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三百五十九章 人神混居的真相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三百五十九章 人神混居的真相

火云洞天的诸多长老走到这里,看到自己浸淫半生的功法神通被人用新学最简单的道理破去,乱了心智,道圣和圣佛也被影响,惟独灵岳先生和花狐本来便打算把儒学中的旧圣绝学改一遍,因此他们二人反倒是最从容的,只恨余烬改的少了。    “余烬改的还不如我们改的凶。”    花狐颇为不乐意,低声道:“他若是改好了,我们便可以省力了。”    灵岳先生摇头道:“他怎么敢改?他若是改了,早就引发雷劫,渡劫成仙,然后被砍死了。换做我,倘若修炼到原道境界,我也不敢改。稍加改动,便会泄露气机,引起天劫,然后死翘翘。”    花狐道:“老师驾崩之后,振兴咱们这一脉的任务便落在我的头上……”    他话音刚落,雷击如雨,劈在这少年的脑门上。    道圣来到苏云身边,悠然道:“苏阁主请鱼洞主前来,帮助火云洞天长老团解除心结,又巩固鱼洞主的地位,又借余烬之手,让我们这些旧圣绝学的决定存在意识到旧圣绝学的不足,苏阁主真是有心了。”    圣佛等人纷纷向苏云看来,露出钦佩之色。    “人魔余烬能在我们道心上找到的弱点,仅止于此,弱点没了,我们便无需担心余烬以控制我们的心智。”    圣佛赞道:“如此以来,我们便可以放心出手,诛杀余烬。苏阁主用心良苦。”    众人纷纷点头,赞叹不已:“久闻通天阁主智谋通天,而今一见果然不凡!”    苏云向山上走去,不咸不淡道:“诸位想多了。”    道圣跟上他,诧异道:“难道阁主没有这种想法?”    “我的确有借人魔余烬之手,让你们道心完善的意思,也有让你们这些老顽固领会新学奥妙,不再敌视新学的意思。没错,我的确智谋通天!”    苏云耐心解释道:“但道兄适才说放心出手诛杀余烬,便是你们想多了。我请诸位前来并非要借你们之手打死余烬,你们根本不是余烬的对手,连伸手的机会都没有便会被余烬打死。”    他此言一出,所有人都面黑如炭,只有太岁连连点头,道:“路上我都说了,你们绑在一起也不是我的对手,更何况余烬?”    众人脸色更黑:“那么苏阁主请我们前来,到底要我们做什么?”    “诸君只要在不死的情况下,守住饕餮、穷奇、麒麟、太岁等神魔的道心即可。”    苏云沉声道:“至于战斗,交给十四尊神魔去办。待会到了山上,你们千万不要出手,只管保证自己不死,尽量镇压魔性!”    众人冷笑。    这座山峦还在不断拔高,上方玉牒似乎已经模糊了边界,只见近百尊神魔围绕巨大的仙箓飞舞,天地元气更是浓烈得可怕,疯狂涌入仙箓之中!    而从仙箓中射出的光芒粗大无比,光芒洞照虚空,让虚空不断崩裂,裂痕乍隐乍现,每一道裂痕裂开的一瞬间,竟然可以看到裂缝中有其他世界!    那些世界千奇百怪,有的是荒漠,有的是火海,有的是苍原,有的是汪洋,有的是熔岩,甚至偶尔间还可以看到异世界的建筑,应该有生命。    更有甚者,他们还看到伟岸无比的神魔,堪比星球大小的巨型神魔,身上有着陆地海洋山川大气,在宇宙中遨游!    “真是千奇百怪。”苏云收回目光。    莹莹也忍不住冒出来,站在他肩头向上打量,只见天空中渐渐黑了,只剩下那光柱映照的光芒!    光芒还在前进,一路洞照,撕裂出一个个裂缝,空间的裂缝很快愈合,但这种壮丽情形却让人目眩神摇。    “苏士子,这道光柱,是在洞穿空间前进!”    莹莹大声道:“那些裂缝是光柱在路途中遇到的世界!”    苏云抬头打量,光柱还在生长,看起来并不高,但是空间却在不断被光柱打开,空间打开的时候出现了一个个世界的踪影,的确与莹莹说的有些相似。    仙箓真的是在打通一条道路,直通仙界的道路?    他向下看去,大地之上,一座座劫灰城隆起,劫灰升腾,蒸发,化作新的天地元气,而本属于这个世界的元气却在枯萎腐败。    那些劫灰城中古老的神王苏醒,一股股强大而恐怖的气息爆发,宣告着上一个世界并未彻底逝去。    属于他们的时代,还远未结束!    他们现在卷土重来了!    距离这里最近的几座劫灰城,有恐怖的气息波动,一个个强大的身影在鲸吞新的天地元气,向这边飞速赶来!    “楼班摊友造新城,镇压劫灰城,便是担心这一天。”    苏云面色凝重:“当年他身为通天阁主,应该也是察觉到余烬的举动,所以打算予以镇压。只可惜,通天阁的财力有限,并未将所有地底劫灰城镇住……我们加快速度!”    众人全力向山上赶去,从那一尊尊神魔和仙箓中传来的压力越来越强,让修为低的人如鱼青罗、苏云和梧桐举步维艰。    道圣和圣佛护住他们,奋力往上赶去。    登上山顶看似距离不远,但山峰在一直生长,压力也越来越大,耗费小半个时辰,他们这才赶到山顶。    到了山顶,只见罗绾衣也来到这里,这位大秦小圣皇跪伏在地,道:“父皇,只念上一个世界的苍生,不念这个世界的人们,请恕儿臣不能尽孝了!”    罗余烬笑道:“真是好孩子。你趁此机会,终于把持了朝政,得到武圣国师他们的支持,朝廷之中,再无其他声音。你是否还得到了神帝的支持?”    罗绾衣站起身来:“父亲倒行逆施,神帝自然助我,替天行道。”    罗余烬哈哈大笑:“神帝,你还要隐藏下去?”    罗绾衣头顶,重重叠叠的天庭浮现,天门下,诸神林立,神帝站在天门中,微笑道:“道兄是我的指路人,但而今我已经不需要道兄了。你想坏我道统,断我成仙之路,我自然不能与你善罢甘休!”    他是靠众生的信仰来修炼,藉此成为不朽存在,因此要发动对元朔的战争。    而今罗余烬却要灭了这一纪的众生,回到上一个世界,无疑是断他道统,他自然第一个忍不住要跳出来,因此他才会选择支持罗绾衣。    “你不过是我点拨的一个小辈而已,道心太差,被盘羊诱惑做出不伦之事。”    罗余烬摇头道:“事到如今,你连真面目也不敢露出来,在我眼中,你不过如此,难成大事。”    神帝哈哈大笑。    罗余烬看向走上山顶的苏云等人,面色肃然道:“苏阁主,你也是来替天行道的?我们通天阁的目的是什么,阁主是否还记得?”    苏云摆出十三座门户,微笑道:“通天阁的目的是探索世界奥秘,直达彼岸,成为不朽的存在。不过你让这芸芸众生都腐朽了,还谈何做通天阁的一员?今日,我将你踢出通天阁,从通天阁中除名!”    一扇扇门户开启,少年麒麟、少年金乌、顽童饕餮、老妪女丑等人纷纷推门走出,站在苏云身后。    “通天阁,本来便是我的工具而已。”    罗余烬微笑道:“时至今日,我也无需通天阁了。不过话说回来,神祇能让我吃亏的不多,应龙是一个,白泽是一个。凡人能让我吃亏的,也是不多,苏阁主,你是第二个让我吃亏的人。”    苏云肃然,询问道:“那么第一个让你吃亏的人是?”    罗余烬道:“第一圣皇。他是你之前,唯一一个让我吃亏的人。当年我居住在海外,筹谋如何让天地回归从前,回到上个世界。实不相瞒,我是上一个世界的主宰,那时的我,一统世界,封天下领主为诸神,统治世间。我踌躇满志,试图举界飞升,做好了一切准备之时,嘿嘿……”    他脸上露出悲愤之色,仰头向天空看去,讥笑道:“北冕长城便出现了。你从未看到过那种景象,整个世界的元气,就这样一下子腐朽,变成了劫灰!”    他哈哈大笑,用力捶打自己的身躯所化的仙箓,笑得流泪,哽咽着笑道:“整个世界都在燃烧,燃烧!烧得通红!所有人都变成了怪物,变成了劫灰怪!”    他说的那一幕,苏云在伯山郡的劫灰城神庙中看到过,北冕长城倾倒劫灰,整个世界湮灭,化作灰烬。    那种场面,的确震撼莫名!    道圣附在苏云耳边,悄声道:“他在拖延时间,等待劫灰神王赶来。”    苏云不答。    罗余烬半哭半笑,神态癫狂,道:“你能理解我吗苏阁主?你不理解,但是你很快便会理解了。你以为五千年之前,这个世界为何有这么多神魔降临,人神混居,这是自然出现的吗?你以为天市垣的突然降临,也是偶然吗?不是!”    他面色严肃,目光在所有人的面孔上扫过:“不是!是我!是我将这些神魔召唤来的!是我在上个世界毁灭之时,催动各地的仙箓,尝试将仙界打通,却召来了天市垣!”    他的声音越来越洪亮,震耳欲聋,振聋发聩:“是我!召唤来这些神魔,是我一手缔造了你们!是我企图用你们和神魔的力量,弥补我的错误,血祭神魔,举界飞升!”    他周身魔气滔天,魔性深重:“倘若没有北冕长城倾泻劫灰,我将会带着我们整个世界,带着我的族人,飞升到仙界中去!都怪这狗日的仙界,都怪这狗日的武仙人,都怪这狗日的北冕长城!”    “然而灾劫过后,我却只能化作人魔,看着我残存的族人在劫火中苟延残喘!”    罗余烬的身后,一个高大无比神人降落,身后长着巨大的骨轮,手持劫灰神王权杖,单膝触地,向他单膝跪下。    罗余烬疯魔般哈哈大笑:“我只能将他们逐一封印在劫灰之中,看着我的族人我的城沉降在地底,我只能看着你们生活在我的世界我的族人的废墟上!我知道我应该等待机会,现在机会终于来临了。”    他的身后,一尊又一尊复苏的劫灰神王降临,手持权杖向他单膝跪下。    罗余烬语气平缓下来,微笑道:“你们,只是生活在我们的世界上的寄生虫,现在,该将这片土地还给他们的主人了。作为恩赐,你们中的有些人,可以作为宠物,随我们一起飞升到仙界中去。只要……”    他的身后,秦武陵与韩君单膝触地,也跪伏下来。    “像他们一样。”罗余烬笑道。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推荐阅读: 《武炼巅峰》 《魔经鬼谭》 《史上第一混蛋》 《雪落莲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