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三百四十五章 天栋,帝廷,他乡,异客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三百四十五章 天栋,帝廷,他乡,异客

  莹莹骑着灵犀,在苏云和梧桐的灵界中反复跳来跳去,苏云视而不见,催动黄钟,黄钟徐徐转动,带着梧桐脱离明镜。  他和梧桐将各自的灵界铺开,借助灵界中的空气呼吸,两人向那片盆地走去。  莹莹停止来回跳动,骑着灵犀来到他们灵界的边缘,仔细感应。  盆地不算大,方圆不过十多里,古老的宫殿错落有致,布局很像是仙宫祭坛的布局,四周宫阙拱卫着中央祭台,但是要比他们在北冕长城下看到的仙宫祭坛复杂一些。  “破败的建筑,古老的祭坛,仙箓开启,通往仙界,让前往那里的凡人沐浴在月池之中。”  苏云走在厚厚的月尘上,疑惑道:“那么,是谁在这里建造了祭坛?又是谁诏他们去仙界?”  他看向梧桐,继续问道:“又是什么原因,导致他们从月亮上的宫殿中消失?他们又去了哪里?”  他的目光炯炯有神,梧桐既然能够看懂这里的文字,并且称之为仙文,那么她肯定知道更多。  莹莹这时候则骑着灵犀,悄然来到梧桐的灵界中,无论梧桐是否会回答苏云的问题,梧桐的灵界中的性灵都会将其心声说出,而这时便是刺探这个人魔秘密的时刻。  莹莹便是靠这个,刺探到苏云这个怀春少年的许多秘密。  然而让莹莹失望的是,梧桐这个人魔道行要比苏云高多了,即便她来到梧桐性灵身边,梧桐也没有泄露任何内心想法。  苏云看着梧桐,眨眨眼睛。  梧桐嫣然一笑:“唤醒镇守这里的灵,不就知道了吗?”  她向前跨出一步,突然只见祭坛四周的一尊石麒麟雕塑开始从石头向肉身转化!  苏云上次是与莹莹一起来到这里,也曾经见过石麒麟的鳞片开始复苏!  而这些宫殿外不仅有石麒麟雕塑,还有白象、辟邪、貔貅等神圣!  莹莹对灵的感知极强,说这些石像中蕴藏的灵几乎不逊于龙灵和人魔之灵!  此刻,梧桐踏出那一步,便见距离他们最近的那石麒麟在飞速向血肉转化!  顷刻间,石麒麟的身躯血肉化,只有胸口依旧石化,并未变成血肉。  突然,莹莹骑着小巧的白犀,纵身一跃,从苏云和梧桐的灵界中跃出,扎入那石麒麟的灵界之中。  那头石麒麟从台上站起来,手忙脚乱,连忙往自己身上乱抓,口中说着不明意义的语言,似乎要把莹莹从自己体内赶出来。  苏云见到他在身上抓来抓去的姿态,与麒麟完全不同,倒有几分像人,不由一怔:“他不是真正的麒麟,而是性灵金身!”  强大的灵士死后,性灵还有执念,不舍得离去,于是借助庙宇来为自己收集信仰,铸炼金身,以另一种形态活下来。  元朔古代的圣人很多都用这种方法,如文昌帝君、东陵主人。  文昌帝君在七世家造反案中,金身被毁,只能重炼。而东陵主人却彻底修成了金身,以此成神,性灵烙印天地。  而在西方的西土大陆,神帝也是类似的手段,只是他是借此修炼,并非是要炼成金身来成神。  而眼前逐渐复苏的麒麟,与神帝、东陵、文昌都不同。  “这麒麟中的性灵,生前并非是麒麟形态,他并非是真正的麒麟,而是假麒麟之名来修炼金身,企图达到成神的目的!”苏云心道。  台子上,那头麒麟眉须雪白,长眉垂地,老眼昏花,莹莹骑着白犀在他的灵界中不断冲撞,只见他的灵界渐渐显露在苏云和梧桐的面前。  那是一个崩坏状态中的灵界,到处都是破烂的洞口,一个老迈的性灵拄着拐杖颤巍巍的追撵灵犀,试图把莹莹和灵犀赶走。  灵犀纵身一跃,带着莹莹从他的灵界中跳出,消失无踪。  那金身麒麟立刻从灵界中抽出拐杖,两条后腿站起,长眉遮住眼帘东张西望,口中又发出不明意义的叫声,其中有几个字苏云倒是听明白了。  广寒。  梧桐曾经跟他说过仙文中广寒的读法。  那金身麒麟口中的话,便有广寒二字。  金身麒麟步履蹒跚,行动艰难,但依旧弥漫着极为强大的威势!  只是他实在太苍老,再加上没有真正炼成金身,性灵尽管极强,却处在崩溃消亡的边缘。  苏云甚至能看得出他的灵界中,不断有灵力流逝!  那是他的性灵在崩溃瓦解之中,只是速度较慢。  先前他也有消散瓦解的趋势,但因为处在石化状态,消散的速度要慢了很多,难以觉察。但现在苏醒,速度便大大加快,甚至可以让苏云察觉到性灵的溃散!  “天市垣的性灵多数还没有处在崩溃消散的边缘,说明这尊麒麟金身镇守在这里的时间,比天市垣的历史还要漫长!”  苏云心头微震:“更何况他处在石化状态之中,延长了性灵的寿命。”  突然,梧桐开口,口中传出的却并非是元朔语,而是另一种晦涩拗口的语言,与那日苏云在烛龙辇上听到的所谓仙文有些相似。  梧桐的语气有询问的意味,那金身麒麟冷静下来,拄着拐杖蹒跚上前,来到梧桐身边。  他的身躯魁梧高大,即便佝偻着身子也有一丈六七,抬起另一只爪子,拨开眉须遮掩的眼睛,几乎是贴在梧桐的面前,昏花老眼反复打量她,过了良久,这才说出一句仙文。  苏云心急难耐,问道:“他在说什么?”  梧桐不答,继续说了一句不明意义的晦涩语言,那金身麒麟也回了一句,两人一问一答,交流一番。  那金身麒麟越来越沉默,越来越颓唐,声音也愈发苦涩起来。  这时,莹莹骑着小白犀不知从哪里跑出来,钻入苏云的灵界中,摇头道:“苏士子,其他金身多数都醒不过来了。”  苏云迈步向这片广寒宫走去,脚下是瓦砾烂砖,倒塌的墙角和压在墙下的石像和柱子。  “这里的石像,包括华表柱上的盘龙,共有九十六种,对应着九十六神魔。”  莹莹飞速道:“刚才我和小白尝试进入一些正在沉睡的性灵的灵界中,那些灵界,像是沙子组成的世界一般,到处都在崩溃。那里面还有性灵,但都不完整,有的没了腿脚,有的身子破开大洞,还有的没了脑袋。他们的精神也像尘沙一样流逝,醒不来了。我想,他们,已经被他们的族人彻底遗忘了。”  “彻底遗忘了?”苏云的内心突然被一种莫大的荒凉感击中。  性灵被彻底遗忘的时候,无法醒来,只能让自己慢慢飘散,这种空荡荡慢慢死亡的感觉,充满了寂寞和无奈。  他们的族人哪里去了?  苏云回头看向梧桐,心中默默道:“梧桐,你是他们的族人吗?你到底从哪里来的,为何一定要来到我们这个世界?你与这些金身是什么关系?”  梧桐还在与那个苍老的金身说话,没有向这边看来。  苏云行走在广寒宫中,问道:“莹莹,这里除了金身之外,没有其他人吗?”  莹莹摇头:“小白能够进入任何人的灵界中,倘若还有其他人,小白肯定会带我去。”  宫阙林立着大大小小的石像,有些石像已经破碎,有的似乎感应到生人的闯入,在尝试着复苏,然而始终无法血肉化。  苏云来到祭台旁边,细细打量祭台和广寒宫以及这些石像的布局。  “这些金身在史前的某一段时间,一定是立在宫殿和祭坛的四周,人们在这里膜拜,祭祀他们,敬他们如神祇。”苏云站在祭台上,心中默默道。  这祭台正是一面巨大的仙箓!  他环视一周,低声道:“而他们则会在冬至日这一天,打开仙箓,将选中的人们送到仙界中去,让这些人在月宫折桂,月池中沐浴。那时候,月亮上应该很昌盛,很繁华吧?那个时代,是劫灰怪的时代吗?”  苏云想了想劫灰神王的语言,对比一下梧桐和那个金身麒麟的语言,摇了摇头。  劫灰语和梧桐所说的仙文,其实完全不同!  “也就是说,这个月亮上的文明,可能比劫灰怪的时代还要古老!”  他转过身来,看着还在与金身麒麟说话的梧桐,这个人魔不惜横跨星空,从大角星远渡星空,赶到这里,目的到底是什么?不可能只是为了与真龙一战吧?  “苏士子,大角星叫做天栋,是天王的帝廷。”莹莹坐在灵犀的犀角后,抱着犀角道。  “天王的帝廷?”  苏云心神大震,看着梧桐,喃喃道:“从那里出来的人,怎么会变成人魔?”  莹莹也是迷惑不解,白犀仰头看着脑袋上飘起的问号,脑袋里一片茫然。  这时,梧桐向这边走来,道:“师弟,那尊金身说,明日,他们动用最后的力量,打开仙箓,送我们前往仙界广寒山。不过,我们必须在他们彻底消散之前回来。”  “若是回不来呢?”莹莹问道。  梧桐淡淡道:“只是去洗澡而已,回得来。”。  苏云看出这个人魔说到这些金身的消散时,心态竟然出奇的有了波澜,似乎是哀伤席卷了她的道心。  ————这里是一片仙箓,错了,是票票!是爱!是你们对人魔小姐姐的爱!!!
推荐阅读: 《涅槃之梦》 《武斗仙神》 《不凡剑修》 《帝道独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