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四百一十章 你爹诈尸了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四百一十章 你爹诈尸了

    苏云这句话说出口,原本以为自己会因此紧张,甚至患得患失,然而他心中却出奇的平静。     路途中他总是担心柴初晞知道真相会因此离去,正是他患得患失的心态,让梧桐看出来他有了执念和心魔,所以黑铁城中,梧桐诱惑他交出道心弱点。     那时,苏云已经意识到,柴初晞的确化作了自己的执念和心魔。     人总有一种奇特的心理,倘若没有得到,还则罢了,倘若得到了,就会害怕失去,越是珍惜越是害怕失去。     而现在,他将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却也放下了患得患失的心态,坦然接受任何结果。     柴初晞震惊了片刻,很快接受这个现实,不疾不徐道:“如此说来,夫君一直都是空城计,非但吓阻了神君,而且为自己骗来了一个媳妇?”     苏云想了想,道:“我最大的收获并非是蒲团和神君肉身,而是夫人。”     莹莹暗赞一声:“苏士子不知不觉间变成高手了!只有这样出招,才能与柴初晞这等女子交锋。”     她期待看到柴初晞道心紊乱,陷入纠结,然而柴初晞却丝毫没有这种纠结,赞道:“夫君的确是豪杰,难怪可以成为天市垣大帝。只是天市垣大帝是夫君的话,那么我们的计划便要改变了。”     苏云也是有些错愕,却见柴初晞面带笑容,与他一起迎上董奉董医师、老妖王等人。     柴初晞接人待物,落落大方,颇有帝后风范。     “先前我设想的是,天市垣大帝能够与神君匹敌,现在匹敌不了,必须做出改变。”     柴初晞一边与他说着悄悄话,一边含笑应对老一辈如文昌宫、李陆海等圣灵的寒暄,悄声道:“中层力量,我们有了与柴家抗衡的本钱。柴家的金身神灵极多,又有仙家大阵,但天市垣也有这么多性灵,借助仙道蒲团修炼,也可以化作金身神灵。唯一的难题是,如何应对克己、复礼、甘贫、乐道这四位祖上和神君的性灵。”     她目光闪烁,悄声道:“仅凭夫君这些朋友,应付不了他们。”     苏云道:“你不怪我杀了你祖上云渡神君?”     柴初晞道:“我已经嫁入夫家,倘若因为我是柴氏血脉,便心向柴氏,那么置夫家于何地?我若是因此而帮助柴氏,灭了夫家,对我又有什么帮助?是能助我摆脱夙缘,还是能助我离仙道再进一步?”     她笑道:“我帮助柴氏灭了夫家,自己会变成寡妇,在柴氏的地位并不会更高,反而会因此受人白眼指责。而辅佐夫家,让夫家崛起,有能够与柴氏抗衡的实力,再化解两家恩怨,我即便回柴氏也会因夫家而贵,得到礼遇。倘若我任何事都不做,便是徒增纠结。因此,不如顺势而为。”     苏云错愕。     莹莹站在他的肩头,咬着下唇,看着与天市垣的妖魔鬼怪有说有笑的柴初晞,低声道:“苏士子,我觉得你可能真的留不下她。这个姑娘不像是凡间人物,倒像是天上的仙子下凡,终究要回到天上一般。她的道心太透彻了。”     苏云点了点头,柴初晞的道心通透,任何事情映照在她的道心上,都被她的道心照耀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她的道心上没有任何尘埃,仿佛没有任何事能印在上面,哪怕是苏云也不能在她的道心上留下印记。     苏云露出笑容,向柴初晞走去,道:“她把我当成了她的劫数,那么我便努力成为她过不去的仙劫,将她留下!”     天市垣上下热闹非凡,苏云是天市垣的鬼神们看着长大的,他成了亲,带回来一个女子,自然让老鬼们很是开心,载歌载舞。     又有龙骧等陵兽拉着帝驾宝辇,载着苏云和柴初晞夫妻,冲上空中,在天空漫步,巡游天市垣。     远远看去,帝驾的车辇金碧辉煌,后方托着长达数里的流光。     苏云取出仙道蒲团,将蒲团抛起,加以催动,便见那蒲团化作一朵仙云,笼罩方圆数十里,仙光洒落,天市垣中,无论是没有肉身的鬼神,还是有肉身的妖魔鬼怪,此刻都禁不住吸收仙光,提升自我实力!     柴初晞心中一惊,连忙道:“仙云会引来克己、复礼二祖!”     苏云笑道:“无妨,他们迟早会寻到这里来。”     天市垣的夜晚热闹非凡,神魔乱舞,不住有鬼神飞上空中,向苏云夫妇敬酒。     待帝驾宝辇行驶到天门镇,苏云迟疑一下,还是顿住车辇,仙云散发出的仙光洒向天门镇废墟。     苏云道:“诸位长辈,我成亲了。”     天门镇中一片荒凉,无人应答,过了片刻,苏云离开。     柴初晞回头看去,只见那片废墟上空出现一片小镇,镇中有鬼神,遥望他们。     这一夜,柴克己柴复礼悄悄登上天市垣陆地,刚刚脚踏实地,柴克己柴复礼等神灵便不由变了脸色,天市垣给他们一种十分奇妙的感觉,对性灵有一种莫名的吸引力。     “这里有一种吸引性灵的力量,不过这股力量好像被封印了。”     柴复礼心中微动,道:“奇怪,这应该是一件宝物散发出的力量,将天市垣附近的性灵牵引过来。只是,它为何会被封印……”     柴克己柴复礼面色凝重,但目光中却闪烁着期待的光芒。     柴克己道:“这件被封印的宝物,一定是仙家之宝!可笑那天市垣大帝不识宝物,放着自己家的宝贝不取,竟然跑到我帝座洞天偷我家宝物!”     突然,只见天市垣中仙光璀璨,竟是柴家的仙家之宝蒲团所散发出的光芒!     两位老祖不由大怒:“果然是那天市垣大帝盗走我柴家的至宝,而今还在炫耀!”     其他柴家高手不忿,纷纷道:“两位老祖,那贼人欺我太甚,咱们杀过去,夺回至宝!”     柴复礼摇头,道:“不可轻举妄动。那天市垣大帝能够神不知鬼不觉闯入赢安城,在我们眼皮子地下杀害神君,夺走至宝,本事一定非同小可!我们行事,一定要谨慎。”     柴克己道:“这天市垣大帝虽然厉害,但只是一介土鳖,没有见识,不知道帝廷的珍贵。我担心的是,咱们的好圣女会把帝廷的来历告诉这位大帝!”     柴家众人很是愤懑,一尊金身神灵叹了口气,道:“胳膊肘往外拐……”     柴复礼冷笑道:“未必。我们柴家这位圣女向着夫家,但是未必向着这位大帝。”     众人心中微动,柴楚东试探道:“老祖的意思是?”     柴复礼道:“初晞知道帝廷的一些秘密,必然只告诉那个苏云。苏云是小白脸,她的心头好,她自然要帮助她心头好提升实力。不过,这倒给了我们机会!”     他双眸明亮,笑道:“我们仙族性灵天生强大,感应惊人,那天市垣大帝蠢笨,感应不到仙家宝物,但我们却可以感应到那宝物位置。初晞和苏白脸,岂能争得过我们?”     众人眼睛顿时亮了起来,纷纷赞道:“老祖不愧是老祖,老江湖就是厉害!”     众人兴奋道:“天市垣大帝去偷我们的宝物,我们也去端了他的老巢!把帝廷的宝物偷光!”     柴克己柴复礼率领众人悄悄赶夜路,循着那吸引性灵的宝物散发出的波动而去,那股波动轻微到几乎不可察觉的地步,但柴家不愧是仙人后裔,居然抓住这一丝的波动,一路深入天市垣。     就在这时,天空中仙光照耀,赫然是“天市垣大帝”的帝驾从空中行驶到这里,仙云散发的光芒也照耀下来。     柴克己柴复礼等人急忙各自躲在阴影中,不敢露头。     众人悄悄张望,只见车辇如龙,龙凤等异兽拉着数十辆宝辇在天空中驶过。     待到大帝的帝驾走远,他们这才从阴影中走出。     “天市垣大帝,不过如此。”柴楚东笑道,“竟然没有发现我们。”     他们继续前行,深入天市垣的老无人区,老无人区中有四大禁区,很少有妖魔前往那里,柴克己柴复礼的等人循着那股气息,正是奔向其中一个禁区而去。     “咦,这里还有封印!”     他们来到一片山崖前,只见那山崖陡峭,稍微触碰,便见各种诡异符文迸发!     “区区封禁,也配与我柴氏的仙术神通抗衡?”     柴克己微微一笑,强行破禁!     而在此时,神王殿中,突然有小妖来报,叫道:“神王,你爹诈尸了!”     董医师饶是好脾气,也不禁动怒:“你爹才诈尸了!”     话虽如此,他还是急忙赶过去,果然看到老神王的陵墓剧烈跳动,像是诈尸一般。八天将不由骇然,宝天将喃喃道:“难道老老爷在下面寂寞,要我们下去陪他?”     其他天将嘀咕道:“当年老神王是旧伤发作,性灵崩碎而死,不可能还保留着性灵。没有性灵,怎么诈尸……”     他们不禁连打冷战。     董医师皱眉,打开陵墓,只见地宫中老神王的棺椁在不住跳动。     那棺椁被锁链缠绕,锁链也被震得哗啦啦作响。     董医师打开锁链,突然棺材盖嘭的一声飞起,老神王的尸身从棺椁中直挺挺立了起来,口吐人言:“大事不好!”
推荐阅读: 《魔经鬼谭》 《战魂》 《天痕猎人》 《境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