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三百七十三章 苏云的道场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三百七十三章 苏云的道场

    “我说过绝不踏入元朔半步,便绝不食言!”     黑龙坠地,苏云纵身跳下,心花怒放:“天市垣不是元朔领地,所以我回到天市垣并不算违背诺言!”     天空中,万千道剑光如雨般落下,那是神帝玉道原周身的毫光。     灵岳先生、苏云和花狐合力催动神仙索,神仙索腾空,无数文字如同洪流,抵挡毫光。     然而下一刻,毫光将神仙索洞穿,雨点般落下!     大圣灵兵,根本不能抵挡得住神帝玉道原的剑术。     余烬身死,应龙、白泽从神魔中除名,神帝玉道原便是天底下最为强大的存在,哪怕他此刻重伤在身,哪怕他肢体和性灵都不完整,也远非苏云等人所能抗衡!     董医师双臂血肉模糊,无法再动用仙术,只得将身后背着的棺椁甩出,巨棺横空,迎上毫光剑雨。     叮叮叮的爆响传来,棺椁顿时破碎,下一刻,滔天神威从棺椁中喷薄而出,将漫天毫光冲击得粉碎!     神帝玉道原吃了一惊,定睛看去,却是一尊神尸,死后依旧光芒万丈,身后道火如轮,熊熊燃烧!     那神尸,竟与董医师有几分相似。     这神尸,正是荧惑大陆之行,苏云等人发现的那具火德神君尸身,苏云认为火德神君有可能是董医师的先祖,所以让燕轻舟等人带回,交给董医师。     董医师看后,说是其祖父,这次回元朔,也是要带着火德神君返回天市垣安葬,因此一路上哪怕是遇到两次翻船事故,他也没有让棺椁离身。     这次若非神帝势头太猛,他也不愿惊动火德神君的尸身!     神君尸身一出,顿时有一种大道如轮,环绕脑后的感觉,仿佛其人犹在。     “一具尸体罢了!”     神帝玉道原冷笑,身后天庭震荡,尚善、许讼等长老飞出天庭,落在地上。     玉道原周身原道剑场轰然开启,有一种化剑术为剑道的感觉,一剑刺来,冷冷道:“以你们的实力,根本无法动用这具神尸!”     董医师跏趺而坐,低声道:“护住我肉身!”     他的头顶囱门,一道金光射出,在半空中化作一朵莲花,莲花开启,他的性灵坐在花中,浑身光芒灿灿,夺目至极,径自站起,从火德神君的头顶囱门落入其体内!     灵岳先生没有见过这一幕,连忙询问苏云:“苏阁主,老董的性灵怎么是金色的?”     苏云摇头:“我也不知。不过他好像是天市垣的小神王,还未成年……”     火德神君是被北冕长城外袭来的长矛所杀,胸口破开一个大洞,但肉身基本完整,董医师性灵入驻其中,顿时将这具可怕的神君肉身激发!     有一种超脱于神通的力量从火德神君脑后的火焰轮中迸发出来,神君抬手,董医师横在膝上的神刀飞起!     刀光剑影,碰撞在一起!     一股耀眼的光芒从刀剑之间迸发,席卷四面八方!     天市垣到处都是人迹罕至的密林,这一波光芒扫过,顷刻间数千亩密林悉数被斩断,化作熊熊火焰,远处一座玉峰突然崩塌,坠落下来,落地成熔岩。     苏云看到刀剑碰撞的那一幕,突然脑海中一道灵光闪过,仿佛脑中有一片混沌未曾被打开,而刀光剑影却在刹那间把这混沌劈开了片刻!     “火德神君身后的火焰轮,好像与玉道原的原道剑场有些类似,都是某种高度凝练的神通,近乎于道……”     他像是抓到了这突然逝去的一道灵光,脑中各种讯息雷霆般轰鸣,像是时空深处有着各种符文烙印幻明幻灭的在他脑中浮现!     “玉道原的原道剑场,是通过他对剑术的理解,修炼到原道境界是开辟而出,近乎于道,近乎于神。”     “火德神君的火焰轮应该也是如此!董医师性灵入驻其祖父的肉身,便可以借其肉身来施展家传仙术!修成道场,便可以参悟出自己的仙术!”     “这是一种更高层次的修炼,玉道原的强大,在于他捕捉到这一点,但是却没有修炼到火德神君的层次!”     “那么仙剑呢?仙剑斩妖龙呢?仙剑斩妖龙是仙术,我没有修成剑场,却领悟出仙剑斩妖龙这一招,那么能否从仙剑斩妖龙反推原道剑场或者火焰轮这等东西?”     他的脑海中,各种信息轰鸣,杂乱不堪,仙剑斩妖龙的剑术在他脑海中变化为不同形态。他眼中天门后的世界,仙剑斩杀一尊尊神魔的情形历历在目,各种剑术纷沓而来,充塞他的大脑。     苏云呆在当场,仿佛突然神游世外,对四周的一切纷争统统视而不见充耳不闻。     尚善、许讼等海外通天阁数十位高手杀来,灵岳先生奋力抵抗,罗绾衣也自率领麾下的通天阁高手厮杀,竭尽所能守护住董医师的肉身。     此刻,董医师性灵入驻火德神君的肉身,独自力战神帝玉道原,他们所有人的希望都寄托在董医师身上,只要董医师不死,他们便还算安全。     但罗绾衣麾下的通天阁高手的整体实力,都不如尚善、许讼等人。尚善、许讼是长老,其他人也都是通天阁内的名宿,就算灵岳先生的本领高强,也不可能挡得住他们!     苏云此刻却浑浑噩噩,神色呆滞的站在那里,没有出手。     突然一道神通轰来,花狐正欲搭救,已经来不及,急忙叫道:“小云,你发什么呆?”     却在此时,苏云突然脚下移动,将这一道神通轻易的避过。     花狐刚刚松了口气,便见苏云像是梦游一般闯入战场,在百十位海外通天阁和灵岳等人的神通之间漫步而行。     双方杀红了眼,灵岳和花狐还会顾及苏云,但海外通天阁的诸多高手与苏云没有什么感情,只要出手,便不会留有余力。     甚至罗绾衣也动了异样心思:“若是苏某某死在战场之中,我可以取而代之。”     然而出乎所有人预料的是,苏云在他们各种奇异神通的攻势下,如履平地,总是看似险之又险的避开所有人的神通。     尚善大喝,但见一座楼宇镇压而下,轰隆一声将苏云所在之地压得大地裂开,然而苏云却从尘埃中走出,踩着这座楼宇平行于地面,向上行走。     “这小子!”     尚善大怒,正欲再施杀手,只见苏云竟然从他的神通上,走到另一个征圣境界的大高手的神通上!     那人也是海外通天阁长老,不禁骇然,他以山为印,每一印宛如万仞大山镇压而下,然而苏云却站在他的山印上,像是没有重量,没有实体一般!     无论他如何催动神通,都无法集中苏云,这种事情,他从未见到过!     “这是场!”尚善突然醒悟过来,失声道。     其他通天阁高手也纷纷醒悟,露出骇然之色。     罗绾衣身心俱震:“这是原道境界的存在所修成的道场!万法行来一道场,他这是在步履他的道场!这不可能!”     道场是原道境界的存在才能领悟出的东西,是术上升为道的过程。     比如西土最高剑术便是玉道原的剑术,而玉道原的剑术脱胎自神帝剑术,后来玉道原超脱,炼就原道剑场,剑术近道,被誉为大秦古往今来剑术第一人!     并非是每个原道境界存在都能修成道场,原道境界的存在尚且如此,更何况苏云只是骊渊境界的巅峰?     “但是,他现在的状态,确实像是要摸到场的边缘。”     罗绾衣心中既是羡慕又是嫉妒,还有些失落:“他的悟性和天分,果然极高,我比他逊色一分,难怪会两次落败……只是,他是如何领悟出道场的?”     苍九华心中也不由得生出嫉妒之心:“难怪历代阁主的英灵,都会选择他为这代阁主,这就是他们选择苏云的理由……”     他当即施展神通,对苏云穷追猛打,疯狂向苏云攻去,试图打断苏云的领悟。     苍九华攻击之时,突然察觉到还有其他神通也在攻击苏云,心中微动,不由向罗绾衣看去,心道:“罗绾衣,看来你也抱有同样的心思,打断他的参悟。你从前高高在上,但现在也不能免俗!”     众人各施手段,尝试打断苏云的参悟,然而却怎么也无法让苏云从空灵的状态中醒来。     他们并不知道,苏云并非是悟性逆天,而是从仙术反推道场,就算他们打断苏云的参悟,下一次苏云还是可以轻松进入空灵的状态之中。     世间流传着许多种仙术,元朔皇族便掌握了六七种,大秦也掌握了多种,其他国度如大夏大宛,也有不同仙术流传。     但是苏云见到的仙术不同。     他是亲眼看到仙剑斩杀一尊尊神魔,从而领悟出仙剑斩妖龙的仙术!     别人的仙术,只是近道的神通的别称,而他看到的,却是真正的仙术!     他领悟出仙剑斩妖龙,由此反推,相当于从仙人的境界反推原道境界,也就变得理所当然了。     他此刻相当于在以自己的脚步,丈量自己的道场。     在他的道场之中,他处于一种绝对空灵的状态之中,就相当于玉道原身处自己的剑场之中,哪怕是三足金乌那样的存在,也躲不开他的攻击,只能凭借绝对力量破开他的剑场。     渐渐地,苏云不再是简单的在场中走动,而是四周渐渐有了剑光。     那剑光不知从何而来,仿佛从虚空中生就,随着他的心意而生,突然出现,斩向一位通天阁高手。     那人急忙避开,肌肤却破开一道细微的伤口,不由心中一惊。     四周的剑光渐渐增多,众人神通惊天动地,打得天崩地裂,这剑光根本不起眼,然而却给他们极为危险的感觉,让他们不得不躲避。     又过了片刻,苏云四周,突然剑光越来越多,他的真元飞速外拓,无数剑光变得无比致密,形成一个奇特的场域!     那场域不大,只有十丈方圆,随着剑光的消散,方圆十丈一片空虚,刚才袭来的神通刚刚进入这十丈范围,便突然湮灭,消散。     “他的道场成了!”众人心中一惊。     苍九华压制不住嫉妒,催动神通,一剑奋力刺来,他一步之间欺入苏云的道场,剑光破开重重阻力,刺向苏云眉心!     就在苏云的面前时,苍九华眼角跳动一下,身躯像是陷入泥淖,僵在当场。     他想后退,却退不动。     苏云眉毛轻轻动了动,缓缓张开眼睛:“西土通天阁,是想换一个阁主吗?”     他的眼睛张开,十丈剑域充斥明亮无比的剑光,随即剑光消失。     苍九华依旧站在那里,突然哗啦一声碎掉。     
推荐阅读: 《神变》 《魔经鬼谭》 《史上第一混蛋》 《谁与争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