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四百一十六章 开启悬棺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四百一十六章 开启悬棺

    当今世上对劫灰研究最深的,便数通天阁,而通天阁中对劫灰研究最深的,便是董医师。     董医师为了对付劫灰病,曾经解剖了不知多少劫灰怪,探查劫灰来源。虽然劫灰病是一种天地元气衰败引起的瘟疫,无法根治,但他还是研究出不少有趣的东西。     天地元气衰变引起了灵士体内的元气与天地元气一样,劫灰化,因此灵士会向劫灰怪转变。     这滴仙人之血中蕴藏着仙人的真元,而这真元竟然也在劫灰化!     董医师小心翼翼将这滴仙人之血收起,抬头仰望,惊讶道:“仙人之血劫灰化,那么仙人本体……不好!那口悬棺!”     他脸色顿变,那滚滚黑血正是从悬棺中喷涌而出,顺着崖壁流下!     倘若打开悬棺的话……     “不能让他们打开悬棺!”     董医师一向稳如泰山,此刻也不禁惶恐起来,急忙道:“我们必须上去,阻止他们开棺!那悬棺中,多半封印着化作劫灰怪的仙人!”     八天将脸色大变,只是前方有仙道符文化作的云层挡路,他们根本没有过去的实力。就算他们能够穿过这片云层,恐怕也无力面对无穷无尽的魔怪!     “倘若这仙人所化的劫灰怪被释放出来的话……”他们不由打个冷战。     但是,他们怎么才能穿过这片云层?     “我的灵兵!”宝天将突然惊叫一声。     众人急忙看去,只见宝天将上百条手臂抓着的百十件灵兵,此刻像是有无数看不见的虫子在啃咬这些灵兵,这些灵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千疮百孔!     “这些魔怪是仙人之血所化,体内藏有劫灰之气。”     董医师打量这些灵兵,眉头紧锁:“灵兵的灵性会被这些劫灰之气侵蚀,来自仙界的劫灰之气,比凡间的劫灰之气强了万千倍……宝天将,让我想看一下仙界劫灰入侵人体的效果。”     宝天将面色如土,急忙把所有灵兵丢掉,心里一阵绞痛:“这些灵兵是老子毕生的珍宝……”     灵兵落地,很快腐朽,化作飞沙。     育天将道:“宝天将,你胳膊多,切掉一条胳膊给神王试验,又有何妨?”     宝天将骂咧咧道:“你大爷的,你怎么不切……疼!”     董医师抬手一刀,将他断臂切了下来,头也不抬道:“我传授你造化之术,你还可以长出来。育天将,你帮他止血。”     他用断臂触碰仙人之血,引来一丝劫灰之气。     断崖上方,仙藤之上,苏云、柴初晞和莹莹合力催动蒲团,蒲团仙气涌出,在他们的调动下,仙气化作各种灵兵抑或神通,四下里攻击,将杀来的魔怪格杀!     这些魔怪将他们挡住,让他们行进艰难。苏云和柴初晞的实力相差无几,可以说是原道圣人之下最强的存在,饶是他们神通广大,也只觉压力越来越大!     两人动用仙术,但也只能肃清一片,缺口很快便被其他魔怪补上,根本无法冲出重围。     莹莹则知识渊博,通晓古今内外的神通,无论是旧圣绝学还是新学,统统信手拈来,足以守护住两人防备不到的地方。     突然,他们身后一只只魔怪嘭嘭炸开,化作一滴滴黑色血液坠落下来,那些黑色血液还未落下,便化作一只漆黑的大手,向他们抓来!     莹莹刚刚调动一些仙气化作神通抵挡,却抵挡不住,连忙道:“士子!”     苏云不假思索,催动第一仙印,但见他头顶的仙云之中一只仙人手掌徐徐拍出,滔滔威能迎上那只黑手!     “轰!”     仙气所化的手掌破灭,那黑血形成的黑手也径自崩碎,四周不知多少魔怪被冲飞。苏云身躯大震,被弹出仙道蒲团,顿时黑暗中无数魔怪腾空跃起,向他抓去!     莹莹惊叫一声,就在此时只见三条飘带飞出,围绕苏云四周,形成三个奇特的道场,那些魔怪冲到道场之中,有的膨胀炸开,有的缩小被挤压成齑粉,有的则径自四分五裂!     柴初晞轻轻一托,将莹莹托到仙云上,莹莹刚刚坐稳,便见柴初晞带着仙云来到苏云身旁。     她与苏云的配合,却也相得益彰。     “两位祖上来了。”     柴初晞来到苏云身边,低声道,“他们的实力比我们强,倘若被魔怪包围,又被他们杀到跟前,那就必死无疑!”     苏云气血依旧翻腾不已,刚才他借蒲团来施展第一仙印,却依旧挡不住柴复礼这一击,此时的柴复礼只剩下上半身,可想而知柴复礼鼎盛时期该是何等强大!     “我柴家的仙家之宝,原来在你手中!”     嘈杂之中,柴复礼的声音传来:“天市垣大帝不可能将这等仙家之宝借给你使用,尤其是在发现此地封印解除,柴家高手入侵的情况下,更不可能把蒲团借给你。难道他不担心蒲团被我柴家收回吗?除非……”     突然一个个魔怪嘭嘭炸开,黑血涌动如同浪潮,呼啸向苏云等人碾压而来!     那股黑血浪潮中一张巨大的黑血面孔飞出,与柴复礼一模一样,冲至苏云等人跟前:“……你就是天市垣大帝!”     滚滚声浪震动,冲击苏云和柴初晞的身形,让两人立脚不稳。     苏云不再迟疑,元磁神剑飞出,一招仙剑斩妖龙,将那张黑血面孔斩开,破解柴复礼神通!     “这道剑光……果然是你!”     仙藤之上,柴复礼的怒啸声传来:“所谓天市垣大帝,不过是一个毛头小子!不过是一个蝼蚁般的人物!”     “可笑!可笑我柴家,包括神君都被你唬住,竟然将我族圣女嫁给你,还放走了你!”     “可笑我族宝物一直都在我们眼前,我们竟然没有察觉,竟然被一个子虚乌有的人物吓住!”     啸声直奔这边而来,只听柴复礼厉声道:“克己,你来护住其他人,我来杀了这厮,一雪柴家奇耻大辱!”     他脱离了柴克己等人,孤身闯入黑暗,沿着仙藤向苏云等人杀来!     苏云和柴初晞面色凝重,竭尽所能向崖顶杀去,除了有魔怪侵袭之外,时不时还有柴复礼的神通杀来,让他们疲于应付。     此时即便是莹莹也不得不拼命!     柴初晞飞速道:“夫君,柴复礼老祖的功法神通我研究过,我来应对,你全力登上山崖!”     苏云点头,两人背靠背,苏云倾尽所能杀出一条血路,而柴初晞则调动仙云的力量,与柴复礼以硬碰硬!     莹莹则坐在蒲团所化的仙云上,各种神通迸发,将那些漏网的魔怪击落。     苏云感受到背后柴初晞硬接柴复礼神通承受的重击,心中焦急,顾不得许多,性灵飞出,横扫四方!     天象性灵固然强大,但是在这种情形下,天象性灵因为体魄太大,反而容易被魔怪们伤到。     性灵受伤,会危及本体,因此在这种情况下性灵出战并非是明智之举。     不过苏云并非一味蛮干,而是将自己的性灵神兵交给天象性灵,天象性灵顶着这口巨大的黄钟,当先一步杀出仙云笼罩范围!     苏云以天象性灵开路,只见潮水般黑血所化的魔怪涌过来,他的天象性灵高达十数丈,凝练如同真身,手提黄钟钟鼻,横扫四面八方,将一只只魔怪碾得粉碎!     又有不知多少魔怪飞起,张牙舞爪扑来,苏云性灵猛地一拍大钟,钟声一振,魔怪们扑索索落下!     然而又有更多的魔怪冲来,甚至爬到钟壁上,密密麻麻,里三层外三层,叠罗汉般让黄钟越来越重!     甚至还有不少魔怪顺着黄钟往天象性灵手上爬去,苏云的天象性灵急忙用力一抖,将黄钟抛出,弃之不用。     他探手向后抓去,恰逢苏云将元磁神剑掷出,苏云性灵抓住神剑,以神剑开路,所向披靡!     然而没杀多久,神剑蒙尘,剑上遍布黑血,元磁神光被侵蚀,变得千疮百孔。     这口神剑,很快便失去了威能!     苏云性灵咬牙,丢掉神剑,神仙索和尘幕天空都不在身上,现在他已经没有武器可用!     就在这时,苏云将符文之墙解开,把神君柴云渡的肉身丢出。     倘若神君柴云渡的肉身被毁,那么他便是山穷水尽!     “难怪老神王在探索此地时,也会身受重伤。”苏云心中默默道。     尽管如此,他的天象性灵还是以柴云渡的肉身为武器,大杀四方,将一个个魔怪拍得粉碎。     他不敢让自己的性灵入驻柴云渡的肉身,他毕竟不是董医师,董医师精通医术,可以寄托性灵,而他倘若让性灵入驻柴云渡的肉身,便极有可能会丧失自己的身躯,变成半魔。     所以将柴云渡的肉身当成灵兵祭起,是最稳妥的途径,但仅仅是祭起,无法发挥出这具神君肉身的全部威能,最多只能发挥出一成的战力!     即便如此,也非同小可。     柴云渡肉身大杀四方,很快将前方的魔怪肃清。     这具肉身上占满了黑血,但凡沾上黑血的地方,便滋滋冒烟,显然神君肉身也无法抵挡得住黑血的侵蚀。     不过神君的确强大无匹,肉身损伤的速度比黄钟和元磁神剑要慢了许多。     苏云振奋精神,与柴初晞一前一后杀上前去,终于来到仙藤的顶端。     那仙藤顶端恰恰是攀爬到那口悬棺上,待来到悬棺跟前,才发现悬棺的庞大,这口悬棺的棺材盖像是一片大殿的殿顶,有角有檐,盖上铺着琉璃瓦,极为奢华。     “初晞,我们到了!这里没有魔怪!”苏云兴奋道。     柴初晞一直强撑着对抗柴复礼的攻势,闻言放松下来,气若游丝:“到了就好……”     她气息飞速枯败下来,跪坐在地,苏云心中一惊,急忙把她收入自己的灵界中:“莹莹,你来帮她压住伤势!”     莹莹从仙云上跳下来,钻入苏云的灵界。     苏云稍稍宽心,向那口悬棺看去,棺材盖下还在不断涌出黑血,顺着崖壁往下流去,一头头魔怪从黑血中跃出,疯狂向后来者进攻,但却没有一个魔怪胆敢来到这里。     “我柴家的姑爷,真是令人意外啊。”柴复礼的声音传来。     苏云心中一沉,循声看去,只见来路上,一头头魔怪嘭嘭炸开,柴复礼面色阴沉,凌空飘来,目光落在神君柴云渡的肉身上。     他的身上沾染了不少黑血,此刻正滋滋冒烟,显然黑血侵蚀了他的性灵。     苏云微微一笑,天象性灵立刻控制柴云渡肉身,奋力去那口巨大的悬棺的棺材盖!     “放下神君肉身!”柴复礼爆喝,悍然杀来!     悬棺的棺材盖轰隆震动一下,被推开数丈!
推荐阅读: 《魔经鬼谭》 《天痕猎人》 《仙佛无双》 《境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