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三百九十九章 一曲忠诚的赞歌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三百九十九章 一曲忠诚的赞歌

    楼班的状态变得越来越古怪,他的性灵在悄然发生变化,时不时有仙光从他的体内渗透出来,在他身后化作琼楼玉宇,化作云桥。     苏云紧张无比,虽然对他来说坐在蒲团上面很舒服,但是楼班没有肉身,蒲团对他的性灵是有害还是有益,便不是苏云所能知道的了。     莹莹溜到楼班身后的云桥上,一路小跑,来到那如同虚幻的玉宇琼楼中。     苏云催动应龙天眼,仔细观察,然而却没有发现楼班性灵在仙光中有什么改变。     “仙光有助于性灵修炼,仙气则有利于肉身修炼。不过,他的性灵为何没有变化?”     苏云不解,就算是正常的性灵,也应该在仙光的加持下,修成金身才对!     就算是金身神灵这等伪神,好歹也可以增加几分实力。但楼班却没有任何变化,让苏云颇为纳闷。     突然,莹莹的叫声传来:“苏士子,我出不来了!救我——”     苏云急忙看去,只见那丫头跑到楼班身后的玉宇琼楼中,在那片复杂无比的建筑迷了路。     然而苏云细细看去,却不禁骇然,楼班身后的琼楼玉宇像是藏着无量的空间,复杂,幽深,是他前所未见!     这片楼宇给他的感觉,仿佛是一方世界,由楼阁云桥组成的巨大星球,甚至连星球内部也是长廊过道房间,包裹着星球内部的山水自然!     “最关键的,是这片楼宇是活的!”     苏云皱眉,这片建筑世界在不断改变地理,改变楼宇结构,让人进去根本找不到出路!     就算是他进入其中,也会迷路,更何况莹莹?     岑夫子来到苏云身边,仔细打量,不禁动容,道:“通天阁的楼阁主不愧是新学泰斗,民间封圣的存在,他没有尝试去学习谪仙人的仙术,而是吸收其理念。他借蒲团的力量,来观想完善自己的神通,这倒是值得我借鉴之处……”     苏云微微一怔,顿时明白他话中隐含的意思。     楼班肉身已死,大脑没了思维,性灵无法自我改变,所以他在蒲团悟道的同时,没有试图把领悟的东西变成自己的一部分,而是借助蒲团的特性,将之化作“外物”。     这个“外物”,就是现在让莹莹迷路的楼宇。     “蒲团中的仙气仙光可以在观想中化作真实的东西,楼班摊友便是靠这一点,在自己化作谪仙人时,将自己的领悟以建筑的形态书写下来。”苏云心道。     随着时间推移,楼班身后的那片建筑越来越完整,越来越真实。     至于莹莹,刚开始的时候还知道求救,后来声音渐不可闻,不知道被困在何处。     两天后,楼班醒来,将莹莹放出。小女孩立刻鼓动纸质翅膀飞到苏云肩头,苏云连忙敞开灵界,莹莹钻入他的灵界中,不敢出来。     ——她在楼班身后的楼宇之中连飞带走,两三天时间,非但没有找到出路,反而把自己累到绝望。     “这蒲团的确是好,谪仙人那一招神通也着实震撼。”     楼班怔怔出神,过了片刻,叹道:“他的仙术,真是妙绝,我距离道,又近了一步。我能看得懂,但是化用到自己的神通之中,恐怕一时间难以办到。如此绝妙的仙术,竟然依旧挡不住仙剑,必须断臂求生……”     他摇了摇头,只觉难以置信。     苏云问道:“摊友是否看到他飞升之后的事情?”     楼班摇头:“不曾看到。这蒲团,应该是他悟道的仙器,极为不凡,但是缺少了他在仙界中的感悟,不知道是否是他故意隐去。”     岑夫子上前,也坐在蒲团上参悟起来。     论才情,岑夫子其实是不如楼班的。     儒学第一人是夫子,之后又有数十位儒学圣人,到了岑夫子这一代,新学渐渐兴盛,儒学不知变通,已经沦为旧学。     岑夫子虽然有心做出改变,但旧学的桎梏如同枷锁,将他死死锁住,他继承旧圣绝学,却打算革旧圣绝学的命,左右为难,像是神仙被自己的道和理捆绑。     因此他的大圣灵兵叫做神仙索,不是捆绑别人,而是捆绑自己。     而楼班则没有这些负担,轻装前行,因此成就更高。     不过,岑夫子还是尝试做出改变,那就是收灵岳先生为弟子,借灵岳的叛逆,来完成新儒学对旧儒学的革命。     “不知道岑伯是否能领悟出破除枷锁的道理?”苏云心道。     赢安城中,追杀南布衣等匪徒的柴家金身神灵返回一批,为首的是四大金身古神之一的柴复礼。而城中还有一尊金身古神柴克己。     两尊古神汇合,柴克己问道:“可曾捉到那南布衣?”     柴复礼摇头:“南布衣那贼人极为狡猾,又抢了许多重宝,一路向西逃窜。我们一路追杀百十万里,却被那厮率众躲入禁地之中。我担心这边会出乱子,于是先一步赶回来,禁地外有甘贫、乐道镇守,南布衣出来便是死!”     柴甘贫与柴乐道也是金身古神,他们与柴云渡多是父子、祖孙关系,柴云渡属于第一代仙人后裔,而四大金身古神都是第二代、第三代。     他们的血脉,远不如柴云渡,因此他们四人老死,不得不借助仙光炼成金身,而柴云渡却还年纪轻轻,并没有苍老的迹象。     仙体传下血脉并不容易,往往都是单传,偶尔才会多生一两个,又怕与外族通婚,稀薄污染了血脉,所以往往是族内通婚。     族内通婚,夭折的又多,因此柴家繁衍至今只有几百万人。     柴复礼面带忧色,道:“你回来却也正好,蒲团被人收走,仙云也消散不见,很多东西掉落下来,但是唯独没有见到神君的肉身……”     柴克己眼角剧烈跳动:“神君肉身绝不会出事!神君是何等强大?等闲人物难以近身!”     “但是神君肉身应该掉下来才对!”     柴复礼道,“神君肉身不见踪影,只有两种可能,一是被南布衣抢了去,而是落在那日闯入仙家大殿的那人手中。闯入仙家大殿的那人,我们虽然没有看清其面容,但是我听柴放、柴意他们说,城里最近来了天市垣的客人。”     柴克己心头一跳:“客人何在?”     柴复礼道:“就在偏殿。我让柴放稳住他们,此刻柴惜容在那里监视,这两人一直没有什么动静。倘若他们是侵入仙家大殿,掳走神君肉身的人,我一人再加上四老,也未必是其对手。”     柴克己沉声道:“你做的很对,没有打草惊蛇。现在我来了,他们是龙是虫,都会现出原形!”     他说到激动处,气势爆发,刹那间,气息赫然超越了世界所能承受极限!     柴克己突然看到一道剑光照住自己,心中一惊,急忙收敛气息。     柴复礼连忙道:“当心。不可完全释放自己的力量,惊动仙剑,我们在劫难逃!”     柴克己压下心头的激动,道:“神君为我取名克己,正是要我克制自己的情绪,看来早有预见。”     两大金身古神很快来到城中心,向神君殿旁的偏殿走去。     偏殿中,梧桐心中一紧,急忙催动魔心,声音在所有人的脑中响起:“柴家的两大金身古神来了!”     此时,岑夫子还坐在蒲团上,尚未从入定中醒来。     苏云不假思索,立刻敞开灵界,将岑夫子连人带蒲团一起收入自己的灵界中,塞入一座门户内。     梧桐和焦叔傲也各自走入那座门户,苏云搬起这座门户,扔到另一个门户中。     这些门户,正是他从广寒洞天收走的那些门户。     苏云身后,天象性灵飞速动手,将这些门户一个套一个,很快其他所有门户消失,只剩下一座门户。     苏云飞速打开隐藏在记忆深处的符文之墙,将这座门户丢了进去!     这一连串举动利索无比。     除非有人能够探出他的记忆深处的封印,否则绝不可能寻到符文之墙,更不可能深入他的记忆中,把这座门户和柴云渡神君的肉身捞出来!     楼班脸色微变,来到苏云身边,悄声道:“我与柴家的金身古神照过面!”     苏云心头一跳,正欲说话,突然蹲在墙角中的柴惜容笑道:“我怎么坐在这里?圣灵,你们在说什么?”     她对自己经历过的恐怖事件没有一点记忆,却是梧桐在进入门户之前,将她那段惨痛经历抹去。     楼班正要说话,突然殿外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听闻天市垣的圣灵来访,我柴家正逢多事之秋,疏于款待,还请两位恕罪!”     楼班心中一紧:“这个声音,正是那个一把便将我镇压的金身古神的声音!”     柴惜容走上前去,准备开门,笑道:“两位有所不知,外面的是我柴家的老祖宗,柴复礼,算起来,是仙二代呢!”     苏云眼珠子乱转,额头冷汗不受控制的涌出来,现在,他即使出手把楼班塞入自己的记忆封印中,恐怕也来不及了!     因为,柴惜容见过楼班!     楼班不见,绝对会引起她的怀疑!     柴惜容开门,苏云和楼班正在无可奈何之际,突然一股宏大无比的气息从赢安城外传来,撼动赢安城所在的空间,让天锡山这座神山也跟着动摇,颤抖!     “天市垣来客,天庭神帝玉道原,前来拜访帝座洞天的云渡神君!”     神帝玉道原的大笑声清晰无比的传入所有人的耳中,朗声道:“朕怀着善意而来,已经让帝座洞天所有百姓皈依天庭,特此前来,布道福音!”     柴克己、柴复礼脸色大变:“此人的实力,不逊于你我!也是一个强行压制力量,唯恐引起仙剑注意的人!”     两人顾不得去见苏云和楼班,立刻转身向外走去,柴克己朗声道:“原来是天市垣来客。贵客有所不知,海上渔民是有主人的!”     他的气息绽放,与神帝玉道原的宏大气势猛烈撞击,空间被挤压得扭曲,变形,无数雷霆从虚空中迸发,四下倾泻!     神帝玉道原率领通天阁的众人站在空中,天庭广大,诸神林立。     即便是玉道原也被冲击得有些气血浮动,惊讶道:“所谓云渡神君,居然有些本事,难怪也敢自称神君。今日便征服这里,作为我的领地!”     他站起身来,身后诸神一体,化作无比强大的天象性灵,气息顿时暴涨,倾轧柴克己。     柴复礼见状,急忙帮助兄长抵挡。     两人率领柴家诸多高手,涌向城门!     偏殿中,苏云又惊又喜:“玉道原真是雪中送炭,我误会了他!”     楼班也道:“玉道原死后,一定要给他立个牌坊,写着忠义无双!”     神帝玉道原在这个时候前来,无疑是解救他们于水火之中,让通天阁的新老阁主都感激涕零,大赞忠义!     “楼班老哥,我送你们离开此地!”     苏云刚刚说出这话,突然天空中一片元磁神光洒下,一尊伟岸无双的性灵,顺着浩浩荡荡的元磁神光降临。     苏云眼角跳了跳,神君柴云渡的性灵,终于到了!     顶点
推荐阅读: 《仙佛无双》 《境元》 《拳定诸天》 《非常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