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三百九十四章 我死了?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三百九十四章 我死了?

    尘幕天空飞回,楼班沉吟片刻,突然腾空,被尘幕天空环绕,向天空中的那朵仙云而去!     “不论怎样,你都是我选择的传道者,哪怕违背誓言,我也不能看着你遇险!”     尘幕天空在他的控制下变得无比神妙,无论从任何角度看,都无法看到楼班,光线经过层层折射,恰恰将他隐去。     建筑之学,本来便是将空间、术数、力量、结构和美学完美利用的学问,而楼班,恰恰便是这方面称圣的大宗师!     他飞身来到仙云下,仙云的封禁早已合拢,而他却直接入侵封禁!     仙云中藏着柴氏一族最大的秘密,乃是帝座洞天的禁地,外层封印当然厉害至极,然而楼班却视若无睹,径自向里走去。     他的四周,无数细微无比的尘埃随着他的走动不断向封禁之中入侵,将那些封禁之间的空隙塞满。     尘埃构成了无数精巧无比的符文,不断变化,恰恰将封禁堵住。     随着楼班不断向前走去,前方的封禁不断裂开,出现一条铺的整整齐齐的通道。     尘幕天空像是他的思维,像是他的意识,随着他的心念的改变而改变。     这便是这口大圣灵兵的用处,像是一枚可以开启一切封印的钥匙!     对他这等建筑成圣的存在来说,柴家最为严密的封禁也不过如此!     片刻之后,楼班走入仙云之中,向万仙坊走去,他隐隐感觉到了无比强大的气息,心中一沉。     这是一股他从未感受过的可怕力量,强横无边,恐怖的压迫感甚至让他的思维有些迟钝!     原道境界最强大的不是肉身,不是法力,而是性灵。而原道圣人往往是开辟了一个领域的存在,留下传世的经典,开创一门显学,原道圣人的性灵更为强大,不弱于神祇!     海内海外,最近的一位圣人便是楼班,其他所谓圣人,包括元朔四大神话,包括海外的月流溪、江祖石,都有些缺憾。     但即便是楼班如此强大的性灵,也感受到可怕的压迫感,可想而知这股压迫感是何等恐怖!     “神君!是柴云渡神君!”     楼班不禁打个冷战:“这尊神君居住在这里!”     他尽管猜出云渡神君便在这里,但却没有丝毫犹豫,还是向前走去。     苏云,是他选出的传道者,代替自己传道的人,这种思维意识早已烙印在他的性灵之中,因此无论如何他也不能让苏云又生命危险,哪怕赌上自己的性灵!     莹莹称之为护犊子,但对他来说,却是道的传承,只要苏云活下来,自己的道便相当于替自己活着!     苏云被元磁神剑所化的神光牵引着呼啸向前飞行,很快超过梧桐,梧桐露出惊讶之色,张口似乎在说着什么。     元磁神光的速度太快,苏云没有听清,便见那仙宫门户迎面而来。     飞越这道门户,万仙坊便出现在他眼前。     那是一面面巍峨的牌坊和巷道,牌坊是门户,高大无比,牌坊上绘刻着各种奇异的符文,如同神魔。     待穿过牌坊,从巷道中穿过去,便见巷道两旁旗帜翻飞,每一面旗帜皆是飘展飘扬,旗帜上有着仙人的名号和奇特的烙印图案。     那些旗帜庞大无比,不知有何作用。     突然前方传来剧烈的神通碰撞,老妇人柴翠与南布衣一前一后,在这万仙坊中厮杀,两人一个看似年轻,一个看似老人,但都灵活无比。     那老妇人柴翠不知在施展什么神通,催动一面面大旗,大旗围绕两人翻飞,将南布衣的神通挡住。     南布衣尽管修为实力要在她之上,又精通元朔各种旧圣绝学,但是根本无法破开那些旗面防御。     而那些大旗中每每有恐怖的威能爆发开来,却将他逼得一退再退。     “咻——”     元磁神光突然切开两人的神通,从他们之间穿过,那锋利的光芒将两人神通断去。     柴翠与南布衣心中一惊,凝眸看去,只能隐约看到那光芒中有一人。     “难道是老祖回来了?”     柴翠皱眉,刚才那道光芒太快,她也没能看到光芒中的到底是谁,不过倘若是云渡老祖的性灵,如何论道南布衣猖狂?     “不是云都老祖的话,那么会是谁?”     她刚刚想到这里,却见南布衣屹立在一面大旗上,气势不断提升,他的修为节节暴涨,疯狂攀升,让柴翠顾不得多想,先催动大旗护住周身。     传承自元朔的法家天宪,有三重,第一,重法,第二重术,第三重势。     而今,南布衣势、法、术,皆达到原道层次,头顶天宪隐隐浮现,身后律法如海如岳,而术则如链如锁如囚似狱!     南布衣气势爆发,再爆发,身后突然无数锁链窜出,在两人四周形成致密交织的囚笼。     隐约之间,柴翠竟然感觉到自己四周的天地元气在飞速枯竭!     非但如此,她甚至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真元在枯寂,神通、符文在渐渐被压制!     “我师从飞升之路上的先贤,得传来自元朔的学问!”     南布衣一身布衣,虽然面貌是年轻男子,但却皮肤粗糙,身子魁梧,尽显海上沧桑,一击之下,天宪为印,大有以人法人道,替换天法天道的趋势!     这正是法家大术的奥妙所在!     柴翠催动大旗硬接这一击,被震得气血翻腾,随即南布衣的第二印攻至!     柴翠在后退,但南布衣的气势却更强,法家第二印,唤做守道!     守道,立君守道,守圣皇之道,立不世之君!     南布衣宛如一尊圣皇,第二印让柴翠嘴角溢血,大旗散乱,再度后退。     南布衣不断向前攻去,第三印诡使,第四印亡征,第五印有度,第六印扬权,第七印主道,尽显法家气度。     柴翠连续后退,她每退一步,南布衣的气势便强一分,到了主道这一招大术之后,便见南布衣身后,律法之道化作一口神剑,光芒万丈,越来越强!     柴翠心中生出无比强烈的不安,这一剑是法家的术和法,上升为道的一剑!     她的气势被压得衰竭,招法散乱,已经无从抵抗这一剑了!     “先前我是占据优势,若是没有那道神光冲击,我必然乘胜追击,越来越强,哪里会被南布衣反败为胜?”     柴翠刚刚想到这里,南布衣剑光落下,柴翠人头落地。     “这一剑,叫做奸劫。”     南布衣散去剑光,淡淡道:“律法匡扶正道,铲除奸劫。这是大道,你柴家阻挡不了!”     柴翠尸体仆倒,人头滚落在地,却叫道:“万仙坊乃是我柴家圣地,处处有神灵镇守,有封禁重重,你硬闯万仙坊,必死无疑!”     “咻咻咻!”     一道道锁链从她头颅中穿过,将她的性灵从灵界中扯出,柴翠性灵被吊起。     “你先死再说!”南布衣一印天宪,将她性灵打得粉碎。     南布衣转身,向万仙坊中闯去,心道:“奇怪,那道神光中的人,到底是谁?为何帮我?”     就在此时,前方一股股强大的气息冲天而起,万仙坊中,像是有一尊尊伟岸的神祇在缓缓苏醒!     南布衣面色凝重,却哈哈大笑:“就算这万仙坊是龙潭虎穴,我也要闯一闯!”     他奋力向前掠去,从一道道仙坊中穿过,这时,仙坊的前方,一尊高达十多丈的神祇出现,长着四臂,拄着一面仙旗,杀气腾腾。     那正是柴家的老一辈死后,性灵汲取仙光所化的金身神祇!     南布衣咬牙,向前冲去,与此同时,一尊尊柴家神祇复苏,向这边奔来。     而另一边,万仙坊中,更多的柴家金身神祇苏醒,只见一道神光从他们身边穿过。     苏云死死抓住元磁神剑的剑柄,剑刃剑锋已经化作了神光,带着他以极快的速度向前飞驰!     他向两旁看去,那些高达十丈、二十丈、甚至百丈的神祇,从他视野中一晃而过,那些神祇脸上不解的神色,疑问的表情,映入他的眼帘。     “不知道他们有没有看到我的模样……不过话说回来,这柴家的势力未免太强大了!”     苏云心中泛起隐忧,他早已看出柴家试图征伐天市垣,自己也小试身手,让柴家的人看到自己的实力,从而高看天市垣的实力。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柴家隐藏起来的实力,着实可怕至极!     前方,仙宫中的万仙坊已经到了尽头,而尽头正是一座仙家大殿!     那大殿外,一面面大坊耸立在两旁,坊中皆有伟岸的金身神祇复苏,纷纷向苏云所在的神光看去!     这里的金身神祇修为实力更加强大,给苏云的感觉,恐怕比巅峰时期的玉道原也丝毫不逊,甚至更强!     这里的金身神祇,绝对有人达到了超越世界承受极限的程度!     苏云硬着头皮,死活不放开元磁神剑,只见神光带着他向那座仙家大殿中撞去。     仙家大殿的门户被重重封锁,旁边又有柴家金身神祇护持,门户上又有重重封禁,稳如磐石,绝不可能被人攻破!     然而元磁神剑所化的光芒飞来,那层层封禁便自动解开,紧闭的门户也层层裂开,任由元磁神剑带着苏云穿过封禁,进入仙殿之中!     那镇守仙殿的一尊尊金身神祇眉须雪白,各自露出惊讶之色。     “剑光中,是什么人?”     就在苏云被元磁神剑拉入仙殿中的那一刻,无比恐怖的神威铺天盖地般压来,苏云忍不住肉身所有肌肉绷紧,竭尽所能对抗那难以想象的威压!     他的灵界中,桂树上,骊珠如同明月,伴随着灵界洪炉的启动,真元滚滚,轰向骊珠!     而在他前方,元磁神剑所化的光芒正在冲向一尊高如山岳的神祇,那神祇沐浴在仙光之中,眼眸紧闭!     仅仅是从他身上散发出的神威,便让苏云的肉身几乎崩裂,灵界也被压得不断缩小。     躲在苏云灵界中的莹莹不禁惊叫,白犀驮着她,却无处躲藏。     就在此时,恐怖的压力换来苏云的怒吼,他的骊珠在可怕的压力下崩裂,一尊伟岸性灵从破裂的骊珠中飞出!     嗡!     他的身后,仙人的虚影浮现,与他天象性灵重叠!     仙人虚影变得前所未有清晰,与苏云,与苏云的性灵一模一样!     苏云死死抓住元磁神剑,身后天象性灵散发出道道光芒,对抗那尊神祇的神威!     他能扛得住,但是莹莹和灵犀却已经扛不住那尊神祇的威压!     “不管你是谁,对不住了!”     苏云身后,伟岸的天象性灵与他一起伸出手掌向前封去!     “给我镇压!”     一面符文之墙出现,无数华丽无比的符文从他手中飞出,向那尊伟岸神祇飞去!     而在符文之墙后,是无边无际的黑暗!     “咻!”     那尊伟岸神祇扭曲,被苏云拉入自己的眉心之中,封印起来。     莹莹和灵犀松了口气,瘫软在地。同一时间,远在元朔天外,一尊无比伟岸的性灵周身散发神光,正在凝练元磁为各种武器,攻向元朔所在的世界。     突然,那性灵皱眉,露出惊讶之色:“我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