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三百四十六章 仙界广寒山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三百四十六章 仙界广寒山

梧桐出奇的不像个魔头,安安静静的清扫祭台上的灰尘,将那些雕塑从废墟里清理出来。“以往的梧桐是不会做这种事情的。她或许与广寒宫的先民,有着某种关系。”苏云没有打扰她,回到镜中,心道:“她的道心,其实一开始便有缺憾。”麒麟、饕餮等人还在引动天地元气养伤,金乌也醒了,能够自我调息,只是他们的伤势短时间内不可能痊愈。“苏士子,你真的要去仙界广寒山?”莹莹坐在白犀的屁股上,托着腮问道:“那里可没有广寒仙子。而且这条通道废弃了这么久,可能未必会直达广寒山,更有可能会死在半路。况且,石麒麟都已经性灵枯萎,即将湮灭,不确定因素太多了,去广寒山,不是明智之举。”白犀则躺在苏云的性灵身边,悠闲地甩着短得可怜的小尾巴,啪啪的抽着自己的屁股,表示莹莹的话很对。“莹莹,这可能是我这辈子距离仙界最近的一次。”苏云目光幽幽,道:“你知道其他人,哪怕是圣人,可能一生都没有踏入仙界得到仙缘的机会。他们更多是,在渡劫时死于仙剑之下。最多,他们死后性灵难以抹去对仙界的执念,深入宇宙星空,哪怕是湮灭在星空中也要去寻找仙界的下落。”他舒展一下身躯,望向下方那个蔚蓝的星球,过了片刻,轻声道:“成仙,就像是贫寒之家想要飞黄腾达成为世家一样。朔方的七大世家用一百五十年,几代人,才成为世家,但还是世家的底层。他们想要继续往上爬,爬到世家高层,除了造反找不到第二条路。“成仙,比普通人成为世家更难。哪怕你是圣人,佛祖,皇帝,圣皇,想要成仙,也无法过得去仙剑这一关。五千年来,有不少人造反成功,做了皇帝。但五千年来,无人成仙!“这次是一次机会。我倘若能抓住这次机会,就算不能借此成为仙人,也可以距离仙人更进一步,成仙的几率更大一分。”苏云笑道:“我想,这世间既然有仙界,那么一定是有仙缘的。这种仙缘可能藏在大千世界的各个看似不起眼的角落里。一个人的一生,可能会偶尔碰到那么几次机会,倘若放弃任何一次,仙缘也就彻底断去了。我是穷人家的孩子,不能放过任何机会!”莹莹白他一眼:“富可敌国的通天阁主,居然说自己是穷人家的孩子。”“我是穷人家的孩子,与我富可敌国并无关系。”苏云摇头道:“而且通天阁的钱并不是我的钱,并不能让我感觉到快乐,我只是负责花钱而已。我最快乐的,还是每个月在剑阁任教。虽然每个月只有一百青虹币,但我很满足。”灵犀立刻跳了起来,载着小书怪逃出苏云的灵界。——灵犀不喜欢呆在不纯洁的人的灵界中。苏云悻悻:“在仙缘面前,任何人,哪怕是皇帝圣人,也都只是穷人!没有例外。”冬至日终于到来。苏云和梧桐来到广寒宫,广寒宫的九十八尊石雕已经被梧桐从废墟中清理出来,摆在正确的位子上。石麒麟是其中唯一一个还可以苏醒金身的性灵,其他九十七尊石雕都无法苏醒,只有雕塑中古老而晦涩的性灵散发出一道道无形的波动,似乎漆黑的汪洋深处,相隔数千里的鲸用悠长的声音相互交流。莹莹悄悄道:“苏士子,你可以用性灵去捕捉他们的思维波动,看看他们在说些什么。”苏云依言,尝试着用性灵去接触这些古老的思维,发现这些思维波动极为缓慢。一座座石雕石像已经在缓缓亮起,古老的性灵在调动最后的力量,最后一次开启仙箓。那面仙箓也渐渐变得明亮起来,一个个奇异的符文从仙箓中升起,在空中组合成各种炫目的图案。空间中传来一股股奇异的震动,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悠远而近。这一刻,苏云突然心中有一种奇妙的猜想:“仙箓,其实更应该被称作仙路。是仙人制造出来,通往仙界的道路。天门是如此,我先前得到的那块仙箓也是如此,甚至连罗余烬得到的那块仙箓,也是打开一条连接仙界的通道!”广寒宫中的震动,愈发宏大起来,苏云他们身后的一座座宫殿在震动中坍塌,尘埃四起,久久不落。四周的山峦,也在震动中龟裂,不断有山石砸落下来,虽然威力不大,但要不了多久,只怕便能将这里埋没。祭台上空,光芒愈发明亮,而石麒麟等石像中传出的思维波动也愈发宏大起来,即便是莹莹也能够清晰的感应到他们的思维波动。莹莹悄声道:“苏士子,这些古老的性灵在说什么?”苏云沉默片刻,道:“他们在相互道别,互道晚安。”“相互道别,互道晚安?”莹莹怔了怔,看向那些古老的石像,这些性灵生前或许是极为强大的灵士,他们死后性灵依附在麒麟、饕餮等九十六种神魔金身之上,以守护这里的神祇的面目存世。他们应该都是朋友,可能是最亲密的友人。随着这里的衰败,他们也一起陷入了沉寂,时光将他们一一磨灭。他们或许有着辉煌的历史,但这一切都不再重要,他们的性灵也将要回归黑暗,陷入湮灭了,与年迈的故友们道一声晚安,从此他们将再也不会有任何思维上的波动。他们的痕迹,只剩下这些不会说话的石像。莹莹心中有着千般惆怅,这时,只听嗡的一声震动,一根长长的枝干破开虚空,从另一个世界探来,出现在祭台的上空。那枝条粗大,古朴,挂着几片桂树叶和一串桂花。在这荒凉的月亮上,竟然出现了这等枝叶,着实是咄咄怪事!祭台的仙箓上方,蝌蚪符文围绕那根树枝舞动,旋转,这根枝条,像是通往另一个世界的通道。梧桐眼睛一亮:“冬至之日,桂树枝来!古籍中记载的东西,果然没有骗我!”她身形飘动,站上枝头。那桂树枝看起来不大,但是落在上面,人却显得极为渺小,梧桐红衣飘动,沿着桂树枝向虚空中走去。苏云也连忙跳到枝头,但见枝头那串桂花朵朵,比人还要庞大许多倍。他站在树枝上,向前望去,只见枝条粗大无比,宽达千百丈,不知通往何处。梧桐的红裳在前方飘动,如同跃动的红火,苏云还在观察,莹莹已经骑着白犀从他的灵界中跳到梧桐的灵界,叫道:“苏士子,快一点,时间紧迫!”苏云失笑:“这小书怪劝我不要来,自己还不是按捺不住好奇心?”他沿着树枝向前走去,脚下元气升腾,真元显化为三足金乌,载着他振翅飞行,向梧桐追去。他的修为日渐雄浑,即便是催动神通载着自己飞行这等颇为耗费法力的事情,对他来说也不再吃力。终于,苏云追上红裳少女,与她并驾齐驱。这根枝条颇为曲折漫长,两人一路飞驰,苏云看了看梧桐,没有说话。过了片刻,梧桐道:“我知道你有很多疑问。”苏云没有说话。梧桐继续道:“我来这个世界的目的,的确是为了寻找祖先的足迹,寻找通往广寒宫的道路。我在先辈们留下的古籍中查找到仙界广寒山每年冬至日的盛举,传说中每一年居住在各个世界广寒宫中的族人,都会举行大祭,让族人中出类拔萃的少年少女通过桂树枝,进入广寒山。”苏云静静的听着。灵犀则卧在梧桐灵界的云端,打个哈欠,迷上眼睛,莹莹靠在灵犀的肘弯处,听着梧桐的心声。“不过在我的那个世界,已经寻不到这些了。我的世界,已经埋葬在劫灰之中。”梧桐语气平淡,没有运用人魔匪夷所思的魅惑神通,声音中却有一种惊心动魄的魅力,道:“我循着祖先的足迹跨过长空,搜寻其他族人,我在星空中找到了一个又一个世界,那里都湮灭了。”莹莹突然打断她,问道:“你的世界埋葬在劫灰中,你是怎么活下来的?”梧桐没有回答。莹莹突然想明白了,那一世的梧桐,其实已经死了,活下来的是附身在自己族人身上的人魔梧桐。“最终,我寻到这里。”梧桐的脸上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道:“我知道我的族人有在冬至日进入广寒山历练的习惯,只要来到这里,我便可以寻找到他们。”苏云侧头,看到人魔少女的眼瞳中有一种光芒再闪烁,像是少女充满了憧憬。“寻到了他们,我便可以证明,这宇宙不再只有我一个,我还有其他同族。”她轻声道。突然,苏云嗅到一股天地元气腐败而引起的劫灰气味儿,不由微微皱眉,心中有些不安。前方,一片劫灰飘来,落在他的掌心。梧桐身躯一颤,苏云抢先一步来到前方的亮光处,但见他此刻站在一株巨大的桂树上,桂树枝叶凋零,只剩下几支。这株古老的神树被埋没在不知有多厚的劫灰之中,天空中劫灰苍茫,皑皑飘荡。这里,真的是仙界吗?苏云有些迷茫。
推荐阅读: 《战魂》 《武斗仙神》 《谁与争锋》 《万世天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