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四百三十四章 战争之王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四百三十四章 战争之王

    玉霜云等各国使节目光呆滞,各自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东都的变化,令他们的性灵也为之悸动、颤抖,他们面对苏云这个魔王时,也未曾感受到如此壮观震撼的大恐惧!     那东都城是依玉皇山建造,最底下的是皇城平民的居所,上面七层则是达官贵人、外国使节的所居之地,第八层是皇族贵胄所居之地,而第九层便是皇宫皇城。     此时,玉皇山九层,与底层东都城,无论楼宇还是街道,又或是甬道栈道驰道甚至是地底水道,统统化作巨型灵器的一部分!     玉霜云等人毕竟是西土新学的高手,立刻催动各种神眼、魔眼看去,看到更多的细节。     但见东都城像是活了过来一般,一座座建筑的形态在飞速变化,楼宇像是由无数方块组成,进退之间,形态转变,砖瓦梁柱中隐藏的符文烙印,经过形态转变而构建出不同的功用。     此时的东都围绕玉皇山,化作一个空间的迷宫,无数建筑形成各种各样的环,穿插交错。     建筑环从各种平面中穿过,平面上的符文、阵纹催动,形成神通,击碎一个又一个庞大的世家灵器!     另有各种建筑在一个个大环之间碰撞、重组,以一个个房间为基础单位,相互组合,化作钟鼎楼塔等各种形态,威力也自各不相同,攻击一些异常强大的重宝!     有不少世家,史上曾经诞生过圣人,留下大圣灵兵。东都城的建筑形成的异宝,便是镇压这些大圣灵兵!     实在镇压不住,便直接楼宇变化,将掌控大圣灵兵的人困住,镇压!     东都城中,居民众多,多有异兽宝辇,甚至连飞桥上也是车水马龙,稍有不慎,便会让整个东都死伤惨重。     然而,此时的东都建筑变化,竟然将东都大多数人锁在各个房间或者其他建筑之中。     即便是那些在外面的人们,也很快看到自己四周突然间地面浮现出一个个方块,拼接折叠,化作一座座楼宇,将自己保护在其中!     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多的民众被保护起来,只剩下东都的守军和世家的高手正在疯狂攻打东都的建筑群落,试图让这个巨大的灵兵陷入停滞。     但玉霜云等人还是看到,短短的时间内,元朔朝廷各大世家和南北城防军形成的各种防御阵线,便自瓦解,先前他们布下的牢不可破的防御壁垒,荡然无存!     各大世家千百年来积攒的重宝、珍宝,在整个东都的威能面前,根本没有用武之地,很快便被轰碎,炸开!     从前,百日维新时,苏云也尝试以尘幕天空来控制东都,解救裘水镜以及天道院的士子,但那时苏云最多只能操控一个街道的力量,甚至无法动用建筑中隐藏的符文烙印。     他只是把东都当成一个迷宫,用来困住敌人。     但是现在换做楼班亲自掌控尘幕天空,整个东都所有建筑都在楼班的控制之下,再加上苏云、柴初晞、左松岩、裘水镜、道圣、圣佛、岑夫子、景召这八大高手的法力支撑下,东都作为前所未见的巨型灵兵,终于发挥出无以伦比的威能和变化!     “完了,东都完了,元朔的皇帝完了……”     玉霜云叹了口气,向其他使节道:“我们来不及把元朔皇帝的承诺送到东海,甚至可能没有离开东都的地界,东都城便已经易主。等到我们到了东海,整顿水师的工夫,元朔皇帝恐怕都被这些暴民点了天灯祭天了。”     其他使节纷纷点头。     东都城的变化实在太恐怖,东都看似无比强大的军队根本挡不住此等攻势。他们前往东海去见联军水师,全力赶路需要一天时间,水师整顿完毕,全力赶路杀往东都,需要三五天时间。     那时,恐怕东都早就改朝换代!     大夏的使节道:“我们前去神庙,在神庙中祭祀于神,请神定夺。”     西方的神便是玉道原,这在西方早已不是秘密,很多权贵都知道玉道原修炼某种神功,灵界化作天庭,性灵分化,形成大大小小的诸神,在西土各国乡野建立神庙,乱世之中提供信仰,让愚民心灵有些寄托。     而元朔因为这些年在与西土各国的战争中吃了败仗,除了割地赔款开设通商口岸给外国税收优惠之外,还有一个条款,便是开放信仰,让色目人在元朔各地建立神庙。     神庙是笔大生意,吸收信仰是其中之一,信众们还要捐善款,更是一个敛财的好渠道。更何况,神庙也是里通外国的最好途径。庙中有天庭诸神的金身,只需告禀金身神像,便可以向玉道原传达消息。     使节团立刻向最近的神庙奔去,而仙云之上,苏云控制着仙云向飞速变化的东都城飘去。     另一边,裘水镜一心二用,身躯站在仙云上,性灵却自飞出,传达命令,下令朔北绿林军进攻东都城!     一路路大军开拨,杀入东都。     守城的南军北军以及世家豪强组成的大军,尽管已经被变化的东都城分割到各处,但不少强者藏匿其中,躲避东都这件莫大的灵器的攻势。     各路军侯、将士很多,这些势力不剿除,总是大患,苏云等人的目标不在他们,而是皇城,因此需要朔北的军队入城一战。     楼班一边控制东都的形态变化,给予各路大军方便之门,让他们得以用最优兵力去铲除对手,一边总览东都的动静,道:“倘若有元磁神通,控制整个东都的元磁,朔北大军的死伤,便可以做到最小。”     柴初晞道:“我帝座洞天在元磁神通上恰有不俗之处。”     楼班又惊又喜,笑道:“请帝后相助。”     于是,柴初晞给他做下手,控制元磁之力,让朔北的将士们在城中无论在什么上面奔行、跳跃,都如履平地。     而元朔朝廷的将士,无论在任何平整的地方都会摔倒,正是元磁之力变化引起的作用。     这时,东都皇城中,一口口镇压元朔气运的大圣灵兵威能爆发,冲击尘幕天空,让众人气息浮动。     东都城的变化也稍稍止歇!     先前,楼班控制整个东都城,其中皇城只来得及控制那么一瞬,便被镇压元朔气运的大圣灵兵所镇住,无法将皇城化作灵兵的一部分。     那时,众人都是心头大震:“帝平的实力真的有那么强吗?”     现在,皇城中的大圣灵兵,竟然在镇压皇城之余,开始反攻,更是让仙云上的众人震惊莫名:“帝平皇帝的实力,着实惊人!可惜这身本事若是能用在民生上……”     ——苏云斩杀帝平,妙笔丹青剥皮取而代之的事情,只有苏云、丹青、莹莹以及韩君等几个人知道,其他人还不知此事,只以为皇城中主事的是帝平。     苏云却知道,坐在金銮殿中,掌控各种大圣灵兵的,正是秦武陵的性灵所化的妙笔丹青!     仙云飘向皇城。     皇城金銮殿上,少年帝平身穿黄袍,站起身来,率领文武百官出朝,居高临下,俯视众生。     仙云飘来,无数建筑组合,化作一个个巨大的圆环,围绕玉皇山皇城飞速穿梭,无论楼宇宫阙还是各种建筑异宝,尖端都是朝向皇城。     整个东都化作神兵,威能在渐渐酝酿。     而在那些楼宇建筑之中,数以万计的将士正在楼宇间、巷道间、桥梁上,甚至是地下水道中,奋力厮杀。     各种神通、灵器、灵兵,在明亮的楼宇上,阴暗的角落里,不断亮起,迸发出各自的威能。     飞剑穿过长街,越过楼道,刺穿一具具鲜活的身体。     大旗震动,摇出敌人的性灵,将对方的性灵拍在墙壁上。     同一时间内又有不知多少将士,近身搏杀,灵肉破碎,血肉飞溅。     少年帝平与元朔文武百官看向飘来的仙云,仙云上,前朝的楼班楼天师身后有着一座建筑星球,正在千变万化,那是他的道场。     而他前方的尘幕天空如沙如云如雾,也跟随着那道场的变化而变化。     东都,则随着尘幕天空的变化而变化。     楼班身边,还有一个女孩,气度非凡,身后道场化作彩带飘飞,天象性灵浮现,化作三头六臂,观察四面八方,洞察东都各处变化。     她的姿态优美,六臂施展神通,定东都神兵的元磁力场,让东都各路大军节节败退。     至于左松岩、裘水镜、景召、道圣和圣佛等各路匪首,则站在那朵仙云上,调动真元,催动法力,帮助楼班掌控东都城。     少年帝平张了张嘴,正要说话,突然,整个东都神兵的威能爆发,从四面八方一发向皇城,向少年帝平轰至!     少年帝平脸色大变,厉声道:“祭圣皇之宝!”     皇城之中,一口口圣皇灵兵飞起!     禹皇九鼎、舜皇宝书、尧皇神龙桩、喾皇日月太极图,悉数浮现出来,威能盖世!     “轰!”     恐怖无比的悸动过后,九鼎分散,撞在一座座大殿中,宝书坠地,日月太极受损,神龙桩回归本体,威能大损。     而元朔满朝文武,死的死,伤的伤。     帝平跪在地上,突然仆倒在地,一命呜呼。     温关山艰难起身,挣扎上前,检查帝平的尸身,突然噗通一声,跪地不起,声音洪亮,充满了悲怆:“陛下驾崩了!陛下驾崩了!”     文武百官大哭。     温关山恸哭,过了片刻,抹去了眼泪,站起身来,老迈的声音响起:“旧朝罪臣,恭迎新朝皇帝陛下!皇帝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那元朔满朝文武见状,也跟着躬身:“万岁,万岁,万万岁!”
推荐阅读: 《楚天孤心》 《阿鼻地狱》 《神变》 《天痕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