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三百四十九章 月池沐浴佳人恼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三百四十九章 月池沐浴佳人恼

“这个轩辕,与应龙老哥简直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苏云笑道:“应龙老哥在荧惑大陆的两座神山上,也留下了应龙到此一游的字样。”    莹莹连忙努嘴:“苏士子,你看看画像中的人是谁!”    苏云仔细看去,待看到书画中的男子旁边的文字,不由吃了一惊,失声道:“第一圣皇!”    莹莹兴奋道:“没错,就是他!他从火云洞天离开,追随三皇遗迹,一路寻到这里来了!”    苏云脑中轰然,浑然没有与梧桐一起洗澡的旖旎念头,失声道:“他寻到这里来了?他沿着三皇足迹,寻到了这座广寒洞天!”    他激动万分,第一圣皇便是轩辕圣皇,轩辕圣皇之前还有三皇,只是三皇并非是人族,这三皇在离开苏云所在的那个世界之前,都曾经指过星空的某个方位,像是在告诉后来者到那里去!    轩辕圣皇在寿元结束之前,曾经想拼死一搏,渡劫成仙,结果肉身被斩,只剩下性灵。    他的性灵便通过火云洞天,踏上与三圣皇一样的道路,寻找仙界的道路。    而后世的圣人,如楼班,如岑夫子,也莫不是如此,在他们性灵没有执念之后,也踏上了那条茫茫的寻仙之路!    楼班、岑夫子是如此,元朔史上其他圣皇、圣人也往往都是如此!    这些先哲的圣灵,往往就这样消失在宇宙星空之中,寻找那虚无缥缈的希望。    而现在,苏云竟然在广寒洞天寻找到了第一圣皇留下的性灵烙印!    第一圣皇,是一代传奇人物,他的经历丰富多彩,他出生在神魔与人混居的时代,那个时代中充满了各种各样的神圣和魔神,甚至世界中还有许多地方劫火未熄,有着诸多史前世界的人们生活在劫火之中!    那时的人族地位低微,被神魔统治。第一圣皇筚路蓝缕,率领人族的灵士征伐各地魔神,又从仙界召唤来应龙等神圣,将一众神魔驱逐、镇压,带来安宁!    他还是境界的开创者,是他开创出蕴灵骊渊天象等境界!    在广寒洞天能够遇到这样一位存在的烙印,苏云比第一次见应龙还要激动!    那白发男子的烙印笑道:“你们是怎么来到这里的?是通过桂树来到这里的吗?桂树枝条连接各个世界,可能也连接我的世界。如果我能发现这个通道,或许便不用走了千年的路途了……”    他怔怔出神。    苏云心头大震,他来到这里只是两三字的时间,但第一圣皇为了来到这里,竟然用了千年的时光!    一个性灵,在星空中独自一人,长途跋涉,用了千年之久寻到广寒洞天,却发现这里早已空空如也,想来他居住在这里百年,一定是倍加寂寞。    “不过我还是有所发现,我在星空中见到各种壮美的途径,我看到了星系的爆发,星云孕育新的太阳,我经过死寂的星球,看到了新的生命在灰烬中孕育。我还经历一个个文明,见证了宇宙中神魔和仙人留下的痕迹。”    他躺在月池边,向苏云和梧桐笑道:“我还发现了这个地方,发现了月华凝露这种宝物。月华凝露,是给人们强化性灵的东西,能够让性灵越来越接近仙人。我在这里泡澡百年,性灵倒是越来越强了……”    苏云闻言,心中微动,立刻泡在月池中催动洪炉嬗变,果然感觉到月华凝露在渐渐渗透他的灵界!    他的灵界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轮满月,月华洒下,光芒如露,向他的骊珠照去!    随着他的洪炉嬗变的运转,他立刻感觉到骊珠中的性灵立刻在飞速生长!    第一圣皇的烙印双手放在头下,翘着腿躺在池边,道:“这说明,我开创的骊珠境界是有些不完美的。我这百年一直都在思考这个问题。”    梧桐低声问道:“他为何说骊珠境界不完美?”    苏云悄声解释道:“蕴灵境界元动境界,都是壮大自己的性灵,而骊珠境界则是性灵达到了极限。开创境界的第一圣皇觉得无法继续让性灵成长,在无可奈何之下,他迫不得已借助九渊的压力压缩性灵和真元,让性灵真元融合。”    梧桐醒悟:“骊珠和天象境界,提升的其实不是性灵本身,而是性灵和真元!那是一种虚假的强大!”    苏云点头,第一圣皇所说的不完美,指的就是这个!    他别出机杼,开辟骊珠天象境界,其实并非最完美的解决办法。    既然月华凝露能让性灵变得更强大,说明一定还存在着其他功法或者境界,可以继续修炼性灵!    莹莹心里怦怦乱跳,连忙取出纸笔记录,飞速道:“这说明,第一圣皇开创的境界中,缺了一个境界!若是第一圣皇开创出第八个境界,那就太惊人了!”    泡在月池中的苏云与梧桐对视一眼,均看出两人眼中的震惊。    筑基、蕴灵、元动、骊渊、天象、征圣、原道,这七个境界,第一圣皇开创出后面六个境界,夫子补上了第一个境界。    倘若第一圣皇在死后千年,性灵还能开创出第八个境界,那就太惊世骇俗了!    “我思考百年,想到了关键:倘若添加第八境界,继续修炼性灵,那么灵士灵界中的月华凝露从何而来?”    第一圣皇的烙印悠悠道:“广寒洞天的月华凝露,总不会凭空冒出来吧?我观察广寒洞天,终于有一天,我看到了百年间,第一滴凝露从桂树的叶子上落下。我寻找到了第八个境界。”    苏云和梧桐瞪大眼睛,对视一眼,心跳更加剧烈。    苏云甚至看到梧桐泡在池水中,胸口的心跳震得胸前池水散发道道波纹。    莹莹坐在苏云肩头,一边记录,一边用笔头捅了捅少年,悄声道:“不该看的地方不要一直看,偷瞄一两眼就行了。”    苏云面色微红,收回目光。    “但是,我没了肉身,只剩下性灵。肉身相当于天地,可以确定广寒在天地间的定位,没了肉身,便无法确定广寒的方位。”    第一圣皇的烙印黯然,道:“这个广寒境界,我终是无法开辟出来。”    他又振奋起来,站起身,笑道:“我已经是一个死人,不应该有这么多的忧愁。我该走了。广寒仙子带着她的族人迁徙,我循着她的道路继续往前搜寻!”    他向房外走去,突然又停下脚步,回头笑道:“你们能来到这里,说明你们也在寻找仙界。你们听我废话这么久,说明你们能听懂我的话,你们应该是我的族人吧?仙界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难以找到。但是能够在这里见到仙人的旧居,便说明这世上的确存在着仙界。”    “不要放弃希望。”    他挥手道别,像是在为看不见的后人鼓劲,也像是在为自己鼓劲。    苏云明知道他只是第一圣皇的性灵留下的烙印,看不到自己,也忍不住抬手,与他挥手道别。    第一圣皇的烙印越来越淡,终于消散。    莹莹放下笔,咬着嘴唇,苦苦思索:“第一圣皇并没有开创出第八境界,广寒境界,但是他看到了月华凝露从桂树上滴下来,于是恍然大悟,那么这个广寒境界是……”    “哗啦。”    水声响动,梧桐转过身子,趴在池边,懒洋洋道:“自然是桂树。他的意思是,他只在蕴灵境界找到六大洞天,确定了第七灵界,但并未确定广寒洞天的准确方位。他没有了肉身,自然无法确定广寒洞天在哪里。”    莹莹露出疑惑之色,看向苏云,悄声道:“梧桐小娘子好像与刚才有些不同了……”    苏云心头一突,眯了眯眼睛。    梧桐继续道:“不过对于已经确定了七十二洞天的我们来说,找出洞天是广寒洞天最简单不过。因为在这里,只有广寒洞天才可以引来天地元气。”    苏云看着她的后背,这红衣少女的衣衫浸泡在月华凝露中,衣衫半透,衣衫下的景象若隐若现,极为惊心动魄,让人面红耳赤。    苏云却前所未有的冷静下来,接着她的话继续道:“而若要凝露,须得观想广寒洞天中的桂树,这才是月宫折桂的准确含义。月宫折桂,不是真的折断神树的枝条,而是观想铭刻广寒洞天的桂树。”    梧桐依旧背对着他,低声笑道:“师弟,你我的灵界中都已经开辟出七十二洞天,谁先在广寒洞天中观想出桂树,凝练出月华凝露,谁便是这个境界的开创者。”    苏云哈哈大笑:“梧桐,你不是道心瓦解,灵界中处处都是魔念所化的魇魔吗?你是怎么知道哪个洞天是广寒洞天的?”    梧桐低笑道:“你猜。”    苏云目光从她后背的曲线上移开,落在她雪白的脖颈上,看着她秀发漂浮在水中,笑道:“我不用猜。你是听到了第一圣皇说广寒仙子带着她的族人迁徙,因此恢复了道心!”    莹莹凛然,指头放在唇边吹响口哨,突然她钻入苏云的灵界,果然看到苏云的灵界中仿佛波纹晃动,白犀跳入苏云灵界。    莹莹骑上白犀,冲入梧桐的灵界。    梧桐笑道:“我族人尚在,恢复道心自然是理所当然。”    苏云笑道:“所以你想在我之前,参悟出广寒境界。”    梧桐回头,嫣然一笑:“人魔做到圣皇的成就,开创境界,福泽后世,让众生敬仰膜拜。”    她噗嗤笑道:“倘若众生知道这个真相,道心该是会何等颠倒错乱?就像你们这些灵士,你们的道心会不会顷刻间崩碎?我的成圣之路,就此成了。”    “妖孽,我早就看出你有猫腻!”    苏云纵身从月池中跳起,卷起大片月华凝露,塞入自己的灵界中,喝道:“有我在,你休想阴谋得逞!”    他话音刚落,漫天红裳扑面而来,梧桐的声音忽远忽近,咯咯笑道:“师弟,由得你吗?你的道心,从来无法抵抗我的诱惑!”    苏云催动洪炉嬗变,固守道心,喝道:“释迦伏魔!”    嗡!    他的身后道道佛光成环,光环向中央照耀,毫光形成佛陀景象,正是他与鱼青罗一起在火云洞天中参悟旧圣经典时学到的一招佛门神通,最适合降服心魔。    梧桐魔性入侵苏云的道心,苏云立刻看到纤纤玉足从红裳中缓缓露出,哈哈笑道:“梧桐,你技穷了!我有浩然正气,邪魔不侵!”    “既然不侵,你的大佛为何流鼻血了!”梧桐趁机卷起另一半月华凝露,向房外冲去。    她刚刚冲出房门,正要把苏云所在房中,突然眼前幻象丛生,只见自己头戴凤冠霞帔,正在与苏云拜堂成亲,苏云揭开她的盖头。    梧桐心头一乱,急忙催动气血,幻象顿时破灭,苏云趁机从房中杀出!    两人忽前忽后,路途中不断给对方下绊子,向最适合观测桂树的广寒仙台奔去。    ————梧桐红裳飘过:要票……呸呸,有票吗?
推荐阅读: 《子虚》 《仙佛无双》 《总裁爹地宠上天》 《逆天邪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