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行 第三百一十章 轮到我了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临渊行

第三百一十章 轮到我了

苏云在黑暗中继续寻找,又找到几个青鱼镇,然而依旧是幸灾乐祸的居多。 最终,苏云寻到应龙所居的青鱼镇,他并没有进去,只是远远看了一眼。 “没有人搭救应龙老哥,那么便由我来救!” 苏云开始原路折返。 或许黑暗中有更加便捷的道路,但是原路折返是他最大的能力,他最擅长的便是记忆,这几日他清晰的将来往的路径记下。 “就连天门鬼市我走一遍也可以记下,更何况这里?” 三足金乌降世扰乱帝宫的第三天,玉道原返回星都,星都郡守急忙来见,玉道原的面色依旧有些不太好看,显然伤势未愈。 星都郡守道:“国师大人,这几日那魔神一直在帝宫中毫无动静,便是连火焰也渐渐平息下来。只是而今的帝宫依旧凶险重重,我命死士前去探查,说那里不见金乌,只有一个三足男子。这两日,又起了变化。” 他迟疑一下,道:“那三足男子不见了,多了一个驼背的男子,拄着拐杖,鸟巢也被改造了,看起来一片祥和的样子,死士在路途中甚至发现了灵芝之类的灵药。” “驼背男子?不是三条腿了?哼,妖魔作怪,迷惑众生!” 玉道原淡淡道:“不用担心,就算此魔神变化多端,也难逃天理。我此去带回来专门降魔之人。” 星都郡守心头一跳:“连国师都受伤了,难道这降魔之人比国师还要强大?莫非是剑阁圣人和武圣人?” 他不敢多问。剑阁月流溪,武圣江祖石,这两位圣人已经相当于镇国圣器般的人物,他们若是亲自前来,必定不会默默无闻。 玉道原道:“现在,他们应该已经到帝宫了。” 星都郡守心中一惊,这时,他感应到神魔般恐怖的气息从帝宫方向传来。 帝宫,青虹金稻草鸟巢,三个高大的身影笼罩在黑色衣袍下,向鸟巢走来。 “金乌道友,时隔四千五百年,终于再见。” 左侧黑袍下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笑道:“听闻当年东土你们兄弟十人,称雄东土,却被圣皇羿射杀九人,只有你逃出生天,遁入天市垣,不敢回归东土。今日难得你脱困,天尊邀请你共商大事,大业一成,不仅报仇雪恨,而且超脱生死,回归仙界!” 三人来到鸟巢前,只见鸟巢中无人应答。 三人皱眉,右侧黑袍下传来男子声音,冷冷道:“金乌,何必如此心高气傲?我知道应龙便藏在你的寄生主身上,你将他交出来,天尊必然不会亏待你!你现在是孤家寡人,形单影只,还是归顺天尊,免得受苦!” 这时,鸟巢中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小鸟儿早就回去了,你们来晚一步。你们也不必去寻他,小鸟儿这些年无有善恶,境界超脱,已经不会与你们有牵连了。” 三人纷纷看去,只见那鸟巢中多了一个老态龙钟的驼背少年,拄着拐杖。 右侧黑袍下的那男子猛地掀开黑袍,哈哈笑道:“我倒是谁装神弄鬼,原来是元朔来的苏云苏阁主!” 说话这人的声音与太岁一样,正是太岁本体前来,他与应龙大战,两败俱伤,因为那时应龙已经是强弩之末,无法杀他,被他逃脱。 他的身体构造与其他神魔大异,恢复起来迅捷无比,因此早早痊愈。 此次听闻四千五百年前大闹天下的魔神金乌出世,便忍不住动身前来。 那老态龙钟的驼背少年与苏云模样仿佛,但却似乎老眼昏花,看起来没有多大朝气,嘿嘿笑道:“军粮,你认错人了。先民时代,还是我背着洛书出水,传达文明术数。等我退隐之后,你们才相继出世。” 太岁心头微震:“玄武?” 那老态龙钟的驼背苏云身后,浮现出龙龟脚踏大水,背负洛书,洛书上有腾蛇星象缠绕的恐怖景象! “河图洛书,不过是最早期的术数符文而已!” 左侧的黑袍人掀开黑袍,露出鸟首人身的神魔异象,胸膛隆起,是个女子,冷笑道:“后辈迦楼罗,见过玄武!玄武,你当知天理,而今天理归天尊,你若是交出应龙,臣服天尊,尚有活路。若是不从,那就将你血祭了!” 驼背苏云嘿嘿笑道:“天尊?谁封的?自从群魔被镇压,诸神归隐,前往北冕长城,没想到你们这些妖魔鬼怪都跑了出来,还自封天尊!” 迦楼罗与太岁一左一右,向鸟巢悍然杀去:“老龟,你冥顽不灵,还是把你血祭了罢!” 驼背苏云丝毫不惧,手持拐杖,身后腾蛇洛书挂在长空,笑道:“血祭我?来试试看!” …… 迦楼罗、太岁向那驼背苏云攻去,甫一交锋,便发现对方的神通宛如北冕长城一般,厚重宽广,根本无法攻入其中。 他们此次是针对三足金乌而来,选出来的看小说到吞噬 tsxsw.net三人,迦楼罗以速度拖住金乌,太岁皮厚挡住金乌攻击,另一人则降服或者斩杀金乌。 然而不料对手不是金乌,而是玄武,比太岁更加皮粗肉厚的存在! 驼背苏云身后,形成玄武异象,腾蛇飞舞,玄武攻击,杀得两尊魔神气喘吁吁,难以近身。 而中间那黑袍人却始终一动不动,目光幽幽,注视着驼背苏云的一举一动。 突然,那黑袍人掀开黑袍,身躯暴涨,尸气滔天,化作顶天立地的巨人,排山倒海之势,一拳轰入腾蛇星象,将腾蛇星象打碎! 驼背苏云心中一惊,动用性灵与他争斗,然而那巨人尸身的尸气越来越重,污染他的性灵,让他能发挥出来的实力越来越低。 迦楼罗和太岁看出便宜,从左右杀至,驼背苏云急忙后退,脚下一片大海澎湃而起,一边后退,一边与三人相争。 “我打不过了!你们快来换人!” 驼背苏云调头便跑,驾驭大水呼啸而去,后方,迦楼罗追来,向他脑壳抓下,冷笑道:“换人?今天你叫天天不应叫地……” “来了!来了!” 驼背苏云突然间背也不驼了,也不苍老了,长出鹿角马身龙爪,脚踏迦楼罗,踢在这女子胸口,转身一拳砸在太岁脸上,哈哈笑道:“轮到我出来玩了!我可不是要救傻大个儿!” 太岁脸被他轰穿,面部血肉却飞速向他臂膀上攀爬,很快血肉将他缠满,叫道:“我捉住他了!” 那麒麟苏云周身燃起熊熊圣火,将身上缠绕的太岁烧熟,太岁其他部分见状,连忙割肉逃遁。 而那巨尸杀来,却令麒麟苏云大感棘手,认真起来与对方对决。 星都郡守与帝宫一众士子拥着玉道原飞速来到高处,远远看去,但见天空扭曲,四股巨大的天地元气形成的气柱滚滚而来,形成四个瑰丽的洞天异象。 那洞天异象并非是蕴灵境界灵士的洞天,蕴灵境界的灵士,洞天是出现在他们的灵界之中,洞天大小,看他们各自的领悟和修为。 而天空中出现的洞天,却是真正的洞天,不同属性的天地元气滚滚涌来,元气的数量堪称恐怖! 那是神魔才能调动的宏伟力量! 就在那四种天地元气形成的气柱下,四尊神魔厮杀,打得天崩地裂,让星都所有人都变得脸色。 突然,其中一种天地元气陡变,化作另一种属性的天地元气,让玉道原也不禁骇然。 “又换了一种神魔!” 那麒麟苏云杀得累了,又有辟邪从苏云的灵界中飞出,雀跃道:“轮到我了!轮到我了!后面的别催!我还没上手呢!” …… 苏云的性灵一路疾驰,不知在黑暗中走了多久,终于依靠强大的记忆力,原路返回到符文之墙前。 前方若有光,符文之墙的通道初极狭,走了百十步,豁然开朗。 苏云突然呆住,只见自己的灵界中,挤满了大大小小的神圣,重明、毕方、金犼、夔龙、獬豸等等,都是前几日他去拜访过的神圣! 甚至,苏云还看到了那个脑袋缩到翅膀里睡觉的金乌,此刻也在他的灵界中。 这些神圣翘首以待,观望着外面的战斗,时不时有人欢欣鼓舞的叫道:“轮到我了!轮到我了!” 于是便占据苏云的肉身,牵引天地元气,与那三尊神魔。 其他神圣则是急不可耐,等待自己上场的机会。 这时,苏云看到了下来的麒麟,麒麟也瞥见他,正要钻入符文之墙,苏云急忙张开双臂拦住。 “我们不是救应龙。” 麒麟和其他神圣一起摇头:“不是,绝对不是!你拿出应龙的角也没用,他没这么大的脸。” “他的脸的确很大,但我们并不是为了救他而来。”开明神道。 “没错没错!”他们纷纷点头。 苏云怔了怔,长揖到地,诚挚万分道:“我代应龙老哥谢谢诸君援手!” “不稀罕你的感谢,牢头!” 麒麟走入符文之墙的裂缝,回头道:“最后一战,交给小鸟罢。” 其他神圣分那份走如符文之墙,消失不见。 而金乌则掌控苏云肉身,杀得太岁、迦楼罗和巨尸狼狈不堪,不断后退,竟然从城外千里一路退回星都! 他们三位魔神原本大占上风,但是怎料对面一个打累了,或者招法被人摸清了,便立刻换做另一尊神魔,生龙活虎,导致他们压力越来越大,伤势越来越多。 杀到后来,败局已定,三足金乌杀回来,也是理所应当。 三尊魔神对视一眼,突然分成三个方向,呼啸而去,消失无踪。 而三足金乌则展翅徐徐降落,又落回帝宫。 星都的帝宫士子和郡守等人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小鬼,你的身体交给你了。” 灵界中,三足金乌向符文之墙中挤去,突然醒起一事,回头充满善意道:“你可能……嗯,可能会趴在那里不能动弹,估计要趴一段时间。不过你放心,我已经给你搭好鸟巢了,你安心在那里休息,多半没有人打搅你。” 苏云狐疑。 金乌消失在符文之墙后,苏云终于掌控了自己的身体,还未来得及欢喜,突然四肢百骸,所有肌肉,一起剧痛起来,不仅剧痛,而且酸得可怕! 他的肉身被十几尊神魔轮流上身,变化成各种形态,与三大魔神大打出手,那十几尊神魔感觉不到什么,毕竟不是自己的身子,而苏云却结结实实感受到了什么叫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田! “噗通!” 少年栽倒在鸟巢中,动弹不得,突然双腿抽搐了两下,又自僵直起来。 “好疼——”帝宫中传来凄厉的声音。 之后三天时间,无人胆敢进入帝宫。 到了第四天,郡守派出死士,死士战战兢兢来到帝宫中,玉道原远远跟在后方,却见鸟巢已经被人拆了,一个少年一瘸一拐的从帝宫中走了出来。 “张三!”有一个死士是帝宫的士子,惊声叫道。 “让他走!”玉道原眼角剧烈跳动,沉声道。
推荐阅读: 《狩猎在地球末日》 《子虚》 《天痕猎人》 《非常大小姐