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三百六十七章 天外有天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三百六十七章 天外有天

    罗绾衣心中倒是钦佩他的乐观,问道:“元朔与大秦的胜负,今后再说,我们今天只说你。你今后呢?不能回到元朔,你留在西土,难道便教教书而已?”     “通天阁的目的是什么?”     苏云仰头看天,笑道:“探索出一条直达彼岸的道路。余烬穷其一生智慧,数千年光阴,打算举界飞升,让咱们这个世界直接飞升到仙界去。最后关头,他虽然被打断了,但我并不认为我们头顶这个世界便是仙界。”     罗绾衣仰起头,只见天空中一个极为壮丽的世界静谧无比的悬浮在那里,宛如大陆漂浮在天空。     这个大陆强大的元磁,已经影响到他们所在星球的天气,应龙等幸存下来的存在尽管不是神魔,但不少神魔依旧拥有控制天气的能力,因此前往各地,尝试着平息各地的古怪气候。     天外的大陆看起来壮观无比,比他们所在的世界要大了不知多少倍。     遥望那里,能够看到的东西其实并不多,只能看到那片大陆的边缘一片蔚蓝,像是海洋。     只是距离这么远,那片海洋的广阔恐怕无法想象。     余烬举界飞升并不算完全彻底失败,事实上他们所在的世界还是在向那片所谓的“仙界”飘去。     “已经有不少人称之为仙界,认为那里有仙人。”     苏云道:“不过我与剑阁的许多士子在催动七十二洞天时发现了一件事情,其中有一座洞天的元气在悄然加强。也就是说……”     罗绾衣这些天在忙于政事,并不知道苏云与剑阁士子的试验,但她毕竟是聪明人,立刻明白苏云的意思,试探道:“也就是说,那里其实并非仙界,而是七十二洞天之一?”     苏云点头,赞道:“难怪当初西土会选拔你,与我争夺阁主之位。这天外的世界,并非是仙界,而是与天市垣一样,是一座洞天。”     罗绾衣心乱如麻,脑中浑浑噩噩,过了片刻,苦笑道:“我父皇穷尽一生,几千年的谋算,暗算这么多神魔,甚至将自己也葬送了,结果到头来又是一场空?”     她怔怔出神,看向天外的世界,心中的苦涩只有自己知晓。     她虽然与罗余烬作对,恨罗余烬为了复活上个世界的族人而将大秦和西土的人们当成祭品,但她的心中还是把罗余烬当成自己的父亲。     罗绾衣右手搭在栏杆上,扶着额头,笑得落泪,喃喃道:“他的前世召唤来了天市垣,天市垣是一座洞天,现在,他没有召唤来一个洞天,反倒把我们这个世界送到另一个洞天旁边!为此,你彻底丢掉了自己的性命,父皇,这值得吗?”     “很值得!”     苏云眼睛亮晶晶的,仰望着天外世界,言语中充满了兴奋:“绾衣,你知道吗?为何我们打断了余烬的举界飞升,我们这个世界依旧还是撞向这座洞天?”     罗绾衣把惆怅丢在一边,立刻道:“惯性使然!还有,我们这个世界被天外的洞天的元磁捕获,跌入它的元磁力场之中!”     苏云摇头,道:“天外洞天看起来很近,实则很远,天外洞天的元磁还不能捕获咱们的世界。至于惯性,按照常理有这个可能,但是你发现了吗?这个天外洞天带着好几颗太阳,这些太阳居然在围绕我们的世界旋转。这绝非惯性!这意味着什么?”     罗绾衣彻底呆住,长长的睫毛上下刷来刷去,眼眸清澈,眉心却写着疑惑:“这意味着什么?”     苏云微微一笑:“这意味着,天市垣与天外的洞天,其实是一个整体。令尊的举界飞升,其实只是耗费应龙等九十六神魔的本源力量,将我们所在的世界,送到这里来,将天市垣和天外洞天拼接在一起!而现在,我们的世界作为一个附属品,正在与这个洞天拼接!”     罗绾衣脑中轰鸣不已,像是有无数道雷霆劈在自己的脑浆上,将自己的大脑烧开。     “不对不对!”     她醒起一事,急忙道:“拼接是有过程的!我们这个世界还未曾与天外洞天相连,几个太阳围绕我们的世界旋转却说明拼接已经完成!可是,我们与那个洞天世界还在靠近之中,怎么可能……”     苏云露出鼓励之色。     罗绾衣突然灵光一闪,失声道:“北海!是天市垣北海!”     天市垣有一片北海,北海漂浮在天空中,这片海洋跟随着天市垣一起坠落,是天市垣的一部分。     倘若站在天外,可以看到北海的边缘隐没到虚空之中,看不到边际。     而北海与天门鬼市一般,任何人试图寻到这片海洋的尽头,最终都迷失海洋上,寻不到归来的路。     “绾衣果然聪慧。”     苏云抚掌大笑,道:“这段时间,我让通天阁中的伊朝华等人观测绘制北海的边缘与天外洞天的海洋边缘,想来不日便会有结果。绾衣可能不知道,我小时候就生活在北海旁边的青鱼镇,经常与父母一起出海捕鱼。后来,我还常常独自到海边,捉一些青虹蟹卖钱呢。”     莹莹振动着纸质翅膀飞起,悠然道:“倘若我们猜测的没错的话,那么伊朝华他们绘测的海洋边缘,应该是相互吻合。”     苏云点头,笑道:“另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便是,说不定,我们能够直接从北海的海面上,进入那个洞天世界。”     莹莹取出纸笔,在空中飞速计算,列下一排算式,道:“我们两个世界在空间上接壤,以现在的速度还需要一年零两个月。但是我们通过北海过去,要不了多少天,我们便会出现在那片洞天的海洋上。”     罗绾衣终于明白过来,失声道:“你的意思是,你打算放舟北海上,前往那个未知的洞天?”     苏云笑道:“通天阁不正是应该这么做吗?身为阁主,更应该去探索世界的秘密。绾衣,你也是通天阁的一员,你不对天外的那个洞天世界好奇吗?”     莹莹悠然道:“通天阁的人,都有其独到的长处,冠绝天下,无人能及。但阁主的必备条件则是能打能扛。通天阁已经有了苏阁主,不需要另一个能打能扛的女阁主。作为通天阁的一员,绾衣你得有自己独到的本事。”     罗绾衣怔怔出神,她听得出苏云的意思。     苏云和莹莹是在邀请她一起探索天外的洞天世界,探索洞天的秘密,她的确很是动心。未知对她来说固然恐怖,但更大的是吸引力。     然而……     罗绾衣心中犹豫,摇头道:“现在的我,是大秦的皇帝,大秦百废待兴,我不能离开!”     “那可惜了。”     苏云笑道:“或许天外洞天中有神仙,或者有比我们更高明哥的灵士,你不去,这一切与你无缘。”     罗绾衣迟疑,一时间难以决定。     这时,伊朝华向这边走来,兴奋道:“阁主,一模一样!”     苏云急忙走下武圣阁,迎上前去,罗绾衣正要跟过去,这时上课的钟声响起,罗绾衣只得走入阁中。     武圣阁中,武圣人江祖石伤势尚未痊愈,一瘸一拐的走来,低声道:“圣皇,大秦的振兴是二十年的兴衰,有大秦内阁官员来打理,不会有多少乱子。而天外的洞天世界,是未来百年甚至千年的兴衰。”     罗绾衣闻言,下定决心,道:“朕去北海。不过朕当率领大秦的士子前往那里探险,并不会与他同伙。”     江祖石露出欣慰的笑容,道:“这样才是我大秦的圣皇!未来,圣皇可以重新加冕称圣。”     他目光闪动,道:“圣皇陛下,国师说,倘若通天阁主可以死在探索天外洞天的路上,那么有资格继承阁主之位的,便只有陛下。”     罗绾衣瞥他一眼,没有说话。     江祖石道:“即便陛下不能做阁主,也须得分裂通天阁,将我们海外通天阁的成员,拉到新的通天阁之中。眼下通天阁内的七元老,只剩下太岁还是神魔。太岁无能,其他元老也不足为虑。倘若陛下答应下来,国师可以为陛下做很多事。”     罗绾衣目光闪动,似笑非笑道:“武圣人,神帝玉道原与你说了这么多,你怎么看?”     江祖石断然道:“海外通天阁必须要与通天阁决裂,不能再让元朔占我们便宜了!”     罗绾衣道:“若是朕不答应,你和神帝玉道原会怎么做?”     江祖石躬身道:“陛下若是不答应,陛下便是人魔余烬的血脉。神帝和我,会选出一个新的陛下。”     罗绾衣拂袖,向课堂走去:“那你们又何必问我?我上课了,你先下去!”     江祖石躬身,一瘸一拐退下。     过了几日,通天阁终于造出了三艘苏云想要的船。     这三艘船不大,但却是根据天船来锻造,多了可以在海上航行的功能。     待到这三艘船造好,苏云将督外司少史的官印交给邢江暮,留下大量的钱财,与这位好友道别,笑道:“不要丢了我元朔的威风。”     邢江暮躬身:“有大人美玉在前,江暮不敢有一日懈怠。还有一件事,大秦皇帝偶遇我,让我告诫大人小心。”     苏云正欲登船,闻言怔了怔:“罗绾衣让我小心?小心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