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三百三十一章 何谓神威?如岳如海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三百三十一章 何谓神威?如岳如海

前往云都的途中,到处都是神情激昂激愤的人们,涌上街道,打砸抢掠。 “元朔通天阁主,卑劣无耻,伙同魔神,偷袭杀害了剑阁圣人!” “元朔通天阁主为了掩盖他的罪行,屠杀这次登陆荧惑的剑阁士子,几乎无人生还!” “天庭神帝托梦,告诉我劫灰病就是元朔传到西土的!” “没有人比神帝更懂劫灰病!” “元朔人隐瞒疫情,不公开不透明,把劫灰病传到西土,造成劫灰病在西土肆虐,必须割地,必须赔款,必须赔偿我们每一个人的损失!” “我们的穷人都是元朔造成的!” “向元朔开战!” “向元朔开战!” …… 苏云看到他们涌上街头,打砸元朔人的店铺,殴打远渡重洋来到异国谋生的元朔人,这一切如此光怪陆离。 西土如同充斥魔气的世界,人们被魔性所操控,陷入狂热,苏云看到有魑魅魍魉行走在人群中,散播仇恨,让人性变得更加扭曲。 等到他来到天街下,邢江暮已经带着盘羊辇等候多时,他利用天道令通知叶落公子等人,叶落等人此时也无法离开剑阁通知邢江暮,剑阁内部也到处都是仇视元朔人的士子。 好在叶落有钱,买通了一个士子,让他去通知邢江暮。 邢江暮取来大秦人的衣裳,示意苏云换上,低声道:“大人怎么敢回东都?你现在十恶不赦,杀了月阁主不说,还杀了一众剑阁士子,散播劫灰病!甚至西土各国要把盘羊之乱归罪到你的头上了,说你被盘羊化作少女诱惑,造成了盘羊之乱!” 苏云错愕,失笑道:“我散播劫灰病?我造成盘羊之乱?难道我跑到二百年前犯案?” “现在西土各国都是失了智,迫切想找到一个敌人,让民众发泄怒气。少史大人,现在去云都,就是死路一条,使节馆四周都是要杀你的人们,我好不容易才混出来!” 邢江暮飞速道:“大秦的圣皇已经在准备对外用兵了,我看要不了多久,便会对元朔宣战!大人真要去云都?” 他低声道:“去云都,就是送死啊!无论大人去还是不去,大秦都会对元朔开战!何必去送命?” 苏云没有换上大秦人的衣裳,微笑道:“启程吧。” 邢江暮不解。 苏云淡淡道:“我乃元朔使节,身在海外,背负国家之名,不容元朔受辱,也不容元朔背负骂名。岂有穿外国衣裳避祸的道理?” “可是大人……” “江暮兄不必再说。既然是督外司少史,那就是元朔的脸面。打出我元朔督外司的名头,竖起元朔的大旗,我倒要看看,谁敢来杀我!” 邢江暮在盘羊辇上插上元朔的大旗,挂出“督外司少史苏”的名号,苏云坐在盘羊辇中,岿然不动。 盘羊辇后方的天空中,一个个洞天旋转着出现,七十二洞天挂满苏云身后的天空,而洞天下便是庞大的骊渊,深不可测。 盘羊辇走入天街,这条街道是大秦最繁华之地,一条长街直通云都,是由楼班所建造,模仿的是天市。 此刻,街道上到处都是激愤激昂的人们,苏云的盘羊辇很是张扬,走在这条街道上,元朔的旗帜和苏云的名号很快吸引来注意。 “杀了元朔使节!” 人群涌来,杀气腾腾,就在这时,突然有一头盘羊身披铠甲,手持斧刃,不知从哪里杀出,对着人们大开杀戒! 那头魔化的盘羊,双眸如同火槽,火槽里是熊熊燃烧的劫火,口鼻中冒出滚滚浓烟,一斧劈杀十多人,猛地张开大口怒吼,众人顿时被腥臭狂风吹得立脚不稳! 突然,四周又有一头头盘羊杀出,向人们痛下杀手! 一时间,苏云的盘羊辇所过之处,到处都是残肢断臂,那些魔化的盘羊不但杀人,还会吃人。 那些试图杀了苏云的人们只不过是凭借一腔热血而已,哪里见过这样的惨状?顿时哭喊连天,四散奔逃。 邢江暮见状,心头一跳:“大人!你看!” “没事。” 苏云淡然道:“我在二百年前发动了盘羊之乱,所过之处有魔化盘羊,不是理所当然吗?” 邢江暮心中大急,道:“盘羊作乱,会惊动东都的城卫大军!恐怕到不了云都,我们便会死在城卫的手中!” 苏云不以为意,悠然道:“倘若我这个大魔神能死得这么简单,便不会有三十年的盘羊之乱了。死的人还不够多,继续前进。” 邢江暮硬着头皮驾驭盘羊辇继续沿着天街向云都进发,城卫军已经被惊动,向这边杀来,这些城卫军每一个都是灵士,修为低的也是元动境界,更不乏有骊渊、天象境界的大高手! 然而,这一战的凶险却超过了每个人的预料。 天街极为繁华,到处都是盘羊辇,这些巨大的盘羊载着乘客前行,突然便魔化,人立起来,向城卫军攻去! 盘羊巨兽力大无穷,魔化之后更是悍不畏死,没有任何痛感,杀得天街血流成河,城卫军也被打的节节败退! 而在厮杀的盘羊和城卫军之间,苏云所在一辆盘羊辇仿佛众多魔化的盘羊的首领,被无数魔化盘羊守护,不断前进,扫平一切阻碍,逼得城卫军一退再退,即将退入云都城! “为了泼污名给元朔,给少史大人,大秦要死多少人?” 邢江暮既是恐惧又是茫然,心中还有点兴奋:“这场面简直是一人灭一国,着实威风!” 但他心中也知道,这是幕后黑手准备坐实苏云的污名,将盘羊之乱彻底栽赃到他的头上! 如此一来,再杀苏云,谁还能反对? “少史怎么破这个局?” 他刚刚想到这里,云都城中,不知多少只盘羊魔化,从后方向城卫军杀来,一时间,城卫军前后受敌,死伤惨重,再也维持不住战线,全面溃败。 邢江暮骇然:“难道我们就这样推平了云都?幕后黑手真的有如此大方,不惜葬送云都也要栽赃嫁祸少史大人?” 这云都也是极为繁华之地,楼宇百丈,云桥穿梭,此刻街道上,云桥上,到处都是魔化的盘羊,四处大开杀戒! 邢江暮驾驶着盘羊辇行走在云都中,有城卫悍不畏死,向他们杀来,然而在图中便被无数盘羊截杀,即便是天象境界的存在奋尽全力,也未能接近他们所在的盘羊辇! “威风,着实威风,可惜这一切都不是真的,都是幕后黑手的操控。他们的目的,只是要让少史大人背黑锅,给他们一个攻打元朔瓜分元朔的理由……” 终于,前方的魔化盘羊大军遇到了阻力,守护大秦皇城的高手齐出,奋力厮杀,挡住了继续往前推的盘羊,双方厮杀惨烈。 “大人!” 邢江暮紧张的看着前方的战场,大声道:“征圣境界的存在出手了!” “继续前行,去皇城。”苏云淡漠道。 邢江暮额头冒出冷汗,扬起鞭子,盘羊辇继续前进。 镇守云都皇城的征圣强者向盘羊辇杀去,他们的神通绝非普通的盘羊可比,轻易间便可以杀到盘羊辇前,将苏云碎尸万段! 然而这些人杀到半途,便突然各自哇哇吐血,如遭重击,向后方飞去,一个个重伤倒地。 邢江暮先是骇然,后来看出味道,心道:“这些征圣强者装得真像……” 盘羊辇终于来到皇城前,皇城前多出了一个石头房子,白羊推开房门,仰头道:“元朔阁主,人家针对你,布置了死局。放弃阁主之位,到我藏书界中来,我送你回元朔吧。” 苏云摇头。 白羊叹了口气,关上藏书界的门户,石头房子消失。 盘羊辇向皇城驶去,这时,皇城的城楼上武圣江祖石缓缓走出,顿时四周一片高呼:“武圣!武圣!武圣!” 国师玉道原缓缓走出,无论将士还是民众又开始高呼国师,仿佛这两人的到来给了他们以希望。 武圣江祖石和国师玉道原的身后,太岁、雨翳、郁垒、蜲蛇、耕父、方良等近二十尊神魔,神光滔滔,异象不绝。 天空中,又有天庭漂浮,天门矗立,诸神立在天庭各宫之间,杀气腾腾,似乎随时可能杀下,降妖除魔! 而在天庭的后方,皇城的最高处,太上圣皇罗余烬背负双手站在那里,面带微笑。旁边,梧桐红衣如血,迎风飘扬,红衣笼罩越来越广。 苏云站在盘羊辇上,仰头打量诸多圣人与神魔。 太岁突然哈哈笑道:“魔头,饶是你作恶多端,知道天理昭彰报应不爽吗?我们为了对付你,请教高人,已经有了十足的手段!” “十足的手段?” 苏云淡然道:“太岁元老指的是封印符文吗?忘记告诉你们了,符文之墙已经不存在了,你们即便有封印符文,也全无半点作用。” 太岁呆了呆。 苏云躬身道:“诸位老哥哥,我答应了你们,寻回记忆释放你们。请——” 他虽然在躬身,但影子却被拉得无比粗长,突然,他的影子扭曲,如同长了无数个头无数条手臂无数条尾巴! 狂暴的神威魔威,刹那间从苏云的体内爆发开来,一股脑将皇城中诸神魔诸圣的气势压垮,将天庭的浩荡神威冲散! “吼——” 饕餮率先跳将出来,羊角竖起,张开大口四处大吼。 随即,群魔涌出,梼杌、穷奇、狰、狞、肥遗、相柳、鬼车、朱厌、金乌等一众魔神,多达四五十尊,纷纷涌出! 苏云身后的天空爆碎,饕餮腾空而起,一口气鲸吞数以万计的盘羊,将那些魔化盘羊吸得飞上天空,投入他的口中! 相柳垂下长长的脖颈,一条脖颈来到苏云身前,半龙半蛇人面的脑袋探到苏云面前,眉开眼笑道:“小鬼!臭小子,还记得相柳大爷不……” 一只龙爪从苏云眉心中探出,抓住他的脑袋,重重砸在地上。 相柳其他脑袋挣扎着向外爬去,哭喊连天,叫道:“我不敢了!应龙哥哥,我再也不敢了!” 呼—— 金翼黄龙振翅,从苏云的眉心中飞出,随即麒麟脚踏祥云,天鹏驾驭风雷,九凤、辟邪、玄武、毕方、獬豸、重明等等神圣飞出! 苏云沉声道:“江暮,启程。” 邢江暮大着胆子抽了一鞭子,盘羊辇向皇城驶去。 tsxsw.net 玉道原腾空,神剑亮起,人在半空便被一只如山般的拳头轰飞,武圣江祖石催动肉身神通,却被朱厌挡下,太岁、雨翳等神魔杀出,悉数被挡住,不仅被挡住,而且还被往前平推过去! 空中,已经有神魔杀上天庭,神帝现身,率领天庭诸神和神王与之大战。 这一日,天庭诸神陨落如雨。 而在下方,盘羊辇来到皇城的金銮殿,苏云抬头,看向站在金銮殿上空的罗余烬一眼,嗤笑一声:“余烬,你的阴谋诡计,有用吗?” 罗余烬面带微笑,看着涌来的神魔,于是后退,身形消失。 盘羊辇向金銮殿走去,苍九华站在金銮殿前,手持宝剑,躬身道:“苏兄,苍九华敢向苏兄挑战,请苏兄成全!” 盘羊辇继续前进,从他头顶越过。 “东西方阁主之战,你没有资格。” 苏云目光直视金銮殿中坐在宝座之上的少年帝皇,淡淡道:“谁才是通天阁真正的阁主,今日做一了断。罗绾衣,请。” ————上午一直开会,到现在才写好。宅猪去赶高铁了,晚上到家之后继续写第二更!嗯,求票票~~
推荐阅读: 《阿鼻地狱》 《天痕猎人》 《境元》 《星际垂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