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三百二十一章 绝境之下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三百二十一章 绝境之下

苏云心中有些惆怅,若是当年裘水镜没有走,tsxsw.net而是留在剑阁,那么他们三人的成就该会是何等强大? 不过在裘水镜的心中,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比得上元朔的生死存亡。 罗绾衣上前,取出月流溪的灵界。 她的神通很是奇特,十指如玉葱,点在月流溪灵界的一个个节点上,以自己的法力渗入其中,化作一个个奇妙的符文。 相比圣人,她的法力实在太微弱,但是她对符文的控制却达到异乎寻常的高度,让她能够用最小的力量来控制月流溪的灵界。 “苏士子,这个罗绾衣的神通,要比你精微许多。”莹莹悄声道。 苏云轻轻点头,他也看出来罗绾衣的神通更加精妙,而且月流溪临终前托付剑阁士子,也是托付给罗绾衣,并没有托付给苍九华、玉霜云等人,表明在月流溪的心中,罗绾衣的份量要比苍九华玉霜云重了很多。 “她的实力很强啊。”苏云心道。 月流溪的灵界非常巨大,他的灵界堪称一个小洞天。 他在临死前拜托罗绾衣取出他的灵界,带着剑阁士子返回大秦,就是看出在没有天船的情况下,任何一艘小船携带的空气都不足以维持他们回到大秦。 但是他的灵界足够宽广,而且他的灵界足够稳固,士子们躲入他的灵界中返回大秦,撞击地面时,灵器也会形成很大的缓冲作用,保全士子们性命。 毕竟,从高空数十万里坠落,没有几个士子的法力能够支撑到他们平安着陆! 罗绾衣取出这尊圣人的性灵取出,从自己灵界中取出一扇木门,打开木门,将月流溪的灵界放在门后,又细致的祭炼一番,道:“可以了。” 那几个士子打算将月流溪的尸体放在小船上带走,罗绾衣摇头道:“不能带走。留下阁主的尸身,此地还有两尊神魔,他们不见到阁主的尸体,是不会离开的。” 那几个武圣阁的士子愤怒道:“难道要让阁主死后也不能回归故土?” 罗绾衣冷静异常,道:“阁主的性灵已经破碎了,就算带着他的尸身回去,也无法为他重组性灵。那两个神魔不见到他的尸身,誓不罢休,所以只能将他的尸身留在这里,他们看到阁主尸身之后,说不定还能少死一些人。这才是阁主所愿。” 那几个士子沉默。 玉霜云忍不住道:“倘若他们看到阁主尸身之后,还是没走,一定要将我们赶尽杀绝呢?” 罗绾衣瞥她一眼,玉霜云不敢说话。 苍九华动了动嘴唇,却忍住不说。 罗绾衣道:“留下阁主尸体,是为了争取最大的生存几率,既然是几率,即便是百分之九十九,也有失败可能。我考虑的,只是将生存几率提升到最大,完成阁主所托。” 她的理智和冷静,极为难得,甚至,她的理智和冷静给人一种恐惧的感觉。 现在苏云知道,玉霜云对她的惧怕来自哪里了。 “现在,我们分头行动,各自去寻找其他士子。” 罗绾衣道:“你们尽可能把士子们聚集起来,在另一半天船坠落地汇合。还有,寻到我们剑阁的其他老师,避开那些你们不认识的人。” 她心思缜密,道:“天船上,有可能藏有其他势力的人。” 武圣阁的士子们称是。 罗绾衣又看向苏云,道:“苏阁主,我看这次剑阁盛事,有几位元朔通天阁的人也进来了,还请苏阁主寻到他们。有他们在,我们的生还几率便多出一分。” 苏云道:“你呢?” 罗绾衣微微一怔,这女子随即坦然道:“我也会寻找海外通天阁的高手,只要人数够多,面对神魔也并非没有一战之力。” 玉霜云、苍九华等人心头微震,却都没有说话。 苏云深深看她一眼,罗绾衣的目光也向他看来,苏云怅然道:“难怪月流溪阁主会让我担任武圣阁的老师,原来如此。月阁主的安排,真是大有深意。” 他抓起魔神飞廉的无头身躯,大步走出这座古城遗迹。 罗绾衣目送他走入城外滔天的火海之中,道:“留下阁主尸身,不要动。你们实力若是不济,那就乘小船离开火海。” 她也径自走入火海,身形消失在熊熊大火之中。 小船驶出古城遗迹,船头,玉霜云与苍九华对视一眼,各自沉默。 苏云将飞廉的无头身躯送到自己的灵界,真元化作毕方的形态,垫在脚下,御火而行。 灵界中,莹莹看着他把飞廉魔神的无头身躯拖到符文之墙的裂缝前,于是飞身来到他的身后,好奇道:“苏士子,你打算用飞廉肉身来喂养神魔?” 苏云性灵点头,道:“我们在天外的大陆,这里无法无天,又有神魔横行,此地就是一个天然的葬龙陵。我不能不多做些准备。” 莹莹听他说起葬龙陵三字,不由打个冷战,声音有些颤抖,笑道:“葬龙陵是因为有人魔,才导致士子近乎灭绝。这里又没有人魔……” “不需要人魔,野心才是人魔。” 苏云性灵尝试把飞廉肉身塞到裂缝后面,道:“这次进入此地的势力,有大秦新学主战派,有神帝天庭的降神派,有魔神,还有通天阁海内海外的两大势力。” 他轻笑一声:“更有两位年轻阁主。” 莹莹帮他把飞廉肉身往裂缝里推,闻言吓了一跳,失声道:“你是说大秦的小圣皇,是个女皇?” “很有可能,她也没有否认。” 两人终于把飞廉肉身推到裂缝后面,苏云高声道:“小子苏云,献飞廉肉身,以饲诸神!” “哼。” 黑暗中传来阴恻恻的声音:“牢头还算孝顺。” 过了片刻,只听黑暗中传来咀嚼的声音。 莹莹连打几个冷战,转身便往来路跑,苏云跟在后面,道:“圣皇派系,主战派系,降神派系,魔神派系,通天阁海内海外派系,天外大陆的势力如此复杂,不需要人魔,便可以一点就着。更何况,大魔神本来便是一尊成年的人魔。人心比月流溪阁主想的复杂,绝境之下……” 前方,火海到了尽头。 苏云刚刚走出火海,便见天空中星光如雨,向天外飞去,那是一艘艘小型天船。 小型天船中没有多少空气,他们就算冲出天外,飞不了多远,便会耗尽空气,窒息在太空之中。 “救不了他们。” 苏云摇头,突然前方传来神通波动,只听有人叫道:“富云山,咱们都是剑阁同学,为何对我们下手?” “天船坠落,毁了这么多小船,剩下的士子还这么多,但船的数量却不多了!谁拥有船,谁就能活着离开!” “富师兄,我们同舟共济,再造几艘船便是!为何一定要杀我们?” …… 苏云来到那神通爆发之地,只见两拨士子正在厮杀,剑阁的神通极为精妙,灵器威力也是一等一的极品,那十多个士子厮杀,招招致命,地上已经躺下了几个士子的尸体,还有两艘小型天船。 其中一人,让苏云不禁怔住。 那个人,便是其他士子口中的富师兄富云山,也是他先前在天船剧变中看到,那个振臂高呼,指挥众多士子临危不乱,拆下天船船舱逃生的士子! 苏云当时还赞叹此人是个人杰,没想到在这里便看到他率众屠杀其他士子,抢夺小型天船! “我们根本没有时间制造更多的天船了!” 富云山疯魔一般,向那些同窗同学痛下杀手,冷冷道:“魔神,这大陆中有三个魔神!呆在这里多一时便多一分被魔神吃掉的可能!炼制其他天船?根本不可能!等你们炼出来,我们也被吃光了!” 他将一位同窗士子斩杀,恶狠狠道:“连圣人都死了!想要活命,便只有在魔神杀光我们之前,逃离此地!” 他与另外几名士子联手,干掉其他士子,夺下两艘小型天船,飞速道:“把船舱塞入小船中,船舱里的空气,足以让我们活着回到大秦!” 那些士子将船舱塞入小船中,突然一个士子道:“空气真的足够吗?我们的法力,可能会耗尽,因此在路上需要休养。可能我们在路上花费的时间,比想象的更长……” 富云山面色阴沉,一言不发。 他们正要催动两艘小天船,突然看到苏云走来,不由都紧张起来,齐齐催动灵器,守护着两艘小船。 苏云停步,道:“富士子,月阁主留下灵界,可以保护所有士子平安回到大秦。你们可以去另外半边天船坠落之地,我们在那里汇合。” 其他几个士子纷纷向富云山看去,有些迟疑。 富云山面色谨慎,抹去脸上些血迹,笑道:“不用了!那半个天船已经被士子们抢空了,去那里,送给魔神吃吗?苏先生,连阁主都死了,我们各有求生之道,互不干涉,你以为如何?” 苏云微微皱眉,转身离去。 富云山松了口气,喝道:“走!快走!” 两艘小型天船腾空而起,振翅向天外飞去,忽然天空中一颗巨大的脑袋飞来,咔嚓一声,将一艘小船啃掉近半,船上两个士子被吃得只剩下两只脚。 另外两个士子见状,惊叫连连,急忙从船上飞出,却被那飞廉的脑袋追上,连人带皮吃了下去。 富云山等四人在另一艘船上,见状疯狂催动小船,破空而去。 飞廉魔神只剩下大脑袋,脑袋后长着翅膀,翅膀长短也有四五丈,两张翅膀展开有九丈,在后面追赶富云山的小天船,追了片刻,没能追上。 于是,这大脑袋折返回来:“能够跑掉的,只是少数,大头还在这里。” “飞廉没死!” 苏云急忙躲到一块山石的阴影里,心道:“天地元气不灭,神魔不死,想要灭掉魔神,难道只有像应龙老哥那样镇压下来,慢慢献祭消磨?” 飞廉振翅从苏云所在的山林上空飞过,忽然折返回来,停在苏云躲藏的山石上。 只听那魔神的叫声如枭,桀桀怪笑:“月流溪死了!这老子斩断我的头颅,吓得我逃亡,却没想到自己把自己累死了。那么,是哪个小贱人偷走了我的身体?我嗅到你的气味了……” 突然,飞廉的大脑袋从山石上方垂下,倒挂在苏云面前,张开鸟嘴,厉声叫道:“吓!” 苏云不假思索,尘幕天空化作尘烟钻入鸟嘴之中,同时一道金绳飞出,将这颗大脑袋捆得结结实实! 他手中则出现通天阁秘钥木头盒子,盒子化作仙剑,一剑刺入飞廉的左眼之中!
推荐阅读: 《九尾天狐:爹爹,是妖孽》 《子虚》 《战魂》 《武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