个年轻男子哈哈笑道:“终于回到家乡了!我忍不住了!”     苏云看去,只见那年轻男子丢掉包袱,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飞速的把身上的衣裳脱掉,光着身子大叫,冲入雪地里。     呼——     从雪地里跳出一只大白狼,在雪中滚来滚去,忽然纵身跃起,撒腿狂奔。     苏云看直了眼,但车厢里的其他人却仿佛司空见惯,驿站里的老兵也是见怪不怪,解开烛龙的龙须,高声叫道:“快点进去,要发车了!快点进去!”     苏云急忙进屋,关上房门。     陆地蜈龙吃饱喝足,张开眼睛,晃了晃头,喷吐气息,发出一声嘹亮的长鸣。     这巨物缓缓迈开腿脚,走出天市垣驿站,震得地面微微颤抖,蜈龙背上一排排屋舍中乘客们连忙纷纷坐在座位上,稳住身形。     狐不平兴奋得小脸通红,连忙向苏云招手:“在这里,在这里!”     他们坐在一个窗户边,可以通过窗户看到外面的景致。     苏云走过去,身体随着行进的烛龙摇摆不定,他来到座位上,隔窗看去,只见驿站前那几个回乡的年轻人都不见了踪影,只丢下一堆衣服和包袱。     而在驿站后面的山上,几匹白狼正在撒欢般狂奔。     几匹狼冲到山顶,站在风中尽情大吼。寒风吹动白狼们的毛发,在风中飘扬。     嗷吼——     嘹亮的声音与烛龙的长吟共鸣,传到苏云的耳中,让他有一种莫名的期待和伤感。     这些在城市里务工的天市垣妖族青年,忙碌一年后回到故乡,终于放开束缚,在故乡,在天市垣无人区,他们露出本来面目,放肆的大吼大叫,抒发这一年来被压抑的自我。     而现在,苏云也离开了故乡,前往城市。     他坐下来,眼眶有些湿润,看着窗外连绵的雪山,耳畔又回荡起曲伯苍寥的歌声。     他看着窗外,手指扣着桌面,用老朔方低声哼唱。     外面大雪苍茫,到处都是坟冢,天市垣今年的寒冬里白茫茫一片,找不到一个英雄,一个豪杰,只有英雄豪杰的坟冢。还有一个来自无人区的少年乘坐者烛龙撵,从乡村赶往城里。     宅猪:打开起点,阅读临渊行最新章节,本章说里看评论,给临渊行投推荐,给角色比心,发表一下自己的论点,喷一喷不同意自己观点的人,要养成这个好习惯哦~
推荐阅读: 《战魂》 《逆天邪神》 《夜半三惊:邪魅鬼王欺上瘾》 《魂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