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三百七十四章 我,到家了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三百七十四章 我,到家了

    尚善、许讼等海外通天阁的高手纷纷赶来相救,然而已经来不及。     苍九华当场碎掉,而另外两位闯入苏云的道场的两位通天阁高手心中凛然,不由分说催动神通,这二人一个精通天文,身前身后周天星斗浮现,星云成盘,他如同盘中正在形成的太阳,不断吸收星云中的能量!     他的神通和功法,是观测天文领悟而出,将星象入道。其他人的神通倘若攻入他的真元所化的星云之中,便会被星云吸收能量,威力衰减,而他的神通则会威力大增!     通天阁的高手虽然不以战斗为能,但每个人都有着独到的绝技。     然而就在他施展出自己的神通之后,突然眼前出现一道剑光。在他的视野中,这道剑光并非由远及近,而是由近及远,剑光在远去。     “糟了。”     那海外通天阁的高手也是聪明过人,明白自己的神通只是术,在近道的道场之中,一切术只是徒劳无功。     “噗!”     他整个人从内而外,近乎炸开,无数道剑光从他体内四面八方而去!     苏云没有按照常理破解他的神通,而是在他进入自己的道场中时,道场中的剑气从他体内向外爆发,直接将他切碎!     这便是道场的可怕之处。     苏云的道场只有十丈方圆,但十丈之内,他的剑气近乎于道,无处不在!     另一位通天阁的高手却是位天象境界的存在,在同一时间催动自己的天象性灵,由天象性灵来施展神通,威力至刚至强,有如鬼神!     他深知苏云的道场进去容易出来难,想要保全自身,便必须以自己雄浑的修为来破开道场,因此一出手便直接动用天象境界最强的手段!     天象强者死后,其性灵可以在天市垣化作鬼神,比如当年苏云寄宿文圣庙时遇到的十丈鬼神,其人生前便是天象境界的存在,死后性灵化作鬼神。     天象境界的强者,与骊渊境界的灵士最大的一个变法,便是他们的性灵得到莫大提升,法力极为雄浑,突破骊渊境界的桎梏,达到一个全新的层次!     天象境界之所以有天象二字,其来源便是因为这个境界的灵士其性灵是模仿天象,模仿神魔,法天象地,性灵变得巨大化,神魔化!     有人的性灵会修成三头六臂,如怒目金刚,有人的性灵化作龙凤等神魔形态,也有人性灵踏长龙,握星斗。     但是,当这位海外通天阁天象强者的天象性灵施展出至刚至强的神通之时,立刻感觉到自己像是打在铜墙铁壁上!     自己的神通,自己滔天的力量,宛如泥牛入海,没有在苏云的道场中掀起半点波澜!     “他的法力比我雄浑,性灵比我还强!”     他立刻想到这一点,随即如其他人一样,在苏云的道场之中化作齑粉。     苏云是骊渊境界,而他是天象境界,他看似比苏云高出一个境界,然而实际上,他的境界非但没有比苏云高,实际上还比苏云低了一些。     苏云虽然没有修炼到天象境界,但修成了肉身境界,补全肉身短板,又开辟出广寒境界,修炼圆满。     他试图以天象境界来强行打破苏云的道场,结果可想而知!     海外通天阁的诸位长老来不及相救,便见苍九华与这两大高手悉数葬身在苏云的道场之中,不由心头一凉。     “通天阁,自成立至今何时经历过这种事情?”     一位长老低声道:“同门操戈相残,同门向阁主出手,阁主杀害同门,甚至连阁主也可以一日三变……”     其他人闻言,也有一种荒诞离奇的感觉,通天阁无论传承,还是财力物力,都是可以匹敌一个强大帝国的存在,更有七元老这等神魔坐镇,通天阁的武力,也可以敌国!     阁中成员,更是个个绝顶天才,在各自的领域都有独到之处!     但就是这样强大的一批人,居然弄得乌烟瘴气,让他们每个人都觉得荒诞。     他们一天之内,阁主从苏云换成罗绾衣,又从罗绾衣换成苍九华,而今苍九华又死在苏云手中,肯定还要再换一位阁主!     苏云如此出众,悟性又是如此之高,实力进展极快,选通天阁主,苏云无疑是最佳人选。按理来说他们不应该再有什么别的想法,但苏云偏偏不是色目人。     当年,在苏云之前已经有了一位通天阁主,也是少年,也是来自元朔,也是死在神帝之手。而且,这件事与他们几位色目人长老也不无关系。     色目人,绝不可能让一位元朔人做阁主!     他们已经没有了退路!     尽管苏云与人为善,还是给了他们退路,并不想追究上代阁主之死,但对于为恶者来说,宽恕并非是救赎,只是让他们更加疯狂和肆无忌惮!     就在这时,突然火德神君的尸身狠狠砸落在地,董医师败落下来。     尚善、许讼等人松了口气,董医师的强横,的确出乎他们的意料,但相比神帝玉道原,还是逊色太多。     哪怕玉道原遭到余烬的重创,伤势未愈,也远非董医师所能抗衡。董医师凭借一具尸体,坚持这么久,已经相当了不起了。     天空突然降起雨来,雨水血红。     神帝玉道原落地,却是他身上多出了一些伤口,这些伤口是董医师以性灵驾驭火德神君的尸身,施展仙术,给他留下的。     神帝玉道原面色阴沉,他这一路来诸事不顺,先是打算擒拿苏云,被苏云戏耍成惊弓之鸟,道心不稳,当众暴露自己只剩下上半身的事实。他打算换一个阁主,先是被罗绾衣忤逆,又被罗绾衣分裂海外通天阁,现在连苍九华也被苏云砍了!     而他又遇到董医师这个怪胎,竟然被这个弱小医师给弄得伤上加伤!     “神帝一怒,血流成河。”     玉道原长长吸气,目光从董医师身上移到罗绾衣身上,又挪开视线,落在那些投靠罗绾衣的海外通天阁高手身上,目光从他们的脸上一一扫过。     没有人胆敢与他对视,纷纷错开目光。     “现在……”     神帝气极而笑,突然只听咔嚓一声,一连串雷霆团簇起来,狠狠劈在他的脑门上,神帝勃然大怒,向花狐和灵岳看去。     花狐战战兢兢,躲在灵岳身后,灵岳先生瑟瑟发抖。     神帝牙齿磨得咯吱作响,目光狠狠的在两人面前扫过,最终落在苏云身上。苏云面带微笑,赞道:“大秦玉国师,果然非凡。余烬死后,诸神归隐,你便是天下第一!”     神帝玉道原听到他的声音便不由一肚子气,不过等到他一句话说完,玉道原反倒哈哈笑出声来。     “苏阁主现在拍我马屁,不是晚了吗?”玉道原笑罢,平息了怒火,又有一种运筹帷幄的感觉。     苏云摇头,道:“这并非是拍你马屁,而是陈述事实。我出身天市垣,是个实在人,从不拍人马屁。当今天下,应龙、白泽等一众神魔被剥夺了神魔的烙印,也就是比较强大一点的神兽魔物罢了。他们不再是不死的神魔,所以忌惮你,不敢对你动手。”     他正色道:“尽管有女丑麒麟等神魔尚且保留神位,但他们散布世界各地,平息天外世界对我们这里造成的影响,镇压元磁暴动,平火山,消地震,镇海啸,散风暴,救世人于水火。他们分身乏术,无法对付你。”     神帝玉道原道:“就算他们腾出手来对付我,我也丝毫不惧。”     苏云点头,肃然道:“神帝的确有这个本钱。余烬死后,你便是西方的主宰,你的神庙遍布西土各国,甚至村落中都有你的神庙,无数民众供奉你,祭祀你,信仰你。虽然大难临头时,你什么用都没有,但他们就是把你当成寄托。如此一来,整个西土便相当于你的天地元气,民众信仰不断,你的元气绵绵不绝。你便是另一种形态的神祇!”     神帝玉道原很是受用,笑道:“看事情看得这么明白的人很少,但苏阁主是其中一个。你既然看得如此明白,我也不杀你,只要你将你新开辟的境界交出来,再向我叩拜,早中晚三次礼拜我,我便让你依旧逍遥自在。”     苏云哈哈大笑,朗声道:“神帝,你应该知道,我出身自天市垣,是这里的人。我踏入天市垣的那一刻,你便已经无法再杀掉我。因为……”     他言语中充满了骄傲:“我到家了!没有人敢在我家欺负我!”     神帝玉道原与尚善、许讼等人立刻向四周看去,只见这天市垣尽管幅员辽阔,望不到尽头,但这里却没有任何人烟,只有座座荒坟!     苏云口中冒出我到家了这句话,让人不由心里发毛。     “苏阁主的家,不会就是这些荒坟吧?”许讼哈哈笑道,心里却有些毛毛的。     “没错。当年我曾经住在一座荒坟里。”     苏云微笑道:“我家旁有松柏、柳树,邻居是鬼神妖魔,平日里我与狐妖同学,鬼市中我与他们一起摆摊卖宝,用自己的宝物换取前来历练的人完成我们的心愿。”     随着他的声音传荡开去,突然地底隐隐传来震动声,仿佛地底有什么怪物在舒展身躯。     “嗤——”     地面裂开,出现一道道不知多深的裂痕,阴气阴风呼啸从裂缝中往天上冲!     天空渐渐昏暗下来,阴霾笼罩天市垣。     众人毛骨悚然,纷纷向四周看去,那阴霾极为诡异,即便他们的目力惊人,也看不太远!     “我前辈是楼班,通天阁主,摊友生前多是通天阁主以及各教圣人。”     苏云道:“我曾雪夜拜访文昌帝君,也曾受邀前往东陵做客,骑龙骧与大帝同游,巡视天市垣。”     一座座荒坟突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玉宇琼楼,人影幢幢,只见王公贵胄与各种鬼神为伍,车马声喧,向这边而来。     苏云的声音传荡来去,在这片荒凉的荒废中显得极为震撼:“他们有古代的圣人,著书立说流传后世,也有不知名的鬼神,一身功业早已为人忘记。     “有的人筚路蓝缕,开荒开渠福荫后世;有的人曾经有功于社稷却被遗忘;有人做过惊天动地的伟业而今却不为人知;     “有人名动天下今时默默无闻;有人为国捐躯却成了无名的墓碑;有人镇守边疆无人知其功业;有人著书留世却绝学失传;有人死后千百年因为一点心愿未了,迟迟不愿离去。”     苏云身后,数以千计的鬼神默默而立,数量越来越多,其中不乏有文圣文昌帝君以及琴棋书画等强大的圣人性灵!     当今世上,只有苏云才拥有如此强大的号召力!     “我们走!”神帝玉道原转身,厉声道。     ————求票,求票,求票!
推荐阅读: 《战魂啸》 《狩猎在地球末日》 《子虚》 《星际垂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