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三百五十八章 乌合之众,全军覆没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三百五十八章 乌合之众,全军覆没

秦武陵与韩君,元朔最强的两大高手,此刻已经先苏云一步,来到大秦。    他们二人并没有如苏云预料的那般,等待着苏云等人的到来,集合众强者之力讨伐余烬,相反,他们反而第一时间便来见余烬,甚至将苏云的计划告知余烬!    苏云请来的每一个元朔高手,其人生平,修炼的功法,擅长的神通,他们都知无不尽。    完全可以说,余烬比苏云还要了解他麾下的那些旧学高手,甚至他还知道这些旧学高手的弱点!    而对此,苏云则一无所知。    他们之所以对余烬死心蹋地,是因为他们当年在游历西土大陆时,被余烬折服。    余烬张开双臂,微笑道:“苏阁主,我已经布好请君入瓮的局,只差你进入瓮中。”    血肉天船即将飞临西土大陆上空时,突然天地间的元气迸发出一丝轻微的震荡,这丝震荡尽管不那么强烈,但灵士对天地元气极为敏感,船上的每个人都察觉到了这丝震动。    苏云站在船头,向下方的西土大陆看去,只见大秦云都旁边,有明亮无比的光柱升空,光芒越来越亮,光柱越来越高。    光柱的最下方是一面巨大的仙箓,占地数百亩,仙箓四周隐约有奇异的纹理,像是符文,每一枚符文大约六七亩。    苏云催动应龙天眼看去,那些符文印记正是被余烬镇压的神魔玉牒所化的图案!    “九十五神魔,还差一种。”    苏云定了定神:“难道余烬确认,少一种玉牒的情况下,也可以举界飞升?”    他心中不解,不过现在下方的天地异变正在越来越剧烈,天象已经发生了改变,天空开始扭曲,元气涌动,呼啸旋转,形成一个个巨大的气旋,像是要刮起台风一般!    每一个气旋方圆数百里,旋转扰动,漩涡正在不断往空间深处钻去!    太岁掌控着血肉天船,从一个个巨型气旋中间驶过,但见气旋上方,有巨大的漩涡龙卷,像是魔怪的触手,不断扎入深空!    “轰!”    其中一个气旋震动,狂暴的应龙元气从那气旋中喷涌而出,旋转着向下而去,与地面上的应龙玉牒印记相连!    “轰!”    又是天崩地裂般的巨响,第二个洞天被打开,梼杌元气从天而降,与梼杌玉牒印记相连!    “轰!”“轰!”“轰!”    一座又一座洞天开启,一道又一道粗大无比的天地元气如同龙卷,滚滚而下,与各自的神魔玉牒印记连接在一起。    玉牒印记浮空,一道道印记光芒喷涌而出,与仙箓相连,仙箓上的蝌蚪文开始发生奇妙的变化,光柱正是从仙箓中射出!    太岁控制着血肉天船向下俯冲,避开一道道粗大的天地元气,然而天地元气与空气剧烈摩擦,伴随着天地元气的是无数雷霆,咔嚓咔嚓四下乱劈!    雷暴倾泻,洒在血肉天船之上,让人头皮发麻!    哪怕是灵岳先生和花狐改变旧圣的经典,引发天劫,也不如这雷暴的万一!    众人面色凝重,空气中弥漫着焦糊味儿,那是太岁魔神凭借一己之力,挡下了无数雷霆!    “这仅仅是天地元气的摩擦碰撞,便如此恐怖,我们真的能打得过吗?”    就在这时,只见承载着仙箓的那片大地越来越高,那片陆地不断隆起,像是在不断生长!    短短片刻,那片陆地便与云都差不多高,像是一座顶天立地的山峦!    云都与那山峦很近,最近的地方甚至连在一起!    太岁立刻控制血肉天船,降落云都。    云都中早已是一片大乱,天街上到处都是车辇,人们疯狂逃亡。    就在这时,只听轰隆一声,天空被打开,苏云仰头看去,看到星斗在天空中旋转,星辰在接近,远去。    巨大的长城出现,那是由无数星辰和太阳组成的长城!    天空被撕裂的洞口处,北冕长城呼啸而过!    空中渐渐有劫灰飘扬,飘飘洒洒,如同雪花。    苏云抬手,接住一片劫灰,那是这个世界天地间的元气,像是渐渐腐败而凝聚成劫灰。    同一时间,西土大陆的地底传来距离的震动,地震不断,不断有城市在地震中沉没,然而在沉默的城市遗迹上,却有古老无比的城市从劫灰中渐渐显露出来。    包围那些城市的劫灰渐渐飘起,像是要溶解在空气中,化作新的天地灵气!    这种事情,在大秦各地都有发生,并且以云都为中心,渐渐四下扩散,有要弥漫到他国的趋势!    而大秦沿海的位置,海中也有剧烈的震动传来,海底造陆,一座座被掩埋在海底的劫灰城在大水中缓缓升起,海水从古老的城市四处倾泻。    伴随着天地元气的剧变,逃难的人们变得难以喘息,他们呼吸着污浊的天地元气,不断有人化作劫灰怪。    而那些从地底升起的劫灰城中,却不断有劫灰怪转变形态,从劫灰怪形态转变为血肉之躯,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的天地元气。    那里的人们聚集在一座座劫灰城的神庙前,那里往往被封印着劫灰神王,被一座座劫灰山所镇住。    人们向神庙叩拜,祷祝,宏大的声音传来,似乎是在唤醒那里的劫灰神王!    劫灰山在祷祝和膜拜之中不断崩裂,劫灰浮空,消融,化作新的天地元气。    距离云都最近的劫灰城,已经有神王震破劫灰山,从沉睡中苏醒过来。    太岁控制血肉天船,降落在剑阁之中。    太岁还未来得及收回船上的血肉,突然只见许多怪物扑来,抱着自己的血肉便咬。    剑阁中到处都种植着史前的植物,有的下身是植物,上身是血肉的枝叶,连接在一起组成各种兽头。这些植物原本是剑阁士子探索地下劫灰城时,发现的植物种子,悉心栽培,种在剑阁中。    原本这些植物很是温顺,此刻却因为吸收了从劫灰转变来的天地元气,突然间变得暴戾嗜血,撕咬太岁血肉的,便是这些奇特的上古植物!    不仅如此,这些植物根须拔地而起,四下里行走,捕捉士子!    剑阁此刻也是一片混乱,先生们召集士子,四处绞杀那些植物。    “鱼青罗!”    火云洞天的长老团刚刚下船,便发现鱼青罗与一众天道院士子在与那些古怪的上古植物厮杀,其中一位长老冷哼一声:“伪洞主果然藏在这里!”    鱼青罗也注意到这艘血肉天船,率领士子杀上前来打算营救,却看到苏云与火云洞天的长老团在一起,不由怔了怔。    苏云飞速道:“来不及多说了,鱼洞主,随我一起去对付余烬。”    鱼青罗祭起火云,沉声道:“诸位长老,此乃世界危急存亡之时,火云洞天之事反而是小事,先与通天阁主一起对付余烬再说。”    长老团诸位长老对视一眼,纷纷点头,为首的传法长老道:“鱼青罗,并非是我们要刻意针对洞主,而是景召洞主是在疯癫之中将洞主之位传于你,名不正言不顺,难以服众。”    另一位传功长老道:“我火云洞天有着五千年传承,洞主传承,不可如此儿戏。”    鱼青罗称是。    苏云拍了拍天凤,示意天凤去找李竹仙,心道:“多半没法子向李竹仙解释,她的鸟为何变得这么黑了。”    众人匆匆向那座与云都并肩的山峦而去,突然,苏云看到了罗绾衣率领一众大秦文武大臣,在他们之前冲入那座山峦。    其中还有武圣江祖石、国师玉道原这等高手!    “罗绾衣要与余烬决裂?那是她的父亲啊……”    苏云率众紧随其后,待跨过那座山峰与云都的连接处,只见这座山峰竟然出奇的规整,有步道阶梯,有观景台,可以看到天上玉牒越来越大,神魔在玉牒中乱舞。    山路上还有一座座石碑,石碑上刻录着文字图案,不断变化。    众人顾不得去看,飞速前行,突然一位火云洞长老不经意间看了几眼,便再也无法挪开目光,身躯不断颤抖。    “这是我元朔武圣人的功法……”    那火云洞天长老突然癫狂起来,哈哈大笑:“我修炼的就是这门功法!破了!被人破了!”    “噗——”    他大口喷血,哈哈笑道:“狗屁武圣绝学,被人用新学轻而易举就破了!”    苏云心中一惊,这时,跟随他而来的诸多元朔高手纷纷向沿途中的那些石碑看去,一个个乱了心神。    “这是我修炼的圣人绝学大自在天功,怎么会被人破掉?”    “我苦修一辈子的圣人绝学五雷大篆心经,不可能就这样被人破解!”    “这是什么术数?我为何看不懂?我修炼了这几十年的术数有何用?”    ……    那些元朔高手一个个大乱,他们在石碑上找到自己苦修了半世的功法神通,被人用新学最简单的办法破去,不堪一击!    甚至连道圣和圣佛也找到了他们各自的石碑,直勾勾的盯着,失魂落魄。    苏云心中一沉,向薛青府、温关山的分身化身看去,只见那些分身化身突然怪笑连连,纵跳而起,向山顶逃窜,叫道:“苏阁主,你与余烬圣皇作对,死无葬身之地!”    “你找来这些高手,打算用他们压制余烬圣皇的魔性,但他们的道心先坏了,看你能怎么办!”    山顶,罗余烬一部分身躯化作仙箓,另一部分身躯依旧维系着白发少年的形象,微笑道:“只有折服苏阁主这样的天才,才有成就感。便如同当年我折服你们二人一般。”    他的身后,秦武陵与韩君站在那里,面带微笑。    苏云看向鱼青罗,轻轻点头。    鱼青罗上前,来到传功长老身边,道:“我将此功法以新学改良,传功长老再看,是否能被石碑上的法门破去。”说罢,她将传功长老的功法神通融合新学,施展一遍。    传功长老目光痴痴傻傻,待看到她施展的神通功法,双目渐渐恢复清明,突然长揖到地:“传功庆元义,参见洞主!”    鱼青罗来到传法长老身前,将传法长老修炼的旧圣绝学融合新学,施展一遍。    传法长老眼中的癫狂尽去,长身而拜。    不过多时,火云洞天长老纷纷被鱼青罗折服。    同一时间,道圣和圣佛眼神也渐渐恢复清明,道圣笑道:“我还以为有多高明,也不过如此。”    圣佛点头道:“道心造诣,比我们差得远了。”    苏云松了口气,向灵岳先生和花狐看去,却见二人正对着石碑指指点点,品头论足,头顶的雷霆落得更急了。    ————第二更。如果没看到上一章,退出往前刷一下就好~~周一求推荐!!!
推荐阅读: 《异界之狂龙逆天》 《神变》 《万世天主》 《逆天邪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