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四百零六章 大圣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四百零六章 大圣

    苏云等人将柴家楼船上的宝物能炼化的便炼化,无法炼化的便抛入北海之中,柴初晞毕竟是柴家的天之骄女,陪嫁的嫁妆堆积如山,而柴初晞说丢便丢,没有任何犹豫。     柴家的嫁妆中,有不少宝物都有着柴家高层甚至神君柴云渡的烙印,若是柴家没有恶意还好,倘若有恶意,随时可以祭起这些宝物杀人!     柴初晞因此建议弃船返回天市垣。     也正是因为如此,众人不禁对这位阁主夫人刮目相看。     过了几日,通天阁的能工巧匠在黑铁城中将炼化的宝物熔铸,炼成两艘新的船只,众人都有些筋疲力尽。     楼班道:“你们先回天市垣,我与岑夫子留在黑铁城。这黑铁城已经成为连接两界的通道,谁占据此城,谁便拥有了可攻可守的地利。”     旁边,岑夫子道:“楼阁主说得有理。黑铁城事关重大,不容有失。”     ——苏云在进入黑铁城时,便已经将封印解开,把梧桐、焦叔傲、莹莹和岑夫子等人释放出来。     莹莹还在为苏云不讲义气,没有让自己写新婚夜格物笔记而生气,白犀却早已逃到梧桐的灵界中,不愿再进入苏云的灵界。     众人知道苏云成亲,而且娶的是柴家的圣女,都是惊疑不定,但在那时,随时可能被神君柴云渡一巴掌拍死的条件下,与柴云渡联姻的确是唯一的活命之道。     不过,柴初晞的举动,却着实惊到了他们,也得到了他们的信任。     苏云迟疑一下,道:“黑铁城无需你们镇守。这里无险可守。”     两位圣灵都是一怔。     莹莹道:“黑铁城门户开启,两界元气互通,天地元气的质量直线提升。倘若关闭了黑铁城门户,固然可以阻挡住柴云渡等柴家高手,但是同样也让天地元气质量跌落。所以,开启黑铁城的城门,对元朔更为有利。”     苏云道:“柴家毕竟只有几百万人,而元朔却是数万万人。”     楼班和岑夫子顿时明白他的意思,天地元气互通,元朔便可以靠人数占据优势,随着时间推移,优势便会越来越大。     因此黑铁城的城门,决不能关闭。     既然黑铁城的城门不能关闭,那么也就没有了守在这里的必要。     通天阁的众人打造好两艘新船,继续起航,玉道原瞥了瞥旁边船上的楼班和岑夫子,杀心大动,心道:“这里不是帝座洞天,没有柴家的高手,也不是天市垣,没有那么多的鬼神。我在这里动手,除掉楼班和岑夫子,诛杀苏云,我来做天市垣大帝,我来做通天阁主,以及柴家的女婿……”     他想到得意处,不禁露出笑容。     “最难缠的不是姓苏的小子,而是这两个老鬼。”他的目光放在楼班和岑夫子身上。     苏云的目光一直落在柴初晞身上,新婚燕尔,他渐渐的欣赏甚至喜欢上这个柴家女子。     柴初晞雷厉风行,颇为果决,有一种巾帼不让须眉的气魄,而且两人之间交流彼此在广寒、雷池两个境界上的见解,各自都大有收获。     他们的共同语言也越来越多,这种感觉,他只在莹莹和鱼青罗身上有过,其他女孩,包括梧桐、池小遥以及罗绾衣都不曾有过。     只是苏云还是觉察到这个女孩并非是认命,反而很是求仙问道之心依旧十分强烈。     他觉得,柴初晞把与他的姻缘,当成了成仙路上的一次仙劫,自己和柴家是她的必经劫数。     她是一个把人世间当成一种修行的女子,只要到了劫满之日,她自会离去。     红裳袭来,遮住他的视线,苏云心中微动,继续与柴初晞说话,恍若无觉。     “师弟,你有些喜欢她,但你又有些担忧。”     梧桐行走在他的视野中,悠然道:“你担心你们的缘分像是浮萍一样,没有根拴着。我可以帮你破坏她的求道之心,让她抛弃仙缘,无视仙路,之后她便会死心蹋地的跟随你。”     苏云继续与柴初晞甜蜜说笑,性灵却出现在自己的视野中,行走在红裳之上,笑道:“师妹,你胡说什么呢?”     梧桐的声音中充满了诱惑,像是魔王的窃窃私语在他的耳畔和心底响起:“师弟,你知道我的本事,绝对可以破去她的求道之心,让她死心蹋地的追随你。你已经有了弱点,对未来生活的期待,就是你的弱点。何必严防死守?现在是你最虚弱的时候,你有了牵挂,有了担忧,把你的弱点给我,作为交换,我可以让你得到幸福。”     红裳,从苏云性灵的面庞滑过。     待红裳散去,苏云发现自己正与柴初晞手掌相牵,他们仿佛放下了所有的芥蒂,坠入爱河。     时光荏苒,尽管元朔的境遇艰难,但有他们夫妻相互扶持,很快度过了各种难关。     他们历经千辛万苦,击败了玉道原,化解了与神君柴云渡的恩怨,苏云彻底掌控通天阁,助左松岩成帝,元朔推行新学变法。     苏云有了家业,忙碌而充实。柴初晞为他生儿育女,相夫教子,做他背后的女人,给了他最坚定的支持。     他们的孩子长大,而他们也慢慢步入中年,待到孩子成家立业,他们也两鬓斑白。     这一生,充满了各种俯下身便可拾起的幸福,但是他们的寿命终究还是走到尽头。     苏云与柴初晞成了白发苍苍的老人,相互依靠,面朝红色的夕阳,头顶萧萧枫叶落下,布满地面。     “把你的弱点交给我,你点头,让我坏她的道心,我来帮你实现你的愿望。”     梧桐迎着夕阳,向暮年的苏云和柴初晞走来,她的身后出现红裳大幕,遮住了夕阳,隐约可以看到夕阳的影子。     梧桐面带笑容,向他伸出手来:“堕落吧,让你的道心成魔,让你渴望得到幸福的心化作贪念。把你的道心交给我,我让你得到幸福。”     苏云侧过头,看着身边已经双鬓苍白的柴初晞,他很向往与心爱的女人过完一生的幸福。     他向前伸出手掌,似乎要抓住梧桐的手。     梧桐露出期待之色,突然,少年握紧拳头,幻境轰然崩塌。     “师妹,你这一套对我早就没有用处了。”苏云淡淡道。     他的眼中,红裳少女挥手,身形越来越远:“你有一天会后悔,没有抓住这个机会。师弟,别了。我会留在帝座,继续探索帝座洞天的秘密。”     苏云回头,心中有些不舍,但梧桐早已不在船上。     适才,只是梧桐在干扰他的道心而已。     这个女子自始至终未曾登上这两艘船,她可以蒙蔽他们所有人。     苏云的目光向远处看去,黑铁城的一座白骨高楼的楼顶,红衣少女坐在白骨之上,一条黑色的蛟龙趴伏在她的脚边。     苏云遥遥挥手,柴初晞顺着他的目光向黑铁城看去,也看到了梧桐,却没有多问。     她能看得出来梧桐与苏云之间奇特的羁绊,像是男女间的情感,又夹杂着其他东西。     “叔傲,走了!”     黑铁城中,梧桐站起身来,“去寻找我们的飞升之路!”     黑蛟仰起头,望向远去的船只,快步跟上梧桐,一人一龙消失在黑铁城中。     “我们还会再回来吗?”焦叔傲问道,“还会与他们重逢吗?”     梧桐面色平静道:“或许这一别,便是永别,或许在前路上,我们还会再见。将来的事情,谁能说得准呢?”     她刚说到这里,突然心头微动,停下脚步,只见黑铁城的另一端,柴家的两尊金身古神柴克己柴复礼率领着百十位柴家高手从水中跃出,进入黑铁城!     梧桐心中微动,看着这些人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而柴克己柴复礼却对他们视而不见,恍若无觉。     “祖上,随行的丫鬟随从,被人杀了!”     柴家众人在城外有所发现,急忙上禀:“我们的楼船,也被毁掉后凿沉了!”     柴克己冷笑道:“我们柴家的姑爷真是心狠手辣!初晞圣女只怕已经落入他的掌控之中了!这小子,难道真的以为可以用圣女的命来胁迫我们柴家?太天真了!”     梧桐神色微动,却没有多做理会,径自向帝座洞天而去:“他与我斗了这么久,从未落在下风。他可以应付这样的场景。”     焦叔傲化作身子修长的黑色蛟龙,行走在海明面上,载着这红裳少女远去。     而在通往天市垣的海面上,天空中突然浮现出一座天门,天门中,诸神光芒璀璨,纷纷跃出。     同一时间,玉道原哈哈大笑,原道剑场铺开,喝道:“杀了姓苏的,我来做柴家女婿!”     苏云所在的那艘船在原道剑场中轰然破碎,化作齑粉!     玉道原得手,放声大笑,得意洋洋。     却在此时,只见齑粉流动,向一旁飘去,赫然是尘幕天空的尘沙。     而尘沙飘向之处,正是苏云、楼班等人所在的那艘船。     玉道原呆了呆,他所看到的船,以及船上的人自始至终都是楼班以尘幕天空蒙蔽他的视觉而已。     “玉道原,通天阁没有你的容身之地!”     楼班收了尘幕天空,冷冷道:“今日我将你逐出通天阁!”     玉道原回头看去,只见身边海外通天阁的人早就跳出这艘船,显然不齿与他为伍。     罗绾衣率领海外通天阁的众人飞速远去,喝道:“玉道原,你背信弃义,众叛亲离,今日我海外通天阁与你划清界限!”     “众叛亲离?你们也配?”     玉道原腾空而起,冷笑道:“今日便索性杀光你们,我自己来做皇帝,自己来重组通天阁,自己来做神君柴云渡的女婿!你们这些土鳖,让你们见识一下,超越世界极限的力量!”     他的法力爆发,天庭中诸神大喝,剑道之威顿时提升到极致,但是却没有触发天劫!     就在此时,岑夫子从楼班身后走出,身缠粗大的神仙索,躬身一拜,道:“敬鬼神而远之!”     随着他这一拜,神仙索突然化作无数儒学经文,如垂丽天象,惊空而起,直铺天外!     玉道原正在扑来,突然身后天庭中诸神被无数儒家经文经义照耀,如同被一股莫大的力量左右,呼啸向后远去!     整座天庭被压迫得飞速远离!     玉道原甚至感觉到,自己与信仰自己的那一座座神庙中的神像的联系在纷纷断去!     这正是元朔儒学大圣的禁断之术,让他试图汲取信仰作为力量来源化作一场空!     岑夫子用柴家的仙家之宝蒲团修炼,终于补全了自己儒学经义中的不足,神仙索也终于不再是一条自缢的上吊绳!     “就算这样,我自身的力量也远非你们所能抗衡!”     玉道原催动原道剑场,化作一道剑芒,直指船上的岑夫子。然而下一刻,他的剑场剑芒,迎上了楼班宛如星球般的建筑异象!     ————第二章估计要到八点半之后。昨天闺女的旧疾复发,宅猪晚上做噩梦,把自己吓醒,失眠几小时。白天想补觉,怎么也睡不着,头脑不太灵光,码字速度降低不少。
推荐阅读: 《战魂啸》 《异界之狂龙逆天》 《子虚》 《万世天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