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四十章 黑暗降临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四十章 黑暗降临

    “屋漏偏逢连夜雨,是袁家岭的妖怪追过来了!”     苏云心中一沉,放下干柴:“我们没有留下足迹,但是雪停了,他们却可以循着火光追过来!现在外面有袁家岭的妖怪,还有这拎着头颅的鬼怪,两下夹击……”     马鸣声距离文圣庙越来越近。     苏云收拾包袱,飞速道:“二哥,叫醒他们,我们立刻离开!”     花狐急忙唤醒狐不平、青丘月等人,苏云打好包袱挂在肩头,凑到窗边看去,只见巨型鬼怪的粗壮手掌把大脑袋拎出院子,双手捧头,把乱糟糟的大脑袋放在脖子上。     那鬼怪两只手扶着脑袋左右晃了晃,似乎在找位置。     庙外传来一声咒骂:“娘厮贼,又装反了!”     苏云又看到那巨型鬼怪把自己的脑袋摘下来,后脑勺与脸的方位调转了一下,这才放下去,只见那鬼怪的脖子处像是长出了许许多多挥舞的触手,与脑袋生长在一起。     “嘿,好了!”     巨型鬼怪眉开眼笑,从庙外探下脑袋,俯身进院子,向西厢窗户后面的苏云看去。     “小东西,蛮可口的样子……”     巨型鬼怪刚刚说到这里,突然外面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何方妖孽?胆敢阻挠我袁家岭办事?认得猿三祖师吗?”     轰!     剧烈的震荡传来,赫然是大妖出手,攻击那巨型鬼怪。     那巨型鬼怪吃痛,突然探出手来抓住文圣庙院子里的老树,把那株老树连根拔起,抡圆了向外重重扫去!     苏云在窗边看到庙外人和马一起被扫飞到半空,一只只火把被丢在空中,转着圈落下。     他不由呆了呆:“怎么他们反倒先打起来了?这些袁家岭的妖怪,脾气真是火爆。”     猿三祖师乃是袁家岭的大妖,一身实力极为强悍,竟然与那巨型鬼怪斗得不相上下!     他们一个是鬼怪,一个是大妖,驾驭阴风妖气,边打边走,只听外面雪地中传来巨物碰撞的声响,还有树木折断崩塌的声音,很是惊人!     苏云立刻推开西厢门,沉声道:“文圣庙防得住鬼怪,防不住妖!趁现在,我们走!”     三只小狐狸化作三个小娃娃,各自背着一个小包袱鱼贯而出,花狐化作的小娃娃跟在后面。     众人来到墙边,纵身一跃,跳出庙墙,踩着雪地,伏身向外飞速走去。     雪夜中,月光下,那鬼怪与袁家岭大妖杀入山林,杀得树林抖动不已。     苏云与花狐等人一路前行,忽然只听有猿妖高声叫道:“不在庙里!”     “墙角有脚印!”     “追!”     苏云心中一沉,低声道:“二哥,带着他们先走,找一处庙宇藏身!我有神仙索,我来断后!倘若你们等不到我,那就先去天市垣驿站等我!”     花狐知道事态紧急,沉声道:“你要小心。”说罢,带着三个小娃娃加快速度向山地里走去。     苏云打量四周,纵身一跃跳到一株大树上,如同蛟龙倒挂在树上,伺机而动。     “蛟龙吟的身法都是贴地而行,在这么深的雪地里战斗,有些施展不开,反倒是猿公诀纵跳如飞,才是这种局势下的杀招!”     他眼中光芒闪烁,默默催动仙猿养气篇。     啪啪啪!     随着他的气血冲荡,他的体内一块块骨骼之间的软骨鼓起,肌肉筋膜隆起,气血膨胀,身子也跟着膨胀,变得更加强壮!     他观想白猿化作金猿时的身体内部构造,以气血化骨,化筋,化血肉,骨肉筋膜在体内膨胀,让他只觉体内瞬间充斥着平日里难以想象的力量!     仙猿养气篇在他体内狂暴的气血带动下,从第一重一路破关斩将,在苏云气血运转几个大周天之后直接来到第六重!     而猿公诀更是被他直接修成第三种成就!     按理来说,就算苏云的修为深厚,但修炼一门新的功法,也需要十多天的时间才能提升到第六重,才能修成三种成就。     但苏云并非常人,仙猿养气篇心法最为关键的是捉心猿降意马,而他饱读旧圣经典,早就做到了这种成就。     当年天门镇公案过后,野狐先生把自己的课堂搬到庠序,收了些狐狸士子听讲,一个小瞎子来到庠序,靠在窗户下偷听。     一连几日,野狐先生都遇到这个小瞎子,于是便让他进屋,出题考他和其他小狐狸。     小瞎子对答流畅,引经据典,得了个第一。     那个小瞎子,便是苏云。     他有着异于常人的悟性,狐妖们也都极为聪明,但自从苏云来到庠序里之后,花狐他们便没有再考过第一!     他对仙猿养气篇的理解,不比大儒逊色,即便裘水镜来解仙猿养气篇,也未必能比他解得更好。     他欠缺的,是目不能视,是无法观想,是无法修炼那些矫腾变化的招式。但是现在,这一切都不成了问题。     他已经恢复视力,而且眉心中还有天门镇烙印,内藏八面朝天阙,可以打开天门进入另一个世界,直面仙图,通过仙图,得到最直观的观想,学到最精准的招式!     马蹄声传来,一只只猿妖坐在马背上,举着火把大呼小叫,向这边追来。     头马冲来之后,苏云突然纵身从树上跃下,手掌压在第二匹马背上的那猿妖的脸上!     白猿挂树!     这一击的力量好大,将那猿妖的身体从马背上带得飞起。     苏云压着他的脑袋,与另外一匹并行的马匹背上的猿妖脑袋狠狠撞在一起,白猿挂树这一击的力量终于完全爆发。     这一瞬间,苏云甚至有一种错觉,仿佛自己捏的不是一颗头,而是捏着一颗鸡蛋去撞另一颗鸡蛋!     两个鸡蛋碰撞的结果,可想而知!     他压着两具尸体落地,月光皎洁,洁白的雪地被涂红了一片!     “袁青,小七!”     后面的猿妖纵马追来,见状睚眦欲裂,苏云立刻纵跃而起,腾空上马,落在一匹马背上,双腿用力一夹,马儿向前窜去。     前方的猿妖已经勒住了马,调转过头来。     那猿妖纵身,站在马背上,他的起手式刚刚摆出来,苏云便立刻看出他要施展的招式是古涧飞渡。     这一招是袁武与苏云相对时施展过的一招,纵身跃起,如老猿从树上跳过古涧,落在对岸的树上,以强大的冲击力来提升自己的攻击力,力量极大!     果然,前方那猿妖纵身跃起,向苏云所在的马儿跳来!     就在他跳起的一瞬间,苏云也自纵身一跃,却是头下脚上,施展出猿公弹剑这一招。     那猿妖的古涧飞渡威力爆发,一拳将苏云刚才所乘的骏马脑袋砸得粉碎,而他的拳头落下的同时,苏云一指弹在他的头顶天灵盖上。     啪!     那猿妖天灵盖骨骼破裂,碎骨扎入大脑,一声不吭便栽倒在雪地里。     苏云落地,如灵猿纵身跃起,背后传来咻咻的利箭破空声,却是又有十多个猿妖纵马追来,弯弓便射。     苏云变得比猿妖还像是猿妖,在雪地中连连躲避,忽然纵身上树,一飘一荡,从一株树上跳到另一株树上,用的正是擒捉心猿的招法。     十几个猿妖骑射不断,追着苏云冲入山林中,苏云放下心来:“这样花二哥他们便安全了。”     突然,他背上中了一箭,苏云急忙催动洪炉嬗变养气篇,气血化作龙鳞,将这一箭挡住,只是还是晚了一些,被这一箭刺入血肉之中,尽管不深,但也很是疼痛。     苏云忍住痛,拔出箭,以气血化龙鳞覆盖住伤口。     这一箭已经影响他的动作协调,而且他的血液从衣服下渗出来,让他觉得背上有些不太舒服。     那些猿妖依旧在追来,只是马儿在堆满积雪的树林里行走不便,很快便有不少马儿踩空,崴了脚,不能前进。     那些猿妖弃马上树,纵跳连连,向他追去。     “弃马之后,在树上纵跃,武器携带不便,弓箭之类也会被他们丢掉。没有了武器,那么我可以一战。”     苏云接着月色打量前方,前方的树木,树木的枝条,一切都映照在他的眼眸中。     他脑海里,大黄钟旋转,忽、秒刻度层层递进,他的眼睛判断物体与自己所处的位置,黄钟计算时间,身体随之而调整,让他可以避开沿途障碍,不至于被树枝绊住或者挡住身形。     同时,他的身体协调到最省力的状态,在这种状态下,他的体力体能可以得到最大程度的保存,方面后面的战斗。     他的黄钟是性灵神通,只是苏云现在并不知道这一点,他只是把黄钟单纯的当成计时工具而已。     “我需要一个没有亮光的地方,一个对我最有利的地方。”     他的目光搜寻,被这些猿妖追赶,迟早他的体力体能会耗尽,那时便凶多吉少,他必须速战速决!     突然,苏云看到山林间有一座庙宇,心中微动,立刻冲了过去。     那庙宇竟然是崭新的,应该是刚刚建成没多久,虽然不大,但五脏俱全。     苏云几个起落,落入那庙宇的院落中,随即快步冲到正殿里。     咚咚咚!     一个个猿妖纵身落在院落里,飞速冲入正殿。他们目光四下搜寻,却不见苏云的踪迹。     这时,他们身后传来关门的咯吱声,那十多个猿妖急忙转身,只见苏云正在关闭殿门。     “袁家岭的诸位兄台。”     月光下,苏云的脸上露出笑容,他的眼睛缓缓闭上,轻声道:“黑暗降临了。”     殿门关闭,殿内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苏云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你们,准备好面对黑暗了吗?”     猿妖们厉喝连连,四下出击,苏云如同黑夜中的王,在黑暗中闲庭信步,精确的避开猿妖们的攻击。     天门镇的少年抬手,做出敲钟状,他的脑海中的黄钟仿佛传来一声钟鸣。     当——     计时开始。     殿内一片雷声,如同蛟龙长鸣,夹杂着各种厉喝,哀鸣,以及骨骼断裂的声响,还有鲜血飞溅洒落在窗户上的嗤嗤声。     过了良久,一切声音平息。     殿门咯咯吱吱开启,月光照进来,一个少年的身影走入月光中,走出大殿。     苏云仰头,迎着明月张开眼睛。     他的身后,殿内一地猿妖尸体。
推荐阅读: 《楚天孤心》 《异界之狂龙逆天》 《修真之美女攻略》 《语啰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