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三十六章 天市垣无序地带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三十六章 天市垣无序地带

    苏云和四个小妖孩来到歪脖子柳树下。     柳树下只有雪埋孤坟一座,并没有没有草庐,也没有岑伯。     苏云抬头,大雪过后,天空如洗,湛蓝深邃,天上并没有岑伯所说的人来人往的集市。     他转头看向雪地里,看向自己的那座小小的“房子”,那里并没有房子,雪地里只有一个小小的坟丘。     坟丘被打开了,露出一个小小的棺木,那就是苏云童年印象中的小小的“房子”。     当时自己双目失明,又处在狭小无比的房子里,挣扎,锤门,绝望的大喊大叫。     七岁的少年当真感觉到了绝望和无助。     就在他惶恐之际,他听到悉悉索索的声音,他的“房门”被打开了。岑伯牵着他的手,把他从“小房子”里拉出来。     苏云而今回忆起这段过往,心中有着万千的情绪不知如何表达,最终他在雪地里向岑伯的荒坟叩拜一番,起身继续前进。     他回头又望了一眼天门镇,遥遥看到孤零零的天门矗立在那里。     恍惚间,离家的少年仿佛又听到了曲伯那老朔方独有的荒凉寥怆的腔调,和那略显单调沧桑的羌鼓声。     “到如今,世事难说!”     咚!咚!咚!     “天地间不见一个英雄!”     “不见一个豪杰!”     咚!咚!咚!     ……     苏云一行人走过了蛇涧,来到了黄村。     大荒坟千疮百孔,黄鼠狼们站在各自的洞穴门前,看着四面八方,提防敌人来袭。有的则跑到雪地里钻来钻去,玩闹嬉戏,还有几个绕到树后面,变化成年轻男子走了出来,却是在练习法术。     “黄村的小坏蛋们!”     花狐双手做喇叭,对黄村的黄鼠狼们大喊:“我们要进城了!不揍你们了!逢年过节,花爷爷从城里回来的时候再揍你们!别想我们——”     哗啦——     空中满满都是被晒干的粪球屎蛋子,呼啸向他们飞来。花狐哈哈大笑,与苏云等人转身便跑。     热闹一番过后,他们又回到胡丘村,花狐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来到胡丘村村民的墓前,叩拜一番。     苏云来到野狐先生的墓前,郑重万分的祭拜这位启蒙老师。     岑伯曲伯罗大娘等人对他的恩情都很大,岑伯有救命之恩,曲伯罗大娘等人有养育之恩,而野狐先生对苏云却是启蒙、开灵智的恩情!     不为他的智慧启蒙,不开启他的灵智,他便是山里的野孩子,与禽兽何异?     野狐先生像是打开了他心灵的眼睛,让他学会明辨是非,让他学会做人。     他们离开胡丘村,经过庠序,苏云和四个小妖孩进去打扫了一番,清理灰尘,他们坐在各自的座位上,仿佛还能听到野狐先生的声音,仿佛还能看到同学们的身影。     天平桥。     苏云抬手,气血化作蛟龙飞出,龙爪扣住翘起的桥头,把这座桥拉了下来。     他们登上天平桥,向对岸走去,天上一队狍鸮飞来,叫道:“苏家小屁孩要走了吗?城里很危险!”     苏云抬头,向临邑村的居民挥了挥手。     一只狍鸮落下,降落在他们前方的桥头,圆圆的脸很是严肃,伸开翅膀比划:“咱们乡下是森林,城里就是钢铁森林,凶险异常!城里人吃人,不吐骨头!”     上空的狍鸮们飞远了,咕咕的叫声传来,在呼唤他。     桥头的狍鸮扑扇翅膀飞去,声音从空中传来:“留下来做妖怪不好吗?我们在你眼中是妖怪,但你在我们眼中也是妖怪啊!干嘛非得进城?”     苏云笑道:“不想浑浑噩噩的活着啊,才要进城。”     “城里比天市垣凶险百倍!咕咕,当心,咕咕!”     桥头落到对岸,苏云带着四个小妖孩走了下来。大雪天,荒集镇也冷清了许多,花狐领着他们来到老苟家拜访,老苟夫妇毛发都已经花白,有些老态。     “这么早就进城啊?”     苟婆为他们各自盛了碗热汤,皱眉道:“为何不等年后再进城?现在进城的话,没有人同行,很危险的。”     花狐道:“大娘,小云的眼睛能看见了,被赶出天门镇了。天市垣没有多少值得留恋的地方,所以我们打算进城谋生,再找仇人报仇。”     苟婆还待再说,老苟抬手来喝道:“公妖怪长大了就是要出门在外,闯荡出一番事业,你一个母妖怪懂什么?去,给我这碗汤多加些胡椒粉!”     苟婆气呼呼去了。     老苟面色严肃的看着苏云,道:“你是人,我们是妖,到了你们人的地盘,你得多照顾小花他们。”     苏云郑重点头,有些局促的捧着碗喝汤。     老苟又道:“荒集镇以东都很安全,但荒集镇以西就不好说了。出了荒集镇往西走三十五里地就是天市垣驿站,从驿站乘烛龙进城。但大雪封路,积雪难行,你们估计要在路上过夜,第二天才能到驿站。路上……”     老苟眼角抖了抖,声音沙哑道:“荒集镇西边便是无序地带,你们一定要小心!到了夜里,一定不要露宿在外面,一定要找到旧圣的庙宇,在旧圣庙宇里休息!”     他的眼中流露出恐惧,难以遮掩的恐惧:“还有一件事,庙宇中的篝火一定不要熄灭!切记,一定不要熄灭了!如果晚上听到外面有人叫你们也不要出去,一定不要出去!”     他的面目阴森恐怖,几乎是用威胁的语气冲着苏云花狐他们低声吼道。     苏云和花狐等人连忙点头。     老苟面色恢复如常,捧着碗喝汤,道:“天冷,趁热喝,喝得身上发汗了再出门。婆子,胡椒粉拿来了没?再去炕几个洛馍泡汤吃,多炕一些,小兔崽子们路上当干粮!洛馍里摊几个鸡蛋!”     苏云等人在老苟家混饱了饭,吃得全身暖洋洋的,这才出门。     狐不平赞道:“苟大爷真硬气,把大娘训得一句话也不敢多说,是咱们男子汉的榜样!”     他话音刚落,便听得后面传来铁锅撞击脑门的声音,只听苟婆压低嗓音,气呼呼道:“给你脸了,给你脸了是不?母妖怪就不进城了是不?就不闯荡了是不?就不建立一番事业了是不?老娘做的汤,你喝着不美吗?还要在老娘面前装硬气……”     接着便是脑袋撞击门板的声音,其中夹杂着老苟的求饶声:“孩子们还未走远,等走远了再打……”     狐不平噤若寒蝉,低着头不敢说话,跟着苏云他们向镇外走去。     雪地漫漫,荒集镇外便是一座大山连着一座大山,雪色极美,然而在雪地里走得久了便显得有些单调。     雪很深,还未化去,道路都被淹没,一不小心还会跌入雪窟窿中。     好在他们都有不凡的本事,元气修为也很浑厚,不必担心有危险,只是行走在雪路上很是吃力,因此前进速度不快。     “以这个速度,天黑的时候真的未必能走到天市垣驿站。”     苏云抬头打量远处,雪路两旁是沟渠,可以分辨道路,但是倘若不小心掉进沟里,多半会弄湿衣裳,冻得瑟瑟发抖。     如此行进六七里地,太阳也挪到了西边的半天空中,虽然可以看到太阳,但那阳光似乎也是冰冰的沁着凉意,感觉不到丝毫热量。     前方便是一片山坡,山坡上盖着一栋栋红房子,矮矮的,约有三四十户人家。     花狐蹦起来,想要看个仔细,怎奈个头不高,苏云把他抱起来,放在自己肩头,花狐这才看个分明。     只见山坡红房子上的积雪都已经被人铲去,而官道上的积雪竟也被人清空,露出一条五六丈长能容一辆马车的桥,跨在一条小河上。     “苟大爷说镇西都是刁民,我怎么觉得是他说人家坏话?”     花狐从苏云肩头跳下,笑道:“多半苟大爷在这里吃过亏。”     苏云微笑道:“能够让苟大爷吃亏的妖,不得不让我们提防啊。”     花狐心中凛然。     他们向前走去,只见那桥头和桥尾皆有人猿怀中抱刀坐在那里,那人猿身强体壮,即便是冬天大雪纷飞,也只穿了件马甲。     苏云遥遥打量,只见人猿后背比人要宽很多,隔着马甲可以看到一块块肌肉,肌肉数量也要比人多。     “人若是长着这么多块肌肉,便是天赋异禀了。而猿族的猿妖一出生便有如此天赋!”     苏云赞叹,这种天赋,羡慕不来。     他们又向前走几步,便见路上立着一块石碑,碑上写着袁家岭几个字。     苏云瞥了瞥山上的红房子,扬了扬眉毛:“看来山上都是猿妖。这么好的天赋……”     “过桥啊?”     桥头那坐在躺椅中的猿妖抬眼瞥了他们一眼,耷拉的手臂抬起来:“每个人两枚五铢钱。”     狐不平气道:“为什么要给你钱?”     那猿妖摇摇晃晃站起来,舒了个懒腰,瞥他一眼,懒洋洋道:“袁家岭的路,是我们村铺的,桥,是我们村搭的,雪,我们也扫了,收钱不过分吧?”     狐不平还要再说,苏云笑道:“不过分。”说罢取出钱袋子,数了十个五铢钱。     那猿妖收了钱,又躺了下去。     苏云等人上桥,待来到对岸,对岸也躺着一个猿妖,懒洋洋道:“下桥费每人两枚五铢钱。”     狐不平大怒:“刚才给过钱了,怎么还要给?”     那猿妖坐起身来,嘿嘿笑道:“刚才给的是上桥费,现在给的是下桥费。”     ————宅猪:筒子们新年快乐!     推荐好友横扫天涯新书《造化图》,是一个重新定义词语,更改造化的故事。十分有趣,三十多万字,可宰了。
推荐阅读: 《异界之狂龙逆天》 《狂妄武尊》 《武斗仙神》 《总裁爹地宠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