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四百三十章 诸君,随我一战(求票!)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四百三十章 诸君,随我一战(求票!)

    两军对垒,风吹动大旗,猎猎作响,双方大军剑拔弩张。     “你变了苏阁主,你飘了。我是看着你长大的,一不留神没看你,没想到你就像杂草一样长歪了。”     薛青府越阵而出,仰头看着飘在空中的苏云,叹息道:“从前的你谦虚审慎,谨小慎微,唯恐自己出错,即便你成为通天阁主之后在西土还是如履薄冰,步步为营。但现在的你却狂妄自大,骄横跋扈,再无当年的风采。”     他的声音虽然轻,却传遍两军阵营,传到每一个将士的耳中。     朔北绿林阵营中,裘水镜闻讯,急忙出帐来看,心道:“苏云,是他来了!”     他心中激动莫名,但心神立刻安定下来,传令各军,随时准备开战。     仙云上,苏云满面笑容,声音清清爽爽,道:“这还是太尉教得好。太尉与温相言传身教,我耳濡目染,将两位的本事学了七八分。”     薛青府气势不减当年,很有太尉的风范,闻言哈哈大笑,悠悠道:“我听人说,东郡有一老叟,他人炼神通,唯独他炼面皮。其人面皮,刀剑不能伤,斧劈不留痕。尝有人怨之,伏于道,灵兵暗算,剑破其颊,力穿三十里,未触血肉,力竭,死于面皮之中。其人面厚如斯。后飞升,遇仙剑,败亡。我听闻此事,以为憾。今日见苏阁主,方知东叟之面皮,不及阁主多矣。阁主可仗脸飞升,仙剑弗能破。”     道圣与圣佛也在军中,听到苏云到了,也自出来观望,听到薛青府的话,两位老圣人都是暗道一声厉害。     苏云哈哈大笑,装作不懂,向莹莹道:“莹莹,他在骂我对不对?”     莹莹露出钦佩之色,道:“不愧是圣人,没有半句脏字。他说士子脸皮之厚,可以挡住仙剑,仗着脸皮飞升。”     “薛太尉的本事,若是能有一分用在民生社稷上,也不至于让天下民不聊生了。”     苏云笑道:“尝有人说太尉与丞相乃是水蛭成精,趴在黎民百姓身上吸血。倘若太尉遇到这位东叟,无需祭剑,只需吸他一口,东叟便浑身干瘪,血亏而死。”     薛青府笑道:“阁主不过是个效颦小儿,学步小儿。”     莹莹、柴初晞和应龙等人不由暗暗摇头,薛青府言辞锋利无匹,讽刺苏云可谓是招招见血,但苏云的反扑便有些无力了,而且有学薛青府之嫌。     两人的嘴上功夫,显然有着质的差距。     苏云也知道自己说不过他,哈哈笑道:“好在我的拳头,够硬,够大。”     薛青府冷笑道:“名不正,则言不顺,师出则无名,为天下人笑!通天阁主,你有什么名义出兵征战元朔?”     苏云摊开手掌,重重握拳:“我的拳头,够硬够大!这个名义足够了吧?”     薛青府放声大笑,朗声道:“你就算得天下,也得位不正,必被天下人和后世人耻笑辱骂!”     苏云怔了怔。     裘水镜清点军马时,也是怔了怔,朔北一百零八郡瓢把子各自听到薛青府的话,各自有各自的思量。     另一边,左松岩的大军殿后,左松岩、涂明和尚和闲云道人闻讯赶来,闻言,涂明和尚道:“苏阁主说不过薛青府的。薛老贼嘴上本事,五千年无对!”     “今人征战,后人著史。”     薛青府朗声道:“后人著史时,说今日之事,该如何说?是说通天阁主勾结神魔,行不忠不义不仁之事,逆反作乱,屠朝廷正统,建立伪朝?还是说你们替天行道,得天下民心奉天承运,除旧朝之疾革旧朝之弊,荣登大宝?凡人王朝更迭,乃是民心向背之战,你纵容神魔征伐为祸,看不出民心,看不出民意!只是恃强凌弱而已。”     他此言一出,镇守广平所有世家的子弟和高手纷纷喧哗起来,高声道:“没错!”     “我们与左松岩裘水镜争天下,认了!他俩来争的是家国大义!争的是元朔正统!争的是民心向背!”     “你通天阁主来争,争的是什么?你以神魔为战力,就算推平天下,神魔能代表的是民心还是大义,抑或是正统?”     “得位不正,万世为人所耻笑!”     ……     苏云皱眉,黄衫少年应龙冷笑道:“只会聒噪!上古之时,神魔降世,代表的是天意所归。我等神魔平息这场元朔内战,乃是奉天承运,顺天意而为之,建立新朝!小老弟,你一声令下,我们便可以推平广平,直达东都!第二天,便可以改朝换代!”     饕餮、穷奇等神魔跃跃欲试。     苏云正欲下令,这时,裘水镜的声音传来:“阁主稍安勿躁。上古之时,民弱而神魔强,假神魔之名立国,可。今日,民智已开,新学已立,假神魔之名立国,不可。若是还要假神魔之名,与西土的问诸于神,求诸于神,有何区别?”     苏云起身,笑道:“水镜先生终于来了。夫人,这位是水镜先生,我的启蒙老师。”     柴初晞也自站起身来,跟随苏云一起向裘水镜见礼。     裘水镜连忙还礼,道:“阁主胸怀天下,前来助阵,我与松岩自然备是感激。但倘若借神魔之力平推过去,薛青府服不服都无关紧要,但对于元朔人来说,只是换了一朝统治着而已,与前朝有何区别?”     “没错!元朔本就是一潭死水,我们用力搅动,便是希望死水活过来!”     左松岩气喘吁吁的飞来,落在仙云上,喘了几口粗气,朗声道:“今日之战,是人战,不是神战、魔战!我们争的不是天下的正统,而是民心民意,争的是在夺天下的过程中,开民之智,启民之慧,让民众看到,新学胜旧学,不能固步自封。”     苏云看了看两人,左松岩和裘水镜意志坚决,这二人一个模样老朽,一个已经鬓角花白,但却有一股少年锐气。     苏云向下方的朔北绿林军看去,看到许许多多少年将领,也是英姿勃发,锐气逼人。     他回头看去,只见元朔朝廷这边的将士,虽然位高权重,却多是腐朽之气。     两边的气象,截然不同。     “两位都是我的师长,既然这么说,我也不会勉强。既然如此,那么我们不动用神魔之力便是。”     苏云向应龙等人歉然道:“诸位老哥哥老姐姐,让你们白跑一趟。你们先回天市垣,帝廷若是有异变,尽快通知我。”     应龙等人对视一眼,少年白泽问道:“阁主,你打算如何应对?”     苏云笑道:“不能用神魔之力平推过去,那么我便自己平推过去。”     少年白泽笑道:“通天阁主,本来便是负责打架的。阁主少年继位,时至今日,正是阁主舞象之年,用干戈的年纪。祝阁主旗开得胜!”     他起身离去。     其他神魔虽然很想留下来,但也都跟着离去。     少年应龙迟疑一下,拍了拍苏云肩头,握紧拳头,曲起臂膀,道:“让他们看一看你的胸大肌!玛哈——”     苏云重重点头:“玛哈!”     应龙飞身离去。     薛青府仰头,看到那数十尊神魔化作一道道流光远遁而去,这才松了口气。下首群臣纷纷赞叹,道:“太尉一席话,堪敌十万神魔!”     薛青府哈哈大笑。     就在此时,仙云上,苏云高高举起一块令牌,声音如雷贯耳,清晰的传入两军所有将士耳中,朗声道:“文昌学宫,元朔新学第一圣地,这是我的文昌令!我苏云,乃是文昌学宫格物院大师兄!我虽留洋海外,虽发誓不踏足元朔,但文昌令我一直留着!”     朔北的许多少年将士们纷纷仰头,有不少人是来自文昌学宫,更是激动的脸色泛红。     “我知道你们有许多人,来自文昌学宫,学的是元朔的新学,甚至有人是出自格物院,知道我这位大师兄!     “我知道你们有许多人,来自乡村,你们的父母在朔方城务工,你们甚至上不起学,你们甚至在劫灰厂勤工俭学,期盼能够出人头地!     苏云声音隆隆,天空中风云聚,雷声急,天地元气滚滚而来,化作百里苍云不断旋转!     薛青府脸色剧变,奋不顾身提起所有法力,催动神通,厉声道:“各军听令,准备迎敌!迎敌!”     广平各军大营中,一口口巨型镇族灵兵纷纷亮起,威力威能被催发!     滔滔威能,盘旋在各营上空,化作重重异象,震撼人心!     然而更加震撼的是天空中那个天地元气组成的百里漩涡,漩涡中心,一个掌印正在形成!     “我知道你们有些人,不知道为什么要开战,为什么要推翻这腐朽的朝廷?你们抛头颅,洒热血,牺牲性命,为的是什么?     苏云一手举起文昌令,一手催动第一仙印,朗声道:“我告诉你们为什么!为的是,每一个像你我一样穷苦的孩子,都有书读,都有学上!     “为的是他们有最大的可能开发自己的聪明才智,有最大的可能实现自己的理想抱负,每个人都有摆脱穷困的机会!     “为的是他们的性灵不被旧学所束缚,不被三纲五常所囚困,不被愚忠愚昧所困扰,让他们的思维所化的性灵,可以自由在这片天空里这片星空中飞翔!     “为的是,我们的国家不再战败,不再割地赔款,为的是我辈民众不在洋人面前卑躬屈膝,不在自己的国土上国家里认为洋人是高等人自己是二等人!     天空中,苏云站在仙云之上,气势提升到巅峰,第一仙印的威能达到超越世界极限的程度!     柴初晞默默站在他的身后,帮他屏蔽天劫和仙剑的感应。     苏云催动第一仙印,向广平大营推去,声音愈发震撼人心:“今日,我苏云,文昌学宫格物院大师兄,为元朔一战!请诸君随我一战!”     雷云激荡,漩涡一只方圆数里的巨大手印随着苏云的第一仙印飞出。     广平大营中天地陡变,无数人马翻起,飞舞在空中,一个个世家大阀镇压家族气运的重宝纷纷炸开!     薛青府吐血,神通被碾碎,整个人飞起,连退数十里撞击在一座山峰上。     他艰难的抬头看去,只见数十里外,广平大营破开一个巨大的印记,如同巨手轰穿城墙留下的豁口,平推了数十里。     此刻,正有朔北千军万马从那豁口冲出,气势如虹!     薛青府哇的吐血,喃喃道:“嘴上功夫,他未必比我逊色,手上功夫,他……”     他又吐了口血,脸上突然传来咔嚓一声轻响,脸皮从中间裂开。     ————诸君,随我一战!求票啦,求票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