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三百三十五章 仙箓飞升(月底求票)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三百三十五章 仙箓飞升(月底求票)

罗绾衣原本有心施展些手段,表明自己在失败之后毫不气馁,依旧拥有斗志拥有信心与他再战,但是骤然听闻此言,顿时如遭雷击,道心大乱,张口结舌说不出任何话来。 她对罗余烬的感情既是崇拜又是嫉妒,甚至还有防备,但如果说罗余烬便是人魔,她是绝对不信! 因为罗余烬的血统,是皇族的血统,他是从盘羊之乱中起家,立下无数战功,出生入死,这才做了大秦的皇帝! 他怎么可能是人魔? 苏云一句话把她敲懵,便不再理会她,向黄衫少年应龙道:“猎杀魔神,殊为不易。元气不灭,神魔不死,想要灭掉神魔,须得灭掉他们的天地元气。但灭掉天地元气何等困难?” 应龙忧心忡忡:“正是因为如此,我才觉得恐怖。世间能灭掉天地元气的办法,无非三种,一是天地元气腐朽,化作劫灰,神魔自死;二是镇压神魔,不断消磨炼化其元气,元气炼尽,神魔自死;第三么……” 他迟疑一下,道:“便是仙家手段了。” 苏云心中微动,应龙说的这三种办法,他见到过其二。 镇压神魔,消磨炼化其元气,这种办法就是应龙的办法,在海上时,苏云见到应龙炼死了九婴。 九婴这尊魔神,被应龙炼化成符! 另一种办法就是仙家手段,苏云从荧惑大陆的地宫来到北冕长城下,借仙宫祭坛见到仙剑,握仙剑斩杀神荼。 那一剑,连神荼的天地元气也化作了劫灰,将天地间关于神荼的烙印悉数抹去,仙家手段端的是不可思议! 至于第一种办法,天地元气腐朽化作劫灰,神魔自死,苏云便没有见过了。 “这三种办法,第一种是寿元走到尽头,这些魔神不可能几乎同时耗尽寿元。” 应龙道:“而镇压神魔加以炼化,耗时太长,需要几千年时间才能将之炼化。因此只剩下第三种办法。” 他面色愈发凝重,沉声道:“那就是有人用仙家手段,屠杀被你释放出来的魔神,借此达到某种目的!” 苏云心头微震,坐在苏云肩头的莹莹托着腮帮,突然道:“那么应龙哥哥,你前往荧惑是去寻什么宝物?” 应龙瞥她一眼,没有做声。 苏云心中暗赞莹莹聪明,一句话问到应龙的要害,于是咳嗽一声,紧接着道:“当初九婴死的时候,也说应龙老哥想献祭他,我还曾问老哥为何要献祭九婴。你回答说,想利用这些魔神来打造祭坛,重返仙界。老哥哥,你好像知道一些我们不知道的秘密。” 应龙有些迟疑不决,沉吟片刻,道:“我的确隐瞒了一些事情。我前往荧惑大陆,是为了搜寻一件仙家宝物。这件宝物是在天市垣撞击荧惑时,从天市垣上坠落,不知所踪。” “我父不可能是人魔!”罗绾衣突然仰起头道。 苏云和应龙瞥她一眼,苏云道:“老哥,你继续说。” 罗绾衣抿了抿嘴唇,想要为罗余烬辩解,却没有说话。 “我下界后,跟随圣皇擒拿镇压作乱的神魔,后来圣皇寿元将尽,打算渡劫飞升,死在仙剑之下。他性灵离开后,我没有离开,而是继续留在这个世界,又经历了几代圣皇。” 应龙继续道:“我从一些出身自天市垣的神魔口中得知,在撞击之前天市垣中有强大的存在炼制了这件宝物,并且打造了祭坛,打算用来重返仙界。但在撞击发生之后,这件宝物和祭坛一起消失了,因此我怀疑坠落到荧惑上。” 苏云目光闪动,道:“这世上,只有你拥有如此迅猛的速度,所以你飞往荧惑,搜寻那件宝物。” 应龙道:“其实还有一两个神魔也拥有差不多的速度,但知道这件事的却不多。后来我怎么也找不到那件宝物,便搜寻天上地下海底,始终未能找到。于是便没了这个心思,索性进入北冕长城睡觉,等待那些魔神被炼化。” 苏云沉吟道:“那么,你说的这件宝物是?” “仙箓。记载了仙人道法的宝物。” 龙角黄衫少年比划一下,道:“这种圆坨坨的东西,多数是蝌蚪文。利用仙箓,可以打开仙界的通道,重返仙界!” “等一下!” 罗绾衣打断他们的谈话,从灵界中请出一个小小的书怪和笔怪,那书怪和笔怪合作,画出一块仙箓,上面有着各种符文图案,如同蝌蚪,不明意义。 罗绾衣问道:“应龙前辈所说的仙箓,是否是这个东西?” “是这种东西!” 应龙起身,来回打量,惊讶莫名:“仙箓是神魔对仙人道法的理解,记录下来形成的东西,可以发挥出仙人的力量。这就是仙箓!难道荧惑星上的仙箓,被你得到了?” 罗绾衣欠身,不卑不亢道:“仙箓,的确被晚辈得了。” 她瞥了苏云一眼,语气不紧不慢:“荧惑大陆之行,晚辈才是最终的赢家,得到了此宝。其他人,包括我父与那三位神魔,都是输家。” 应龙不由急切起来:“仙箓何在?” 罗绾衣黯然道:“被我父皇取了去。” 应龙不由失望,摇头道:“原来赢的人还是人魔余烬。你怎么斗得过他?他是人魔,善于操弄人心,当初为了镇压他,我们也是死伤惨重。” 罗绾衣心头大震,涩然道:“前辈所说的当初,是什么时候?” 应龙道:“四五千年之前,具体是多少年,我到现在还没有算清。我睡了几千年。不过余烬的来历,比我下界还要早,可以说是这个世界中出现的最古老的魔神了。” 罗绾衣沉默,她还是无法相信。 苏云从灵界中取出自己得到的那面仙箓,道:“仙箓的话,我这里倒还是有一块。不过应龙老哥,仙箓与你镇压炼化魔神有什么关联?” 罗绾衣身心大震,呆呆的看着这面仙箓,失声道:“你为何也有一块?你这块从哪里得来的?” 莹莹飞速道:“这块也是从荧惑大陆得来的,为何得到这块仙箓,苏士子还砍死了魔神神荼,吓死了魔神飞廉!” 罗绾衣惊疑不定,莹莹得意洋洋,心道:“这么平,还企图勾引苏士子?你过不了姑奶奶这一关!” 应龙急忙上前打量,飞速道:“果真是仙箓!单凭灵士甚至圣人的法力,都不足以激发仙箓的全部力量,甚至连整个世界的天地元气一起调来也远不够用!所以,神魔的天地元气是最适合的!” 苏云心头微震,终于明白他要说的是什么! 献祭神魔,其实献祭的不是神魔的肉身或者性灵,而是献祭神魔的天地元气! 元气不灭,神魔不死。 神魔并不如何强大,甚至有些神魔还无法与原道境界的存在抗衡,但是他们却无法被杀死,正是因为他们的天地元气源源不断,绵绵不绝,导致他们的生命力也异乎寻常的强大。 所以,献祭这些神魔的天地元气,可以将仙箓中的威能发挥出来,发挥出相当于仙人般的力量! “我其实并未杀死九婴。” 应龙取出一块玉牒,苏云看去,玉牒中有九婴烙印,那九婴烙印还在移动,向他无声大吼。 “献祭他们,不能让他们死亡,死亡了,天地元气便会消散。” 应龙道:“倘若罗姑娘将仙箓交给了余烬的话,那么向魔神动手的人,恐怕便是他了。” 他面色凝重,站起身来:“现在西土一片大乱,人心惶惶,西土各国入魔者过半,信仰天庭者近半。这正是余烬最强大之时,那些魔神遇害,便是遭了他的毒手,多半被他炼成了玉牒。现在的他,我打不过……” 他看向苏云,突然抬起双手握住头顶的双角,噗噗两声,把一对应龙之角拔下,塞到苏云手中。 苏云手足无措:“老哥,你这是玛哈?” 应龙道:“我上次去探查余烬被镇压之地,便被他暗算,把我打得重伤不起,又被他镇压看小说到吞噬 tsxsw.net。这次他变得更强了,我肯定打不过。所以,你带着我的双角,去找麒麟、天禄、毕方他们,请他们与我联手对付余烬!” 苏云不解道:“老哥哥为何不去亲自见他们?” 应龙沉默片刻,涩然道:“丢不起这个龙脸……” 莹莹探出头来,不悦道:“上次你受伤,摘下一根龙角让苏士子帮你,苏士子出生入死,结果你伤好了之后便直接把龙角夺了回去。这次你不愿丢脸,连两根角都拔下来了,须得给一根了吧?” 苏云正色道:“莹莹,咱们为老哥哥办事不求回报,即使老哥哥硬要给我们也不能收,怎可如此讨要好处?”说罢,目不转睛的看着应龙。 应龙脸色一阵红一阵青,吞吞吐吐道:“我这角五千年一蜕,给你们也无妨,只是我还没到换角的季节……” 他瞥见苏云的眼神,咬牙道:“也罢,给你们一根,只一根!我还要留一根装饰,否则别人便问我为何秃了!” 莹莹站在苏云肩头伸出小手,苏云抬手与她击掌。 应龙飞速道:“事不宜迟,我先去搜寻余烬的踪迹,你们立刻寻找各位神圣前来!” 苏云连忙道:“老哥哥,不要被余烬捉住炼成玉牒了!” 应龙笑骂一句,振翅而起:“你尽管放心,我的速度天下少有,谁能留得住我?” 他呼啸而去。 苏云面带忧色,忧心忡忡道:“上次不是便被人捉住了?幸好是我聪明,看出了破绽……” 莹莹看向一旁的罗绾衣,抬起手在自己脖子上虚虚抹了一下,低声道:“要不要灭口?罗余烬毕竟是她爹……” 苏云迟疑一下,罗绾衣已经清醒过来,淡然道:“寻找神魔,仅凭通天阁的力量还不足以办到。朕可以帮你。” 莹莹顿时警觉起来,支棱耳朵,心道:“小丫头没有竞争到阁主之位,便想曲线救国,做阁主夫人不成?” 苏云深深看了罗绾衣一眼,道:“罗余烬毕竟是你父皇,对你极为喜爱,将皇位传于你。你如何能取得我的信任?” 罗绾衣迟疑一下,莹莹大声喝止:“不许以身相许!” 罗绾衣惊讶的瞥她一眼,不知道这小书怪脑袋里到底装的是什么书,淡淡道:“朕乃一国之君,不希望上有天庭愚弄人心,又有人魔操控民意,危害家国社稷。新学要成为国之本,必须抹除天庭和人魔的影响,方能壮大!” 苏云还是直视她的双眼,似乎要看到她的心灵,摇头道:“还是不够。我要知道你的真实想法。” 罗绾衣咬牙,道:“朕,不喜欢背后有个太上圣皇,头顶一座天庭!” 苏云露出笑容:“足够了。” 罗绾衣却没有停下,斗志勃勃,继续道:“朕也不喜欢头顶有一位通天阁主!朕早晚要夺回阁主之位,将通天阁纳入囊中!” 苏云轻轻点头,拍了拍她的肩头,微笑道:“说得好,精神可嘉。去做事吧。” ————马嘟嘟,图他他!(月底求票的意思~)
推荐阅读: 《九尾天狐:爹爹,是妖孽》 《狂妄武尊》 《武符》 《境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