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三百五十四章 领队学哥秦武陵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三百五十四章 领队学哥秦武陵

  温关山退朝之后,退去帝平的皮囊,习惯性的回到丞相府。  丞相府的书房中,苏云已经等待多时。  元朔温丞相尽管神通广大,但丞相府对于有梧桐在身边的苏云来说并不难进去,温关山进入书房时,苏云正在翻阅书架上的书籍。  这书房原本毁于苏云之手,丞相府岂能没有书房?自然会重建起来。  不仅重建,这里的布局甚至与先前一模一样,便是连书架上的书也与先前一样,显然温关山命人重新抄录了一份!  温关山看到书房中的苏云,先是心中一惊,随即坦然落座,放下厚厚一叠奏章,道:“我看到帝平的尸体之后,便猜到是你动的手。这天下,敢于杀皇帝的人,只有四个。我,韩君,左松岩,还有便是通天阁主苏云。”  苏云身后,神魔的影子幢幢,在劫灰灯的光芒照耀下显得狰狞恐怖。  “知道帝平已死的人并不多,除了你我之外,便是梧桐、书怪莹莹和十三神魔。”  苏云悠然道:“我杀帝平,水镜先生也不知道。所以,你伪装成帝平,除了我之外,没有人能揭发你。”  温关山知道他话中的意思,无非是用这一点来拿捏自己,笑道:“裘水镜毕竟是士大夫出身,他很难全心全意造反。以他而今的实力,已经可以斩杀帝平,但是他却没有出手,而是让你捡了便宜。可想而知,他心中对帝平还是抱有一丝期望。”  裘水镜变法失败,帝平被裘水镜和苏云破了五魔之身,修为实力骤降,在朝中势力也大不如从前,屡屡被温关山和薛青府打压,郁郁不振。  这大半年来,他的修为没有寸进,反倒是裘水镜无官一身轻,修为实力大增,苏云率领十三神魔,为他重炼同天千帆舟,让他的实力更上一层楼。  在这等情况下,裘水镜若是要杀帝平的话,其实并不困难。  之所以没杀,正是因为他内心之中的君君臣臣的观念作祟。  在裘水镜这样的士大夫心中,若要废皇帝,便须得率领义军,昭告天下,宣布皇帝的各种荒淫无道,天怒人怨,起兵征讨,杀入皇城。  他要做的是,当着天下众生的面,数落皇帝罪行,发配流放。  “但你不一样。你是我教的。”  温关山面色温和,眼神却有一丝狡狯,瞥了苏云身后的神魔影子一眼,道:“我从未教过你一个士大夫该怎么做,也未曾教你君君臣臣这些东西。”  苏云微笑道:“所以我一直很感谢老师。老师就算在海外,让明玉妃色诱我,我也未曾埋怨过老师。”  温关山哈哈大笑,没有否认:“明玉妃的确是我弟子,她去对付你,一半是出于我的授意,另一半则另有其人。其实,我只是想借她之手,让你去对付神帝而已。她若是能杀掉你,自是最好,退而求其次,便是让你与神帝作对。”  苏云把书放回书架,道:“可是,我已经不再是往日的那个我了。”  “是啊。”  温关山感慨万千,道:“你离开朔方之后,便是猛虎出兕,令我刮目相看。到了海外,一连串举动更是让我瞠目结舌,叹为观止。当年我远行海外,是存了一些心思的,不料却在神帝和罗圣皇那里先后吃了几次亏,于是退守海内。”  苏云目光闪动,秦武陵和韩君二人,都曾先后前往海外游历,这二人前往海外的时间很早,在大秦击败元朔之前他们便已经去了海外。  在那时,这二人便在海外布局,他们对海外的格局,也一清二楚。  “你虽是通天阁主,却只是元朔的伪阁主,在海内有势力,有海内通天阁保你,但在海外,你一无所有。”  温关山一边批阅奏章,一边道:“你却在海外风生水起,先是结识月流溪,站稳脚跟,后是海内通天阁渡海,保住自身,再是与元老会联系上。你又借我与罗圣皇想对付神帝之机,趁机结识神帝,再借小圣皇与罗圣皇之间生出间隙,趁机逼宫,与小圣皇一战,一举夺得通天阁主之位。”  他叹道:“这等心机,这等手段,即便是我也自叹弗如。而你释放九十六神魔,更是出乎我的意料,搅乱西方,稳住元朔局势,引得罗圣皇无暇对付你。至于你资助左松岩造反,帮助火云洞主景召炼除心魔,这反倒都是小事。”  苏云微微动容,上前拿起一片奏章,一边阅读,一边道:“没想到领队学哥在海外还有这么大的势力。”  他翻看奏章,温关山批阅的奏章却是井井有条,颇有明君的架势。  温关山继续批阅奏章,突然墙上一张狐狸皮耸动,从墙上脱落,落地化作野狐先生,背负双手道:“我在遇到罗圣皇和神帝之后,便知道元朔将来必会败在罗圣皇的手中。此人是天生的圣皇,无以伦比,再加上新学昌盛,元朔的旧圣绝学已经两三千年未有进步,败在罗圣皇和新学手中,理所当然。”  苏云看到野狐先生,微微皱眉。  他向温关山看去,温关山还在批阅奏章,有条不紊。  这时,帝平从书架间走了出来,抽出一本书,道:“大秦罗圣皇早晚会统治元朔,我对抗不了他,韩君也不成。当年我便是追踪他前往大秦,我败在罗圣皇和神帝手中,他也是如此。”  苏云扬了扬眉,从书架间走过,仔细观察帝平,道:“那么,老师是打算在罗圣皇一统西方之后,便向罗余烬投降,博取罗圣皇的赏识吗?”  帝平与他印象中的帝平简直一模一样,没有半点差别!  但是,苏云知道自己已经将帝平斩杀!  可见,温关山的能力是何等可怕。  “我不如罗圣皇,哀帝、帝平还不如我!”  这时,书房外又有一人走来,苏云却不认识,但此人器宇轩昂,有浩然之气,应该是一位大儒!  那大儒慷慨陈词,道:“我来做这个皇帝,若是能打过,那就打,若是打不过,那么便举国投降!但我元朔肯定是打不过的,所以举国投降,才可以保全元朔。”  苏云皱眉,看了看这大儒,又看了看帝平和野狐,目光又落在温关山的身上。  又有一个道人走入书房,笑道:“此乃顺天而为。云儿,你不要逆天而行,否则必遭天谴。”  那道人气质不俗,颇有与天地自然融为一体,能够借来天地伟力的感觉,绝对是道门之中的高人!  苏云微笑,道:“不知道薛青府是打算投降,还是打算对抗罗圣皇?”  “韩君并不完整。他只是一个懦弱的人。”  书房外,一个僧人走来,慈眉善目,佛法精深,道:“薛青府不过是韩君的一张面目,他只敢躲在面具后,你让他直面罗圣皇?”  苏云哈哈大笑,道:“那么老师以为左松岩如何?”  “左松岩,朔北土匪,匪气有余,皇气不足,也配称帝?至于裘水镜,书生意气而已。”  一个又一个面目各异的身影从外面走来,在书架间缓缓走动,查看书架上的书籍。  苏云目光闪动,笑道:“老师召集这么多身外化身前来,就这么怕死?惧怕我把老师也干掉了?”  书房中,数十位面目各异的强者异口同声,哈哈大笑:“云儿,你放出九十六神魔,看似一招妙棋,实则是一招昏棋。九十六神魔,八十三位已经被罗余烬所擒,十三神魔在逃,他们伤势如此之重,别说罗圣皇,就算是我,这十三神魔也未必是我对手……”  “是么?”  苏云喉咙中突然传来厚重无比的声音,像是无数个神魔异口同声的嘶吼,其中又夹杂着女子的声音,刺耳嘹亮。  “轰!”  所有书架纷纷炸开,书籍破碎,变成齑粉!  滔天神魔之气,将这座书房震得扭曲,膨胀,被撑成一个圆球!  温关山一个个身外化身气血浮动,踉跄后退。  苏云身后,空间扭曲,浮现出一个个神魔的面容,狰狞,恐怖。  温关山哈哈笑道:“你们真就以为圣人是浪得虚名?”  书房表皮脱落,浮现出一面面符文之墙!  苏云身后,相柳等神魔脸色大变。  这时,莹莹站在苏云肩头,盯着温关山手中批阅奏章的笔,冷冷道:“封印符文,早已被苏士子和我破解开来。你造的这符文之墙,根本没用。”  温关山手中的笔停下,那杆笔化作一个与莹莹差不多高的少年,微笑道:“滢,你好生绝情。苏阁主,你此来所为何时?”  苏云道明来意,道:“你乃是旧圣绝学中的集大成者,我邀请你奔赴西方,斩杀人魔余烬,破你心中之魔!你若是不答应,你死在这里!”  那少年丹青脸色微变。  这时,书房的门突然倒下,门外一个高大的男子走了进来:“你是借旧圣绝学的道心造诣,压制人魔的魔性么?我答应了。”  莹莹听到这个声音,心神一颤,回头向那高大男子看去。  领队学哥,秦武陵,终于出现了。  苏云也是心头微震,突然明白过来,当年朔方城雪灾,被装在棺材里的李家老祖看到的那具复活后不翼而飞的尸体是谁。  那具尸体,并非是韩君的尸体,而是秦武陵的尸体。。  那天,秦武陵尸体被韩君拖出葬龙陵,穿过积雪皑皑的天市垣,经历了神王夺位之战,韩君终于拖着自己的好友秦武陵的尸体来到了朔方。饥寒交迫之下,他倒了下来。  秦武陵的尸体与韩君,一起被拖入李府。
推荐阅读: 《阿鼻地狱》 《涅槃之梦》 《符篆召神》 《万世天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