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三百五十一章 第八境界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三百五十一章 第八境界

广寒宫的废墟之上,苏云与梧桐目光碰撞,眼中各有敌意。他们的确都没有开辟出广寒境界,时间太短暂,而桂树实在太广大,导致两人都没有观想成功。而且,即便是观想成功,也需要他们尝试凝聚月华凝露,若是月华凝露没有炼成,也不算成功。就算月华凝露炼成,凝聚的月华凝露太少,太慢,也不算成功。开辟境界,其实没有那么简单,需要多次试错。苏云和梧桐嘴上说自己已经开辟成功,实则是打压对方的信心,让对方放弃,自己才有足够的时间来完成这个创举。苏云突然笑了一下,向仙箓上的少女伸出手来,诚挚道:“梧桐,欢迎回来。”梧桐没有理会他的手,径自从他身边走过,道:“我之所以死回来,是因为你我还没有分出胜负。另一方面,第一圣皇一千年才赶到广寒洞天,实在太慢了,而我从月亮上赶到广寒洞天,却只需要一刻。我没有必要去追随第一圣皇的足迹,跟着他去寻找我的族人。”莹莹骑着灵犀,跑到她的灵界中,好心提醒道:“梧桐,其实你没有必要向他解释这么多。你解释这么多,你就输了。”苏云收回手,疑惑道:“你不收走仙箓吗?毕竟是你族人的东西?”梧桐摇头:“怀璧其罪,这个道理我懂。我拿着仙箓,余烬不会放过我。”苏云转过身来,身后祭台上的仙箓腾空,翻转一周,扫落尘埃,缓缓没入他的灵界之中。“就算放在这里,余烬也会造出天船,登临此地。”苏云向那些枯寂的石像拜了拜,直起腰身,道:“仙箓,就是仙路,这可能是咱们这个世界最后一条仙路了,不能交给余烬。我精通九十六神魔符文,或许可以用这个仙箓,再度开启广寒洞天。”梧桐没有说话,向镜中空间走去。莹莹躺在灵犀背上,双手枕头,悠然道:“让我不解的是,你原本应该踏入星空继续寻找你的族人。毕竟你曾经为了寻找族人不惜长途跋涉,跨越星空来到这个世界。”她翻过身来,看着骊珠中的梧桐性灵,目光闪烁:“是什么让你留了下来?”她露出兴奋之色:“是苏士子吗?不要用你刚才的解释来糊弄我,我乃是性灵方面的大师,没有人可以糊弄我。你也不行。”梧桐的性灵心态淡然:“我之所以留下来,又何须向你解释?向你解释,岂不是我输了?”莹莹瞪大眼睛,气呼呼的想要争辩,却不知该怎么辩驳她。梧桐用她的话堵住她的嘴,让她哑口无言。灵犀甩了甩尾巴,登登跑开。梧桐又回到月亮上的明镜中,只见北海倒悬,空气宜人,黑色的天凤正在海面上捉鱼,焦叔傲依旧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胖了一圈。梧桐又打量一遍,确认焦叔傲的确胖了一圈。“啪!”一条大鱼被天凤从海中丢了过来,砸在焦叔傲脚下。焦叔傲上半身化作一条肥胖的黑蛟,张口把大鱼吞下。焦叔傲瞥见梧桐来了,面不改色的把大鱼咽下,又变回人身,又回到她的身边,傲然而立,一脸淡漠。梧桐微微蹙眉。她与苏云一起去探索广寒洞天,前后三两天的时间,焦叔傲便胖了许多。焦叔傲注意到她的眉头,连忙悄悄吸气,把小腹缩了缩。苏云查看饕餮、麒麟等神魔的伤势,他们的伤势已经没有大碍,但是想要恢复,恐怕还需要一段时间。他静下心来,细细参悟广寒山桂树,尝试着将广寒这个境界开辟出来,只是他越是急切,越是难以办到。灵界中,七十二洞天旋转,广寒洞天中一株桂树挺立,苏云的骊珠便悬在树上。他的广寒洞天看起来有模有样,但是桂树上并没有月华凝露。“我参悟桂树的时间太短,还是缺少一些东西。”苏云细细回忆桂树的神韵,继续观想,完善广寒桂树的细节,尝试着将广寒洞天中涌来的元气化作月华凝露。不知过了多少天,苏云经过屡次试错,终于桂树的枝叶上第一滴月华凝露垂下。苏云精神振奋,让自己的骊珠吸收那一滴月华凝露,又取来那半池月华凝露,加以对比。“还是不行,月华太淡,对性灵没有多大提升。修炼到元动这一境界,普通的天地元气已经无法壮大性灵,所以要走骊渊潜修,借九渊的力量,将真元与性灵结合。”苏云潜心思索,低声道:“月华凝露若是太淡,性灵吸收的便比较少,效果便会远远比不上骊珠。”他又尝试加以完善,只是广寒桂树凝聚的月华凝露还是太淡。苏云起身,四下看去,只见梧桐不在镜中。他来到镜外荒凉的月亮上,只见焦叔傲化作黑蛟,正在月亮上狂飙,修炼,施展各种真龙神通,很是辛苦。而梧桐则漂浮在空中,悉心参悟,显然她也没有开辟出广寒境界。“梧桐,不如你我各自将你我在广寒上的参悟拿出来,互通有无。”苏云提议道:“我们的参悟时间都太短,难以将桂树的一切格物出来,只有相互交流,才有开辟出广寒境界的希望。”梧桐的进展也很缓慢,闻言道:“我们互通有无之后,若是我们同时参悟出开辟广寒之法,那么这个境界算是谁开辟的?”苏云笑道:“那么就算是你我共同开辟!”梧桐深深看他一眼,道:“你有这个胸怀,与我平分这份荣耀?你不怕我坏了天下灵士的道心?”苏云摇头道:“我不会吞掉你的功劳。”两人坐下,交流有无,苏云胜在观察仔细,桂树的形态他构建的最是完整,梧桐因为修为深厚,再加上性灵上得天独厚的优势,对桂树的神韵参悟得最是透彻。两人交流一番,都各有所悟,各自参研。过了不久,苏云尝试催动改良后的洪炉嬗变,只见广寒洞天如同一轮明月,高悬在他灵界的天空中,让其他洞天黯然失色。月中有桂树,凝露悬垂,落入骊珠之中。凝露的速度不快,但是在质量上,与真正的月华凝露相差不是太大。苏云松了口气,道:“梧桐,我输了,你是师姐。我开创出的广寒境界并不完整,恐怕只能作为一个附属的境界,依附在蕴灵、元动、骊渊、天象等境界上。”他面色古怪,道:“灵士修炼到蕴灵境界的同时,也可以开辟广寒境界,等到他修炼到元动境界时,广寒境界还是不曾圆满,等到他修炼到天象时,恐怕广寒境界依旧也不曾圆满。”梧桐道:“我也是。”苏云怔了怔。梧桐开放她的灵界,苏云仰头看去,只见明月当空,桂树悬露,月华凝露的浓度并不高,速度也不快。他们俩的进度都差不多,但同时也到了他们所能完善的极限!他们留在广寒山上的时间太短,无法将广寒境界提升到尽善尽美的层次!所以,他们尽管创造出一个奇妙的境界,这个境界的作用,却没有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因为穷一个灵士所有寿元,也不过百年,就算新学延寿,也不过两三百年。这两三百年的时间,灵士尚且未必能将广寒境界修炼到圆满!不过,广寒境界的好处还是显而易见,那就是让灵士的性灵,突破从前的极限,达到另一个层次!可想而知,广寒境界传扬出去,会给天底下所有灵士造成多么大的震撼!苏云和梧桐的创举,可以说为天下灵士增加了半个境界!当然,苏云和梧桐无需用毕生的时间去凝练月华凝露,因为他们二人各自收了半池的月华凝露,而且是纯粹的月华。他们只需要不断炼化吸收月华凝露,要不了几个月,便可以将这个境界修到圆满境地!小书怪莹莹泡在半池月华凝露中,悠然的记录广寒境界的细节,月华凝露并非是水,无需担心把她弄湿。这月池的另一端则泡着一只雪白的灵犀,眯着眼睛趴在池边。“从今往后,你们便是称圣做祖的存在了。”莹莹认真记录广寒桂树,道:“格物笔记,只是能记录这个境界的一部分细节,其他细节,还需要你们亲自展现桂树构造和神韵,但凡追随你们修炼的,得到的都是真传。从格物笔记中参悟修炼的,便会次之。”小书怪眉开眼笑,悠然道:“而我作为格物笔记的记录者,也会因此青史留名!千年万年,信仰不倒,说不定!我也能因此成了神道,炼就不灭金身,成为莹莹神祇!”“哞——”灵犀兴奋得叫了一声。“没有你的份儿!”时光匆匆,不知不觉间一个多月过去,算算时间,地面已经到了寒冬腊月。女丑、麒麟等神魔的伤势还是没有痊愈,但已经不再那么严重,苏云将他们请入灵界,送入自己从广寒山搜刮的木门中,道:“几位老哥哥老姐姐先且在这里栖身。”女丑麒麟等神魔很是满意,道:“牢头不把我们关在青鱼镇了,开始把我们关在真正的牢狱里了。这次还盖了房子!”苏云黑着脸。金乌调度法力,勉强振翅飞行,载着苏云、梧桐等人离开月亮,飞向他们栖息的星球。金乌还不能全力飞行,但速度已是不慢,过了半个时辰,苏云突然看到一艘艘小小的天船漂浮在地月之间。“这里是……同天索道!金乌哥停下!”苏云高声道。三足金乌放慢速度,与那些小天船一起飘行,苏云跳到一艘小天船上,只见这些天船是上次探索荧惑大陆的天船。船舱里一些士子漂浮。苏云黯然,向跟上来的梧桐道:“我答应过月流溪阁主,尽可能营救这些士子,可惜我没能做到。而今既然来了,那么便带着他们的尸体,送他们回家。”梧桐不解:“他们已经死了,恐怕连性灵也灰飞烟灭,送他们回大秦,还有什么用?”苏云将大秦士子的尸体集中在一艘天船上,把天船收入自己的灵界,道:“他们是勇士,有人敬仰他们,他们的家人也会思念他们,他们应当入土为安。”梧桐还是不解。“富云山?他也死在这里……”苏云看到一具尸体的面孔,怅然若失。这时,一艘破破烂烂的帆船从旁边驶过,苏云心中微动:“水镜先生的船!他还没有修复这艘船!话说回来,我倒会修理这艘船!”————本章说可能要到七号才能放出来,现在只有作者在后台才能看到本章说,无奈,好多骚话没人欣赏~~
推荐阅读: 《狂妄武尊》 《无上武修》 《总裁爹地宠上天》 《帝道独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