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三百五十章 月亮上的梧桐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三百五十章 月亮上的梧桐

“你们是在调情吗?”莹莹骑着白犀跑回苏云的灵界,发现苏云与梧桐之战,仅仅是针对对方的道心,并未直接动用神通痛下杀手,不由大怒,气道:“你捅她啊!用神仙索捆绑他,用你的神通捅她!魔女倘若第一个开创出广寒境界,灵士们都会疯掉的,拿出你真实本领来!”苏云步法变化,绕到梧桐前方,笑道:“梧桐,咱们道心不分胜负,你很难影响到我,我也无法击败你。你我好久没有一较高下了,不如趁此机会定一下谁才是格物院大师兄!”他回首一印袭来,印法如墙,赫然是无数封印符文组成的一面大墙,向梧桐涌去!苏云记忆中的那面符文之墙已经不复存在,但他也将符文之墙弄清楚,并且将之化作自己的神通,此刻神通一出,当真有封印神魔的气概!梧桐催动神通,与符文之墙甫一触碰,立刻察觉到自己神通中的一切威力悉数被封,心知苏云的神通精妙,立刻红裳闪动,红裳化作一条条魔龙,疯狂向符文之墙撞去!魔龙接触到符文之墙,便威力顿消,还原成红裳。她精通《真龙十六篇》,以衣裳化作魔龙任由苏云的符文之墙封印,红裳涌动,无穷无尽,在短短一瞬间,便超越了符文之墙所能镇压的神魔上限!这个上限,是苏云施展这一招所能容纳的上限。她虽然破不了苏云这一招,但法力却着实雄浑,远超苏云。她也是骊渊境界,炼就骊珠,她昏迷时,苏云进入她的灵界中,发现她的骊珠已经炼就,而且骊珠大约丈余,可以看到她的性灵在骊珠之中汲取真元。苏云刚刚进入骊渊境界,骊珠还只是拳头大小,在修为浑厚程度上,与梧桐的差距明显。梧桐就是借助这一点,不理会苏云精妙的神通,直接以蛮力破之!符文之墙瓦解,迎面而来的便是苏云的这一掌,梧桐纤纤玉手一翻,迎上苏云这一掌,红裳咻咻作响,趁机缠绕住苏云的臂膀。苏云微微一笑,臂膀上的红裳啪啪炸开,梧桐脸色微变,只觉难以想象打得力量涌来,让她抵抗不住,倒飞而去!先前她是法力在苏云之上,强行破去苏云的神通,而现在则是苏云以肉身强大的力量直接碾压她的肉身力量,强行破解她的神通!“这广寒山原本有重重考验,方能月宫折桂,月池沐浴!”苏云躬身一拜,哈哈笑道:“最后一关,本是仙人的考核。既然广寒仙子已经离去,那么便由我来做这个仙人,考一考你跟随余烬求学这段时间的进境罢!”就在苏云躬身的一刹那,身后真元化作应龙腾空,巨大的利爪向梧桐压下!梧桐从利爪中穿出,只见应龙之爪狠狠砸在广寒山顶的仙宫外墙上,好在仙宫有一种奇异的力量守护,这才没有遭殃!不料就在她跃出的那一刻,苏云身后应龙双翼斩来,一左一右,如同两口神刀,交并剪过!梧桐却仿佛料到他这一招,竟然从容避开他这一击,从双翼上走过。这时,只听咻咻作响,一片片应龙之鳞腾空,立在天空中,数以千计,如同数千面大约丈余的明镜!苏云直起腰身,面带笑容,身后一座巨大的洞天中神经丛交织飞出,飞速构建成应龙天眼。“梧桐,我知道你能看破我心中的任何想法,看出我下一招。”苏云微笑道:“但是这一招,连我也不知道我下一击从何处攻击你,你怎么破?”“嗡!”应龙天眼中一道光芒射出,射在一面应龙之鳞上,顿时被反射出去!“叮!”“叮!”“叮!”“叮!”一连串碰撞声传来,梧桐脸色微变,找寻不出那应龙天眼将要攻击自己何处。“苏师弟,你这是逼我!”她叱咤一声,顿时浓郁无比的魔气涌出,魔气中梧桐一根秀发轻轻一动,一道剑光闪过,下一刻空中一面面龙鳞纷纷破灭!魔气之中,苏云感觉到一道光芒切开黑暗,直奔自己而来,当即爆喝一声,脚下玄武腾空,将他身躯托起,腾蛇翻飞,粗大的蛇身围绕他飞舞!那道光芒嗤的一声切开苏云的护体黄钟,即将来到苏云身前,立刻碰到苏云的元气所化的层叠玄武之盾!然而那道光芒硬生生切开玄武之盾,继续袭来,随即便碰撞在旋转盘绕的腾蛇身上,与密密麻麻的蛇鳞碰撞,终于被苏云挡住。苏云身后应龙天眼看破黑暗,只见梧桐一根指头飞速缩短,从狭长的刀刃还原成指头!“我差点忘了,这位妖娆的少女还是个人魔!”苏云刚刚想到这里,梧桐的另一只手掌飞来,手臂似乎能无限延伸,手掌化作一口巨大的黄钟,咣的一声轰去。苏云气血浮动,后退一步,惊讶道:“梧桐,你能施展出我的神通?”“不是神通,而是灵兵。”梧桐迈步走来,四肢千变万化,忽然化作一道神仙索将苏云锁住,苏云摇身一变,化作金乌,将神仙索点燃,正欲扑击而下,梧桐双臂化作轩辕弓,挽弓便射。苏云身躯飞速旋转,凌空化作白象,象鼻甩起,缠住射来的神箭,向她冲踏而来。梧桐十指化作一根根银针,迎向白象。眼看白象便要被长针刺穿,苏云象耳扇动,掀起大风,身躯腾空,避开这一击,身躯化作天鹏振翅,直奔仙台而去。他的身后,一道道魔烟滚滚而来,像是万马奔腾,托着梧桐的身影越来越快,苏云在半空中振翅转身,无数道羽翼为剑,咄咄向下射去!他随即身躯一转,回归人身,迈步向前冲刺,而在他身后,一口大黄钟从天而降,黄钟旋转,钟口下方,应龙、饕餮、麒麟、穷奇等各种神魔蜂拥杀出,冲向梧桐。就在双方撞击的一瞬间,突然所有魔气散去,一道红裳从苏云的各种神通中穿过,咣的一声撞击在大钟之上!黄钟斜斜飞起,来到苏云头顶,这黄钟是他的性灵神通,并不会伤到他分毫!后方,红裳铺天盖地,遮住了苏云的视线,只是即便是苏云也没有看到,此刻有一截红裳挂在黄钟上,随着黄钟而转动。那一截红裳下隐藏着一具美妙的肉体,没有散发出任何气息波动。而苏云身后飘动的红裳,都只是用来障眼的法术。莹莹大是焦急,喝道:“苏士子,她是人魔,肉身相当于灵兵,可以千变万化,化作各种灵兵形态!你不动用灵兵,便会吃亏!咱们也动用灵兵!”“滢士子,你真是恶贯满莹。”莹莹耳边突然传来梧桐的声音。莹莹哼了一声:“你以身体为灵兵,本来便占了便宜。别忘了,咱们还有仇呢!”苏云纵身一跃,降落在仙宫孤悬在广寒山的悬崖外的仙台上,那仙台只能容下一人立足,山崖下便是那株巨大的桂树,一根根枝条挂着桂花,通往万千世界。站在这里,可以看到一个个世界的壮丽,令人心生神往。仿佛抬手便可以触摸到桂枝,折桂下来。这里,的确是最佳的观测点,在这里观摩桂树,参悟这株神树的奥妙,肯定更为容易!不料苏云前脚刚刚踩在观测点上,突然黄钟上一道红裳落下,梧桐的一只脚落在仙台上,笑道:“我先!”苏云急忙抱住她的身体,止住冲击之势。两人身躯摇晃,勉强稳住身形。梧桐秀发扬起,化作一口口奇异的兵器,指向苏云,声音冰冷:“你要知道,我是人魔,我的身体任意一个部位都可以化作世间最为锋利的武器,只要我心念一动,便可以将你切成碎片!”苏云揽住她的腰肢,微笑道:“你也要知道,我可以随时施展出仙剑斩妖龙,在如此近的距离之下,你接不住这一招。这里除了你我,再无他人,你无处寄生。”梧桐身躯不再绷紧,飘扬的秀发也缓缓落下,突然笑道:“既然如此,那么我们便一人一只脚。”苏云微笑道:“这样最是公平。”莹莹无精打采道:“这次分不出谁是大师姐谁是大师兄了,反倒差点就要变成姐夫师嫂了……”苏云与梧桐虽然抱在一起,但是却没有其他心思,两人聚精会神,趁此良机观摩这株桂树的每一个细节,揣摩桂树的神韵。苏云甚至催动应龙天眼,从头到尾扫视桂树的每一个角落,格物致知,不外如是。时间一点点推移。而在此时,月亮之上,石麒麟中的性灵只觉自己的意识一阵模糊,只觉意识要渐渐陷入黑暗。“还有人吗?”他的思维在一片昏暗中问道,试图唤醒自己的故友。然而,没有其他思维回应他,四周仿佛一片黑暗,没有任何回响。“只剩下我了么?”他的思维自言自语。“回来吧,最后的族人。”石麒麟中的性灵最后的思维穿过仙箓,在桂树上涌动:“我坚持不住了。”苏云和梧桐几乎是同时感应到这股思维的呼唤,各自醒来,苏云腾空而起,身后生出金乌之翼,沉声道:“梧桐,你开辟出广寒境界了吗?”“自然开辟出来了!”梧桐脚下魔云滚滚,载着她腾空,道:“你呢?”“我当然开辟出来了!”苏云不甘示弱,扬眉道:“那么,走?”梧桐迟疑一下,看向广寒山和桂树,犹豫不决。苏云振翅向桂树上的枝条飞去,却察觉到她没有跟来,高声道:“梧桐,你走不走?”梧桐站在魔云之上,露出迷茫之色,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天空中挂着的巨大星辰。苏云皱眉,莹莹连忙道:“苏士子,那个性灵已经坚持不了多少时间了,仙箓通道,随时可能湮灭!若是通道断去,我们便再也回不去了!”苏云心中一沉,振翅飞向来时的那根桂树枝条,高声道:“梧桐,你若是被困在这里,恐怕便再也无法回到咱们的世界!第一圣皇的性灵,都需要在星空中飞渡千年之久,才能来到这里!”他降落在那根枝条上,快步向对面走了两步,却又停了下来,回头向梧桐看去。“咱们的世界?”梧桐茫然的看向苏云,低声道:“那里只是你的世界,并非是我的世界啊,我的世界,已经毁灭了……我的族人,他们可能与广寒仙子一起迁徙到别处去了……”她低声道:“我若是想寻到他们,须得追随着第一圣皇的足迹,踏入星空深处……”“回来吧,我的族人。”古老的思维从通道中传来:“我即将入灭。”莹莹催促道:“苏士子,她是想去寻找她的族人,你们毕竟不是一路人!”苏云咬牙,转身走入通道中,过了二字时间,他穿过通道,降落在仙箓之上。苏云仰头,只见仙箓散发出的光芒渐渐暗淡下来,而桂树枝条和桂花也越来越暗淡。苏云黯然,转身走下仙箓。这时,只听一个声音道:“我知道,你并没有开辟出广寒境界。”苏云转过身来,看着月亮上的梧桐,笑道:“你不也是?”————我发现许多书友在本章说被屏蔽之后就肆意的发本章说,暴露了色色的本性,以为别人看不到。别傻了,我在后台每一条都看得到。而且明天你们的本章说就会被放出来啦,大家都看得到!
推荐阅读: 《异界之狂龙逆天》 《神变》 《无上武修》 《庆余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