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三十八章 文圣公庙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三十八章 文圣公庙

    花狐还是有些不解,道:“有仙猿养气篇,但是没有先生,我们也学不会。”     苏云一边翻阅仙猿养气篇,一边继续往前走,脑海中不由想起自己在天门背后的另一个世界的遭遇,胸中有了一股豪气:“那就我来做这个先生,把仙猿养气篇教给你们。”     几只小狐狸面带忧色。     先生,不是谁都能做的。     倘若对功法理解出错,不但自己会练错,也会传给士子,遗祸不浅!     不过,花狐他们也明白苏云的意思,袁家岭迟早会发现袁武的尸体,肯定会追杀过来。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现在了解袁家岭的功法,有备无患!     前方道路有积雪,很是难走,苏云穿戴整齐,与花狐等人趟雪快步前进,走了几里地便被累得气喘吁吁。     这雪淹没腰身,走起路来,根本看不到花狐、青丘月等人。     而且天上居然又下起雪来。     刚才还是晴朗的天,现在飘雪纷飞,更要命的是天色越来越昏暗。     “下雪了,便不用担心被追上了。”     苏云松了口气,取出神仙索向空中一抛,雪地里四个小娃娃纷纷跃起抓住绳索,被带到天空中。     苏云也抓住绳索,来到空中。     神仙索是件了不起的宝物,但是这件宝物怎么用才是关键,他只琢磨出把绳子抛在空中这一种用法。     这绳子可以带着他们走出一绳之地,——绳索飞到高空,会向前铺开。     绳索缩短时只是一根上吊绳,长短不过七尺,勉强能挂在树上再搭个扣挂人,但变长时却有七百丈。因此一绳之地是七百丈距离。     苏云等人踩在绳索上,向前走出七百丈距离,这才抓住绳头,顺着绳索滑了下来。     高空更冷,他们被冻得几乎抓不住绳索,青丘月险些摔下来,幸好苏云抓住了她。     众人落地,苏云沉声道:“大雪茫茫,而且还在下,天色又阴沉,袁家岭的猿妖绝对找不到我们的足迹!”     他们冒着风雪继续前进,狐不平嫌变成人走得太慢,于是把衣服脱了收拾到包袱里,又变回狐狸。     只是这小狐妖在雪地里钻了片刻,又变回小妖孩,默默的穿好衣裳。     狸小凡悄声询问,狐不平沉默片刻,这才道:“冷。冻屁股,冻耳朵。”     花狐打趣道:“这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啊。以前冬天一件衣服都不穿,现在穿上了就难脱下来了。”     如此又走了六七里地,天色越来越昏沉,苏云个头高,四下里张望,在风雪昏暗中看到一座被压得低沉的门楣。     积雪覆盖了庙宇,远远只能看到雪白的屋顶与周围一色,门楣没有积雪,还可以勉强辨认。     他们顶着风雪向那庙宇走去,来到跟前,苏云仰头张望,匾额上的文字挂了雪,难以分辨。     他张口吹了口气,匾额上的积雪飞扬,露出“文圣庙”三字。     苏云松了口气:“文圣庙供奉的是儒家的圣人。儒家圣人行为处事正派,在这里借宿应该不会有事。”     他伸手敲了敲门,半晌无人应答,于是推开门走了进去。     文圣庙院子不大,除了主殿之外便是东西两厢,东厢是庙祝放柴做饭的地方,西厢来客借宿休息的地方。     苏云带着花狐等人先去主殿,只见这里供奉着儒家的圣人,躬着身子,一手捧着本书,一手指点书中文字,不知是向别人请教还是给别人讲解书中的文字。     苏云在供坛下寻到了香,点燃了,插入香炉,众人对这位儒家圣人拜了拜,然后退出大殿。     他与花狐去东厢抱了些干柴,青丘月、狐不平等人在西厢收拾房间,这里没有被褥,只是收拾一下,清扫灰尘而已。     苏云搭好小小的篝火堆,点上篝火,又在篝火上搭了一个简易架子,把一口小锅放在上面。     花狐抱来一个大雪团放在锅里,雪团渐渐融化。     苏云从包袱里取出洛馍,在火边烤一烤,烤出面和鸡蛋的香味来,分给众人。     众人囫囵吃下,水又开了,他们各自喝了些水,狐不平开门去看外面天气,只见天色已晚,风雪却渐渐停了。     雪后的天空却不黑暗,反而能够朦胧看到远处。     “关门,关门!”     众人在后面催促道:“好冷!别放凉风进来!”     狐不平站在门前,回头道:“外面好热闹!”     众人诧异,苏云上前,隔着破烂墙头向庙外看去,只见庙外果然亮堂热闹。     此去庙外百十步,便是一栋大宅子,占地约有十多亩,灯火通明,里面传来丝竹声和嬉闹声,像是有人在里面夜宴,饮酒作乐。     不远处又有豪宅如宫殿一般,更是欢歌笑语,隐约间可以看到人来人往,车马如龙。     而在远处,这白天荒凉无比的雪原和山川间,一栋栋宫阙大宅,凭空拔地而起,灯火璀璨,热闹非凡。     还有侍女公子之类的人物,趁着夜色出来赏雪、玩雪,又有顽童在雪地打雪仗,让苏云身边的狐狸们躁动起来,便要跑到雪地里撒欢。     然而在白天,根本看不到这种景色,看不到这些屋舍,到了夜间,便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显得分外诡异。     “是白天看到的那些大墓。”     苏云张望一番,猜测道:“多半是到了夜间,性灵出来玩耍了。”     就在此时,庙外传来笃笃的敲门声,只听有人在庙外问道:“文圣公,文圣公!在家吗?”     “何事?”东厢里传来人声。     苏云身边四只小妖孩毛都炸了起来,花狐颤声道:“东厢里明明没有人的……”     隐约间便听得开门声,只听庙外有人对话,道:“我是东陵来的,家主人说难得雪色美景,请文圣公移驾前去做客。家主人已经备好美酒佳肴,虚席以待。劳烦通报一声。”     “稍待,我去通禀一声。”     脚步声传来,越来越近,从西厢前经过,苏云等人却没有看到人影,只听脚步声渐渐去了主殿。     主殿传来开门声,里面像是有人窃窃私语。     过了片刻,脚步声又传来,渐渐接近,去了庙门前。     “圣公说,我家来了客人住在西厢呢,倘若主人离家赴宴便是怠慢了客人,有悖礼数。因此只好推辞了,还请东陵主人恕罪。”     “那可惜了。家主人这次还请了其他几位圣公呢。”     “都有哪些位圣公?”     “附近还能有哪几位圣公?无非是琴棋书画而已。”     “容我再去通禀。”     又过不久,庙门前再度传来人声:“劳烦兄台告知东陵主人,圣公马上便到,只能请西厢的客人多担待了。”     “只要火不灭,还能有人胆敢在文圣庙闹事不成?”     “这倒是。”     西厢里,苏云和四只小狐妖面面相觑。     这时,主殿的大门开启,苏云连忙掩上西厢的房门,只听那脚步声来到西厢门前,停顿下来,房内一人四狐心跳加速,守着篝火不敢动弹。     门外有个浑厚温和的声音传来:“客人借宿,主人原不得离开赴宴,怎奈都是挚友相约,不容不去。客人夜间不要灭了篝火,只要火焰尚在,我便能在夜间辨明庙宇方向,瞬息可至。”     脚步声响起,庙门处传来开门声,又传来关门声。     篝火边,一人四狐大眼瞪小眼,半晌没有说话。     苏云道:“我路上研究仙猿养气篇,已经快研究透彻了,你们先睡,我再看一会,等到下半夜,谁醒了便来替我。”     青丘月、狸小凡和狐不平各自化作狐狸,睡在火堆旁,花狐照顾他们,过了片刻,三只小狐妖睡去,花狐也渐渐沉入梦乡。     篝火偶尔哔啵一声,炸出一个火星子。     苏云趁着火光终于把仙猿养气篇看了一遍,心中微动,调动元气,小心翼翼的控制气血进入自己的双眼之中。     自从他修成了洪炉嬗变的第六重,气血便将堵住眼瞳的仙剑和天门镇的烙印逼开,但无论是仙剑还是天门镇都不曾消失,而是依旧浮现在他的视野中!     若是不仔细查看,是无法看到他眼睛的异状。但是在苏云看来,他的目光所见,除了四周的世界,还有有着飞行的仙剑,波澜壮阔的北海,以及那座不曾毁灭的天门镇!     当然,还有那八座巍峨顶天而立的朝天阙!     “另一个世界,我来了!”     苏云催动气血,气血涌向那八面朝天阙。     上一次他未能看清朝天阙的形态,也未能看清朝天阙是如何打开天门的。这一次,他终于看清。     只见朝天阙上有着一只只神兽异兽的浮雕,当他的气血来到跟前时,便被朝天阙上的浮雕吸收,而那些浮雕竟然在一点点的化作血肉之躯!     苏云还未来得及看仔细,八面朝天阙便已经被激发!     朝天阙上各种异兽神兽复生,纷纷腾空飞起,落在天门镇的天门上!     天门异变,光芒从一扇扇门户中流出,汇聚在中央的门户上。     嗡!     苏云感觉到奇异的震动传来,眼前一片雪白,待他视线渐渐恢复,他发现自己又再度来到天门后的另一个世界!     远处,仙山苍茫,仙台漂浮在云端,长长的石桥如龙蜿蜒起伏在云间。
推荐阅读: 《阿鼻地狱》 《修真之美女攻略》 《史上第一混蛋》 《重生蜜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