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四百二十七章 共赴雷池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四百二十七章 共赴雷池

    “武仙人醒了?”     苏云松了口气,他没有预料到柴云渡会认得武仙人,以至于揭破武仙人的身份,乱了蓬蒿的心神,险些惹出大乱子。     武仙人苏醒,柴云渡便不敢乱来。     殿内众人也是心头大震,纷纷向武仙人看去,心中惴惴,不知这位仙人醒来是好是坏。毕竟让人魔上武仙的身,这种事情也就苏云这等胆大妄为之徒才敢做出来。倘若武仙人因此动雷霆之怒,只怕在场所有人都将在劫难逃!     武仙人坐在宝座上,气若游丝,伤势依旧极重,一副随时可能驾鹤西去的模样。董医师上前,仔细查看他的肉身伤势,道:“醒来就好,醒来存活下来的几率便更大一些。不过你现在的情况依旧极不稳定,伤势随时可能反复。”     武仙人虚弱的称了声谢,道:“你祖父火德神君是我麾下镇守荧惑的神君,我从你身上感应到他的气息。”     柴云渡坠地,适才从武仙人眉心劫运中迸发出的力量,让他的性灵险些炸开,不由惊疑不定。     这绝非有人装神弄鬼,而是实实在在的仙人的力量!     董医师道:“他死在天市垣撞击荧惑之时,那时他正在利用仙箓沟通武仙,却被一杆神矛所杀。”     武仙人闭上眼睛,喃喃道:“那时候我已经被替代了,他求见的那个人并非是我。神矛,嘿嘿,我掌握大千世界所有人的劫运,若要杀人,何须长矛?咳、咳、咳!”     他剧烈咳嗽起来,眉心的劫运也自愈发明亮。     苏云身边,柴初晞低声道:“雷池!”     苏云心中微动,看了她一眼,柴初晞低声道:“他眉心的劫运是雷池,我感应到与雷池同样的气息。雷池洞天的雷池已经干涸,里面没有了雷液,夫君若要修成雷池境界,可从武仙人的眉心下手。”     苏云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柴初晞道:“他在借用雷池之力来驱除他体内的一些顽疾,雷池的力量竟能这样用……”     苏云羡慕非常,柴初晞显然能够从武仙人身上看出更多东西,以此来提升自己的实力。     柴云渡快步上前,再度叩拜,沉声道:“小神帝座洞天守将柴云渡,拜见武上仙!适才小神多有冒犯,还望上仙……”     “起来吧。”     武仙人眼睛张开一条缝,眼缝中眼珠子微微动弹一下,像是有光芒划过,道:“我见过你父,他的境况比我还要糟糕。最低我活着出来了,而他还在里面饱受煎熬。”     柴云渡心中一惊,知道他说的便是自己的父亲谪仙人。     谪仙人在他成年之后,便径自离去,不知所踪,从武仙人的话中来看,谪仙人恐怕也身遭不幸。     他想询问,却又不敢直接询问,有些踟蹰。     柴云渡道:“这些年小神屡屡祭拜上仙,却始终得不到上仙的回应,不免有些惶恐……”     人魔蓬蒿回到殿中,上下打量武仙人,突然喝道:“你是武仙人?”     武仙人眼睛半睁半闭,没有回答。     人魔蓬蒿盯着他眉心那处劫运,突然嘿嘿笑道:“是了,你是武仙人。横断宇宙星空,掌控北冕长城,镇压无数世界的武仙人,即便是受伤也有如此气势。嘿嘿,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他转身向殿外走去,话中不无悲凉:“我被一个假武仙骗了这么多年,嘿嘿,替他镇守黑铁城,替他断绝两界神通……他娘蛋的,连人魔都骗!”     苏云走上前去,正要劝慰这位伤心的人魔,蓬蒿转头,哽咽道:“狗日的仙人,跟你一样坏,连老子都骗!”     苏云大怒,便不再劝慰他,径自返回殿中。     过了片刻,苏云又走了出来,向蓬蒿道:“你知道吗?我在刚刚走出天市垣入世之时,便遇到了一个人魔。人魔梧桐告诉我,坏的不是人魔,而是人心。后来的一连串事件,无不印证了这一点。”     蓬蒿看了看他。     苏云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以为朔方的灾难是梧桐弄出来的,却没想到只是野心家为了实现野心而嫁祸给梧桐。我以为梧桐犯下了一场场血案,查下去却发现这些与她无关。她只是一个旁观者,亲历者,看着众生心中生出魔,在魔性的支配下做出种种恶。”     蓬蒿冷笑道:“梧桐那小丫头的确有些不俗之处,但我与她不一样,我作恶多端。”     苏云笑道:“所以,你就受骗了。”     蓬蒿呆了呆,仔细想一想的确如此。他答应假武仙人,帮他镇守黑铁城绝两界神通,的确是心存恶念。     其一,他是人魔,作恶多端,倘若有武仙人给自己撑腰,那么做什么恶都不担心有劫数降临。其二,黑铁城雄踞两界连接之处,他心存屠杀两界的生灵来炼宝的心思。     正是因为他有这种恶念,所以才会被假武仙人利用,给对方看了几千年的大门!     苏云道:“世人惧怕人魔,我则不然。我更惧人心。”说罢,转身走入殿中。     人魔蓬蒿看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     殿中,武仙人伤势太重,昏昏欲睡,没多久董医师下逐客令,道:“武仙人需要休息。蓬蒿,蓬蒿!来帮仙人镇压伤势!”     蓬蒿应了一声,走了进来。众人将武仙人抬走。     殿中,苏云请柴云渡落座,双方分左右两席,苏云、应龙、白泽等人一席,柴云渡独自一席,相对而坐。     柴云渡笑道:“云帝君,原是我误会了,还望云帝君海涵……”     苏云连忙道:“神君祖上……”     “哎——”     柴云渡连忙摆手,笑道:“你是天市垣大帝,我是帝座洞天的神君,咱们虽是亲家,但身份地位早已掩盖了辈分与亲情。你叫我云渡神君,我称你云帝君。”     苏云歉然道:“我出身卑微,因此不知这种礼数。”     柴云渡哈哈大笑:“你我同为仙人的初代后裔,说起来我把初晞许配给你,还是初晞高攀了呢!”     应龙白泽等人面面相觑,急忙举杯,将脸上的茫然遮掩过去,心道:“牢头何时又变成仙人初代后裔了?他的身份,真是变化多端!还有,他何时又是云帝君了?谁封的?”     柴云渡却认定了苏云是武仙人之子,向柴初晞道:“帝后娘娘,恕我托大,我原本的确存着其他心思将你许给帝君,藉此探明天市垣的实力,趁机发难。但此一时彼一时也,娘娘今后当相夫教子,好好照顾帝君,我柴家也与有荣焉。”     柴初晞称是。     柴云渡道:“而今你是帝君家的娘娘,当知礼数和轻重。你虽然不再是我柴家的人,但娘家也要常走一走,以慰藉族人思娘娘之苦。”说罢,便要落泪。     柴初晞也是哽咽了两声。     众人皆是看得呆了。     柴云渡绝口不提柴克己柴复礼等人,一场宴席宾主尽欢。宴席后,苏云挽留柴云渡多住两日,两家商谈通商一事,定下许多章程,苏云这才送柴云渡离去。     “祖上经此一事,应该会安分许多,但也要当心他生出其他心思。”     柴初晞对柴云渡知根知底,道,“他误以为武仙与夫君关系很近,因此生出亲近之心,但也要提防他看出武仙人的失势转投那位假武仙人。”     苏云心中凛然,点头称是。     这几日,武仙人经过董医师和人魔蓬蒿的经心治疗,伤势不再反复,但一直浑浑噩噩,处于半睡半醒之间。     元朔通天阁的诸多高手也终于赶来,开始一场轰轰烈烈天市垣格仙。     莹莹兴奋莫名,跟着通天阁的众人进入武仙人的灵界,到处记录,分析,只可惜不能把武仙人解剖细细研究。     不过,仅仅是分析武仙人的灵界,便已经让他们收获颇丰。     苏云作为通天阁主,自然是要作为表率,率领众人进入武仙人的灵界,绘测分析,记录下武仙人灵界中的各种异象。     柴初晞是刚刚嫁过来,还没有见过这幅景象,头一次参与其中,不禁又惊又喜,通天阁的研究方式与她很是相似,让她颇有同道中人的感觉。     众人行走在武仙人灵界,四下看去,但见这里除了有传统的骊渊之外,还有雷池、广寒、长垣等奇异的境界。     其中最为壮观的是长垣!     长垣的意思,便是长城!     那是一道气魄恢弘的武仙北冕长城,横贯在灵界之中,厚重古朴,大气磅礴。     众人叹为观止。     柴初晞则带着苏云来到武仙人灵界中的雷池旁,道:“他的雷池不是境界,而是将雷池洞天中的雷液统统取走,形成一个境界。夫君若要参悟出雷池境界,须得借他的雷池雷液。”     苏云看着眼前浩瀚无尽的雷池,宛如一片金色的汪洋,看不到尽头,伸出手邀请道:“初晞,要与我一起开辟出这一个境界吗?”     柴初晞迟疑一下,向长垣看去,只见诸多通天阁高手正在绘测长垣。     她轻轻点了点头,握住苏云的手,夫妻二人共赴雷池,雷光如同金蛇乱舞,将他们淹没。
推荐阅读: 《涅槃之梦》 《阵仙》 《雪落莲心》 《夜半三惊:邪魅鬼王欺上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