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四百零九章 没错,就是我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四百零九章 没错,就是我

    柴克己、柴复礼等人将这一幕收入眼底,各自骇然,面色也多了几分凝重。     一直以来,他们都认为柴楚东才是柴家年轻一辈最强最出色的存在,他们也将大部分心血放在栽培柴楚东上。     柴楚东占据了他们九成的新学,其他人加在一起也不过一成。     排名第二的柴初晞也很出色,但绝对没有柴楚东光芒耀眼。神君柴云渡将柴初晞许配给苏云,其中一个原因便在于有柴楚东在,有没有柴初晞都无所谓,将柴初晞作为和亲的礼物送出去,成全柴家的大业,自然是一本万利的买卖!     然而……     “神君也错了啊,走了一招臭棋。”     柴克己喃喃道:“他将我族最为耀眼的凤凰送了出去,以为自己留下了一条龙,然而却只是一条虫。”     “若是神君知道了此事,只怕要捶胸顿足……”柴复礼叹了口气。     他突然想起另一件事:“我们柴家的便宜姑爷,曾经以性灵与初晞的性灵大战,两人不相上下,未分胜负。那么这位便宜姑爷……”     他倒抽一口冷气,心道:“若是两家结为连襟,有姑爷和初晞这两大出类拔萃的存在,柴家何愁不兴?可惜,神君是不会放弃帝廷的。帝廷太关键了!”     他心中的善念只是匆匆一闪,便泯灭了。     帝座必须向帝廷动手,这处宝地,干系太重大了!     “天市垣大帝守着一片宝地,却当成粪土,反而去觊觎我帝座洞天,我们却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他心中默默道:“无论便宜姑爷和初晞有多出众,都注定是我柴家霸业的牺牲品!”     之后几日,楼班、岑夫子和玉道原等人一直没有出现,罗绾衣率领着剩下的海外通天阁高手所在的另一艘船也不见踪影,不知道他们的下落。     “玉道原的伤势应该不轻,岑伯可以克制他的信仰之术,楼班可以压制他的原道剑场,玉道原只能退走,只是我不知道罗绾衣是否会趁火打劫……”苏云心道。     罗绾衣善于借力,善于借势,利用他人的势与力来完成自己的目的。虽然她在大秦时的表现看起来很糟糕,但那是因为她的对手是余烬、玉道原和苏云这样的老狐狸。     她在各种挫折下依旧没有放弃,最终还是从玉道原和苏云手中夺取一部分权力,可见其人的本事。     而玉道原受伤,被楼、岑二圣追杀,罗绾衣肯定以他的性命来要挟玉道原,迫使玉道原就范,从而一举掌握西土的权力。     这个女子,是有野心做西土圣皇的。     苏云参悟雷池之余,与柴初晞交流对仙道符文的心得,两人各自受益匪浅。     柴初晞有着柴家的传承,又从柴家的仙术以及帝座洞天的遗迹中,参悟出不少仙道符文的奥秘。     苏云则是从小便被曲伯等天门镇居民当成容器,把九十六神魔镇压在他记忆深处,后来才逐渐发现,仙道符文的形态其实是神魔的形态。     他又参研仙箓,与梧桐交流,再加上天市垣老神王的历险笔记,对于仙道符文的理解也越来越深。     只是仙道符文远不止九十六神魔的符文形态,而且念法更是千奇百怪,所以与柴初晞交流很有必要。     “苏士子,不要教她太多。”莹莹忧心忡忡,“一点一点的教她。倘若她把你的本事都弄清楚了,从你这里学不到新东西,她便会离开你!”     苏云不解,不知道她在说些什么。     海上旅途漫漫无尽,不知何时才能驶到天市垣,但是船上的人却发现,天边的那颗多出来星辰随着船只行驶,在渐渐变大。     过了月余时间,他们终于看到了天市垣的陆地,这两个月的航行,让他们心底都有些焦躁,现在终于可以松一口气。     只是船只行驶到这里,天地便变得古怪起来。     从北海看去,只见天市垣插住一颗星球。天市垣为主,星球只是天市垣前段插着的一个球,属于天市垣的依附物。     随着船只越驶越近,便见那颗星球渐渐变得庞大起来,天市垣反倒像是那颗星球上的一个大饼,是那个元朔世界的依附物。     “真是古怪!”     柴家一个年轻子弟没有见到过这一幕,大声嚷嚷道:“你们说,北海的南边是天市垣,北边是帝座洞天,那么北海的东边和西边,分别是什么地方?”     其他柴氏子弟也不禁好奇起来,既然是海洋,那么一定有岸边。     倘若往北冥的东边或西边一直走,是否会走到另一个洞天世界?     只是这个问题谁都无法回答。     过了两日,船只行驶到北海的海岸边,这里是回龙河的入海口,回龙河池家便是在河底的龙宫中。     虽然苏云与池小遥是同学,却不曾去过她家。     他们所在的楼船颇大,在回龙河行驶了一段距离,便难以为继。柴初晞道:“两位祖上,到了这里两位便回去吧,告诉神君我一切安好。”     苏云闻言,连忙道:“夫人,怎么可以这样?两位祖上是客,我们自然当殷勤款待!”     柴克己柴复礼对视一眼,柴复礼皮笑肉不笑道:“你们小两口要款待我们上百人吗?我们若是赶过去,未免显得兴师动众,倒有些反客为主的意思。还是算了,你们小两口好好过日子,我们回去告禀神君你们安好便是。”     柴克己也道:“你们去见天市垣大帝,代我们向大帝问安,这次便不拜见了。”     苏云不再挽留,正色道:“大帝神通广大,一定知道两位祖上的心意!”     柴初晞和苏云下船,两人站在岸边,苏云遥遥挥手,目送船只远去。莹莹站在苏云肩膀上,也用力挥手。     “那艘船已经快看不见了,我们现在走的话,可以避开他们一段时间。”     柴初晞道,“不过避不了多久。他们神通广大,很快便会寻到我们。”     她微微蹙眉,环顾四周,道:“帝廷太小了,比我想象中的要小很多,我们无论藏身在帝廷何处,都会被他们寻到。”     苏云向前走去,笑道:“其实帝廷并不小。之所以看起来小,是因为有四个地方被人以大法力封印了。只要解开封印,帝廷应该与帝座洞天差不多。”     帝座洞天之所以看起来庞大,是因为北冥实在太大,若是以黑铁城为界,天市垣加上北海,并没有比帝座洞天小多少。     董家的老神王将幻天、后廷、悬棺和帝廷等地方封印,虽然苏云还没有去过这些地方,但想来这些地方应该不小。     这些地方都在老无人区,倘若解开封印,天市垣应该会突然间冒出四大块巨大的领土。     夫妻二人飘然而行,只见这天市垣显得颇为荒凉,到处都是坟冢和妖魔鬼怪。     柴初晞皱眉,道:“夫君,我们应该去拜见天市垣大帝。”     苏云面色古怪:“去拜见他做什么?”     柴初晞认认真真道:“自然要见一见他。一是,他在与我族神君尚未碰面时,便料敌先机,盗取我族神君的肉身,盗走蒲团,迫使神君落入下风,不得不将我许配给你。二是,为了你我,我们也必须见一见他。”     苏云打个哈哈,心中着实为难。     他的确担心莹莹的那句话,倘若柴初晞知道天市垣大帝便是他,会如何待他?     “帝座与帝廷若要保证和平,便须得我们来牵线,一边是神君,一边是大帝,让他们和谈,各自退一步。”     柴初晞愈发认真,道:“不过以我对神君的了解,他不会善罢甘休,肯定会有多次试探。但料想由我们相助,定能化险为夷。”     苏云突然想起董奉董医师,心道:“董医师现在是老无人区的神王,若是请他来冒充天市垣大帝,不知道能否蒙混过去?”     他想到这里,于是带着柴初晞向老无人区而去,心道:“董医师有他祖父的肉身在,他祖父乃是火德神君,与神君柴云渡一个层次的存在,定然可以蒙混过去!”     只见天色渐晚,荒凉的天市垣顿时变得楼阁宫阙重重叠叠,灯红酒绿,热闹非凡,那些性灵又开始活跃了。     天空中还有鬼市出现,天门耸立,楼宇从天市垣上空一直铺到武仙人镇守的北冕长城。     苏云带着柴初晞从闹市中穿过,不住的向相熟的鬼神们点头:“我媳妇。”     “是啊,成亲了。”     “刚成亲,还没生。”     ……     苏云娶妻的事很快传遍天市垣,苏云疲于应付,急忙带着柴初晞赶往老无人区。相较来说天市垣的确不大,但来到老无人区,便大了许多,这里到处都是危险之地,还有许多战争留下的遗迹。     好在苏云曾经两次进入老无人区,第二次更是亲自率领天市垣的鬼神大军,险些将老无人区踩平,自然是轻车熟路。     一路上平安无事,待来到老无人区的神王殿,苏云放慢脚步。柴初晞远远看到金碧辉煌的神王殿,尽管神王殿巍峨宏大,气象不凡,但她却微微蹙眉。     待到董医师闻讯率领八天将来迎,柴初晞看清董医师,尽管神光缭绕,却让她皱眉,道:“夫君,此人绝非天市垣的大帝。他的气魄,虽有锋芒如刀,却不厚重,远不如夫君。”     苏云正欲说话,突然只见老妖王率领八妖将与一众妖魔赶来,而在老妖王身后,漫天鬼神在文圣公、琴圣画圣李陆海等圣灵的率领纷纷赶来,天市垣这些生前是征圣、原道的大高手们,骑着复生的陵兽,真可谓是神魔乱舞!     只听老妖王高声道:“老臣率领天妖八部众,恭迎天市垣大帝陛下、帝后娘娘莹莹千岁回宫!”     苏云见状,叹了口气。     李陆海、文圣公等人也是大喜,纷纷道:“陛下终于成亲了!咱们天市垣,终于有了第二个活人了!”     “早生贵子!就有第三个了!”     “我带来了珍藏千年的美酒,今日与小瞎……与陛下和娘娘不醉不归!”     ……     柴初晞呆呆的看着这一幕,她的身旁,莹莹不怀好意道:“没错,你就是他们口中的帝后娘娘,帝廷的帝后娘娘。”     小书怪很是开心:“一边是杀了你祖宗神君柴云渡的仇家,一边是你的夫君,你还要给他生孩子断仙缘,剪不断理还乱,你现在该怎么办?”     “莹莹,不要说了。”     苏云止住莹莹,叹了口气,正色道:“夫人,没错,我就是那个杀了神君柴云渡盗走柴氏仙家宝物的天市垣大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