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三百八十四章 仙启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三百八十四章 仙启

    黑铁城中心大殿,苏云跟随蓬蒿学习开门之法,而莹莹则在一旁记录,小书怪时不时瞄了瞄苏云的脑瓜。     她对苏云的脑瓜很是好奇。     可以说,莹莹是看着苏云长大的,从十三岁的苏云走出天市垣进入朔方,混入天道院偷走她,她便见证了苏云的成长。     那时候的苏云,青涩,懵懂,也有些莽撞,没有什么心计,判断力也远不如现在。那时的苏云之所以能混迹在朔方各路豪强之中,全靠朔方各大势力之间的平衡,以及童庆云、薛青府、左松岩等人对他地位势力的错误估计。     而现在的苏云,也还是少年,十五岁年纪,却已经可以从各种细节之中发现出真相,甚至可以探查出人魔蓬蒿这等存在的弱点,加以利用!     他可以从万千繁杂的讯息中剥离出最有用的讯息,将之化作对自己有利的武器;从看似无解的必死之局中,找寻出别人想不到的生路,甚至创造出一条生路!     回想苏云这两年多的历程,莹莹是感慨最深的。     “苏士子的脑瓜是怎么长的?”她很想钻入苏云的大脑里格一格他的脑子。     苏云认认真真学习,并没有像莹莹那样分心去想其他事。     蓬蒿传授他的开门之法,名叫仙启,虽说是用来开门的,但实际上是一种仙术印法,专门用来开启仙术封印。     它并非是完整的仙术,而是将一门完整的仙术神通中的某些仙术符文抽出,分为两份,其中一大半的仙术用来当做封印,而另一半则当成开启封印的钥匙。     仙启便是开启黑铁城的城门的钥匙。     苏云还是头一次跟随别人学习仙术,他的仙术仙剑斩妖龙只是自己久病成医,在睡梦中摸索出来的,真正的仙术到底是什么,他也不甚了了。     而人魔蓬蒿所传的仙术,首先需要学会一种神奇的引气方法,让真元随之流动,发生异变。     普通的真元无法调动仙启的力量,只有这种异变后的真元才能发挥出仙启的威力。     异变后的真元,其能量密度与从前的真元有着十多倍的提升!     对苏云来说,最大的收获并非是学到仙启,而是催动仙启的引气方法!     这种引气方法,可以将真元提纯,若是能够让真元一直保持在这种状态,恐怕同样规模的神通,威力也可以提升十多倍!     “没用的。”     蓬蒿像是看出了他的想法,掐断他的念头,道:“这是仙家的引气功法中的片段,只能用来催动特定的仙术。想要根据这一个小小的片段,推导出仙法,是痴人说梦!”     苏云研究了片刻,不得不承认他的话无比正确。     不过,仙启的引气法门,还是给他很大的启迪。     苏云心道:“我有其他三种印法,倘若用仙启印法的引气法门加以催动,不知威力如何?”     他的这三种仙家印法,都是得自老神王的笔迹,苏云从笔记中记载的三种仙箓参悟出这三种印法。     不过他真正熟练的,只有第一种,其他两种还没有学会。     然而这三种仙家印法都有着很大的弊端,那就是在催动时,可以引来天地元气,导致威力无比恐怖,甚至超越了世界承受极限,引来仙剑降劫!     而且,引动天地元气时,施法时间太长,有这个时间,早就被敌人砍死了千百遍。     苏云打算不调动天地元气来催动仙印,但这种情况下,仙印的威力显然是取决于他的修为,相比其他仙术,如仙剑斩妖龙,威力上并无多少提升。     但是如果仙启引气法可以催动他参悟出的三招印法的话,那么这印法的威力便可以大大提升,甚至说不定可以成为他的杀手锏!     蓬蒿教完他仙启的用法,却见苏云兴致勃勃的修炼起来,然而修炼的却不是仙启,而是另一种印法,不禁摇头:“傻小子,胡搞乱搞,早晚把自己搞死!”     话虽如此,他却从苏云身上看出自己的影子。     当然他也是好奇心与创造力旺盛的家伙,往往有奇思妙想,动手能力也强,虽然多次失败,但也有成功的时候。     若非如此,他也不可能有那么高的成就。     “但这小子野心更大,他是想用仙启的引气法,套用在另一种仙术印法上。”     蓬蒿虽然看不懂苏云的印法,却看出这是一种仙术,心道:“仙术不是灵士的神通,而是仙人的神通,若是就这样被你套用了,也就不配称作仙术了!”     他刚刚想到这里,突然苏云催动第一仙印,一掌盖出,顿时手掌四周无数仙文流转,仙音大作!     这一瞬间,苏云的气血涌动,道场旋转,在他脑后形成一个奇异的光晕!     “轰!”     百十丈外,一座白骨宝塔上方六层塔身突然炸开,碎骨纷飞。     蓬蒿眼角跳了跳,那座白骨宝塔是他的灵兵,却被苏云这一印一下子打碎掉六层宝塔!     当然,他追求数量,灵兵实在太多,因此炼制起来并不怎么上心,灵兵的威力都不是如何惊人。但是被苏云这样的大士毁掉六层,说明苏云这一击的威力,实在恐怖!     “这小子是骊渊境界,已经圆满,但是缺乏进入骊珠破天象生的机缘,没能进入天象境界。不过他已经相当于天象境界的高手了。因为他好像修成了广寒境界,我在其他世界的灵士身上,见到过这个境界。”     蓬蒿沉吟,心道:“他的实力够强,但是普通仙术,还无法将我的灵兵打垮,这说明,他的仙术的确用到了仙启引气法。但从破坏力上来看,仙启引气法无法将他的仙印发挥到极致,只在原来的基础上发挥出两三倍的威力。”     即便是两三倍,也是非同小可!     他心念微动,远处的白骨自动飞起,又组合成六层宝塔,让那件灵兵恢复如初。     苏云似乎对第一仙印的威力还是不满意,还在修改,与那个小书怪交头接耳,讨论如何做减法,减去仙启引气法多余的部分。     蓬蒿凑到跟前倾听,疑惑道:“做减法?为何要做减法?”     莹莹抬头瞥他一眼,道:“做减法是为了减轻负担,减负前行可以走的更远。功法并非是越多越复杂越好。”     苏云一边尝试着如何把仙启引气法中有用的地方挑出来,一边道:“这是水镜先生教给我的。水镜先生的功法,力求简洁。他告诫我,修行之路,遵循一个准则:如无必要,勿增实体!”     蓬蒿又呆了呆:“如无必要,勿增实体?作何解?”     莹莹耐心道:“如无必要,勿增实体,意思是如果不必要的话,不要增加多余的东西或者做多余的事,哪怕这个东西这件事看起来很重要。比如灵兵灵器上的修饰,比如家里不需要的东西却看起来很好的东西,再比如功法上的细枝末节。”     苏云将仙启引气法剪剪裁裁,屡次试验,道:“去掉这些东西,反而是去掉负担,可以让你轻装上阵,精简后的神通功法,可以发挥出更大的威力!”     蓬蒿脑中轰鸣,像是有雷音在脑海中不断炸开。     他的功法和神通繁琐无比,从黑铁城中有这么多魔道的灵兵灵器便可以看得出来,他所学极杂,领悟也极杂!     他残害这么多强大的北海巨妖,又祸害了天市垣的鬼神,入侵元朔,炼了这么多的灵兵灵器,反而成了限制他修为进境的弊端!     “错了,错了……原来我这几千年的道路,都走错了!”     蓬蒿站起身来,似笑非笑,如哭如泣:“原来都错了!”     他的头颅浮现出一张张面孔,有的哈哈大笑有的双手掩面痛苦,有的悲愤有的喜悦。     莹莹瞥他一眼,诧异道:“苏士子,这人魔疯了吗?”     苏云摇头,道:“我觉得他悟到了一些东西,或许可能会因此再上一层楼。”     过了几日,苏云终于将仙启引气法剪裁完毕,融入到自己领悟出的仙印之中,再度催动第一仙印。     这一次威力更强,仙印加持之下,远处的那座白骨宝塔连碎八层!     苏云再尝试修改,发现已经改无可改之处,于是罢手。     这几日,蓬蒿始终坐在大殿的菩提树下,痴痴傻傻,时笑时哭,有时候还在自言自语。他八条手臂还会在地上写写画画,都是一些古怪的图案。     苏云没有理会。     又过了两日,人魔蓬蒿清醒过来,洗漱一番,又恢复俊秀儒雅的少年模样,彬彬有礼道:“苏小友既然已经学会了仙启,为何还没有离开?”     苏云笑道:“自然是等待玉道原吃个大亏之后,来求我打开北城门,那时我才会开启北门。那么蓬蒿道兄悟到了什么呢?”     “悟到了很多。”     蓬蒿微微一笑,有一种洒脱出尘的气质:“我要修剪功法神通,待到我修完之后,夫子等三圣便再也镇不住我了。”     莹莹紧张万分:“你脱困之后,还会跑出去杀人炼宝吗?”     蓬蒿淡然道:“如无必要,勿增实体。如无必要,我又怎么会这么做?这不正是你们教我的吗?”     苏云赞道:“道兄,你已经是一个成熟的人魔了。”     蓬蒿哈哈大笑,就在此时,一股无比恐怖的悸动传来,像是仙术的威力爆发,而爆发点,正是黑铁城的北城门!     蓬蒿笑道:“神帝玉道原已经吃亏了。你们离开的日子也到了。两位小友,我枷锁在身,不送你们了。”     苏云轻轻点头:“留步。莹莹,咱们去与神帝玉道原谈判!”     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