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三百五十六章 太岁头上动土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三百五十六章 太岁头上动土

  藏书界中,果树下,一个个小小的书怪紧闭门户,不敢出来。  “余烬,我不是没有怀疑过你,但是谁又能想到,平息了盘羊之乱的圣皇,便是盘羊之乱的元凶?”  白泽身躯一晃,化作羊角白衣少年,很是斯文。罗余烬一头白发,站在他对面,面带微笑,也是少年模样。  “明玉妃和苏阁主前来调查盘羊之乱的时候,我也落入你的算计,去猜疑神帝。”  少年白泽戴着一副小小的琉璃眼镜,有锁链挂着,他摘下眼镜,放在胸前的衣兜里,道:“四千年前,随着最后一位圣皇禹的辞世,天下神魔尽封,应龙归入天门,前往北冕长城自我封印。”  他目光落在余烬的身上,微笑道:“自那之后,天下神魔只剩下通天阁七元老。应龙等神魔固步自封,而我七元老却一直清醒,随着这世间神通的进步而进步。”  罗余烬赞道:“我已经见过禺虢、睚眦、狻猊他们,他们的本事,的确直追应龙,进步非凡。而白长老掌管了通天阁的知识宝库藏书界,想来实力更强。”  少年白泽微微一笑,道:“你见过了其他长老的本事,但是我的确与他们不一样。因为我是真正的全知全能的神祇。”  “轰!”  他的身后重重空间炸开,空间扭曲,形成一个个旋转的洞天,洞天中是一个个神通广大的神魔!  那些神魔并非是真实存在,而是白泽的知识所显化,以天地元气凝练而成!  少年白泽身后,多达一千五百二十座洞天,一千五百二十种神魔,这些伟岸狰狞的身躯突然间扬起手臂,身体后倾,握拳轰来!  罗余烬抬手便挡,无比恐怖的元气波动传来,那一瞬间爆发出的力量堪称绝世,一击之下将藏书界打穿!  一千五百二十种神魔的力量,悉数藏在少年白泽这一击之中,不但将藏书界轰穿,甚至连罗余烬身后的层层空间也被打穿!  罗余烬被那股恐怖的力量碾压着向后倒飞而去,但见他身体两侧一座座祭坛哗啦啦飞速叠加,一尊尊神魔虚影浮现,落在祭坛上,催动法术,施展大祭!  “轰!”  一座座祭坛明亮起来,罗余烬一边被碾压得飞速后退,一边周遭的空间不知从哪里钻出一只只白骨大手,扣住他的肉身,抓住他身体各处,甚至有的手掌抓入他的肉身之中,擒拿他的性灵!  他的身后,层层叠叠的空间炸开,一层又一层地府出现,数不尽的神魔尸骨堆积如山,有巨大的骷髅从尸山中站起,手持权杖,遥指罗余烬!  罗余烬用力挣扎,却始终无法挣脱。  而他的对面,破碎的空间的尽头,少年白泽身后神魔洞天旋转,尽显一代神祇风范。  “余烬,神仙有仙界,而死后的神仙,则有冥都,我将你发配到冥都去沉沦!”  少年白泽又是一击轰来,浩荡磅礴:“你这等魔物,便该去那里!”  空间剧烈震荡,一层又一层冥都打开,罗余烬急剧坠落,他的两旁是冥都的景象,愈发狰狞恐怖!  待他落到第十七层冥都之时,只见有两尊身高万仞的恐怖魔神,一个长着牛首,一个长着马首,正在抽打炙烤神魔的性灵。  那马首魔神瞥见罗余烬,探手抓来。  就在这时,罗余烬露出笑容,仰头看向十七层天外的少年白泽:“白泽,你的确很强,强大到可以与应龙媲美的程度。你是唯二能让我吃亏的神祇。但是,你知道仙吗?”  少年白泽脸色微变,第三击轰来!  这一击,他要将罗余烬打入冥都第十八层,只要将其发配到第十八层,哪怕是罗余烬再神通广大,也逃脱不得!  然而下一刻,罗余烬身躯突然变化,化作一面巨大的仙箓!  仙箓四周,七座朝天阙浮空,环绕着仙箓。  又有九十三面玉牒漂浮起来,叮叮叮撞在仙箓上,嵌入仙箓之中。  仙箓光芒爆发!  那马首魔神的大手几乎要抓到罗余烬,见到那仙箓,脸色大变,急忙抽手!  冥都第十七层的空间剧烈震荡,混沌海碾破冥都,一口大鼎的虚影漂浮在混沌海上。  少年白泽第三击轰来,试图轰碎仙箓,然而一道光芒从大鼎中射出,透过仙箓,迎上白泽这一击!  少年白泽脸色大变,急忙躲避,随手划开一道门户,便要逃遁出去。  突然间,藏书界剧烈晃动起来,苹果树和树上的木头房子震动不休,小房子里的书怪笔怪惊叫历练。  那藏书界的空间出现一道道裂痕,即将湮灭。  少年白泽见此情形,猛地咬牙,一千五百二十洞天遍布藏书界,稳住藏书界,猛地抬手,将苹果树拔起,手掌一推,苹果树连同树上的房子以及书怪笔怪,一起消失!  他刚刚送走通天阁这四千多年来的成果,藏书界便轰然炸开,混沌海碾碎藏书界,降临到他的面前。  这时,空间封死,少年白泽自知再无逃走可能,于是腾空而起,挥拳向仙箓轰去!  他身躯一动,一千五百二十神魔的身形齐动,从各个方向挥拳轰来!  混沌海上,那口起落沉浮的大鼎光芒爆发,伴随晦涩难懂的声音从另一个世界传来,轰鸣震荡,一道仙光轰击在仙箓上。  同一时间,一千五百二十神魔的虚影与少年白泽重叠,这一拳带着无匹的力量,落在仙箓上!  仙光透过仙箓,光芒爆发!  “咩——”  少年白泽身躯扭曲,现出真身,下一瞬间便被仙光直接打成一面玉牒,白泽被压缩成平面,封印在玉牒之中。  “九十四面玉牒了。”  一块块玉牒从仙箓上脱落,漂浮在空中,七面朝天阙也径自平息下来,罗余烬从玉牒形态转变为人身。  他捡起白泽玉牒,赞道:“白泽不愧是通晓一切神通,学识最为渊博的存在,若非你不通仙文,说不定你便赢了我。可惜。”  适才那一幕,着实惊心动魄,罗余烬也没有料到看似人畜无害的白泽元老实力竟然这么强,一招之下,便将他打入阴曹冥都,险些将他葬送在第十八阴曹之中。  一面面玉牒围绕他飞舞,相继隐没到他的灵界中。  只是罗余烬也并没有留意到,少年白泽最后一击,虽然没有击中他,却将那一击的力量传达到其他玉牒之中!  一面面玉牒的表面,浮现出一道道微不可察的裂痕。  “现在,还有貔貅与太岁。貔貅好找,太岁哪里去了?”  罗余烬微微皱眉,取出两个貔貅环,放在地上,貔貅环嗡的一声震动,一座貔貅之门浮现。  他推门而入,只见这一界已经空空如也,通天阁的财富被人搬得一干二净。  “这个貔貅,跑得倒很利索。”  罗余烬笑道:“难道是从太岁哪里得到了消息?但你们又能跑到哪里去?”  海面上,风波正紧。  楼船的水手紧张万分,有灵士催动神通,尝试改变天气,对抗风浪,又有灵士大声道:“大家不要惊慌,海中有神祇,名叫禺虢。只要祭品给足了,他老人家会平息风浪!”  不过令那灵士惊讶的是,这一船上所有乘客都不惊慌,甚至连一丝紧张的感觉都没有,反而老神在在,似乎对海面上波涛凶恶的场面毫不放在心上。  一道海浪拍来,足足有五层楼高,海浪中有魔怪穷凶极恶,兴风作浪。  突然,一道剑光闪过,将浪中魔怪脑袋洞穿。  船上水手们心中一惊,便见一黑衣男子运转法力,将那魔怪尸体托起,放在楼船甲板上,向一只大黑凤道:“吃,我请。”  “那是禺虢神祇的手下!”  楼船上水手们面色如土,有人当即便要跳船逃生,叫道:“禺虢神发怒,我们都要死无葬身之地!”  这时,海面裂开,探出一个巨大的脑袋,马首鱼身章鱼尾,叫道:“禺虢已死,我乃海中新神马宝,尔等胆敢杀我先锋,吃我闪电五连鞭!”说罢祭起一宝,催动那闪电五连鞭。  “嘭!”  一道火光闪过,那海中新神的脑袋炸开。火云洞天的长老团若无其事,其中一位长老弹了弹手指头,仿佛只是弹指之劳。  “苏阁主,你身上有我火云洞天的气息。”  那位长老道:“听闻阁主与我们火云洞的伪洞主鱼青罗走的很近。”  苏云想了想,身后的影子中浮现出各种神魔狰狞可怕的虚影,那火云洞长老见状,脸色微变,不再追问。  “苏阁主,火云洞长老团,每一个都精修一种旧圣绝学,修炼到绝顶境界,只差一步,便可以成圣!”  道圣来到苏云身边,悄声道:“这些老家伙虽然脾气不好,也歧视新学,但道心造诣绝对够高!”  苏云额头青筋乱窜,低声道:“请他们来,我懂,但是为何把灵岳先生和我二哥也请来了?”  道圣正欲说话,脑袋上又中了几道天雷,头顶道髻里冒着黑烟。  圣佛身躯高高瘦瘦,道:“灵岳先生乃是儒道新秀,是元朔最有望成圣的存在,自然须得有他。”  “咔嚓!”一道雷霆劈在圣佛的脑门上,圣佛未曾来得及催动金身,脑袋上流下一道金色血液。  圣佛没有半点动怒的样子,笑道:“孽障,若非佛爷气量好,便要你当场归西!”  正说着,有人叫道:“海面上飘来一座肉山!”  “肉山还长着两只眼睛!古怪也哉!”  “那肉山动了!”  船上水手激动莫名,纷纷凑到船舷边观望,就在此时,那肉山突然化作一尊魔王,咚的一声跳到船上,哈哈大笑,叫道:“这一船的小兔崽子听着,我乃太岁神王,要征调你们的船前往元朔,今日你们不答应也得答应,否则统统打牙祭,埋葬在太岁爷爷的五脏庙里!”。  船上众人纷纷仰头,看着这座肉山。  太岁低头打量众人,心头一突,又看到苏云,脸色骤变:“他奶奶的,这是谁在太岁头上动土了吗?真他娘晦气,喝海水都塞牙……”
推荐阅读: 《阿鼻地狱》 《涅槃之梦》 《符篆召神》 《不凡剑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