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四百三十三章 急急如律令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四百三十三章 急急如律令

    “西土列国的楼船大舰陈兵海上,随时可能杀来。倘若帝平与西土列国谈成条件,分割元朔领地使列国出兵,对我们极为不利。”     裘水镜道:“如今之计,唯有速战速决,尽早破了东都,迟则生乱!”     左松岩等人皱眉,裘水镜的话是没错,但如何才能攻克东都?     苏云笑道:“诸位无需担心,破东都可能比你们想象的要容易许多。东都的主人,应该已经在附近了。”     众人都是一怔。     苏云解释道:“这东都乃是楼班圣人率领他的弟子所建,他是我通天阁的前阁主,把炼器之道融入到建筑之中,整个东都,其实就是他所炼制的灵兵。楼班与岑夫子追杀玉道原,消失了一段时间,我适才问玉霜云,其父玉道原何在,目的是问楼班和岑夫子何在。”     左松岩、裘水镜等人恍然大悟,景召问道:“楼班其人,我见过,只是通天阁与火云洞天不对付,我火云洞天便没有收录他的功法神通。敢问苏阁主,楼班此刻在何处?”     道圣面色凝重,道:“楼班和岑夫子虽然都是圣人,但他们二人的实力,恐怕远不如玉道原。”     苏云笑道:“他们俩有克制玉道原的办法,在北冥海上时压制住玉道原的实力。原本他们可以占据上风,但我预计罗绾衣还是与玉道原达成协议,帮助他对抗楼班和岑夫子。罗绾衣的本事虽然不济,手下却能人众多,西土的高手也极多。我猜测,他们不是被困,便是已经在东都附近!”     裘水镜问道:“若是被困,我们不知道他们被困在何处,该如何营救?若是在东都附近,那么他们藏身何处?”     苏云观察东都附近的天空,道:“尘幕天空可以化作白云。只消看哪朵云不随风动,多半便是他们藏身的尘幕天空。”     众人站在仙云上,观察良久,没有一朵云符合苏云所说的状态。     苏云狐疑,道:“你们放心,尘幕天空和神仙索我都曾祭炼过,这两件大圣灵兵与我熟得很,如臂使指。只需我感应这两件宝物,它们自会飞来,就算不飞过来,也会被我只消他们的方位!如此以来,便可以知道楼班和岑夫子被镇压在何处!”     他信心勃勃,径自催动道法,感应尘幕天空。     左松岩、道圣等人露出期待之色,过了片刻,苏云脸色有些泛青,讷讷道:“尘幕天空可能是因为被楼班摊友祭炼过的缘故,我感应不到……不过我还可以感应神仙索!”     他一边催动儒道神通感应神仙索,一边道:“这件大圣灵兵我自小便勤加祭炼,与我最是亲近,我可以说是除岑夫子之外,神仙索最亲近的人!我必然可以感应到它!”     又过了片刻,苏云青色的脸变得有些黑了。     无论是尘幕天空还是神仙索,统统断绝了与他的感应!     出现这种情况,给他一种很不妙的感觉。     “难道,两位圣灵已经遭遇不测?”     苏云随即摇头,心道:“他们借助谪仙人的仙道蒲团,参悟出自己的道法,楼班摊友的道场宛如建筑星球,变化莫测,岑夫子将旧儒之道补全,克制玉道原的神道。他们两人就算不敌,也可以藏身在楼班的道场之中……但偏偏感应不到他们!”     他额头冒出冷汗,忧心忡忡。     莹莹小声道:“士子,还有一种办法,那就是我来召唤两位圣人的圣灵。”     苏云面色凝重,沉声道:“只得如此了。莹莹,你须得拼尽全力。他们有可能被镇压在西土,你须得把他们二人一起召来,不能留下任何一人,否则被敌人察觉,只怕另一人便会遭受非人折磨,甚至可能会性灵湮灭!”     莹莹重重点头,当即以真元化作祭坛,催动天象性灵开始作法。     她从前境界低微时,便已经动用唤灵的法门,险些将踏上飞升之路的岑夫子从星空中拉过来,此时莹莹的修为实力比那时强横不知多少倍,同时召唤岑夫子和楼班的性灵,可谓是得心应手!     这小书怪的天象性灵,形态与正常少女差不多大,站在祭坛上作法,当真是飒爽英姿,又带着书香气息。     裘水镜询问道:“需要两位圣人的遗物吗?”     苏云摇头,道:“不久前莹莹和两位圣灵接触了很长一段时间,早就熟悉了他们的性灵气息,无需借助外物。”     莹莹衣袖起舞,叱咤裂空,喝道:“收心归寂灭,随性过光阴。苍苍已如此,急急如律令!各方性灵,听我召唤。来——”     宇宙星空之中,一座远离帝座洞天的星空驿站中,楼班坐在驿站里,翻阅历代圣灵经过这里留下的手札和笔记,岑夫子则站在驿站门前,遥望星空,只见远处星云变化。     这个驿站,是以一颗死去的星球核心打造而成,驿站上有圣灵们炼制的灵灯,灯光照耀星空,指引后来者。     “楼道友,咱们就这样离开元朔,不太好吧?”     岑夫子的性灵回头,道:“苏云刚刚成亲,又有两界合并之乱,咱们只帮他镇压玉道原,便匆匆离去,未免有些薄情。”     楼班合上一卷手札,笑道:“我们已经死了,不可能性灵一直留在元朔。其实,苏云做得不是很好吗?有他在,我们可以安心,继续走上这条飞升之路。他的聪明才智,足以化险为夷。”     岑夫子仔细想一想,默默点头。     楼班笑道:“你来看,我发现了什么!圣皇时代最后一个圣皇,禹皇的笔记!禹皇这里记载着不少有趣的发现。”     岑夫子心中一喜:“禹皇书!这位圣皇尽封神魔,是位了不起的存在呢!”     他走上前去,笑出声来:“苏云那小子一定不会想到,我们在北海之上重创玉道原之后,便径自离开了,踏上这条飞升之路。这小子,多半还在想我们去了哪儿呢!”     楼班摊开禹皇的笔记,与他一同观看,笑道:“咱们走了几个月,那小子见不到咱们的踪影,多半以为我们死在玉道原之手,却不知道我们正在星空驿站里快活!”     岑夫子哈哈笑道:“我们还可以看到诸圣的手札,还有《禹皇书》!”     突然,楼班有所发现,惊喜道:“快来看这一段!禹皇他发现了另一个洞天的踪迹,他……”     就在此时,一股莫名的力量从他们的性灵深处传来,仿佛有一个小女孩在他们的耳边叭叭说个不停,在他们的性灵深处心心念念,说的都是一些晦涩难懂的话。     那声音是个女孩的声音,岑夫子听着耳熟,不由脸色大变,失声道:“当心!是那小丫……”     “头”字尚未说出口,岑夫子突然整个人被一股力量扯了去,从驿站中凭空消失!     楼班慌忙一手死死抓住驿站,一手抓住禹皇书,然而下一刻,不可抗拒的力量袭来,楼班瞪大眼睛,只见哪里还有什么星空驿站?哪里还有什么《禹皇书》?     他的眼前,只有一座玉皇山!     莹莹作法完毕,将两个庞大的圣灵凭空召唤过来,随即收了天象性灵,散去祭坛,满心骄傲:“士子,幸不辱命!终于将这两位圣灵搭救出来了!”     苏云心花怒放,赞道:“莹莹真能干!”     裘水镜、左松岩等人也是看直了眼,赞不绝口。     道圣和圣佛也看到岑夫子和楼班的性灵被硬生生从时空中拽了出来,也是钦佩不已,不过两位老圣人又有狐疑。     “岑夫子和楼天师,怎么不像是被人镇压的样子?”道圣低声道。     圣佛也看出问题,若是被镇压,这两位圣人的性灵肯定不会是现在的表现。     现在,这两位圣灵各自一幅恼羞成怒的样子,怒气冲冲,似乎在寻找是谁把他们召唤到这里来。     莹莹得意洋洋,突然只听天空中传来楼班悲愤的呐喊:“我的禹皇书呢!那么大的一本禹皇书呢?”     “我们走了几个月才走到驿站,怎么回到东都了?”岑夫子的声音传来,“那个叫莹莹的小丫头,你出来!我知道你就在附近!”     莹莹打个冷战,得意劲儿不翼而飞,连忙悄无声息溜进苏云的灵界中。     苏云也有些迟疑:“岑夫子和楼班,好像有些不太开心的样子……”     不久之后,岑夫子和楼班降落在仙云上,尽管苏云、裘水镜等人再三解释,两位圣灵依旧有些不太开心。     “《禹皇书》……那么大……”楼班很是痛心,时不时向苏云比划一下。     苏云唯唯诺诺,接受老阁主的批评,等老阁主消了气,这才道:“老阁主,禹皇书就在那里,不会丢的,放心,放心……老阁主,你看,该如何破东都城?”     楼班吹胡子瞪眼,喝道:“为何要破东都?东都就是你的灵兵,就是你的武器,你将他祭起来不就行了?”     苏云笑道:“没有尘幕天空,我无法控制东都,而且,我的法力也不足以祭起东都。”     楼班眯了眯眼睛,道:“你首先得拥有最低五位原道境界的存在。”     苏云环顾四周,笑道:“五位没有,加上老阁主和夫子,共有七位,若是算上我和内子,勉强九位。”     楼班有些兴奋:“那就让这座无上的都城,展现出它最强的形态!”     玉霜云等使节团刚刚出东都,还未走远,便突然只听得一声天崩地裂的巨响。使节团的众人纷纷回头看去,不由瞠目结舌。     只见整个东都,连同玉皇山拔地而起,化作一口巨大无朋的神兵!     那件性灵神兵以无数楼宇、街道、长桥为单位,疯狂变化,不断组合,将一个个世家的重宝碾得粉碎!     ————莹莹:急急如律令,票来——
推荐阅读: 《楚天孤心》 《异界之狂龙逆天》 《谁与争锋》 《雪落莲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